黃花崗快訊與公告首頁


 

重建中國國民黨宣言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三日通過於中國南京)

 

  當此李登輝、連戰毀黨投共已成事實,中國國民黨危急存亡之春,國人決重建中國國民黨,雖為挽狂瀾於既倒,尤因共產制度之將崩,匡復共和民國已不遠。

  蓋因二十年間,中國民間反思歷史成果卓然,豈但事關中國國民黨之一切謊言欺騙,已經徒剩無幾;而且中國國民黨「開共和、為民族」之血寫歷史,早已返流民間,廣佈國中。中國人民因中共殺人取喉、教唆蒙騙,而將中華民國當成「敵國」、將中國國民黨當成「敵黨」的時代,也已經一去而不復返。如是,國人方初萌「尊崇三民主義、擁護第一共和、再造國民革命、重建中華民國」之志。祇因為隔海中華民國尤存,對岸中國國民黨尤在,「青天白日滿地紅」之國旗,依然飄揚於全世界,所以,國人雖身受專制之荼毒,仍多願「簞食壺漿,以迎歸王師」,而不欲「另舉黨幡,以取而代之」。

  然而,於臺灣,昔有蔣介石、蔣經國在,則國為我中華之國,黨為我中國之黨。惟兩蔣之早已不在,國已日非我中華之國,黨亦日非我中國之黨。其間,李、扁先後毀國棄法,李、連相繼裂黨親共;前者是為目標一致,後者卻是相反相成。亦不逾二十寒暑,我中華寶島,已然是「台獨聲急,媚共心切」。「中國國民黨」,居然模仿民進黨「假民主之名義,以求台獨之路」,亦「假反獨之名號,以媚共取勢,挾共而爭權」。豈但爭先恐後,而且毫不顧忌:至今,中共仍是中國人民之公敵,共和民主之死敵,分裂中國之始作俑者。因而必然是本黨之世仇大敵。如是,遂使我民心驟冷,希望幾絕。國人雖欲起而代之,終因對孫文情長、兩蔣情深,臺灣「中國國民黨」曾為孫、蔣一線單傳,故國人不忍斷然而棄之,以「未到最後絕望之時,而不輕言重建之舉」。

  今春,江丙坤「登陸」,雖號稱為中國國民黨之代表,卻既不敢以青天白日之黨旗領路,更不敢以「中華民國」之國旗開道;黨徽、國花既不敢佩帶,國號、年號尤不敢提及;卻敢步「先烈黃花崗之荒塚」,敢遊「國父孫中山之棄陵」;笑臉傳情於共黨怀中,偎身承歡在敵黨膝下。古人曰:「行莫丑於辱先。」孫、蔣在天之靈,情何以堪?尤其是連、江自號為中國國民黨後人,居然將其「投懷送抱」,胡言亂語為「第三次國共合作」,竟全然不知:「一度」,是為第三共產國際命令中共黨員加入國民黨,操「挖心」之戰術,以誘變我國民黨為共產黨、國民革命為共產革命,中共黨徒無人不曉。「二度」,則是中共為圖存,半歲之間,曾兩番向中國國民黨立下「四項保證」,以求投誠國民政府而已,毛澤東「開誠佈公」久矣。況查遍中國國民黨黨史資料,唯有「聯俄容共」之失誤,迄無「國共合作」之政策。「國共合作」一語,惟共產黨文件有,國民黨文件無。則「第三度國共合作」,從何而來?所為何來?難怪國人譏之「投共找死」而已。及江還黨迎,連戰非但不申斥除名,以儆效尤,尤率群黨歡呼雀躍,日日宣誓「必登陸以救臺灣」,天天吹噓「面共乃歷史之舉」,豈止是公開投共賣黨,而且是公然欺我「中原無黨、中國無人」。據此,國人希望全絕,重建中國國民黨之決心,儼然已如「水之就下,沛然誰能御之」?

  念我中國國民黨之百年奮斗歷史,由興中會而同盟會,而國民黨,而中華革命黨,而中國國民黨,其數十年間,推共和之進程,遭專制之慘變,豈止幾易黨名,而且數度重建黨、國。袁世凱復辟帝制以毀共和國統,因多數國民黨人貪權戀位,不敢響應領袖號召以反袁,孫文曾斷然建立中華革命黨,以取代國民黨。其後,因俄人命令中共對我黨挖心誘變,致本黨「徒剩下一具軀殼」之時,祇因蔣中正挺而救黨,堅決清黨,方使本黨重歸中國國民革命之正道,終於領導北伐成功。與焉相同者是,蓋因北洋軍閥「假共和之名,行專制之實」以毀我共和法統,孫文曾兩度南下護法,另建中華民國南方革命政府;至汪精衛媚俄親共,武漢國民政府已成「武漢俄國政府」之時,蔣中正又於一度北伐之勝利進軍聲中,決然重建中華民國南京政府,並先後化解武漢政府,推翻軍閥政府,實現了中華民國的和平與統一……。李、連以來,彼中國國民黨雖早已自認為「一島之黨」,卻冠以「中國」之大名,掠我中國三十餘省之虛位;彼中國國民黨僅為求一黨之偏安,便全然置我中國人民之禍福於不顧,對中原之民苦、民怨和民忿視而不見,充耳不聞;時至今日,彼中國國民黨居然祇為「媚共取勢、挾共以爭台島權利」,便能夠公然投懷送抱,自輕自賤,一意孤行。彼「中國國民黨」,豈止是在奸我國人之心,尤其是在毀我國人希望。我中原大地,雖共黨網羅遍佈,刀斧林立,凡歷年秘密建立國民黨組織者,無不為中共所虐殺,然今日國人欲重建中國國民黨之心,已然是「在所不懼」。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分散於中國十七省、市之秘密同盟會組織,遂聚首於南京中山陵前,宣誓繼承孫文的偉業,「重建中國國民黨」。屬於全中國之中國國民黨於此艱難重生。

  國人之重建中國國民黨,雖為被迫,更為自覺;雖傷感假「中國」國民黨之已死,卻慶賀我真中國國民黨之再生。而我中國國民黨之所以次次皆能夠死而復生,自覺再生,蓋因為本黨之「得天獨厚」矣。

  其第一得天獨厚者,便是本黨的主義,始終能夠順應世界之大潮,民族、民權、民生之三大主張,足令我擁有不死之「黨魂」,為我屢敗屢勝,屢死屢生,並最終以三民主義戰勝共產主義之赤禍,奠定了思想理論的科學方向和堅實基礎。

  其第二得天獨厚者,則是本黨擁有精神人格之不死的領袖孫文。其集東西方文化之精髓於一身,創亞洲第一共和於世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早已成為我中華民族永世之楷模。本黨還曾擁有一位英雄式的領袖蔣介石。其領導北伐成功、領導抗戰勝利,雖敗尤勇,再立保衛和建設臺灣之功績。其作為中華之一位民族英雄,本黨之一位卓越領袖,已為歷史和人民所永記。

  其第三之得天獨厚者,蓋因本黨擁有一部血染的輝煌歷史:倡革命,反改良;開共和,創民國;反復辟以捍衛共和,蕩軍閥以推進統一;領導抗日以戰勝倭寇,光榮衛國以躋身四強――為共和而歷經萬難,為民族而血浸疆場。雖為赤禍所敗,卻能死中求生,敗中取勝,將臺灣建設成為中國第一個民主繁榮的三民主義模範省。其不死之勛業,足以垂我華夏歷史於千秋。

  其第四得天獨厚者:昔日孫文創黨革命之時,正值滿清改良專制、腐敗加速之際;今日我重建中國國民黨之日,又逢共黨專制改良、腐爛擴張之時。我黨之重建,豈但受命於國家危難之間,而且奮斗為民心向往之需。昔日,中國開始走向共和,其承擔萬難、犧牲無量者,為我中國國民黨;今日中國必完成共和,其承上啟下、繼往開來者,尤為我中國國民黨(重建)。我中國國民黨(重建),既能得如此天時、地利與人和,則必將為本黨盡其全功,為國民盡其全責,為民族盡其全力,為共和甘負一縷之任,而 繫萬鈞之重。

  回首我中華數千年歷史:舜無立錐之地,以有天下;禹無十戶之聚,以王諸侯;及至孫文,僅南洋十數位華僑開會舉義,遂成共和革命之大黨,尤創我開天闢地之共和民國。今觀中華萬里疆土上,依然能夠上不絕中國統一之希望,下不負國人民主之追求者,亦有我重建之中國國民黨!

  高舉孫文之旗幟,為中國之民主、統一、和平與發展而艱難奮鬥到底!

  此為本黨重建之宣言,請傳布於全中國和全世界。

 

黃花崗快訊與公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