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岗快讯与公告首页

 

【大纪元专访】辛灏年:连宋登陆 国共俱伤

共产党引火烧身 国民党自取消亡

大纪元516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就连宋访问大陆事件及相关问题,大纪元记者辛菲北美时间514日夜采访了著名史学家、评论家辛灏年先生,辛灏年先生是《谁是新中国》作者,现为《黄花岗》杂志主编。

下面是访谈摘要:

() 邀请连宋登陆 中共分裂台湾

(二) 中共不想统一 把台湾当牌打

(三) 中共假借民族主义 分化人民维护专制

(四) 历史上不存在“国共合作”

(五) 没有国民党 就没有共产党

(六) 按中共剧本演戏 连宋登陆国民遭殃

(七) 共产党引火烧身 国民党自取消亡

(八) 助中共为虐 只有死路一条

(九) 先解决中共 再谈统一问题

(十) 中共穷凶恶极 不要抱任何幻想

(十一) 退党潮冲击共产专制 影响深远撼动力巨大

辛灏年先生指出,邀请连宋访问大陆,是中共一贯使用的统战分化手段,目的是分裂台湾,操控台湾,是中共对台使用的“打进去,拉出来”或者说“拉出来,打进去”的诡计。中共拿着台湾当牌打,一牌多用,所以中共根本不想统一,但它却打着假民族主义的大旗来打压迫、分化和瓦解海内外的民众。

辛灏年先生指出,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所谓的“国共合作”,不存在“国共合作”这这四个字,不存在“国共合作”这个概念。第一次是苏联命令中共对国民党挖心,第二次,是毛泽东率领被打败的中共红军向国民政府的蒋介石先生投降。他们都不是合作,这些都已经被历史的文献和今天中国大陆历史反思的巨大成果所证明。共产党是利用、依靠国民党生长起来的。

辛灏年先生指出,连宋去大陆,连三民主义都不敢提,国号、年号都不敢提,把13亿人民撇在一边,只和共产党搞所谓的“合作”,只按共产党定好的剧本去表演,这个情何以堪哪!这才会造成中国大陆41个民运人士要求参加台湾中国国民党,17个省市的秘密同盟会组织的代表宣布重建中国国民党,结果一再被拘审,并被立案侦查。

对于台湾国民党来说,可能是一场自取消亡的戏;对于北京的中共政权来说,可能是一场引火烧身的戏。连宋到大陆去跟共产党联合,打着反独的旗号,联共反独,实际上是在破坏着台湾,也在破坏着大陆对民主的追求。

辛灏年先生指出,在中国大陆处在一个巨大的民族变革的前夕,在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和由此引发的退党大潮的状况下,在中国大陆近年来数万起反对共产党的抗议示威的前提下,中国大陆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革命,在这个关键时刻,以连战为首的台湾国民党,把自己绞进了中共这个要倒台的专制泥潭里去,是在自掘坟墓。中共死路一条,谁跟它一起,就也是死路一条,奉劝任何人不要对中共心存幻想,

辛灏年先生指出,前苏联、东欧的变革和现在很类似,现在的退党大潮起了巨大作用,已经在撼动共产党的基础,人心都已经准备好了,已经开了一个很好的头,继续下去,坚持不懈的做下去,扎扎实实地做下去,就会看到更大的效果,影响会更深远,撼动力会更巨大。

下面是访谈实录:

() 邀请连宋登陆 中共分裂台湾

记者:辛先生,您好,连宋访问大陆事件以及各方面的相关评论,我想您一定也都看到了。不知您是否可以谈谈您的想法呢?

辛灏年先生:好的。中共利用台湾国民党缓解危机,这是肯定的。我曾经讲过:中共的反分裂法实际上是不统一法,是反统一法,是非法之法。在网站上登出来之后,北京一个高层干部子弟马上写封信给我,他客气的称我为“辛老师”,他在信中说:在海外,辛老师是最了解共产党的。我们共产党才不想统一呢,台湾这张牌拿在手里玩得多开心啊!

其实共产党并不是因为反分裂法在全世界造成了一个反对和抗议的危机,才邀请连战、宋楚瑜到大陆去的。海外的抗议、声讨、台湾的反弹,这正是它所需要的,因为它的目的就是以威胁代替妥协,以攻为守,以进为退,为什么这么说呢?8年前,空弹头就放出去了,8年来,粮食调到福建,飞弹调到福建,军队调到福建,已经调了很多次了。去年台湾大选的时候,它就发表社论,说:“台独就意味着战争,阿扁上台就意味着台独。”他甚至已经讲228事件是它搞的,它指挥的,根本与台独没有关系。就说明,它已经把台独和陈水扁上台作为要打的重要原因。可是,陈水扁一上台后,中共再也不说打了,又开始唱和平统一。已经讲了8年的打,用打来威胁台湾,威胁了89年,中共这张脸怎么下去呢?台独不听他的,共产党下不来台。

如果从威胁方面不能解决,只有采取一个办法:打进去,拉出来或者反过来说,拉出来,打进去,就是把那些在台湾还有一颗中国心,由于自己非常爱祖国,爱自己的大陆故土,不知不觉间把爱中国变成了爱中共的那些华侨,特别是台湾的泛蓝的朋友们,让他们在反独的目标上和中共取得表面上的一致,然后分化、瓦解他们,把他们请到北京去,和他们拉关系,在反独的前提下,形成所谓的共识,实际上,就是分裂了台湾。

记者:中共的目的就是统战分化。

辛灏年先生:是的,它统战的目的是两条:一个是为了团结,所谓团结,就是把人拉出来。还有一条就是分化,就是:能拉的就拉,不能拉的就打。总而言之,不论是拉过来,还是分化出去,都是要增强中共自己的力量;削弱了对方的人马,也是增强了自己的力量。

所以,我觉得,中共的根本伎俩就是分化台湾,然后在台湾找到一些把爱中国不知不觉地变成了错误的爱中共的亲共势力,一些因为反对台独而和共产党的表面立场相一致的亲共势力,找到最具有历史影响的台湾国民党和由台湾国民党分裂出去的亲民党,让这些人在中共虚伪的反台独的旗帜下,在中共虚假的民族主义大旗下,和共产党联合到一起,以便达到共产党操纵台湾,分裂台湾,削弱台湾的一个根本目的,这样就可以起到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根本目的。

中共的这种作法就是这种动机,但是台湾的一些人看不破中共的这条诡计。如果他们能看得破,他们今天也就不会呆在台湾了。

() 中共不想统一 把台湾当牌打

记者:您怎么看这个“和平之旅”的称号呢?您觉得中共真是出于民族利益而想统一台湾的吗?或者只是利用“和平统一”这个名义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辛灏年先生:它现在干吗要统一呢?统一了,台湾这张牌不就没有了吗?这张牌不仅能够对台湾打,对海外的华侨打,对大陆老百姓也能打,对美国也能打,对国际上也能打,一牌多用。它如果失去了这张牌,无论是台湾分裂出去了还是台湾被统一回来了,它都无牌可打了,所以它根本不想统一,它只是要拿着这张牌“玩”。

它在11年前曾经有一个战略,并不急着统一台湾,但是在政治上打压台湾,在国际上打光台湾,在经济上打空台湾。这三条差不多已经都快做到了。

记者:您觉得中共可能会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吗?

辛灏年先生:中共是不敢打台湾的。我8年来坚持了我的三句话:“中共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因为“稳定压倒一切”,给邓小平送个花圈都要抓起来,一个女孩子被强奸致死,同班同学开个追悼会,教育部都要下命令说不利于稳定。共产党哪还敢打一场在49年以后被中断了56年的台海战争?这可是内战,那不是最不稳定的吗?最容易制造不稳定的!

这一点,我觉得海外的很多华人朋友看不清,这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没有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成长,不了解共产党。所以我曾经开过一句玩笑:真要说了解大陆,了解中共的,还是我们这些大陆人,才跟共产党“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可是它“培养”起来的。

() 中共假借民族主义 分化人民维护专制

记者:中共惯用煽动民族主义来达到它的目的,包括反日游行、统战分化台湾等事情上。

辛灏年先生:中共在立党的宗旨上,就是一个没有祖国、不要民族的党。它在它自己的历史上,曾经出卖过民族、分裂过中国。它公开的喊过它的祖国是前苏联,它的诗人郭沫若公开的写过一首诗,叫“斯大林---我们的母亲”。这样一个根本无视民族、不要祖国的党,这样一个没有祖国的工人阶级党,它今天为什么忽然要打起一个民族主义的旗号呢?对内用民族主义的旗号挑动国内的愤青和普通不了解情况的民众,对外用所谓的民族主义的旗号来打击台独和诱引海外的爱国华侨,那是因为民族和民主不是一个概念。它讲民族可以不提民主,它用民族主义不仅可以统战海外华侨,统战台湾的爱国势力,或者叫做今天的亲共势力,它还可以拿民族主义来压迫国内民众在民主上对它的反抗。

压迫海外民主力量在民主问题上对它的谴责,民族主义这竿旗子它用得是非常开心。可是,大家必须明白,共产党这面旗子是假的。我在多次讲演中提过:我们海外所有的民主力量,全中国的民主力量,包括台湾的民主力量,绝不要轻易的只讲民主,不讲民族。我们决不能把民族主义这竿美好的大旗,拱手让给共产党,让它来打我们。共产党假借民族主义就可以在国内蒙蔽老百姓,它是在利用一个纯正的民族感情为一个罪恶的目的服务。这个罪恶的目的就是分化我们的人民,维护它的专制政权。

所以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把民族主义这竿大旗紧紧的攥在自己手里,所有的民主力量,就要把中华民族举在自己头顶上,反过来戳穿共产党的假民族主义面目,打击它的假民族主义的立场,这样我们就会在民族和民主的问题上获得双丰收,而不是把民族主义大旗拱手让给共产党,让共产党拿着这个假民族主义大旗来打我们,压迫我们,分化我们,瓦解我们。

记者:老百姓还有一个观念,很容易把中共和中国等同起来,这也许也是中共能够利用假民族主义的原因。

辛灏年先生:其实大陆的老百姓挺懂的,不容易受骗,主要是海外的华侨不明白,容易受骗。为什么大家觉得大陆老百姓不懂,是因为大陆没有言论自由,我们听不到,看不到,只有跟他接触,跟他谈心,才能知道嘛。

其实海外的世界基本上是反共的世界,只是近几年共产党统战比较厉害,国民党在往回缩,民进党在扩张势力,海外华侨因为利益和其它原因而产生了亲共势力,但是没有人是真心喜欢共产党的。纽约建立全世界华人协会纽约分会,大概有2300个华侨,都不是过去和我接触过的,他们请我去讲演,他们的会长是英国女王颁布的一个爵士学位,我说:“毛泽东的共产革命让你的祖国遭遇了灾难。”然后我讲:“华侨是最懂民主和自由的,他们不可能喜欢共产党,不可能喜欢共产党的制度。”,我还讲:“海外华侨从来支持的是孙中山的共和革命,从来就没有支持过毛泽东的共产革命”。我讲了不到十分钟,掌声不下十次,讲完我从台上下来,主持人又号召大家全体起立继续为我鼓掌。又是掌声雷动。这不是因为我讲得好,而是讲了一个基本事实:大家没有人真喜欢共产党。

() 历史上不存在“国共合作”

记者:历史上的两次所谓的“国共合作”是否都是共产党在利用国民党呢?

辛灏年先生:是这样的。共产党的话语现在成了大家的话语了,其实,从来就没有什么“国共合作”。第一次所谓的“国共合作”是中共在苏联共产党的命令下,打进国民党,要把国民党变成共产党,要把国民革命变成共产革命。1949年以后,从毛泽东、周恩来,到所有的共产党大小官员,都曾经在国内做报告,不止一次的讲过:那个时候的“国共合作”,是共产党对国民党在苏联的指挥下进行“挖心战术”,“挖心战术”这四个字是共产党自己讲的。这叫合作吗?只不过那个时候它要利用国民党,它的力量太小了,到192311月底,它才有432个党员,而国民党在全中国到处都是,它必须利用国民党,它才能够在广东发展起来,同时,它要把中国的国民革命变成共产革命,它根本不赞成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莫斯科的中山大学,虽然名叫中山大学,但从来没有开过一个小时的孙中山先生思想的课。这怎么能叫做合作呢?这是朋友之间的合作吗?这是一个人要搞垮另外一个人。汪精卫当时说了一句话:这是猪精钻到孙悟空的肚子里,孙悟空如何受得了?猪精指的是猪八戒。

第二次所谓的“国共合作”,是1936年到37年,77事变之前,西安事变之后,蒋介石对剩下来的2万中共军队采取“妇人之仁”,不再打了,共产党为了保证蒋介石不再打他们,不再消灭他们,在半年之内向国民党做了四项保证:1。承认三民主义;2。再不搞阶级斗争了;3。再不在农村没收地主和富农的土地;4。一定在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领导下共同抗战。

1936年底到19377月,在7个月的时间里,它向国民党做了两次保证,毛泽东在810中全会上的讲话,已经公开讲了:那个时候,我们其实就是投降,投降没什么了不起,投降是为了我们保存实力,然后再来打国民党。国民党的5届三中全会的文件就说接受中共的“输诚”,“输诚”就是投降。做保证去投降叫合作吗?毛泽东自己讲的:这怎么是合作呢?就是我们投降嘛,不要怕讲我们共产党向国民党投降,只有投降了才能保存实力。毛泽东前秘书李锐先生写的《毛泽东回忆录》,1999年在中国大陆出版的,里面写的,根本不存在“国共合作”。

我们搞历史研究的朋友,包括我本人在内,翻遍了国民党的文件,看不到“国共合作”这四个字,只能看到1924年的国民党的文件里有“联俄容共”四个字,这是策略,也是失误。因为这个策略回过头来看是错的。只有在共产党的文件里才能看到“国共合作”这四个字。这难道还不说明问题吗?

所以不存在“国共合作”这四个字,不存在“国共合作”这个概念。第一次是苏联命令中共对国民党挖心,第二次,是毛泽东率领被打败的中共红军向国民政府和蒋介石先生投降。他们都不是合作,这些都已经被历史的文献和今天中国大陆历史反思的巨大成果所证明。

() 没有国民党 就没有共产党

记者:是否可以说,要没有国民党,共产党也成不了那么大气候?

辛灏年先生:没错。共产党就象有种植物,是在树根下面绕着树干长上去的,古诗里叫做“菟丝绕蓬麻”,是靠着、绕着别的植物长上去的。

当时,如果共产党不靠着广东的国民党,和国民党建立的广东革命政府的话,它根本不能存在。用当时李大钊在国民党1924年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发言的话来说,大意就是:中国国民党是一个有主义、有历史、有贡献、有威名、全国人民都知道的革命政党,今天我和共产党的党员们全部加入国民党,就是为了服从国民党的主义,遵从国民党的精神,参加中国国民党领导的国民革命,为中国的前途而奋斗。这叫合作吗?

半年后,他在莫斯科的一个代表大会上,又说了下面这段话,大意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在第三共产国际的指挥、命令下,参加中国国民党,是为了把那些信三民主义的人拉到本党的共产主义理念上来,是为了在国民党里面建立本党的组织,是为了在中国利用国民党来发动共产革命。

中国大陆现在出版的《李大钊传》里面,这两段话都有。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所谓的“国共合作”实际上是一件多么卑鄙的事情。那个时候,它和国民党的力量不成正比,它就利用、依靠国民党成长起来的。

() 按中共剧本演戏 连宋登陆国民遭殃

记者:国民党经过惨痛的历史教训,为什么还没有看透共产党?

辛灏年先生:今天的台湾国民党,他不是看透不看透的问题,我们从客观上来讲,两岸分离了50多年,他们对中国大陆情也少了,义也没了,所以虽然叫中国国民党,实际上只是一个台湾国民党。但他们毕竟到今天为止,还打着中国国民党的旗号,表示他还要继续将中国国民党的牌子顶下去,那么就应该对中国负有一份责任。这份责任是什么?那就是在中国实现中国国民党的领袖孙中山先生、蒋介石先生的历史愿望,在中国大陆实现以民权为中心的三民主义,追求民族对外独立、对内平等,追求民权的自由,追求民生的幸福。

可是,我们看不到今天台湾的国民党还有一点点把大陆13亿中国人民放在心里,还要带领和推动大陆 13亿人民去追求三民主义的那份心。我们也可以看到,江炳坤去大陆,甚至国号、年号都不敢提;连宋登陆,连三民主义都不敢提,提了国号、年号还要怕。这哪象一个要带领全中国人民去走三民主义道路的中国国民党?

作为大陆人,我们不怪他们,我们理解他们的许多难处,但是你们在和中国大陆发生交往的时候,把13亿人民撇在一边,只和共产党搞所谓的“合作”,只按共产党定好的剧本去表演你们不该表演的东西,对大陆老百姓来讲,对13亿人民来讲,他们可是把你当作回来了的国民党。这个情何以堪哪!

他们们一不提中国国民党的历史奋斗和历史功绩;二不提中国国民党为民族、为民主曾奉献的鲜血;三不提49年以后上千万的国民党人和他们的家属被共产党处死的那些冤魂;四不提中国大陆人民今天对民主的追求……这些都一字不提,根本就不提。这还象一个中国的国民党吗?还象为完成中国人民走向共和的中国国民党吗?看看在被中共禁演的长篇历史史诗电视剧《走向共和》里面,我们的大陆艺术家们是怎么肯定孙中山先生为了走向共和所付出的巨大的历史贡献,所经过的巨大历史痛苦吧!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我作为大陆人,心里是非常难过的。虽然我理解他们,但是这个理解,对于我,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大陆人民来讲,那是一种很痛苦的理解。

所以连战登陆,才会造成中国大陆有41个民运人士要求参加台湾中国国民党,给连战写信,要求在中国大陆建立党部。既然你跟中共握手了,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在大陆建国民党呢?结果 挑头的都被拘审。就在连战在大陆和共产党杯酒言欢的时候,那些给他写信要参加中国国民党的人,被南京市公安局、武汉市公安局、各地的公安局传讯,审问为什么这样做,而且到目前为止,有的已被拘捕多次。

记者:您的《黄花岗》杂志受大陆委托,425日在纽约曼哈顿罗斯福饭店举行重大新闻发布会宣布:中国17个省市的秘密同盟会组织的代表423日在南京中山陵前宣布重建中国国民党,以表示对台湾中国国民党的失望和对中共政府的不满。这是否说明大家认清了中共的伎俩,对台湾国民党很失望?

辛灏年先生:是的。在连战去大陆的时候,中国大陆有17位志士、汉子,重建了中国国民党。

其实这个事情跟《黄花岗》杂志没有什么关系,但就象蒋彦永医生的上书一样,国内相信黄花岗杂志,就是因为黄花岗杂志在海外坚持爱祖国、爱中国、反对台独,反对共产党,追求民主的政治立场,所以国内也相信我们。再加上,我本人,出来这么多年,我是把大陆人民对中国国民党、中华民国反思的成就带出来,写了《谁是新中国》,我也努力的讲了10年,大家觉得能够相信我。

() 共产党引火烧身 国民党自取消亡

记者:您认为邀请连宋访问大陆,中共缓解危机的企图能够得逞吗?

辛灏年先生:缓解不了。旧的危机没有过去,新的危机又起来了。而且台湾即便是有一些人在利益上和中共保持了一致,替中共解决台湾的问题起了一定的作用,可是台湾的变数太大了,台湾已经是一个确认了民主制度的地方,它可以在许多方面降低自己的品质,做出一些不利于自己的事情,但是已经被确认的民主制度对他们有强大的调节性,这个调节性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看到。共产党一厢情愿的以为自己掌握了台湾一大半的力量,恐怕也就是黄粱一梦;台湾的亲共势力以为自己找到了靠山,恐怕也是一梦黄粱。台湾的民主制度的建立已经为中国未来的模式建立了榜样。

连战这次去大陆,在共产党严密组织和严密控制的欢迎人群里面,从这些被控制着的大陆人民的脸上,看到大陆人民对“国民党回来了”的那种真正的高兴。这个高兴心情,就是20年历史反思的结果。它的另外一个效应,就是令共产党引火烧身,共产党绝对没想到,连战到大陆去和他握手言欢,逼出了大陆重建中国国民党,逼出了大陆41个民运人士要求参加中国国民党,并且要在中国大陆建立各省党部。现在参加国民党的人士被拘审了几次了,重建国民党的事情,南京市公安局也已经立案审查。连战先生在北大讲演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学生从自己的胸中掏出一面中华民国国旗,旗子还没有展开,六个便衣扑上去就把他铐走了。我要是连战的话,我情何以堪哪!我们理解,但是我们悲哀。

这次共产党玩的统战戏,对于连战,对于台湾国民党来说,可能是一场自取消亡的戏;对于北京的中共政权来说,可能是一场引火烧身的戏。如果我们今天沉醉在笑脸鲜花当中,我们看不到刚才我所讲到的这两个结果,那就太没有政治眼光和远见了。

记者:等于是两败俱伤。

辛灏年先生:是的,两败俱伤。连宋到大陆去跟共产党联合,打着反独的旗号,联共反独,实际上是在出卖着台湾,也在破坏着大陆对民主的追求。在中国大陆处在一个巨大的民主变革的前夕,在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和由此引发的退党大潮的状况下,在中国大陆近年来数万起反对共产党的抗议示威的前提下,中国大陆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革命,不论这个革命是什么形式的,它都是一个巨大的政治变革和历史变革,一定是抛掉专制、走向民主。在这个关键时刻,以连战为首的台湾国民党,把自己绞进了中共这个要倒台的专制泥潭里去,他不是在埋葬自己吗?是在自掘坟墓。无形当中,不论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把自己站到了大陆13亿要追求民主的人民的对立面上,划不来啊!

我们不怪他们的地方是:他们不了解大陆,也不了解共产党的历史,不了解什么叫专制统治?什么叫大陆的社会人心?但是要怪他们的是:他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而且拒绝知道。他们甚至连20年来中国大陆的民间反思,发表在海内外肯定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的文章、讲演,他们都不屑一顾,甚至还要破坏捣乱。这就是他们叫人不能原谅的地方。

他们今天还沾沾自喜,和共产党在利益上取得了一致,还沾沾自喜获得了共产党给他们的支持,将来到台湾就可以和别人在政权上一争高下,其实他们忘记了他们的本钱给自己输掉了。国民党有多么光荣的历史,惨痛的失败,对民族、民主有多大贡献的政党,他的领袖孙中山、蒋介石,他的三民主义,他的整个走向共和的道路,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件大事,他们不知道这一点,却悄悄的把它埋葬了。说心理话,我真的是很可惜。我只是一个文化人,普通知识分子,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参加任何党,也不会去干什么政治组织,我到海外这么多年,也没参加过任何政治组织,也没搞过任何组织,但是我从内心里为他们惋惜。

哪怕大陆只有17个人重建了中国国民党,中国国民党的正统地位也已从台北移向了大陆。这就是历史。大陆13亿人,孙中山、蒋介石不是台湾人,而是大陆人,孙、蒋没有说中国国民党只能在台湾的小岛上混下去,也没有说过大陆人民不能重新自己的国民党。

这种情况下,结果是什么?好惋惜啊!他们原来有一个多么美好的前途,大陆人民在为他们留着,却就这样地在共产党送给他们的鲜花笑脸当中,悄悄的把它给埋葬了。很可悲!

() 助中共为虐 只有死路一条

记者:中共的邪恶本质就是永不停止的害人,现在国民党也被拉到了火坑。

辛灏年先生:共产党一天没倒,大家就以为它稳若金汤。其实,我跟一个朋友曾经开玩笑说:共产党明天早上倒了,你也不要诧异。三年、五年不倒,你也不要丧气。我为什么替台湾国民党惋惜呢?你刚才讲共产党是邪恶的,说心理话,台湾国民党是不恶的,但如果象这样跟共产党搞下去,慢慢也就邪掉了。它把自己的正路抛掉了,它走上邪路了。

记者:谁跟中共沾上边,都没好。

辛灏年先生:是的,绝对是没好的。这已经为世界历史的经验教训所证明。

记者:不管是对于台湾人来说,还是大陆人,最大的障碍,最应该破除的、反对的就是共产党?

辛灏年先生:是的,就是共产党。在任何时候,都不要给共产党所制造的、我们国家民主和统一的前途,增添障碍。不要帮共产党搞那些东西,共产党在骗大家,不要帮助它,你帮它骗人,你和它在一起骗人,历史迟早是要算账的。

大家都要做好一个思想准备,这个准备是必然的,中国大陆是一定要走向民主的,中国一定要走向“先民主、后统一”的道路的。如果共产党今天还能顺应时势,真正的走上政治改革,真正走上民主,开放党禁,开放舆论,那它可能还有活命的可能。如果它抵制到底,就是死路一条。谁和它一道去抵制大陆人民的民主的追求,谁就和它一起死路一条。

() 先解决中共 再谈统一问题

记者:先实现民主,消除中共这个障碍之后,可能下一步的事情就比较容易解决了。

辛灏年先生:是的,到那时,台海两岸就可以坐下来谈,和平谈判桌就在台海两岸升起来了嘛。到那时,我们就可以讨论:是做一家人好,还是不做一家人好,我相信,到那时,台湾也不想独立了。就是想独立,也还有很多要讨论的:天空怎么划,海水怎么分,人口怎么算,跟大陆的关系还有很多讨论的。台湾和大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觉得我们应该齐心协力在中国的民主道路上推一把,帮大陆人民一把,就是在帮自己。将来中国走上民主后,统一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今天台湾的一个朋友说:你说要统一,但你那就是专制。我开了个玩笑:说不定等大陆民主了之后,你比我还急着统呢。

记者:其实一些主张台湾独立的人士,可能主要是冲着中共来的,是由于对中共专制政权不满。他们不想跳进还被中共统治的火坑里,不想象大陆人民一样被奴役,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辛灏年先生:绝大多数台湾人民不愿意被中共专制一统,我们不但同情,而且也能理解,因为我们受了共产党那么多年苦,干吗也要让台湾人民也去受苦呢。人家过得好好的嘛。但是还有一个反华台独,他们谩骂中华民族,侮辱中国人民,这种人我是不能赞同的。

不是因为共产党讲统一,我们就不能讲统一。共产党的统一是专制一统,我们讲的统一是民主统一,本质和原则上完全不一样。

记者:可能共产党垮台之后,很多事情就水到渠成,大家都能好好商量决定,不象现在想得那么复杂。现在很多问题变得复杂、对立,可能都是因为共产党的阻碍,共产党是罪魁祸首。

辛灏年先生:是的,而且现在中国的分裂就是从共产党开始的,它是始作俑者。是它分裂了中国,是它制造了两个中国。一直到今天为止,如果没有共产党抢班夺权,用共产革命推翻中华民国,中国哪有什么分裂的问题,1945年台湾不就回来了嘛。

() 中共穷凶恶极 不要抱任何幻想

记者:不管什么党派,不论是什么主张,大家现在共同的目标就是废除共产专制,促进中国的民主化,是这样的吗?

辛灏年先生:是这样的。我曾在《黄花岗》的一篇社论中写道:先民主,后统一,治本在先,治表在后,为了中华民族和未来中国的民主、统一、和平与发展而奋斗。中国人嘛,我们都想中国好嘛。

其实现在你不想它垮台,它都要垮台了。它不真改革,非垮不可。因为世界上所有为保护自己的政权而不改革开放的,没有一个不垮台的。我在80年代就做了这方面的研究,得出了这么一个信念。

记者:前苏联、东欧当时共产党垮台的时候是否和现在很相似啊?

辛灏年先生:它们先改革开放,后彻底垮台嘛。如果是象前苏联共产党,戈尔巴乔夫、叶利卿,他们交接棒似的很聪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共产党自己废除了共产主义制度,废掉了共产党的权力,所以在前苏联,人民还是宽容了共产党过去所犯的罪行,允许他存在。在东欧的几个国家,象齐尔赛斯库顽抗到底,镇压到底,最后的结果就是共产党不可能再存在了。

所以,我们不讲共产党救国家,救民族,它也不可能这样做,共产党它就是要救自己,它要是能够真正的洗心革面,真正搞民主改革,宁可失去权力,也要把中国的民主改革做起来,也许它还有存在的可能。改个名字啊,换个形式啊,如果它坚持它的权力不放,顽固不化,只有灭亡这一条路再等着它们。

记者:您刚才讲中共引火烧身。有评论员指出中共高层也在因这件事分化?

辛灏年先生:共产党内部的分裂永远存在,斗争激烈,第一、二把手都难有好死。可是对外,在镇压人民的态度上,从来没有过不一致,即便有不一致,它也不敢公开的反对它自己的党。象胡耀邦、赵紫阳,大不了就是不干了,也顶多只能做到这一点,所以共产党的拳头对外是一致的,对内他们会互相斗争,非常阴险,非常穷凶恶极,但是对人民更阴险,更穷凶恶极,而且是一致的,不要寄托任何的幻想。

记者:民主是历史发展的方向,是任何人都阻挡不了的,所以共产党的垮台也是必然的。

辛灏年先生:是的。孙中山先生讲的“世界大潮,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当然有个过程,世界上许多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过程,和我们中国一模一样。

(十一) 退党潮冲击共产专制 影响深远撼动力巨大

记者:前苏联,东欧也是出走的机制,和现在的退党大潮也是很类似的。

辛灏年先生:很类似。你们起了巨大作用,你们很有力量,所起的作用是空前的,中华民族将会永远记住你们的历史贡献。退党这个活动是完全正确的,而且有很大的用处。它也是对现在还是中共党员的那些人的一个良心考验。

记者:也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辛灏年先生:是的,明知道共产党那么不好,你还接着干吗?其实现在共产党员也不信什么共产主义,也不爱共产党,它不信马列毛,完全是为了利益,所以退党这个事情提出来,是个很好的号召,是个非常正确的号召。

记者:退党真的也是在挽救自己,将来共产党遭到清算时,不致于跟着受惩罚。

辛灏年先生:是的。我希望共产党的真党员们一个一个的退党,一个一个的敢于退党,一个一个的离开这个党。你们已经开了一个很好的头,下面要扎扎实实的彻彻底底的去做,让它们一个一个的退出来,影响会更深远,撼动力会更巨大。

记者:就象您刚才讲到的,有些共产党党内的官员是出于利益,有的可能是没有胆量,还迈不出这一步,但是可能人心已经具备,没什么人相信共产党,先行者比较困难,需要勇气,一旦突破恐惧、为私的立场,那就更加势不可挡。

辛灏年先生:是的,根本没人相信它了,现在就是一个利益,一个怕字,需要榜样的力量,需要旗帜,一面旗帜顶得上千军万马。退党潮的舆论已经很好,气势和效应都很大,退党的人数也很多,已经动摇了很多共产党员的心理基础。下面要一个一个的退,继续做下去,做一些名人的工作,它会动摇整个信念,而且会起榜样的作用。现在主要的就是两个障碍:反对共产党的胆量,脱离共产党的胆量;另一个,就是眼前的利益关系。就是这两条,其它的包括思想感情都不存在,大陆人民其实早就觉醒了。包括一些以前的真正的老共产党员,它们即便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对今天的共产党也是深恶痛绝的,他们也不想再做共产党员了。人心都已经准备好了。继续下去,坚持不懈,就会看到更大的效果。

记者:其实有些老党员,他们人品方面是很正派的,当年入党也是出于一种对理想的追求,他们倒不存在利益的问题。经过这么多年,对内幕也比较了解,他们也应该看清了共产党的本质了。

辛灏年先生:是这样的,我就发现,真正反共的人里面,除了象我们这样的一般老百姓,象我们这样的反共知识分子之外,有很多非常老的共产党干部他们比我们还反共,因为更了解情况,而且他们这一批人不是现在的利益集团中人,这批人是很有希望的。你们做得很好,要继续坚持做下去。

记者:其实是大家共同努力和推动的结果,是天时、地利、人和促成的。今后也还需要各方面人士不断从不同角度,从各个方面深入揭露中共,讲清历史真相,讲清退党的重要和意义所在,不断唤醒人民的正义良知。

辛灏年先生:是的,大家要共同努力,齐心协力。

黄花岗快讯与公告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