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快訊與公告首頁

 

黃花崗雜誌社深切哀悼劉賓雁先生逝世

 

  驚聞著名作家劉賓雁先生因病於昨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五日)與世長辭,黃花崗雜誌社全體同仁無不深感痛惜。

  劉賓雁先生的一生是波瀾壯闊的一生,也是令人心碎的一生。他所遭遇的風風雨雨和種種苦難,實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良知未泯之知識分子的共同命運。

  據報載,劉賓雁先生「曾一再向北京政府提出返國治病的要求」,均遭到拒絕。這恰恰反映了中共當局對劉賓雁先生的痛恨與懼怕。劉賓雁先生不懼強權的勇氣、仗義執言的道義感、為民請命的使命精神,皆將成為鼓勵後來者為中華民族之未來而奮鬥的動力。

  黃花崗雜誌社全體同仁僅此向劉賓雁先生的遺孀朱洪女士及其他親朋好友表示深切的哀悼!

  劉賓雁先生千古!

 

黃花崗雜誌社

公元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

 

附件:

1、多維新聞網快訊

2、劉賓雁治喪委員會訃告

 


 

流亡作家劉賓雁5日零時25分去世

200512519:41:24(京港台時間)

 

  多維社記者報導/80歲的流亡美國的中國作家劉賓雁三天前因直腸癌擴散入住新澤西一家醫院,125日零時25分去世。劉賓雁的夫人朱洪、女儿劉小雁以及孫子為他送終。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林培瑞、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作家鄭義北明夫婦等當天前往醫院看望了劉賓雁。

  劉賓雁罹癌多年,近年來在美一直與妻子朱洪以及孫子同住,自己的兒女則留在北京。最近他數度進出醫院,身體情況欠佳。

  劉賓雁曾一再向北京政府提出返國治病的要求,遭到拒絕。

  今年223日,百餘位流亡作家及文人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為劉賓雁舉辦80大壽慶祝會,大陸旅美的雕塑家譚寧還塑了一尊他的半身銅像,成為他最難忘的生日禮物。

  劉賓雁,1925年農曆元月15日出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早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6年發表報告文學《在橋樑工地上》、《本報內部消息》,揭露批判官僚主義,引起巨大社會反響。於1957年被打成「右派」,開除出黨。

  1978年劉賓雁獲平反復出後,寫作了大量關心老百姓疾苦、尖銳揭露社會黑暗的文學作品,其中《人妖之間》、《第二種忠誠》等,成為八十年代中國紀實文學的經典之作,劉賓雁因此成為家喻戶曉的中國作家,被譽為「中國的良心」。

  1987年初在鄧小平主導的「反自由化」運動中,劉賓雁被再次開除出黨,受到全國批判。1988年初到美國講學。因為劉賓雁公開反對當局武力鎮壓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從此被中國政府禁止返國。

  今年初台灣的印刻出版社推出《不死的流亡者》一書,慶祝劉賓雁的80歲生日。該書由同為流亡美國的作家鄭義主編,收錄多位大陸、台灣、海外的作家如高行健、劉再復、廖亦武、孔捷生等人撰寫的文章。

  瑞典漢學家馬悅然且在《不死的流亡者》一書序文中說,劉賓雁的風骨令人極為敬重,可說是中國當今最大膽的自由鬥士。該書的編輯者如鄭義等人都強調,這本書的另一重意義,就是獻給所有的中國流亡者。

 

 

劉賓雁八十華誕/暨文學創作65周年慶賀餐會於2005年2月27日晚在普林斯頓大學觀景宮(Prospect House)熱烈舉行,來自美國、加拿大和其他地區共約一百五十人共襄盛舉。圖為現場演講中的劉賓雁依然慷慨激昂:我每為人民做點事,總會獲得加倍的回報!(大意) (多維特約記者魏碑攝影)

 


 

劉賓雁治喪委員會訃告

200512611:26:19(京港臺時間)

 

我們沈痛公告如下:

 

  著名作家、記者、社會活動家、一切被欺淩者的忠誠朋友、中國人民的偉大兒子──劉賓雁先生因癌症﹐於2005125日淩晨零時25分﹐在美國新澤西羅伯特伍德約翰遜醫院與世長辭﹐終年80歲。

  劉賓雁先生1925217日出生於中國吉林省長春市。早年參加共產黨﹐中共建政後從事新聞與文學寫作。1956年﹐發表小說《在橋梁工地上》和《本報內部消息》﹐首開揭露「社會主義陰暗面」之風。1957年﹐在《中國青年報》發表文章批評上海市委壓制言論自由﹐被毛澤東指為「企圖製造混亂」﹐被打成右派。之後20年﹐被遣送農村勞動改造。

  1979年﹐劉賓雁恢復名譽﹐任《人民日報》資深記者。之後9年中﹐他發表了大量為民請命、揭露黑暗、抨擊專制的文章﹐如「人妖之間」﹐「第二種忠誠」﹐引起爆炸性反響。1985年﹐他高票當選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劉賓雁先生是中國80年代思想解放運動的主將﹐在中國的社會變革和精神思想進步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由於他的勇氣、道義和維護民眾的精神﹐被譽為「中國的良心」。為此﹐他觸怒了中國最高當局﹐1987年作為「自由化」代表﹐再次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再次在中國喪失發表言論的權利。

  1988年﹐劉賓雁先生應邀到美國講學﹔同年任哈佛大學尼曼(NIEMAN)新聞研究員。1989年北京爆發學運﹐劉賓雁先生熱情支持學生民主運動﹐ 向全世界公開譴責中國政府屠殺暴行。為此﹐他被剝奪了返回祖國的權利﹐成為流亡者。在流亡期間﹐他自覺擔負起抵制極權制度﹐宣揚民主自由精神的責任。他創辦了英文月刊《中國焦點》(1992-1999CHINA FOCUS)﹐並任主編﹐向世界報道中國社會﹔1993年﹐他又創辦了中文月刊《大路》。他長期擔任美國「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他曾任著名流亡學者團體「中國學社」主席、「中國人權」理事。2001年﹐他積極參與獨立中文筆會創建﹐並被選舉為首任筆會主席。劉賓雁先生廣泛參加了世界進步、民主、和平的活動。除美國外﹐他先後到英國、法國、德國、瑞典、匈牙利、捷克、保加利亞等國家訪問和講學。劉賓雁先生受到世人廣泛尊重﹐他1987年獲得美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獎﹐1990年獲哈佛三一學院榮譽博士學位﹐1991年獲美國紐約言論自由基金會獎﹐2003獲美國紐約人權觀察海爾曼/赫米特獎。

  作為一個記者﹐劉賓雁先生不屈地求索真實、言說真實、捍衛真實﹔作為一個作家﹐他有廣博的胸懷﹐堅守良知和人道精神﹐在紀實領域為中國當代文學開拓了視野和道路﹔作為一個「人」﹐他磊落光明﹐剛毅不屈﹐謙遜樂觀﹐奮鬥不息。

  劉賓雁先生始終關注中國﹐懮心那片苦難的大地及人民。他不倦寫作﹐批判權力者和腐敗﹐為失地的農民、下崗的工人、被強遷的市民呼籲。他「深愛中國這片土地和在這片土地上的百姓。這些年來﹐他一心牽掛的就是中國的發展變化和老百姓的安危禍福。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聽到來自中國這片土地的聲音﹐也希望祖國土地上的人民能聽得到自己的聲音。」在他身體已經衰弱到連走路、閱讀都有困難的情況下﹐所念念不忘的﹐仍然是他摯愛的祖國。

  劉賓雁重病後﹐曾致信中國高層﹐要求回到祖國﹐但遭拒絕。他感慨:「我只是想重新用自己的腳踏一踏那片土地﹐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害怕一位年過八十、身患重病的老人﹖﹗」在生命的最後時光﹐他最惦記的還是中國老百姓的自由和民主﹐幸福和權利。他為此奮鬥了一生。他囑托:「我只希望將來在我的墓碑上﹐寫上這麼一行字:長眠於此的這個中國人﹐曾做了他應該做的事﹐說了他自己應該說的話。」在昏迷前﹐他對親友說的最清晰的一句話是:「將來我們想起今天這樣的日子 ﹐會非常有意思。」

  劉賓雁先生的去世﹐是中國的損失﹐是中國民族的損失﹐是中國進步事業的損失﹐是中國道義和精神的損失。劉賓雁先生死於流亡中﹐死於他為中國的奮鬥中﹐死於他對中國大地和人民的熱愛和思念中。他去了﹐留給我們他高昂的人格和不屈的精神。

  我們在此表示沈痛哀悼﹗並向劉賓雁先生患難與共的妻子朱洪女士表示慰問﹗向劉賓雁先生的子女和所有海內外親屬表示慰問﹗

 

中國人民的偉大兒子劉賓雁流芳百世﹗

 

劉賓雁治喪委員會(籌)

2005125日於美國

 

黃花崗快訊與公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