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與讀者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灏年在伦敦发表演讲: “谁说辛亥革命失败了?”

 

【黄花岗杂志20101031日伦敦讯】本刊主编辛灏年先生今日下午一时在英国伦敦的伦敦大学亚非学院文莱美术馆演讲厅发表了题为“谁说辛亥革命失败了”的长篇演讲。是次演讲由辛亥基金会、未来科学与文化中心、黄花岗杂志社主办,伦敦大学教授许毅先生主持,到会听众近两百人,包括伦敦新老华侨和中国留学生。辛先生已于103日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发表该系列的第一讲:“谁孕育了辛亥革命”,受到多伦多中国学者和华人侨界的热烈欢迎和如潮好评;这是辛先生在潜心研究历史四年后第二次发表演讲。

  辛灏年先生首先论述了辛亥革命的性质。他认为人类有三大政治权力,即神权、王权和民权;由此导出另外两种权力,那就是介于神权和王权之间的‘教权’,以及介于王权和民权之间的‘党权’。人类有两大政治制度,即君主专制制度和民主自由制度;前者分为三个阶段:君主封建制度、君主独裁制度、君主立宪制度;后者有两种类型:君主立宪制度和民主立宪制度。人类还有两大政治革命,即改朝换代的变天革命和制度更替的变制革命。辛先生以为辛亥革命要追求的是民权,要建立的是民主立宪制度,因此是一场要变制的民主革命。

  辛灏年先生把辛亥革命与人类历史上的各种革命进行了比较,包括中国的农民战争和欧洲的宗教战争在内的传统革命,诸如英国革命、美国革命、法国革命、俄国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等近代民族民主革命,以及其后的中国共产革命。辛先生的结论是,辛亥革命方为真正的民族民主革命。

  辛灏年先生讨论了辛亥革命的特征:一、是武装发动但流血最少的和平革命;二、是包容最广且心胸最宽的民族民主革命;三、是在成功之后胜利者决不镇压反革命、不屠杀异族官民、待前朝最宽的革命。这些都与中共的暴力革命有着天壤之别。

  辛先生批驳了中共对辛亥革命的诬蔑和否定。他指出,辛亥革命并非资产阶级革命,亦不是资产阶级的旧民主主义革命,这里面没有所谓一个阶级革另一个阶级之命或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的问题。孙中山先生不是中国共产革命的先行者,而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先驱。中国现代史的分水岭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而不是1919年的五四爱国民主运动。

  辛灏年先生接着讲述了辛亥革命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诸方面的成就。

  在政治层面,辛亥革命的第一个成就乃是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大中华民国,并且从此划清了共和国统与专制体制的界限,划清了民主宪政与君主宪政的界限。其第二个成就是政党政治的兴起,实现了组党自由,初步创立了三权分立的政体。其第三个成就是展现了人民反对专制复辟的坚定鲜明立场。

  在经济层面,辛亥革命带来了经济自由的实现和经济的长足发展。工业投资和重要行业的规模在1912年到1919年的不到十年里均有大幅度增长,催生了众多民营重工业和大型企业,造就了人数可观的实业巨子。

  在思想文化层面,辛亥革命更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最具规模也最有成就的思想启蒙运动。辛先生用翔实丰富的实例,论证了辛亥革命的酝酿阶段及其主要领袖人物在近代科学思想、政治改良思想、民主革命思想及进步文化思想诸领域的启蒙作用。而在辛亥革命胜利后,这场轰轰烈烈的启蒙运动又有了进一步的深入和发展。其结果包括政治、思想、新闻、文化诸般自由的实现,包括白话文普及运动的胜利和新文学的巨大发展,以及1919年五四爱国民主运动的胜利。辛先生断言,若没有辛亥革命,就不会有五四运动的成功。辛先生还指出,五四运动与“中国无产阶级走上政治舞台”没有因果关系。

  接下来,辛灏年先生特别强调了辛亥革命的一个教训,那就是在革命爆发后,革命党没有处理好与各种改良派的政治关系。

  辛先生首先定义了晚清的革命党和改良派。指出了革命党的一些代表人物,比如孙中山、蔡元培、秋瑾、龚春台、王和顺等人,说明这些人多数性格单纯、率真、坚定、不惧生死,没有旧官场的经验与手段。

  至于改良,则分专制改良和民主改良两种。专制改良是要让专制制度苟延残喘,而民主改良则是要完善民主制度。组成晚清改良派的有几类人,主要是有权有势或有钱有名的人,以及曾经、正在或一心想要进入官场混的人。这些人的目的是专制改良、政治变法、君主立宪,保卫光绪皇帝和清王朝。他们一再得意,但一再失败,直至最终绝望。

  辛先生讲述了慈禧新政的成败。所谓新政是清政府自上而下的改良活动,包括新报刊、新学校、新工业、新军队、新警察的陆续登场。此新政在经济、教育、政府诸方面都有卓然成绩,但在加重人民负担的同时,并未真正施惠于民,反而更深化了百姓的苦难,因此造成人民的反对,引起社会动乱,导致群体事件越来越频繁的爆发。这些都为辛亥革命奠定了基础。

  至于晚清革命与改良的关系,辛先生用实例解释了四点:1、革命党团结改良派,而改良派拒绝革命党;2、改良派攻击革命,而革命党则反过来批判改良;3、在大势所趋时改良派加入革命党,而革命党则尊重改良派;4、武昌起义胜利后革命党让位于改良派,但改良派却残忍杀害了众多革命党人。辛先生的结论是,如若没有辛亥革命后改良派窃取权力的政治基础,就不会有袁世凯的帝制复辟。

  辛先生最后讨论了辛亥革命的使命。他首先重申了是次革命的原则,即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接着指出其历程是民主革命与专制复辟的反复较量与争夺。此历程不仅在有两千一百年帝制的中国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全世界专制国家走向民主的共同现象。辛亥革命的继承者们击败了袁世凯和张勋的复辟,打垮了北洋军阀,但最终在大陆失利于中共的共产革命,可以说有败有胜。这种情况在英国、法国、俄罗斯都曾发生,并非中国所仅见。共产党说辛亥革命失败了,其实就是败给了信仰马列主义的中国共产党。大中华民国的先进国统和法统依然是值得人民捍卫和还原的。那幺我们现在如何来护国护法呢,辛先生给听众留下了两道思考题:1、为什么说当代人民的历史反思运动就是伟大辛亥启蒙运动的再现?2、辛亥革命为我们留下了怎样的历史标准和革命标准?

  辛先生的结语是:“发展”并非邓氏所说的“硬道理”,进步才是真正的硬道理!

  辛先生的演讲一气呵成,历时长达两小时四十分钟,其间多次被听众热烈的掌声所打断。演讲结束后,辛先生又进行了一小时的问题解答。他在解答问题时指出,青年学生在辛亥革命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们要对当代青年在未来中国的作用充满信心。会后,许多听众依依不舍地继续与辛先生探中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