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茉莉花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唐柏桥对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分析(三)

 

 

http://img.kanzhongguo.com/dat/media/69/2011/03/08/20110308235150761.jpg(圖片為北京王府井一家麦当劳外

 

【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随着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持续进行,中共的打压也逐步升级,刚开始受到打压的人多数为原本就在中共黑名单上的人,主要以民运人 士、维权人士、维权律师、访民等,这些人或被监控、被旅游、遭到传唤、软禁、被喝茶、被失踪、抄家,甚至多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行拘。然而,目前 已经传出有居委会开始恐吓居民:谁要上街就抓。这样的反应,让民众认为整个中共对茉莉花革命极度恐惧。

 

在前两篇分析中,著名人权活动家、中国过渡政府发言人唐柏桥先生认为,中国茉莉花革命目前具备了国际情势的天时之利,除了中东、北非等独裁国家一浪高过一 浪的革命风潮外,美国也开始关注因茉莉花革命被打压的律师、民运人士等;因此,国人这时候如果能够加上人和,同时将茉莉花革命引到正确的方向,那么, 大家一鼓作气,就能一举推翻中共独裁政权。


以下内容根据访谈录音整理而成。


共产党下台的标语 让中共寝食难安


中国茉莉花革命一开始被有意地引导到王府井去,加上提出的口号是要求中共政改,这对共产党来说是相对较安全的方向,但就在36日,据传有民众在天安门打出共产党必须下台的口号。这可以说是走回正确的路线来了,点中了中共的死穴,也因此共产党非常恐惧。

 

眼看北非、中东陆续开出革命的花朵,很多国人就开始跃跃欲试,想在中国来一场茉莉花革命;共产党于是开始搅浑水,企图改变结束专制的革命宗旨,他们中的一 些人参加到茉莉花革命中来,把结束一党专制这个口号拿掉了,企图以假乱真。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现在又回到了民众真正的诉求,就是结束共产党专制,共产党下 台,或叫共产党滚蛋。预计这一步又会成为主流,这叫大势所趋。一旦成为这场茉莉花革命的主流,共产党真正会寝食难安了。

 

因为面对共产党下台的呼声,中共是无法解套的,只能下台。如果我们提别的,像是我要吃饭要改革,共产党会狡辩,我正在改革啊。你说改的不 够,那么请问你,怎么改才够啊?像越南那样党内选举,不是前进了一大步了吗?对共产党提改革,基本上就是缘木求鱼的做法,是不切实际的。
现在,有人到天安门去了,大标语打出来要共产党下台,那么其它的口号和诉求就显得没有太大的必要了。因为只要共产党下台了,就不需要去要求中共反腐 、不需要跟中共去争人权了。今天的腐败不都是共产党造成的吗?在欧美或其它民主国家也有腐败,但与中共的腐败有天壤之别。从策略上讲,我不反对民众喊 出这些要求改善民生甚至要求改良的口号,如要求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等的口号,但这些口号应该为终结中共专制统治服务,而不是本末倒置,舍本求末。

 

在埃及,穆巴拉克下台的口号成为主流以后,别的口号就没有什么意义了,也没有什么市场了,喊了也没有什么用了。虽然当时也有人主张要穆巴拉克改革,但压倒性的口号就是要求穆巴拉克下台,就在开罗广场上,人民喊着、展示着穆巴拉克下台的口号。


香港人也要扬弃曾荫权


在埃及革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谷歌公司中东地区营销主管古奈姆(Wael Ghonim)说了这样一句话:人民的力量要比当权者的力量强得多。(The power of people is much stronger than the people in power.
的确人民的力量在突尼斯、埃及的革命中充分的展现出来,因此,最近香港也开始高喊曾荫权下台。我很佩服宪民连线的王毓民和陈伟业,他们和泛民主派的观点有 分歧,泛民主派目前有些低头,和共产党有些互动,令梁国雄、王毓民、陈伟业他们有些失望。后来王毓民就发现,现在是网络时代,与其这样还不如单挑,他就组 织了一个人民力量,与陈伟业(绰号大旧)两个人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向香港当局挑战。36日的人民力量大游行,据统计至少有一万人。我看电视转播, 游行队伍很正规,也很激情。他们的诉求就是曾荫权下台,因为曾荫权这个香港特首,也是看共产党眼色行事的。
今天香港人能这样高呼曾荫权下台,可能也是受到埃及的启发。表现出来的态势就是:我懒得和你说那些细节了,你就给我下台。面对民众这样的要求,当局感受到 最大的压力,因为闹到最后即使没下台,他都会老老实实的满足他们的其它要求。比如提了很多的民生要求,你要不满足的话,你就下台啊。如果只是要求改善民 生,当局完全可以不改善的,那情况就非常不一样。


国内肩负推动共产党下台的重任


现在这个风潮对我们非常有利,所以我就反复强调这一点:茉莉花革命的宗旨,一定是要结束共产党暴政,然后我们朝着这个目标推动。

 

国内的朋友现在正挑着担这个要共产党下台的重任。

 

对我这样的说法,也许有人会误解,认为我不在国内,不顾国内朋友们的安危。

 

对此,我可以进一步分析,过去上海的访民、冤民,他们就经常喊打倒共产党,为什么这个时候就不可以喊呢?那个时候喊打倒共产党,一样被劳教被劳改,而且那 个时候的酷刑比现在还严重。现在因为境外的关注,当局可能还收敛一点。2007年,杨佳案开庭的时候,很多在庭外的人都喊打倒共产党。如果今天在天安门或 王府井喊出打倒共产党,那会是惊天动地的。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整个大环境弥漫着革命的氛围,如果有人突然在王府井拿一个横幅上面写着共产党下台打倒共产党,届时,全球的数十位甚至上百位的记者,将按下快门,剎那间这样一个壮举将成为世界各大报的头条新闻。那个人就是个真英雄,而付出的代价跟 过去喊打倒共产党被迫害是一样的,只是,这个时候产生的社会效果大得多。因此,我觉得没有理由不做,只是大家还没有想到。我们过去也在国内向当局挑战过, 也坐过中共的大牢,因此我们最知道应该如何兼顾国内战友的事业和安全。

 

中国每天有多少人自焚,像唐福珍,像江西那一家三口,有更多是媒体没披露出来的。看过那样的自焚录像,汽油浇在身上,火一点,人就这样烧死了,难道还有比这个损失更大的吗?还有比这更让人痛苦的吗?当我们喊打倒共产党,共产党下台,最坏的后果还会比这个严重吗?

 

所以我觉得大家需要去思考这个问题,去引导这个问题,你到底希望不希望共产党下台?如果你希望的话,你不要去自焚,没有必要,你就要去表示抗议,你就喊口号,喊出共产党下台。现在已经给你了一个平台,茉莉花革命的平台——全世界记者的焦点。

 

有时候我感到悲凉,几次的茉莉花革命,到处都是记者,记者比民众还多,警察更是比民众还多。所以说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是一场非常的茉莉花革命,记者的关注就 象征着民声。他们迫切希望爆发一场茉莉花革命,这种心情已经到了无法掩饰的程度了。哪怕有一个人出现,比如警察把一个姑娘拖走,他们也觉得这是件大事,必 须报导。

 

既然大家都有这么强烈的愿望,我们为什么不去做这件事情呢?为什么不让大家实现他们的愿望呢?我很遗憾,我人不在国内,因为进不去。我要是在国内的话,赶上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去做的。

 

所有的人,不管你何时参与,参与的多或少,也许就那么一次走上街头,就被抓了,那也是参与了。

 

一场革命必然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牺牲,最戏剧性的突尼斯茉莉花 革命和埃及革命也不例外。我们不能因为害怕会有牺牲,就放弃从事民主革命活动。这是取消主义的做法。即便过去没有革命,又有多少人被关在监狱里,包括被判 无期的、访民、民运、地下教会的学员……可以说是数以十万计的。相信现在如果他们在外面,也会参与的。在这样一个非常的时刻,任何一个举动的效益,都会起 到放大的作用。


中国正在等待引爆点


目前中国就是缺少一个引爆点,就像引发突尼斯革命那个自焚的小贩。有国内体制内级别很高的人最近和我通电话,他告诉我,突尼斯那个小伙子,他对改变历史所 起的作用,比你们所有的民运人士都大;他接着说,其实贡献最大的还不是他,是那个导致小贩自焚的警察。他说:那个巴掌要是没打的话,世界相安无事,专制 独裁者照样吃香的喝辣的。这个混蛋警察,一巴掌打下去,就把独裁者全打下去了。所以他说中国千万别出这样的乱子。

 

中共为什么这么紧张,因为这样的引爆点数不胜数,只要任何一个突发事件爆发了,中共大概就无法继续维持了。事实上,在中国天天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比如前不 久被压死的维权村长钱云会的惨案。如果现在中国再发生一件这样的事,中共就麻烦了。再则,不管在哪个地方,倘若再有一个人被撞死了,而开车的人开的是宝 马,又说一声我爸是李刚之类的话,就难保不会将这场茉莉花革命推向高潮。

 

还有,如果有人为了表达对中共最强烈的抗议,他知道现在国际媒体都很关心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因而跑到天安门广场或其它各地集会地点去自焚。这一消息会迅速 传播中国和全世界,这一把火应该就能燃起所有中国人的愤慨,那将会是什么状况?过去像这样悲惨的事,在中国几乎是天天发生的。而将来这样的事情一旦发生, 中共就会面临一次遭灭顶之灾的危机。

 

另外,如果中共内部有像当年胡耀邦一样的人突然暴病身亡了,在他死后人们才知道他曾经是反对迫害民众的,也可能会引起一些风浪。而如果国内的某个有名的维权人士,遭到很严重的迫害,现在突然出了什么事情,也会立刻引发民众推翻暴政的情绪。

 

总而言之,中共现在是如坐针毡,任何一件小事和个案都有可能引爆这场全民的民主革命。


制造引爆点


不久前,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就在推特上写了,不管有没有想要具体实行,光那个想法本身就已经把共产党吓得够呛。

 

大家都知道盲人律师陈光诚虽然已经被释放出来好几个月了,但一直被软禁着,每天受到大量公安、城管、黑社会的监控,几十个人把他包围起来,不让任何人见面,也不让出来,其处境比坐牢还要惨。

 

政法大学教师滕彪吃饭的时候谈到了陈光诚的处境很可悲,就在网络上动员大家去看他。于是号召了一个山东旅行团到临沂去旅行,当天去了很多人。

 

看到这件事,我也突发奇想,和朋友在推特上聊天,问他们有没有可能把陈光诚偷偷的接到北京,然后发一个号召:让全国的访民、拆迁户、计生户,让他们不要去 上访,就到北京陈光诚那个地方去,向他表示敬意。届时全世界的记者、律师都在那里,让他们把冤屈告诉律师、告诉记者、告诉陈光诚。

 

我相信只要陈光诚往天安门广场一站,几十万访民、冤民都会向他致敬的。这个事情很有意义的。大家可以说,我们上北京并没有要推翻共产党,我们是要向陈光诚 致敬。如同我在推特上写的,陈光诚是一个见不到光明,却拼命要把光明带给别人的盲人。现在社会这么黑暗,他想让社会带来光明。

 

即便这个社会有了光明, 他依然是一个看不见的盲人。这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人。所以我很敬佩。这样一个人把他带到天安门广场,谁也无法说闲话。而一旦大家聚集在了天安门,大家本来就 彼此心照不宣,因此一切该发生的事情都会应运而生。

 

就在我在推特上发出那样想法的当天晚上,五毛攻击了我一个晚上,有几个最会骂人的全部出动了。我就知道这样的想法打到中共的要害了。今后中共怕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共产党最怕突尼斯那样的事情,目前国内没有坚强的反对派,要进行强有力的组织动员很难,因此就要靠突尼斯那样的突发事件,像89年民运一样,当时也不是组 织动员。只因胡耀邦突然去世,学生不满了,知识分子不满了,就到天安门广场送花圈,于是越聚人越多,越聚人越多,就慢慢演变成反腐败、要新闻自由、要人权 的全民民主运动了。

 

现在我们就需要让中国天天发生的各种社会悲剧成为引爆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点。因此,中共是非常非常害怕的,这也是为什么他暂时又释出了一些甜头,企图透过给老百姓一点小甜头来缓解他们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