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茉莉花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唐柏桥对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分析(二)

 

 

【大纪元20110310日讯】(看中国记者杨蓉真采访报导)中国茉莉花革命即将进入第四波,网络上发起第四次革命的通知再度出现,著名人权活动家、 中国过渡政府发言人唐柏桥先生于第一篇报导中分析了整个国际形势对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影响。他认为目前是处于关键时刻,尤其在中共也对联合国安理会的第 1970号制裁卡札菲的议案投了赞成票后,可以说已经堵死了他暴力镇压的路。因此,目前这样一场颜色革命占尽了天时。他认为:目前国人最重要的就是团结一 致,一鼓作气推翻暴政。

以下内容根据访谈录音整理而成。

民众都想让子弹飞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国民勇敢 一点,再勇敢一点。我很欣赏一部电影《让子弹飞》,实际上老百姓已经用他们的行动来回答了他们现在愿不愿意这场革命,因为这部电影的票房达到七亿多,已经 创造了国产片的历史记录,而且超过《阿凡达》这样的美国影片,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大片。而整部片子从头到尾就是讲革命,要纪念六四,要把暴政推翻。


影片里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没有你,对我很重要。这跟埃及人要求穆巴拉克下台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管突尼斯或埃及,他们都对独裁政权表达了:没有你,对我们 更重要。他们向独裁者传递出要扬弃他们的决心:你们都滚蛋,你们到别的国家去,去享受你们的荣华富贵都无所谓。只要不要在我们这个国家,我们不想看到你 了,你把我们国家搞得一蹋糊涂。

 

中国也应该是这样一个态度,没有共产党这个势力,对我们中国人最重要。我们不要别的,就是希望你滚蛋,这个 马列外来的政权。为什么这个电影这么流行,大家这么喜欢去看,就是寓意很深刻,让人看得很痛快。因为电影里面有句话很有名,就是公平、公平、还是公 ,还有皇帝都没了,你们不准跪。很多对白中国人听起来特别感同身受,好像久旱逢甘霖。因此,一些有关《让子弹飞》的影评包括我前段时间写的让子 弹飞向暴政也成为国内最流行的影评,很多人透过群发来传递这些影评;有些人反馈:我的那个影评他们不想看下去了,因为再看下去可能革命热情就高涨了,饭 碗就要丢了。


从各方面来看,中国现在这场茉莉花革命,具备了整个国际大环境的支持;加上民心所向,老百姓就是希望让子弹飞,希望子弹飞向暴 政。因此,做为反对派的朋友,各方面的人士应该看到这一点:现在就是需要一场革命。藉着这个机会,希望民主斗士、维权勇士们,大家要一鼓作气,成为这一场 茉莉花革命的播种机,到处去讲,把这个革命引到一个正确的方向来。

 

茉莉花革命的方向

 

刚开始由于茉莉花革命是一个虚拟的,没有人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包括中共都无法预知会有多大的影响性。因此,这期间中共就玩了一个花招。当然现在大家也看出来了。

 

共的其中一个花招就是企图把革命的主方向引到对他们相对损失较少的方向。这就好比洪水来了,坝快被冲垮了,他们就把坝炸一个小孔,或把坝的闸门拉开,让水 冲向相对不太危险的地方去,要泄洪或引流,这样就尽量减少其压力,避免因大坝被冲垮而给下游造成更大的损失。今天中共认识到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很可能要在中 国引爆,于是就利用一些人,企图把革命的方向引到对他们相对有利的方向去,或者更准确地讲,相对不那么有危害的方向去。比如,在中国要搞革命,人们自然就 想到天安门广场去。第一波茉莉花革命为什么会到王府井去了呢?这中间很可能就有他们的人在中间玩花招,故意误导民众。在他们看来在王府井闹,再怎么闹可能 也不会像在天安门闹压力那么大。

 

中共企图将茉莉花革命误入歧途的其中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网络上有一些人平时大量写文章反对革命、嘲笑革命,被公认是改良派甚至中共特务,却突然一夜之间都高调支持茉莉花革命,而且态度强硬。

 

所周知,我们从来没有主张暴力革命,我们是主张彻底颠覆中共政权,实际上是主张颜色革命。革命的本质就是彻底颠覆,并不一定就等于暴力革命。突尼斯革 命、埃及革命都不是暴力革命,但就是把独裁者推翻了,因此它们都被称为革命。可是一直以来,我们的革命主张却遭到这些人的攻击和嘲笑。

 

今,那些嘲讽我们的人突然大力支持起茉莉花革命来了。而眼见茉莉花革命大有欲罢不能、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这些人又突然一下子,全都消声匿迹了。推断这些 五毛、特务是中共统一指挥,所以有明显的集体行动。否则,我们很难解释他们的这种一会儿主张革命、一会儿反对革命的巨大反差。

这样一来,很多人就识破了中共的伎俩,认为中国茉莉花革命极有可能有中共的捣乱。有些人认为这是共产党搞的,所以我们不要支持他;有些人认为不能因为有中共从中作梗就不去推动这场难得一遇的民主革命机会。否则中共就达到破坏的目的。

 

的观点是将计就计,借力使力。反对派阵容不能因此就产生混乱的想法,感到无所适从。这场运动无论形式上多么温和,但毕竟用了革命两个字,那我们就顺势 而为,虽然口号提出来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吃饭相对较低的民生诉求;我们可以在后面加结束中共专制。革命的口号是任何人都可以提的,国内的朋友也可 以提,只要主流声音慢慢变成让中共下台,结束中共暴政,这样的呼声一旦形成主流声音,那么这场革命就不会被中共所破坏和利用。

 

不提结束暴政 是为了让中共延续统治

 

过误导,中共想达到一个什么结果呢?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当老百姓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有几十万人到天安门广场了,当然中共不会希望这样的情况出现,但如果真 的出现了,我分析他们就想这么做:先安排自己人混在这反对派和抗议民众中,提出中共能接受的口号,像是要改善民生,增加医疗保险等等。对于这样的要求,中 共就会答应。即便提出的是政治诉求,像是要实现人大选举。中共也可以答应。他们甚至可以承诺:好啊,我们在5年之内实行县一级的人大选举;再过5年我们实 行省一级的人大选举;再过5年实行全国的人大选举。反对派阵容里中共派进来的人就会呼应,说中共现在让步了,以前一步也不肯让,现在让步了。我们应该见好 就收。果真如此,一场来之不易的民主运动就结束了,而中共则照样实行专制统治。

 

中共玩这样的花招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了,他今天承诺的明天翻脸不认人的事情多的去了。
对要不要一个独裁政权时,埃及人很坚定。他们只要穆巴拉克马上下台,而且只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连穆巴拉克提出9月不再选举的条件都不答应,因为拖到9 月份,可能穆巴拉克又重新巩固他的权力了。到9月份让他的儿子或亲信来竞选,届时又掌权了,而且可能要反过来清查那些反对他的人。那个社会就还是原来那个 社会,死气沉沉的,腐败横行。因此埃及人民没有被穆巴拉克政权的任何花言巧语所蒙蔽,目标只有一个:穆巴拉克马上下台。最后他们做到了,令世人刮目相看。

中共也想用打太极的方式来延续自己的统治。而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喊结束中共专制,而且全民形成高度共识:如果不推翻暴政,我们这场民主革命就不结束,中共就玩完了。


借鉴前人的道路

 

1980年波兰团结工会的瓦文萨,后来为什么能成为工会领袖,得诺贝尔奖?

时的工会有两派,有一派是温和的,瓦文萨属于激进派。当时他们与波共一起谈判,谈了几个小时以后,温和派所有提的要求,波共的谈判代表都同意了,表面上讨 价还价,但最后都同意了。瓦文萨独排众议提出允许组织独立于当局的工会,如果允许,在外面罢工的10万工人马上就撤,如果不允许的话马上组织工人罢工,继 续抗议。

 

波共的谈判代表无法作主,因此请示波共总书记,最后经过讨论还是同意了。于是团结工会就成立了,波共再也无法彻底将他们镇压去了, 过了几年团结工会就取得胜利。瓦文萨的强硬态度我们可以参考借鉴。假若没有瓦文萨当年的果断和勇敢,就不会有后来的团结工会的壮大和胜利,波兰也不可能成 为第一个实现民主的东欧国家。非常讽刺的是,他们国家选举的那一天六月四日,就是我们国家民众遭到镇压的那一天。当然,这只是一个例子。我们现在也不可能 去跟中共谈判了,唯一的诉求就是共产党下台

 

要达到突尼斯、埃及那样的胜利,我们今天提的诉求就要一步到位。从今天开始,中国全民形成 共识,这一场革命要嘛不做,要做的话,目的就是结束共产党的暴政。虽然可以有各种策略:要吃饭、要解决民生、反暴力拆迁,以柔克刚,都没有问题。但最关键 的是:这一场革命的目的是要结束共产党的暴政。不管是散步围观的方式或其它方式,如果大家形成这个全民共识了,共产党绝对拿我们没有办法。最后一定会像大 河大江汇到大海里面去。所有全国民众要一鼓作气把这场民主革命推向高潮,终结专制,实现民主。


时机稍纵即逝

 

前正是处于最恰当的时机,在今年六四以前,我们民主革命人士应该全力以赴。为什么呢?因为45日马上就到,45日是清明节,1976年的这一天,中国 发生中共统治以后第一次大规模的街头运动;第二次是1989年的六四民主运动,当时也没有想要推翻暴政,只是反腐败,要求更多的权力,结果还是被镇压了; 另外一次是在1919年的五四运动。中国近代史上的3次大规模的街头运动都发生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每个月就有一次,这些历史都在激励着大家完成我们未竟的 使命。

 

中国很多大事情都发生在春夏之交,也许是因为中国大部份国土在亚热带和温带之间,四季分明,在春夏之交天气特别好,人们热情也高涨。刚经过了冬眠,这个时候最适合革命,最适合调动起人民的激情,做一件大事。

 

它的时间都没有这段时间来的恰当,整个12月和1月因为放寒假是不太可能;整个暑假从7月份到9月份也不适合,也不可能搞一场大的革命,因为全中国的学生 放假了,没有学生的参与,没有年轻人的参与,这场革命是无法想像的,所以时间是很少的;加上北非与中东的革命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连也门都有十几万人 上街要求总统立即下台。所以我觉得接下来这两个月非常关键。

 

如果也门、利比亚,其它国家的独裁者也被推翻了,这样会一波一波地鼓舞起中国人 的尊严意识和反抗意识,体制内的人也会越来越趋向于中立,采取观望的态度。这样我们就可以向体制内的人大声喊话: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希望他们在历史 的关键时刻,站到人民的一边,历史正确的一边,孤立那些负隅顽抗的中共罪魁祸首,将那些少数顽抗的犯罪份子送上审判台。当然他们如果能顺应历史潮流当然就 皆大欢喜,如果不顺应的话,最后就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现在就是要一鼓作气,在64日以前要形成大的规模,配合国际社会的天时,加上国 内的人和。国人要团结一致,任何人都不要再说泄气的话,说什么时机还不成熟啦,国民素质还需提高啦……那是中国民主化之后的事情,在专制统治下,国民的民 主素质永远也无法真正提高。如果你没有足够的勇气,至少可以采取观望的态度,而不是泼冷水。我们要将目标导向正确的方向,将这场伟大的茉莉花革命进行下 去,直到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