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茉莉花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海不归豪言壮语:待到中国茉莉花开时我立马回国效 力!

 

青藏高原

 

 没有做不到,就怕想不到。茉莉花(专题)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一夜之间,成为13亿人民的禁忌词,大红大紫起来。我这里说的大红大紫,当然是在国外。

  前天和一位故友通话,也聊起了茉莉花(专题) 这位朋友很早就出国了,他是持六、四血卡的一族。据他自己交代,他当初出国的一个重要动机,就是不喜欢中国政府。不光是不喜欢,还可以说,他和共产党有仇。 他爷爷当年是个地主,是不是恶霸地主,我不知道。后来,在一次运动中,被镇压了。所以,他在年轻的时候,所受的苦,是可想而知的。他曾经半吹牛半认真的跟 我讲,凭他当年(77年)的高考成绩,上北大、清华足足有余,就是因为政审,被贬到了一个省级大学。对他的话,我无从考证。

  我们前几天还在信誓旦旦的说,中国不是埃及,没想到,中国的茉莉花(专题) 革命已经静悄悄地发生了。你觉得有戏吗?我问道。

  我觉得没啥戏。中国共产党,那可不是吃干饭的。革命运动见的越多,越体会到中国共产党的顽强强和难以战胜。我这么说吧,如果中国茉莉花革命能成,我立马回国报效!他在那边的话振地有声。

  他的话让我吃惊不小,他,一个美国麻醉科医生,会回国?放弃每年四五十万的薪水,回国?回国能做什么呢?这让我想起前几年和他的一次谈话。我当时跟他 开玩笑地说:你看,以前中国对地主、资本家不好,现在不一样了,地主、资本家是国家的主人了。既然你出国是对那个杀害你爷爷的共产党不满,现在,那个共 党已经不在了,要不要考虑回国啊?他听后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连连说,不,不!共产党虽然在对待地主、资本家的态度上改了,但在其它方面还是一样啊。 不说别的,回去,光这骝须拍马一招,也很难学会,更不用说别的了。干什么事都有个书记在身边指手画脚,多别扭啊。说完,他朝我苦笑。

茉莉花革命真有这样的奇效?

  我这一走神,他在电话那边急了,不相信?你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干一番事业?我以为他是在调侃。

  我们这把老骨头,回去还有什么用?谁也不会把位子让出来给我们呀。我随便答道。

  我们可以自己创业嘛,中国的医疗系统大有可为,急需与世界先进体制接轨。只要国内政治气候变了,办医院有一套现成的规则可循,因当不是不可能。他解释说。

  从他说话的口气,好像他已经不止一次在心中盘算过这件事了。我知道,他把问题过于简单化了。不过,后来一想,持这种态度的人还真不少呢!

当初新中国成立,不就有一大批在国外很有建树的名流学者纷纷学成回国,报效祖国家吗?台湾于80年代开放了党禁报禁,也吸引了一大批学者回台,现在,不正是这些人在领导着台湾吗?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中国政治气候的变化,会促成新一波的海归(专题) 大潮呢?

  当然,在这一波海归(专题)里,有些人是要回去从政,把国外的民主制度,嫁接到中国。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会像我的这位朋友一样,回去,不为别的,就是图个自在,为自己的同胞做点事,为自己的民族发挥一点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