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國民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纽约《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研讨会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发言选登 -之十六

 

黃翔:告別革命首先告別紅色暴虐

 

 

下載請點這裡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聼打文字稿

【编者的话】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世界各地的华人纷纷举行各种纪念活动。 528日和29日,来自世界各地近50位中外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和专家学者,在美国纽约法拉盛召开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大型研讨会,探讨中国民主之路。这是一次中国民主革命力量的大聚会。

会议由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主持。在会上发表演讲 的有:辛灏年、封从德、熊焱、黄翔、赵岩、羊子、刘国凯、李大勇、易蓉、韩连潮、刘国华、郭保胜、孙云、卞和祥、叶宁、李凤智、张凯臣、李勇、伍凡、 Greg AutryJohn Kusumi、孔令熙、唐柏桥等知名人士,还有远道而来的缅甸民主勇士Tim Aye-HardyNay Tin Myint。演讲的内容丰富多彩,我们将选登部分发言。

 

黃翔:告別革命首先告別紅色暴虐

 

一代暴君倒下了
從不義的權力的頂峰
從生銹了的刺刀尖上
從一世代被壓彎了的背脊上
和億萬喘息和流血的心靈中
……
他倒下了
他的頭頂上
太陽照樣輝煌地照耀
萬萬千千星球照樣運轉
地球並沒有停止不動
在廣漠的宇宙世界中
像死去一片樹葉子
像消失一聲鳥音
像掉落一粒微塵
……
他用流血的鞭子尺度
精神自由的空間
他不許思想作聲
甚至一聲咳嗽
他劃定生活的圈地
管制人類的渴望衝動與熱望
他在人的頭腦中布下崗哨
監視著每一個人在想些什麼和他的自然的嗜欲
……
一一《倒下的偶像》197699日即興



當下傳媒突然又冒出「告別革命」的噪音。其意蘊並不在於深化改革,而是維護現行體制不變、確保紅色江山千秋萬代。共產黨既以「暴力革命」手段成功奪取了政權,那麼現行體制就不能再以「任何形式」與「任何意義」的革命取代。

一句話,毛生前開創的現代「紅色皇權」應世代承襲,以確保精神上的「毛子毛孫」持續執政、永遠享有「權力和財富」的雙重特權,儘管「精神施虐狂」毛澤東的遺產正瀕臨末日,為社會文明發展所拒絕和否定,在當下中國社會正處於超高壓危機極限中!

共以「自由、民主」為召喚,以「暴力與血腥」的「革命」起家,時至今日,當代中國需要「告別」的是「促進社會變革」的「革命」嗎?!不!中國要告別的是異 質於本土人文的外來的馬克思主義「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是懸掛於天安門城樓的「偶像」和殭臥於天安門廣場的「毛屍」!是「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 幹」、以武裝暴力推翻孫中山先生開創的中華民國的「紅色暴虐」與「極權體制」!!!

「告別革命」,首先要弄清楚「告別」什麼樣性質的「革命」?!

「革命」的本義無可非議,那是意味著事物新陳代謝、社會的變革發展。但「革命」並不絕對等同於「暴力與血腥」的代名詞,那是馬列毛式的「革命」霸凌宣示和唯一解釋。

革命有人文意識的革命、心理和精神的革命、社會「和平演變」的「非暴力革命」、當前影響廣泛的北非和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不同形式的「革命」並非與毛澤東早年的「砍頭革命」和晚年的「文革浩劫」等同,或意味著血淋淋的暴力革命在「現代時空」下重現!

但不管處於何種形式的「革命」,一個曾經以「革命」的名義無端砍殺了數不清的人頭的執政黨,必懼怕自己的寶座坐鎮不穩而惶惶不可終日!而一個大公無私、光明磊落、真正體現「以人為本」的革命者必坦然面對社會的變革、時代的走向、主動躋身和引領潮流!!!

「革命」永遠是時代變革的進程、歷史和現實演變的趨勢,永遠是取代舊有事物的全新局面的出現,其趨勢誰也遏制不了、其本義誰也無從「告別」?!在通常情況或勢態下,它絕非專指「共產革命」的暴力和血腥,除非你心性扭曲、腦子進水?!

就當代世界範圍的「茉莉花革命」而言,只要自身視自身執政合法和順應民心,自己不心虛和對自己有信心,哪來如此惶恐不安、防不勝防、草木皆兵、亂抓亂捕而 醜態百出的現象並讓人成為笑談?!面對「茉莉花」持正常和坦然姿態,像同種同文卻「不同體制」的台灣、美國民主社會及其他西方國家不同樣在「茉莉花」海嘯 或旋風中安安靜靜、紋絲不亂嗎?對照一下別人、將自己反覆強調的不同於人的「中國特色」、「中國國情」兩相比較一下,不就各自真相還原、經緯分明了嗎?!

一個自毛以來肆意踐踏公民權益、今日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暴虐體制是不是該面對挑戰、該脫胎換骨了?!實施這樣的體制的執政黨究竟是「社會公僕」還是「全民主宰」?全民早已心知肚明、一清二楚,執政當局自己還不該頭腦清醒、心智正常?!

對自身體制是優是劣?永遠視而不見、裝糊塗、以謊言掩蓋真相,永遠的「不清醒」、「不正常」就必然逼出意想不到的社會畸形突變的「革命」特例!!!這是有違初衷的!是歷經內亂和內鬥的「國共戰爭」和毛式「文革浩劫」的中國人誰也不樂見的!

中國社會現狀兩極分化、貧富懸殊,現行體制變革已到了刻不容緩的程度!不變也得變!小變不如「大」變!假變不如「真」變!形變不如「質」變!

切忌為維護「既得利益」、「享有特權」者在此過程中「萬變不離其宗」!!!

依據史料和史學家的權威論斷,「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其執政為「非法竊國篡權」,其現實和歷史劣跡斑斑。面對人類文明的整體轉型、面對21世紀時風新潮中的80後、90後具逆反心理和性情的一代,當權的執政黨也早該有自知之明、「改名換姓」另立稱號了?!

中國人要「告別」的是革命的「暴力與血腥」;要「告別」的是執政黨的獨裁與專制!!!

「告別革命」首先是全民告別「文化大革命」!「告別文化大革命」首先告別「毛澤東思想」!「告別毛澤東思想」首先「告別昔日共產黨和變革今日共產黨」!

是毛時代所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不是今日的「執政廣告」所言的「跟著共產黨,才有新中國」!舉世心中明白「沒有現今和以往」的共產黨才能真正 開創出偉大中華民族文明的一片新天新地!共產黨與國民黨兩相比較,海峽兩岸的人民「嘴上不說」卻「心中有數」,相信全中國人民都認同孫中山先生開創的中華 民國,認同開放言論自由、沒有「網禁、報禁、黨禁」的民主體制而不是以馬列毛為衣缽的暴力專制!!!

而當下的中國,包括國內外「反對黨」在內的任何黨派,唯有順應民心、獨具公信力者才有可能合法擁有執政權力的「最大公約數」!!!

當代中國大陸,經濟有起色、人文無尊嚴!人文無尊嚴、世風大墮落!道德大滑坡!執政無基礎!社會必變遷!
「革命」如棋藝,棋局千變萬化,棋盤卻無從「告別」!「政治」似書法,書法是藝術而遠非僵化的技術,更非「中央電視台」推出的「左寫、右寫、正寫、倒寫」一類的純「書寫」式的彫蟲小技,而是藝術創造的天賦表現!其中有精神隱涵、有視覺美感、有心靈感應。

書法線條是一種運動、是一種構圖、是另類「繪畫」。書法線條運動中有詩、有哲學、有隱涵其中的人體宇宙宗教。
從廣義的精神視角看,「革命」如此、「政治」如此、「治國」同樣如此。

懂「革命」豐富內涵就別侈談「告別革命」!不懂「政治」行為藝術,就別賴在舞台上拙劣表演和扭捏作態。不該你上場別強爭上台!該你下台趁早退回幕後、別礙 手礙腳、丟人現眼!不懂「治國」之術如筆下的狂草書法,其線條運動天然自存。線條和構圖整體的「流動」,絕非墨守成規、呆頭呆腦族的「一撇一捺」!有大智 慧者必有創意!不視前人規範如道德楷模、半步不敢超規越矩,而是獨步傳統「思維與表現」的「禁區」或「雷池」!!!

成功的革命者或政治 家,不是匠氣十足的「革命」或「政治」工匠,而是與生俱來擁有叱吒風雲、變革時尚的大才智與勇氣的藝術家!玩的是「政治狂草」和「革命棋藝」!這類人的人 文精神視野應具「冠軍」或「大師」層次。只懂一味打壓和封殺異端、不具現代文明素質和精神襟懷者,死命玩「治國安邦」卻自覺缺少雄才大略、玩得力不從心! 想玩玩不轉!

現代開放社會「政治」是什麼?就是勇於傾聽「逆反之聲」!寬於容納「異端之人」!對「國是」不取孤島或內陸式「井、泉、河、 湖」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各式網狀羈絆。與其小家子的思想、精神領域的「井禁」、「泉禁」、「河禁」、「湖禁」不如開通四通八達、互通信息的網絡和傳媒佈 局!與其「閉關鎖國」、「故步自封」的「海禁」,不如敞開「海納百川」的遼闊視野和坦蕩襟懷面對全球!!!

江河中,水道越窄小、狹隘處,水流越湍急、越迫切、越不通暢,浪花因之而騷亂、漩渦因之而暗藏。
不拘泥心術、權謀、不弄虛作假的政治光明磊落!

一個偉大時代的偉大政治家心中,才能真正見出和自然突顯「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的盛世畫面!!!

國經濟發展不惜以生態環境的破壞、底層勞動力的廉價付出、巧立名目的層層搾取、盤剝為代價,其結構是一種扭曲結構,其內質是一種類「地溝油」經濟性質。 「聲勢浩大」的「發展表象」為虛,「不擇手段」的「煉油謀利」是實。從長遠看,此類架起大鐵鍋「煉油致富」者,早晚必在「煉油」過程中滑腳油鍋,自食「血 本高昂」的「畸形經濟」發展惡果!

而中國「意識形態」黨文化,較之民族人文菁華,兩者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語!此類「文化」如精神「核輻 射」,淺則頭腦失智、深則心身癱瘓、造就數代心智殘疾的愚民。同別人相比較,如先天弱智,面對廣博世界,自行貶損數千年燦爛歷史文明的壯麗!自我矮化一個 偉大民族的人文尊嚴!

一代人感染此種核輻射者,自身精神畸形扭曲,後人必成「文化怪胎」。而正常、健全的「精神人體」受孕和分娩於「天地人」合一的大自由時空中而非經由黨八股「克隆」成形!

個時代不是由「黨」決定一切的時代,新新人類普遍對「黨權高於一切」乃至「高於人權」的社會環境內心產生質疑,精神上感覺窒息和壓抑!或天然具有逆反心 理,同社會環境相牴觸;或無奈「穿越時空」,從古遠朝代尋求一絲慰藉。年青和超年青的一代人,面對和選擇什麼樣的人生,不由父輩更不由「黨」設定,而是由 與生俱來的感覺判別,由個人喜好和趣味決定。「啥都無所謂,只要我喜歡!」這是個玩「滾他媽的蛋」的時代,豈容一切一成不變、全由頤指氣使、居高臨下的 「黨」獨家操控和全面籠罩?!

互聯網中的世界浩瀚無垠,且看人家「我思、我想、我言、我行」活得多率真、多性情、多鮮活?!尤其是「走出中國又重返中國」的海歸,眼中自有一把尺度!心中自有一片風景!但生活絕非全由「紅色」塗抹,活著理應是五彩斑斕的人生!!!

青人非「精神蟻穴」安居者,一個個與生俱來的精神「斯巴達克斯」!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是大自然中的「自然」,拒絕「意識形態」的無聊雕琢和打磨!生活不是失 去天然光照的地下熔洞,生命不是黑暗死水中的「盲目魚」!每一個人都是一架天生橋,從當下架往自主的未來!每一生命個體都發出自己的聲音,每一聲叫喊都必 有回音!!!

每一個人都是矗立於地表的孤岩絕壁,千差萬別、千奇百怪、外力強權中獨立自存!

這是一個互聯網時代,人的聲音在偌大世界的隱形空間中「驚天地、泣鬼神」千回百應!!!這是一個高科技世紀,無影無形、無聲無息中,世間惡鬼邪魔每一個瞬間都必面對人類「公義之劍」的「斬首行動」!!!

父輩和祖輩臉部表情刻板如頑石,嘴中是封住的雷鳴、心中是屏遮的雲空。每一個自然人都甘於「自囚於沉默」、一代延續又一代!一生只見過「黨」為自己「畫出的天地」,卻封殺了千姿百態的「精神個體」嶙峋的風景!

人生永遠是「心靈枯水」的季節,卻沒有滴水的青翠和潤濕的時空!

風景的創造與發現需要的是勇氣,萬千風景在「黨文化」的精神地域之外。唯有一代新人敢於尋覓和面對陌生的風景,他們是自由的「精神旅遊者」,不給「護照」、不給「簽證」就自行闖關。

膽量就是「生命自由」的護照!勇氣就是「獨立精神」的簽證!

這是不需要「黨媽媽」扶植、而是「自己牽引自己」的一代!這是不做「短尾兔」、「縮頭龜」、「斷翅鷹」的一代!不在愚昧與弱智的淤泥中徒然掙扎!追求凌空展翅式的「刺激」與「俯瞰」!

當下與未來就如「時空大峽谷」中的兩座險峰,一代人就是敢於在「超高速」和「超現實」滑索上遨翔的「空中飛人」!!!

一個國家應有精神高度、而當今中國沒有!一個民族應有人文尊嚴、而當今中國缺失!獨具民族和地域文明背景的文化,絕非一個執政黨的「意識形態」的說教!絕非黨化「思維與表現」的命定貧弱和蒼白!!!

與前人迥然有別,這是一個充滿精神叛逆和多重人生選擇的時代!這是一代人自主改寫自身命運的時代!

一個舉國告別「文化大革命」、否定毛澤東思想、全民清算毛澤東政治罪行的時代來臨!把毛遺體從天安門廣場移送韶山沖「歸宿」迫在眉睫!幾代人、尤其新一代人心中早沒有「一具腐屍」盤踞其中和安然躺臥的餘地!

對民主牆以後出生的一代新新人類,共和國不是一片虛幻的空間,也不是一種空泛觀念中的群體組合。

每一個真實的生命個體都具有獨立的意識,都是一個自主的「共和國」!

如果說過去的皇權時代帝王只有一個,那麼現代帝王假以「黨」的名義就是高高低低、不同階層的「一群」!甚至一個普通警察或地方官員,也形同作威作福一方的「土皇帝」!

「告別革命」首先就是告別一黨之私、一黨之欲、一黨特權、一黨專制、一黨獨裁!眾生平等!天經地義!

權不等同於「法」!法不等同於「黨」!而「黨」異質而非同義於「擋」!

什麼視線都被遮了,什麼空間都被攔了,生存的全部時空,全部意義和價值都為一黨所取代、所包含,人活在當下,上、下、左、右、前、後都是一個「擋」字?!

什麼?擋「異議、上訪、維權」、擋「新聞、出版、言論自由」、擋文化上「多元兼容」、擋政治上「多黨共存」、擋宗教上「信仰自由」、擋人類社會「普世價 值」、擋「眾生平等」和「天賦人權」、擋每一「個體生命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擋每一個社會公民「健全發展」和「公平競爭」的自由權利和平等機遇!擋幾代人 投生人世、躋身紅塵的全部珍貴的人生歲月!!!

中國,現代人類「生命自由」何在?!「社會民主」何在?!一個人為導致現代人類「精神生命萎縮」的非公義社會!!!

當代中國,「特權」高於「人權」!!!特權階層及其後代養尊處優、為所欲為,底層社會群體在生存線上徒勞掙扎!中國現今的體制下,內外壓力趨於飽和!天怒 人怨瀕於爆炸!要「告別革命」,首先公開清算昔日毛式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清算毛在歷屆「政治運動」中給全民帶來的創傷和全部罪行!今日沿襲毛制者無論 執政黨或個別權勢人物別無選擇,唯有變革毫無公信可言的社會體制,改弦易轍中尋求社會和一己生機和出路!!!

全民積蓄已久的不滿能量超社會負荷與承載力,這無異於「現實高壓」中的「超現實警訊」:不可「人為控制」也不可「超前預測」的社會大裂變,極可能突然崩發於任何形式、任何瞬間!!!

(轉自新唐人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