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國民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纽约《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研讨会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发言选登 -之十五

 

郭保勝:茉莉花革命以來的形勢及對策

 

 

下載請點這裡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编者的话】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世界各地的华人纷纷举行各种纪念活动。 528日和29日,来自世界各地近50位中外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和专家学者,在美国纽约法拉盛召开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大型研讨会,探讨中国民主之路。这是一次中国民主革命力量的大聚会。

会议由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主持。在会上发表演讲 的有:辛灏年、封从德、熊焱、黄翔、赵岩、羊子、刘国凯、李大勇、易蓉、韩连潮、刘国华、郭保胜、孙云、卞和祥、叶宁、李凤智、张凯臣、李勇、伍凡、 Greg AutryJohn Kusumi、孔令熙、唐柏桥等知名人士,还有远道而来的缅甸民主勇士Tim Aye-HardyNay Tin Myint。演讲的内容丰富多彩,我们将选登部分发言。

 

郭保勝:茉莉花革命以來的形勢及對策

意 大利著名历史学家克罗齐曾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我们研讨历史的目的,是要将历史运用到当下的斗争当中。辛亥革命,作为体制外力量结束专制暴政的胜 利典范,对今天的我们有巨大的参照价值。我的发言虽然侧重在对当前的形势分析上,但其中的很多结论,都来自辛亥革命对我们的启发。我的发言分三个方面,一 是国际形势的分析,二是国内形势的分析,三是我们的战略和对策。

就国际形势而言,目前的形势对我们非常有利。首先,中东茉莉花革命对中国民众起到了巨大的示范效应。根据经济学上蝴蝶效应,南美洲蝴蝶翅膀的扇动,就可改变北极上空的云层。国际社会之间的相互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1989年,苏联戈尔巴乔夫的“公开性运动”和波兰团结工会运动,对中国人有很大的刺激。正如六四屠城后邓小平对六四发生的原因之一总结为苏联、东欧的国际大气候一样,今年以来中国的民主运动-----“茉莉花革命”运动的国际大气候就是北非、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后者透过网络等媒体对中国民众起到了巨大的示范效应。

 

现 在的中东局势,已进入第二波革命时期,第一波是突尼斯、埃及,民众力量势如破竹、专制政权顷刻坍塌,第二波是利比亚、叙利亚、也门、巴林、约旦、阿尔及利 亚等国,这些国家大多政教合一、专制势力顽固,虽不能一时瓦解专制,但民众的力量在西方民主力量的支持下,经过斗争,最终会获得胜利的。中东诸国的逐渐民 主化,就是中国茉莉花运动能持续下去的根本外因和导火索。

 

国际形势的第二点是,本拉登被击毙后国际“新大三角”关系重新调整,会使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头号敌人转向中共。本人曾借用美国著名国际政治学家撒母耳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指出目前在国际冲突中扮演角色的将是“新三国演义”:西方、中国和中东。911发生后,是西方拉着中国对付中东极端势力,但本拉登被击毙后,有可能是西方拉着中东来对付中国。茉莉花革命使中东在政治、文化上更亲近西方,使西方联手中东的可能性增大。

 

众所周知,911的最大受益者就是中共,本来小布什上台把中共作为头号敌人,但本拉登搅局,911发生,美国将中东作为头号敌人。在西方国家聚焦中东、无暇顾及中共的时候,它开始积蓄力量、在经济、军事各方面飞速发展,但本拉登的死标志着中东极端势力的崩溃,也标志着中共靠恐怖主义牵制西方民主自由的日子已经到头了,自由世界要真正对付中共法西斯,如同对付本拉登。

 

就国内形势而言,最为突出的形势就是以民生问题为突破口的群体事件越来越频繁。按照中国官方的定义:“参与人数在300人以上、1000人以下,为重大群体性事件;参与人数在1000人以上,为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按照这样的定义,目前中国,一周内至少有一起重大群体性事件,而2周内,至少有一起特别重大群体性事件。

 

220日茉莉花运动开展以来,南京梧桐树、守望教会户外聚会、上海工人罢工、四川阿坝藏人、宋庄艺术家活动等等群体事件层出不穷,少则300人,多则数千人,这些群体事件构筑了茉莉花运动的基石,是广义上的茉莉花运动。

 

5月以来,各地群体事件接连不断,这些事件反映了官民矛盾更加加剧的现状,强化了群体事件持久化、全局化的未来走向。512日开始,江苏南京数千工人连续三天上街游行,当局出动了1500警察,用多辆货柜车堵着游行道路。514日,湖北省襄樊市一名军人因一位过路老人挡住去路,竟大肆辱骂老人并悍然拔枪威胁。聚集民众最多时达到1500人以上;516河南全省上千复转军人在河南省委门前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516日吉林省近千名民办教师聚集到省政府门前上访;526内蒙古锡盟西乌旗政府前两千多人抗议,悼念维权牧民莫日根、捍卫蒙古人草场权利,呼和浩特学生、居民也在进行大游行、大抗议。网上说继西藏、新疆后,内蒙人民大起义爆发了。

 

上述的5起 群体事件,虽分别事关复转军人、民办教师、军民矛盾、下岗职工、土地矿山问题,都是很具体的民生权利。但这些具体民生权利的诉求,对于抗争来说,也是非常 有效果的:一方面因为它们没有直接涉及政治权利而会减少当局对参与者的打击力度,另一方面由于是民众最为迫切的权利所以易于号召民众、聚集力量进行更大规 模抗争。民生主题,应该成为一段时间以来群体事件、茉莉花运动的主题;民生问题,也是当年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其中的要义之一。

 

国内形势的第二个特点是茉莉花运动将群体事件全局化、一体化、持久化了。2009 12月 于建嵘在苏州演讲时断定:“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群体事件仍然会以有限范围的孤立事件形式而存在,很难形成一个统一的、维持很长时间、能影响全局的 社会运动。只要执政者治理得当,中国完全可以避免可能发生的社会动荡”。维稳者有维稳的自信,这个自信就在于群体事件没有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220日开始的茉莉花运动正好填补了这个需求,每个周日固定时间和地点的聚集,已经开始了使群体抗争活动持续化、全局化的努力。只要我们坚持下去,茉莉花运动就会引领各种群体抗争活动,成为主轴和旗帜。

 

国内形势的第三个特点是中共高层激烈内斗会引发社会大动荡。薄熙来的“唱红打黑 ”、 乌有之乡起诉茅于轼老先生等等事件表明毛主义者越来越猖獗。但最近刘少奇之子刘源不高兴了,刘邓路线与毛主义的斗争将重新开始。而且薄熙来、习近平等人都 是胆大妄为的人,与胡锦涛、温家宝的谨小慎微不一样,他们的斗争动作幅度会非常大,宫廷斗争将演化为社会动荡,一旦社会的僵局被打破,中国就会有变局的可 能。

 

针对以上国际国内形势,我们应该有哪些应对策略呢?我认为我们要打好国际国内两个战场。

 

针对国际方面,我们要努力使西方、中东、中国新大三角关系重新整合,以新疆穆斯林问题为突破口,使西方与中东联手对付中共。要让中东国家看到残害穆斯林、迫害伊斯兰教的恰恰是中共政权,所以联手西方国家对付摧残穆斯林信仰的中共政权,是中东国家的不二选择。

 

另 外,我们要扩大宣传,使西方国家将中共作为头号敌人。我们要让美国等西方国家切实看到中共政权对全世界普世价值的践踏,看到中共政权是继本拉登恐怖势力后 头号人类文明的公敌,它对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艺术、自然环境的破坏,已经达到空前绝后的地步,假如国际社会再不遏制中共政权,那么就会重演二战 前英法等国姑息、绥靖希特勒德国的悲剧。而如果美国等西方国家将中共政权列为头号敌人,诸如前苏联、本拉登一样,而后者注定要被彻底铲除的。

 

在国际战场上,我们还应发起取消中共联合国会员国资格运动。从1949年 来中共通过苏联、第三世界国家削尖脑袋进入联合国,最终因为美国等让步它进入联合国。中共政权无论怎样野蛮、流氓、目中无人,他对联合国还是满在乎的。中 国人权活动家就应该聚焦中共政权真正在乎的得失所在、打好“联合国战场”这个抗争题目,依据被中共践踏的联合国宪章和各种人权公约,不仅要求中止人权理事 国地位,甚至要求把它开除出联合国。如果真能使它失去联合国的地位,那么造成中共政权与全世界为敌的“新冷战”状态,那它就岌岌可危了;就是一时不会失去 联合国地位,我们的抗争也会使中共政权焦头烂额、元气大伤,若再加上国内风起云涌的群体抗争运动,那么中共政权之末日,也会很快来到!

 

如何打好国内战场呢?首先,我们要通过各种办法扩大高层内斗,寻求政治变局。通过网络、言论等手段造成如1979年、1989年一样局面,江胡乱斗、毛主义与刘邓路线、保守派与改革派等等,当高层出现分化、分裂的时候,是民众起义、抗争的好时候。

 

其 次,提升和引导群体性事件。本人根据国际和台湾对抗争活动的培训体验,写就《群体性事件组织手册》一书,此书利于我们组织、策划群体事件,并使事件全局 化、统一化。我们应该密切关注并组织运作群体事件,并不断扩大事件效应,使群体事件规模不断扩大、全国开花、持久进行,民变导致兵变,最终形成辛亥革命前 晚清局面。当时各地风潮涌动,清王朝顾此失彼。为了对付四川保路运动,调集湖北军队,但导致武昌防卫空虚,新兵终于首义,武昌起义引发的辛亥革命终于成 功。

 

总 之,新的国际国内形势,对我方越来越有利,我们要打好国际国内两个战场。一方面切断中共在国际上的外交,使国际社会齐来遏制中共政权。另一方面要扩大国内 群体抗暴运动、民变诱发兵变、民变导致政变。我们相信:只要中东民众的街头抗争持续进行,中国民主运动也会进行下去。当全国群体性事件此起彼伏、一浪高过 一浪、并实现全局化、持久化、统一化的时候,也就是中国民主运动获得全面胜利的那一天。我们热切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我们终将从胜利走向胜利!

(轉自新唐人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