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國民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纽约《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研讨会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发言选登 -之七

 

孫雲:發揚黃花崗精神

 

 

下載請點這裡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编者的话】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世界各地的华人纷纷举行各种纪念活动。 528日和29日,来自世界各地近50位中外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和专家学者,在美国纽约法拉盛召开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大型研讨会,探讨中国民主之路。这是一次中国民主革命力量的大聚会。

会议由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主持。在会上发表演讲 的有:辛灏年、封从德、熊焱、黄翔、赵岩、羊子、刘国凯、李大勇、易蓉、韩连潮、刘国华、郭保胜、孙云、卞和祥、叶宁、李凤智、张凯臣、伍凡、 Greg AutryJohn Kusumi、孔令熙、唐柏桥等知名人士,还有远道而来的缅甸民主勇士Tim Aye-HardyNay Tin Myint。演讲的内容丰富多彩,我们将选登部分发言。

(轉自新唐人電視)


 

孫雲:發揚黃花崗精神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我们也不会忘记今年也是黄花岗起义一百周年。正是在无数次革命起义失败的基础上,辛亥革命才取得了胜利。所以国父孫中山先生对黄花岗起义给予了高度評價,称她为与武昌革命之役並壽,也就是同样的不朽。 相比之下, 前不久发生的中国茉莉花革命, 虽然少了枪林弹雨硝烟弥漫的革命礼花;但却不少明确结束一党专制的革命理念。从这点来讲,茉莉花革命已经摆脱了多少年来“保共改良”思想的干扰,所谓“知难行易”,意义重大。

         黄花岗起义是中华民族在走向共和建立民国的历史进程中一次承先启後的及其关键的起义;是屡败屡战前仆後继的典范。   

         起 初,百姓对起义是反感的。经过“革命”与“改良”的激烈论战,人民对于满清假立宪的专制本质已经有了清醒的认识;真如历史连续剧《走向共和》所展现的那 样:原本主张“改良”的徐锡麟,最後选择了行刺恩铭这一手段。而人民也从最初对起义的反感,转变为对起义失败的惋惜。也真如辛灏年先生在“谁孕育了辛亥革 命?”的演讲中所阐述的那样:随著青年学生的觉醒,军人的觉醒,知识分子文化界的觉醒,官员的觉醒,商界的觉醒,最後汇 聚成全民的觉醒,这才取得了辛亥革命的成功。

           觉醒了的中国人民取得了辛亥革命的成功。中国人民的觉醒也令中共极度害怕。这就是中共为什麽要封杀连续剧《走向共和》,仅管连续剧《走向共和》从头到尾没提到一句共产党(那时前苏联还没有在中国制造出一个中共)。因为: 历史这面镜子照出了满清和中共同为专制制度的本相。所以人民的觉醒是民主革命成功的首要条件。

        在这里 我特别要推荐二位应该成为我们学习榜样的民运前辈:

      一个是已经去世的王若望先生:他曾經上當受騙﹐上了共產黨這條假民主真專制的賊船。但王若望先生作為一個正真追求自由民主的戰士﹐當他從共產主義的欺騙中覺悟過來後﹐便義無反顧地投入了反對中共一黨專制的行列。在九二年他剛出國的時候﹐有一位朋友曾問他﹕你這麼大年紀了﹐為什麼還要出國從事民運。他答道﹕過去﹐我搞宣傳﹐幫共產黨得了天下。現在我出國從事民運,是來向人民還債的。他以一颗觉醒了的赤子之心,终于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成为了一个不仅仅是中共不要﹐更是不要中共的民主鬥士。

        另一个是被中共判无期徒刑的王炳章先生: 王炳章先生是既反共又反独的革命派的杰出代表。他是八十年代初,北美第一个取得医学博士学位的公派留学生。他以一腔热血,效法国父孙中山先生弃医从政;创办《中国之春》杂志,揭露共产专制的黑暗,宣传民主自由的理念,向中共专制政权宣战。2000年,他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重建中华民国》,通过文章我们可以 看到他已经从历史反思中为民主自由这栋高楼大厦 找到了中华民国这个伟大的根基。中国当下的民主革命就是未完成的国民革命。所以他号召人民要重建中华民国。

         而连续剧《走向共和》和电影《让子弹飞》,其实就是觉醒了的知识分子用电影艺术向中共专制政权发动的文化起义;杀警英雄杨佳就是当代的徐锡麟;茉莉花革命就是当今的黄花岗起义;其实质就是当今民众的反对中共专制政权的国民革命。  

          这 一百年,是走向共和的一百年,是革命与复辟反复较量的一百年。也是让中国人民历经痛苦磨难的一百年;也是中华民族从血的教训中得到锻炼,变得成熟的一百 年。在目前国际民主革命风暴席卷的形势下,我们对中国大陆的政治变局要有清醒的认识:既不要盲目的认为民主化一夜就能实现;也不要认为中国民主无望;更不 能指望中国共产党“从良”

           首先,要认清中共是“专制”不是“威权”

“专 制”与“威权”的本质区别是:“专制”的根本目的就是加强维护其专制特权统治,如“四项基本原则”“三不搞”“五不搞”等。而“威权”则是为了最终达成民 主目标而采取的权威过渡,如孙中山先生讲的“军政,训政,宪政”最后还政于民。明确了这一点,当中共專制政权违背人民的愿望,拒绝民主变革,甚至用暴力镇 压人民的时候(如八九年六四),人民当然理直气壮的要用革命来推翻中共專制暴政。所以我们赞扬茉莉花革命,而不是茉莉花改良。

          其次,有人可能认为中共如何如何强大,所以要推翻中共实现民主实属无望。事实并非如此。  从历史的纵向上看:2200年前征服关东六国的秦国不可谓不强,可它是不经意间被俩个上班迟到的陈胜吴广揭竿而起推翻的。 从历史的横向上看:上世纪九十年代,强若世界二霸之一的共产苏俄,也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迎来了集权帝国的崩溃。 这不是历史的巧合,这是任何专制集权垮台的共同特征。“苏东坡”如此;北非,中东也如此;中共当然不会例外。

         第三,我们有历史反思的伟大成果:那就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孙中山先生缔造的中华民国才是 真正的新中国。中共只是马列洋教在中国作乱的一群乱臣贼子。

         因此我们所有不愿做马列子孙的中华儿女们要形成一个人人学陈胜,个个做吴广的潮流;以敢于伏尸二步血流三尺的好汉杨佳为榜样,该出手时就出手。因为,陈胜就在农民工里;吴广就在拆迁户中;项羽就在上访人群里;刘邦就在抗议队伍中。

          让我们牢记国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的遗训;高举“驱除马列,再造共和”的旗帜;发扬光大黄花岗起义百折不饶愈挫愈勇的精神;为中国国民革命的最後胜利,为大中华民国的重建而奋斗!

         这就是黄花岗起义的历史经验;也是当今茉莉花革命的真意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