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國民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纽约《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研讨会

 

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

 

发言选登 -之一

 

韓連潮:辛亥革命中的俠義精神及鬥爭方式

 

下載請點這裡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编者的话】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世界各地的华人纷纷举行各种纪念活动。 528日和29日,来自世界各地近50位中外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和专家学者,在美国纽约法拉盛召开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当代民主革命-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大型研讨会,探讨中国民主之路。这是一次中国民主革命力量的大聚会。

会议由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主持。在会上发表演讲 的有:辛灏年、封从德、熊焱、黄翔、赵岩、羊子、刘国凯、李大勇、易蓉、韩连潮、刘国华、郭保胜、孙云、卞和祥、叶宁、李凤智、张凯臣、李勇、伍凡、 Greg AutryJohn Kusumi、孔令熙、唐柏桥等知名人士,还有远道而来的缅甸民主勇士Tim Aye-HardyNay Tin Myint。演讲的内容丰富多彩,我们将选登部分发言。

 

韓連潮:辛亥革命中的俠義精神及鬥爭方式

(第一屆全美學自聯副主席,律師)

各位好,我今天發言的主要內容是回顧辛亥革命中的俠義精神,及其特殊的鬥爭方式,探索未來民主抗爭模式。

大家知道,俠義精神深深地植根于中華民族文化。幾千年來,俠客義士們捨身取義,爲民除暴,替天行道,伸張正義, 平人間不平事,成爲一股重要的社會力量。俠義精神是中華民族精神的精粹,是華夏的靈魂。辛亥革命的仁人志士正是承傳和發揚光大這種精神的一個獨特的群體。

義精神在辛亥革命中發生了一個質的變化,即:參與者不再是飛檐走壁的武林高手,而是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受過良好教育的斯文人,其中不少人是留學 生和基督信徒。他們將傳統任俠基於個人恩怨的仇殺,轉化昇華爲民族大義和愛國主義的鬥爭,視死如歸,前赴後繼,在中國歷史舞臺上演出了悲壯英雄的一幕。

從廣義上說,辛亥革命的參與者都屬於任俠的範疇。從狹義上說,辛亥革命任俠是指那些以專以政治暗殺爲特殊抗爭手段的人士。其代表人物有孫中山、黃興、史堅如,吳樾、蔡元培、陳獨秀、汪精衛、徐錫鱗、秋瑾、溫生才等人。

俠義精神的首倡者是譚嗣同,他在國勢日下的情況下,力倡全民發揚勇敢無畏俠義之精神和尚武之風氣,以此廢除專制,振興民族雄風。第一個實踐新任俠精神的是 史堅如,他是一位體弱多病、貌若處女、舉止文靜的富家子弟,但是爲了喚醒民衆,鼓舞士氣,他義無反顧,於1900年挖地道,埋炸藥,謀刺清兩廣總督德壽。 就義前壯言:中國專制如千年破屋,必須徹底推翻!另一位將新任俠精神付諸行動的是吳樾,他極力主張用政治暗殺手段,行爲天下除害之大義,爲同胞複九世之 仇,他誓言一寧犧牲一己之肉體。。。化一我爲千萬我,前者仆而後者繼,不殺不休,不盡不止。1905年,吳樾炸殺清朝五大臣,其俠義壯舉,極大地震撼了 清廷,讓貪官污吏們惶惶不可終日。還有一位新俠徐錫麟,他於1907年射殺巡撫恩銘。被捕後審問時問他爲何殺厚待於他的撫台。徐答,撫台厚我系屬個人私 恩,我殺撫台是排清公理,爲同黨報仇。女俠秋瑾也是可歌可泣俠義肝膽的光復英雄。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汪兆銘和陳璧君。在孫中山先後 發動了八次武裝起義失敗之後,梁啓超批評革命党領袖們,躲在海外,唆使別人送死,稱他們爲遠距離革命家。爲振奮天下人之心,回擊梁的譏諷,汪決定 自己當人肉炸彈,與攝政王載灃同歸於盡,以生命之薪來煮熟革命之飯。他的戀人陳璧君執意和他同生共死。有人對陳說你有英國護照,當然不怕死,因爲英國人會 在關鍵時刻救你。陳璧君當即拿出英國護照撕成碎片。汪兆銘等人的壯舉維護了革命黨的團結,挽救了辛亥革命。無論他後來如何,青年汪精衛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俠骨英風令人欽佩。

與當今恐怖組織以及早期猶太複國主義暴力活動不同的是,辛亥革命的俠士們專以罪大惡極的獨裁者慈禧、載灃等人爲目標,以有限的暴力來喚醒人民大衆,而不是傷害無辜,製造恐怖。其目的也不是消滅少數獨裁者的肉體,而是推翻專制暴政,建立共和。

何客觀公正地評價他們的歷史作用和地位,對未來的中國民主運動和社會變革將有深遠的現實意義。我認爲在當時的歷史條件和環境下,辛亥任俠面對強大專制恐怖 機器,採取的有限的激烈做法有助於消除人民對專制的恐懼,喚醒人民,鼓舞士氣,加速滿清帝國的滅亡,爲建立共和立下汗馬功勞。其蕩蕩俠風,千古流芳。

今中國在中共獨裁政權的統治下,社會的不公、腐敗和墮落的程度,要遠甚於晚清帝國,然而俠義精神卻已蕩然無存。究其緣故,我以爲是中共多年實行極端恐怖政 策,和近年來在精神道德上腐蝕麻痹人民所致。我衷心地希望告別革命,尤其是告別暴力革命。但是革命的因素,因爲中共專制的暴戾,不僅存在,而且日益增多。

共獨裁政權看上去經濟繁榮,軍力強大,國勢逼人,茉莉花革命在中國的開放好像是天方夜譚,可望而不可即。的確,中共從1989年以來大大加強了其對人民的 專制監控能力,每年的維穩經費已超過其軍費開支,僅在北京市警察就多達五、六萬人,其中,國保政治警察超過了一萬人之多,對人民層層監控,實行全面專政。 其控制手段之嚴密和殘酷,已經超過了歷代的統治階級包括納粹德國。

但是,這樣的驚慌失措恰恰說明,中共內心的虛弱,他們沒有安全威,對 前途沒有信心,不僅如此,他們已經清楚地意識到其所謂執政的合法性已經受到人民的嚴重挑戰;知道它們的墮落和腐敗極大地加深了官民之間,貧富之間,民族之 間等矛盾。在適當的條件下這些矛盾隨時可能引發更大的社會動蕩和革命風暴。然而,中共的對策不是改惡從善,儘快啓動政革,而是加強打壓和收買,企圖將任何 變革的努力扼殺在萌芽狀態。但是,體制的弊端靠暴力金錢是不可能從根本上消除的。暴力打壓只能激化矛值,金錢收買也只是權宜之計。在此情況下,社會失控是 必然的,不可逆轉的。全國性茉莉花革命到來只是時間問題。

這是因爲普世價值已深入人心,廣爲接受。普世價值之所以被普遍認同,是 因爲它是天賦的、先進的、人類共有的價值觀,代表了人類文明的最高境界,反映了人類發展的歷史潮流。獨裁者可以愚民一時,但在當今世界資訊民主化的現狀 下,長期和永遠愚民幾乎是不可能的。阿拉伯之春就是明證。

中共愚民的方式之一是鼓吹變政和革命只會帶來動亂,穩定壓倒一切。但 是,縱觀歷史,中共統治六十年來,每一次動亂折騰,都是他們自己一手製造的。給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難以言喻。反觀被中共稱之爲動亂的89民運,那一段北京 的社會秩序是歷史最好時期,連小偷都罷偷,改邪歸正。

中共要逆歷史潮流而動,一定會被人民唾棄。雖然中國官僚權貴才集團亂象叢生,敗象已定,但是他們不會主動地還權於民,還政於民,還産於民;他們一定會動用一切資源做困獸之鬥,給人民造成更大的傷害。在這種情況下如何進行抗爭呢?

認爲,末來民主抗爭的成功取決於我們能否繼承發揚辛亥革命仁人志士的俠義精神,無畏無懼,用我們的行動來消除人民的恐懼,以公民力量戰勝專制。這要求我們 在未來抗爭的模式應當是強勢的,對抗性的,多樣性的,同時又是理性的,非盲動的。從戰略上,我們的抗爭模式應當是全國全民全面的不服從,不合作,不守法, 不納稅,不上工;從策略上,我們應當將目標放在懲治、明殺"那些惡罪大惡極的人權施暴者。不是在肉體上消滅這些惡人,而是在國內國外將他們爆料搞臭,追 究他的個人的反人類罪行的國際法律責任,讓國際社會冰結這些人直接和間接控制的財産,禁止他們旅行,讓他們聲名狼籍。通過重點打擊惡人惡行,消除人民對中 共專制的恐懼,全民一起抗爭,實現中中國社會的民主轉型。


海外應該建立一個中國中國人權聯合陣線,將資源和人力合起來,用一個 音在國際上尋求對國內人民的支援。聯合陣線可以做如下事情:在聯合國第三委員會和大會推動通過關於中國人權狀況的決議案,發起參與將中國從聯合國人權委員 會中驅逐出去的運動。要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建立調查中國人權狀況的特殊機制,全面調查審核中國的人權記錄,把人權施暴者具體化、個人化,遊說民主國家對他 們進行制裁。我希望明天有機會與各位進一步討論抗爭模式。

最後,讓我用辛亥革命新俠溫生才的話來結束我的發言,並與各位共勉。溫烈士在廣州街頭被斬首前大聲疾呼:近日我代同胞復仇,同胞務須發奮做人才好。我希望我們13億同胞不要辜負他的期望,要做人,做頂天立地的人,不當奴才。

謝謝大家。

 

(轉自新唐人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