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國民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广东陆丰村民代表被捕数天 传两死一濒危

 

(广东陆丰被捕村民代表连日死亡,村民愤怒。)(网络图片)

 

wuKang-05

 

 

 

 

wuKang-06

 

wuKang-07

 

 

轉自【大纪元

近日,广东陆丰市乌坎村因土地维权上访,十三名维权代表被政府抓捕了五人,昨晚(1211日)其中一人死亡,死者家属发现尸身有重创痕迹。全村今天罢市罢课,请来记者,并召开大会准备找政府抗议。今天傍晚传来消息,被抓捕的人中又有一名在医院死亡,同时另外一位被捕村民正在医院抢救

村民代表被打死引起愤怒

乌坎村周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全体村民都对村民薛锦波昨晚死去感到非常悲痛和愤怒,他被警察抓走羁押才三天时间就死了,汕尾市逸挥基金医院称,死者死亡原因为心源性猝死。

而家属认领遗体时,发现死者的手指甲被抽掉,骨头断了好几根,全身到处都有瘀血,特别是头部变形了,脸部肿胀,家属认为这分明是被打死的。

他说,死者妻子要求把尸体运回去被拒绝,也不许拍照,已引起全体村民的极大愤慨,今天村内所有行业停业罢市,学生全部罢课,上午全体村民默哀,都哭了。下午2点半钟,数千村民准备突破警察封锁,挂孝去市政府抗议。后来大家认为,还是先开村民大会讨论后再决定,大家一致认为,应先找媒体并设法弄回尸体再说。

村民:二人死亡 一人濒危

村民吴女士说,922日,市政府要求村民选举出十三名维权代表去市府诉求。129日被抓走的村民代表有庄烈宏、曾昭亮、薛锦波,昨天张建诚、洪瑞潮又被抓走。

村民王先生表示,除薛锦波被打死外,今天上午传来消息说,村民曾昭亮正在抢救当中,到傍晚的时候又传来消息说,曾昭亮经抢救无效死亡,同时又说庄烈宏正在抢救当中。

他还说:被抓的五位代表目前的情况是二死三残,他们嘴巴被打烂、牙齿都没了,还被用钉子钉手指,(警方)什么酷刑都用上了!惨不忍睹!

他表示,官方新闻声称汕尾和陆丰政府对死亡事件高度重视,而傍晚就传来第二起死亡事件,同时即将在抢救中发生第三起,这是阳光下最邪恶的死亡游戏,让村民担心下一个死者将是谁而人人自危向政府屈服,这是政府真正的用心所在!现在每天晚上有一百多村民站岗放哨,村民都在因为残暴的政府而难以入眠。

村民找境外媒体进村

村民吴女士说:今天下午村民联系了一家香港媒体,因为连日来政府对乌坎村全面封锁,记者无法通过警察的封锁线,村民就用摩托车接记者走小路翻山过来。见到香港记者,全体村民跪哭!

同时,也有几家官方媒体进村采访,村民都知道官方媒体不说真话,但许多村民也冷眼接受了官媒采访。

她说,今天一整天陆丰新闻都播乌坎的事,官方媒体称乌坎村受外国势力支持,还宣称事件已平息。大量警察连日来伺机进村,并封锁路口,如果说事件已平息,还搞这样大的动作干什么?官方出口就是境外势力介入,境外除了媒体在说些真话外,没有其它势力介入。

据悉,今年921日,乌坎村民因不满土地被村官私卖及人大选举不公,去村委会抗议。22日,警方进村镇压,数千村民还击,警车被砸,双方均有受伤。随后乌坎村民自发成立村民临时代表理事会村妇女代表联合会领导维权,与当局对话。1121日,数千村民打出反对独裁等标语,游行到陆丰市政府静坐示威。129日当局下发处理意见,将维权组织定性为非法组织,警方抓捕部份村民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