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中國國民革命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烏坎村发表全国民主宣言成国际传媒焦点 ()

 

 

12/19/11

(選自多維)

因地方官倒卖村地,引爆多次大型反贪腐示威的广东陆丰乌坎村,史无前例第七日处于无政府自治状态,全部政府人员撤走,村政府及派出所人去楼空。民选村代表称已被官方断粮多时,储备或仅够7日食用。暂时维持秩序的乌坎村代表,在1217日声讨大会后发表近乎全国民主宣言的讲话,声称乌坎的民选村代表模式已经成为范例,希望全国乡、镇、市、省甚至中央要员,未来都能在公平公开的民主选举中诞生。

  据《明报》1218日报道,乌坎村的临时代表理事会由村民自发选出,全村471.3万人,各宗族按人口多寡,各自推出15名候选人。百多名候选人然后相互投票,最后选出13名村代表,成立乌坎村临时代表理事会,由村代表杨色茂担任临时理事长。

  宗族推举候选人 互投选出代表

  17日声讨大会后,其中一名代表林祖恋接受媒体提问时,有如发表民主宣言,他说乌坎的民选村代表模式已经成为全国范例,不止其它临近的村,我知道更多村准备响应,也希望全国有公平的公民选举

  从事粮油和服装生意致富的林祖恋,在乌坎拥有极高声望,他坚信村选符合国家农村政治规则和办法,又强调拥护中国共产党,我不怕,已经这么大岁数了,我这么做,是向国家、党和死去的人负责

  乌坎村发表“全国民主宣言” 成国际传媒焦点(图)林祖恋表示,今年9月暴力冲突后,官方要求村民选出代表与官方沟通,并曾向各村代表发放两个月共2000元工资,变相承认该次民主选举合法。但后来官方反口,称理事会是非法组织,本月初拘捕该会副理事长薛锦波,并涉嫌将他活活打死,不准家属领回遗体。林祖恋说,官员倒卖村地,官方人员多次打伤村民,已经激起强烈民愤,如果不是有民意声望的代表呼吁冷静理性解决,村民早准备拼死一搏。

  目前有1.3万人的乌坎村,堪称大陆解放后首个由地方维权事件演变成官方撤离、由民选代表临时维持秩序的地方行政单位。这条号称陆丰最富裕的小渔村,几日间成为国际传媒焦点,多家外国媒体派驻记者采访,但当局在外围部署逾千武警包围,正常通道不能进出,港口亦遭公安艇封锁。有女村民哭诉,家中孩子生病,也不敢离村到镇上求医,唯恐被当局拘捕。

  出入口设哨岗 砍树作路障

  报道称,村民在各大小出入口设置哨岗,又砍倒大树作为路障关卡,其中一个关卡有30男女把守,大部分为8090后青年,部分手持棍棒戒备。出入车辆和人员都要经过查问。

  站岗村民表示,官方月初曾派数十名便衣,冲入村拘捕民选临时代表理事会副理事长薛锦波,薛未几离奇死亡,家人认尸时发现多处伤痕,怀疑曾遭毒打,加上武警曾用催泪弹攻入村,村民遂自行组成巡逻队,每天24小时轮班守村口。入夜后,换班的队伍及电单车不时来回穿梭,我们都是自发来的,自发换班,我们不能再被抓,一有动静,就骑电单车敲铜锣发警告,大家就会出来抵抗。巡逻队称,对媒体和网民持文明开放态度,但会跟踪可疑人,若发现异动,会礼貌要求对方离开。

  17 日下午2时半,村民再发起数千人集会,声讨非法私卖村地的地方官员,要求归还乌坎村发表“全国民主宣言” 成国际传媒焦点(图)坎维权英雄薛锦波遗体。村民高喊请求党中央救救我们!”“贪官腐败,还我良田!”“无辜丧命,公理何在!等口号。临时代表理事会理事长杨色茂表示,按风俗,死者不能按官方要求火葬,家属坚持领尸土葬,并彻查死亡真相。

  其后,近6,000名村民围绕乌坎游行示威,延绵几百米,由数百名中小学生打头阵。不少中学生表示,学校老师曾要求学生签署卖地相关文件,但遭抵制及罢课。


  乌坎村临时代表理事会表示,遭武警围困多日后,初现粮荒危机,各户大米存量估计只够7日食用,部分餐厅东主及富有人家主动捐出鸡、鱼、菜给村民。乌坎的地摊菜市场仍有交易,有自行养殖的鱼类和小量菜蔬。村民都说菜贩没有涨价,鱼贩则自行减价,声称与乌坎共渡难关。林祖恋表示,邻近村庄同情乌坎,纷称愿无条件提供粮食,支持他们长期抗争,但乌坎临时代表理事会暂未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