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選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温州动车追尾 掩埋车头命令来自中央 “把影响降到最低”

 

 (博讯)

 

    一位自称上海铁路局的官员给博讯记者来电,声称“实在看不过眼”,决定爆料。他说,这次事故发生后,来自北京的命令直接撤掉了上海铁路局局长与书记的职,弄得铁道部与下面也人心惶惶,无心救援不说,更没有人调查事故的深层原因。连铁道部发言人放出的消息,也不是铁道部能够掌握的,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竟然要先报北京批准,那些审批的人,并不懂火车与铁路业务,一切以维护稳定为主。从一开始,就把对一起事故的调查与处理变成了涉及国家稳定的维稳事件。
    
     他说,事故发生了,责任当然要由铁道部门负责,没什么好辩解的,但是,他也很难受,大家都明白,在这么短的时间,弄出了世界最快的火车,又声称技术已经过关,达到了世界最先进水平,安全也没有问题,这本身就是不负责任的说法。他说,温州火车脱轨后,铁道部门第一时间当然是想查明原因,可来自北京的指令却是“把影响降到最低”,草草救援、草菅人命,以及就地掩埋火车头残骸的决定都来自北京,而且并不是铁道部,至于来自哪里,他也不清楚。而据他们铁道部门的人士推测,这样做的理由是,赶快结束,赶快处理,也让网民赶快忘记。没想到的是,两件蠢事曝光后,反而让网民抓住不放。受累的竟然是铁道部,他喊冤的说,铁道部有这么大的权力与魄力吗? (博讯 boxun.com)

    
    他说,之所以没有公布乘客名单,也不是铁道部的问题,现在所谓实名制买火车票,根本没有身份证存底,这个身份识别系统也是公安等司法系统控制的,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是像外界所说,实名制购票是为了打击倒票,打击黄牛。那原本是铁道部的意思,现在完全不是的。实名制购票是为了防止“犯罪”,包括防止上访者与异见人士,那个身份证刷卡器储存的只是相关部门提供的“敏感名单”,一旦有敏感人士购票,就会发出警告或者留下记录,对于一般人购票,只不过把身份证号码打印在火车票上,机器里不留存根。所以,温州火车出轨后,死伤乘客虽然是实名购票,但并没有名字。
    
    他还提到,由于动车与高铁急速扩张,一些工作人员都是快速培训上岗的,包括一些列车司机,几乎都是新手,非常年轻,文化水平并不高,素质也不高,基本上都没有工作经验。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是铁道部有内部指令,所有有油水的职位,几乎都是内部招工——叫“内部消化”,都从铁道部内部家属子弟招工招生,有些更是由领导来指派,一些领导的乡下亲戚,摇身一变,都成了高铁司机。他说,你什么时候听说过高铁招收工作人员?只有女乘务员,铁道部里的家属子女没有那么多好看的,才面向社会招。加上,也要顺便为各铁道部门的官员们找一些漂亮的玩物与二奶。
    
    他说,高铁与动车连连出事,铁道部门内部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妙,目前士气低落,更糟糕的是,一些工作人员出现了心理问题。例如京沪高铁的几位司机精神出问题,他们本来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以为高薪高速很好玩,现在听说这么多技术问题,一旦出事,就会车毁人亡,有些就害怕了,造成了心理负担,同时有可能影响到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