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聲像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灝年2006巡迴演講

 

中國命運與臺灣前途

2006年5月25日至6月14日,應全僑民主和平聯盟德國支盟的邀請,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訪問了德 國和歐洲各地,並在德國的法蘭克福、漢堡,比利時的布魯塞爾,法國的巴黎,荷蘭的海牙和西班牙的馬德里,發表了「中國命運與臺灣前途」的專題演講。這是繼2005年6月辛灝年先生訪英巡迴演講後,第二次赴歐洲發表演講。

2006年9月16日,應加拿大《大紀元時報》溫哥華分社和中國 研究與中國民主論壇的邀請,辛灝年先生在加拿大溫哥華中央圖書館發表演講,與海外華僑暢談中國的命運和臺灣的前途。2006年10月8日,正值臺灣島內紛爭 不斷、臺灣人民及海外華僑慶祝中華民國雙十國慶之際,應魁北克中華公所和《大紀元時報》蒙特利爾分社的邀請,辛灝年先生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康戈迪亞大學,發表了題爲「中國命運與臺灣前途」的演講。

 

(下半部)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聼打文字稿如下:

 

中國命運與臺灣前途()

 

一,馬列中國與臺灣的關係

1. 中共與「台獨」

【辛 灝年】我們在海外很多華僑朋友很愛國,愛自己的故土,這種感情老實說,我在海外待長了,我也是華僑了,那是共同的。可是有一點你可知道,你反對的「台獨」 是從哪里來的呢?一九二七年,第三共產國際將臺灣共產黨托交給日本共產黨代管。一九二八年,臺灣共產黨正式由第三共產國際把它轉交給中囯共產黨代管。中囯 共產黨代管了臺灣共產黨以後,一九二八年四月十五號,在上海霞飛路一家照相館的樓上開了個會。中囯共產黨指示臺灣共產黨,要宣佈三大主張,哪三大主張?臺 灣民族,臺灣革命,臺灣獨立。這三大主張是中囯共產黨交給它的,所以我稱這個時候的「台獨」,叫 「共産革命台獨」。「共産革命台獨」由於日本帝國在臺灣的統治,使它沒有能夠發展起來,並且歸於失敗。

第 二個階段,就是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初。臺灣出現了第二股「台獨」,包括海外,這股「台獨」叫什麽?叫「社會主義台獨」。因爲「台獨」在臺灣的一個雜誌叫 《七十年代》,它的一篇社論寫得很清楚,「我們僅僅只需要根據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革命的理論,我們就完全有能力製造出一個臺灣民族來」。大家不要忘記啊,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的臺灣的「台獨」朋友們,他們很多人是共產黨員,很多人是馬克思的信仰者,是社會主義者啊,他們甚至於是在北京的支援下,甚至於被召到 北京訓練之後,又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用八零四炮艇把他們送到台海中線,換成木船,再向全世界做民主的「闖關秀」。那些人的名字我就不想提了,他們早已載入史 冊。他們至今仍和共產黨眉來眼去,勾勾搭搭,我們不要以爲它是「台獨」。

「台 獨」的第三階段,就是李登輝上臺之後的階段。李登輝「假民主的進取」,以「築台獨之橋」,然後以所謂推動臺灣的民主,把臺灣推向「走出中國」這樣一個非常 不正確的道路之上。這是什麽「台獨」?這已經不是「社會主義台獨」,這也不是共産革命「台獨」,而是「反華極端台獨」。他們是亂共,並不反共,他們要反的 是中國。因爲他們企圖把中囯共產黨的天下搞亂,搞亂了以後好趁機獨立,造成既成事實,這樣的資料太多,我就不詳細地一一列舉了。

「台 獨」經過了這三個階段,大家看一看,是誰造的孽呀?共產國際和中囯共產黨造的孽嘛。「台獨」三階段里面,第一階段是它支援;第二階段是它訓練;第三階段是 它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所以共產黨和臺灣的關係,也就是馬列中國和臺灣關係的第一個階段,是要利用台獨來推翻國民黨。

一 九四七年臺灣二·二八事件剛剛爆發,毛澤東在延安的廣播講話時說,「我們中囯共產黨所領導的武裝部隊,完全支援臺灣人民反對蔣介石和國民黨的鬥爭。我們贊 成臺灣獨立,我們贊成臺灣自己成立一個自己所要求的國家。」請大家查一查《解放日報》一九四七年二月底的社論和毛澤東的廣播講話。這就是他們的關係,這是 第一個階段。

第 二個階段呢,第二個階段是在共產黨支援「台獨」,包括海外「台獨」,配合它「解放」臺灣,推翻國民黨蔣介石政權,沒有得逞之後。它開始用了一個手法,因爲 毛澤東三十年把中國大陸搞得國空民窮啊,天天喊「解放」臺灣,臺灣就是「解放」不了。鄧小平上臺開始改變策略,不放棄武力,但是「統戰」臺灣。怎麽統呢? 近年來的迹象,大家都看出來了,那就是拉攏國民黨,來反對「台獨」。到今天爲止已經叫做拉攏「泛藍」來反對「泛綠」了。

今 天在中國台海兩岸,共產黨演了一出「拉郎配」。今天把這個党的主席請到北京去大喝一頓;明天把那個党的主席也請到北京走一下紅地毯;然後又把海外那些本來 「泛藍」的華僑里面,意志不堅定,立場不夠清楚的朋友,請到北京去,好山,好水,好姑娘。舊金山一位著名的華僑,也是新黨的一個有名僑領,說了句什麽話? 「大陸真好,山也好,水也好,姑娘更好,共產黨最好」。臺灣一個最大的在野黨,在美東有幾位中央委員,候補委員,紛紛被共產黨請到大陸,回來以後親口跟我 講:哇!共產黨好哎,給我們鋪紅地毯哎,請我們吃大宴會哎,在人民大會堂接見我們啊。共產黨過去是支援「台獨」,反國民黨。今天是拉攏國民黨反「台獨」,從而造成了今天臺灣的這麽一個局面。

我 經常告訴臺灣朋友,要珍惜你們的民主啊,你們的民主不完整呐,因爲你們的民主是烏雲下的民主啊。臺灣就像一艘大的航空母艦,在共產黨這一朵巨大的烏雲之 下,你不知道它什麽時候颳風,什麽時候下雨,什麽時候下冰雹啊。而不論它颳風,下雨,下冰雹,臺灣的大船都會搖一搖,動一動,蕩一蕩的呀,臺灣人民要自求 多福啊!

這 就 是馬列中國、共產黨和臺灣的兩個關係。第一個關係已經結束。第二個關係還在發展。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海外親共報紙把這一次臺灣的「倒扁運動」,公然稱作 「紅軍」。我們甚至於在電視報道里聽到了「紅軍」在廣場上唱《國際歌》。那臺灣成了什麽呢?不就是差一點就要變成「蘇區」了嗎?不 要糊塗啊!臺灣朋友善良,比我們大陸人要單純得多。可是,單純雖然可貴,但你面對一個狡猾的狐狸和凶惡的豺狼的時候,你的單純就會葬送自己。我經常開玩笑 說,臺灣朋友什麽才能都有,就是缺少一種才能,那就是和共產黨做抗爭的才能。原因是什麽?因爲你們是暖房里面長大的花朵啊,你們不像我們,從小毛澤東就要 把我們「浸在鹽水里嗆三次,鹵水里泡三次,血水里滾三次”啊。我們給他嗆得、泡得、滾得渾身是繭、滿身是膽了。我們和台灣朋友真的不一樣。

大 家都以爲共產黨非常反「台獨」,「台獨」也很反對中共的馬列中國。我告訴你事實不然,沒有「台獨」在臺灣推動所謂的「台獨」進程,全世界的華僑,不會因爲 反「台獨」而糊里糊塗地走到了馬列中國的五星紅旗之下。反過來「台獨」鬧得越急,共產黨就越能高舉一杆從來不要民族的假民族主義大旗,在海外進行統戰。這 是互相關聯、互依存的關係。

2. 中共對臺灣的兩個痛苦

【辛灝年】第二,馬列中國對臺灣有兩個痛苦。第一個痛苦是,它真想統一臺灣,就是統一不了。在毛澤東時代,我從小學到中學,一年到頭都要上街去高喊「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可就是沒解放得了。從鄧小平江澤民,到現在的胡總書記,又天天都要和平統一臺灣,到現在也沒統一。

一個專制君主,只要還有一塊地方沒有被它所統治,它心里就是是不舒服的嘛。「率天之下莫非王土」。今日的共產黨是希望,率天之下莫非黨土嘛。可臺灣今天挂的仍然是青天白日旗啊,畢竟還沒有變成五星紅旗啊。它怎麽會不想統呢。所以它想統一呀,可是五十七年都沒有統一得了。

康 熙皇帝時代,也就是滿清滅了大明以後,臺灣島上仍然是繼承大明的傳統。可是,康熙皇帝繼位以後,不過三十年就「解放」了臺灣。共產黨在大陸建國已經是五十 七年之久啦,到今天爲止臺灣的另一面國旗,還飄揚在全世界,飄揚在蒙特利爾唐人街的街頭啊。共產黨能不痛苦嗎?我都爲它痛苦。

第二個痛苦是,它真想打,不敢打。共產黨動不動就說,我們的天下是打下來的。它雖然不打日本,但打天下啊。毛主席說過,他一輩子隻做過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打倒蔣介石;第二件事就是打倒劉少奇。他沒有說他領導抗戰,打倒日本帝國主義。這可是毛主席語錄,是「最高指示」。

那 共產黨四九年以後,至今五十七年,它不想打臺灣嗎?古甯頭一戰不就是打了嗎,但是“天佑民國”啊。 戰爭剛剛開始,風向忽然逆轉,進攻古寧頭的一萬四千名解放軍全完了,臺灣從此沒有打下來。韓戰爆發了。臺灣成了「亞洲四小龍」。臺灣今天不論它怎麽「折 騰」,它已經確認和確立了民主制度。不論這個民主是烏雲下的民主,還是存在著太多的問題,它畢竟民主了,它畢竟可以把總統貪污的事情,不僅從報紙上,而且 可以在全臺灣進行大遊行,去反對了。

一九九六年,台灣不是有一個朋友寫了一本《閏八月》嗎。它告訴全臺灣人民,明年就要打臺灣了。現在已經九年過去了,還沒打。可是當飛彈彈頭,從北京的一個軍火倉庫里往外運的時候,北京的老百姓怎麽說?人家臺灣人活得好好的,你又去搞什麽名堂嘛。大陸人民是愛臺灣的啊。

我 們《黃花崗》雜誌的社長到大陸去,他一個親戚是浙江大學的教授,在公開的官方宴會結束之後,她的這位親戚教授把我們的社長拖到一邊,跟她說:你不要在海外 幫著共產黨搞什麽「反獨促統」。中國多麽難得有台灣這麽一塊民主的地方,等大陸民主了再把它要回來不遲嘛。你別在海外瞎起哄了。

我從十年前接受美國之音採訪,到今天爲止接受過太多的採訪,在很多的講演中也被問到這個問題時,我只給三句話,共產黨對臺灣是: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起碼這十年證明我是對的。爲什麽?不是臺灣打不動,不是怕美國啊,是怕大陸人民啊!

一 九九六年,當李登輝得意洋洋地說,那不過是四個空彈頭的時候。你們以爲他講的是假話嗎?第一,彈頭是空的,沒錯。第二,他知道的消息比我們早。中國人民解 放軍青海軍區的一個少將副司令,在他的屬下有一個秘密的組織叫「人民解放陣線」。長時期里他們在西北沙漠地帶埋藏了大量的現代化武器,準備武裝起義。準備 什麽時候武裝起義?準備中共決定攻打臺灣的時候武裝起義,以快速部隊打向北京,奪取政權,宣告中國走向民主。因爲事情不慎,八十九位軍官被捕,其中四十九 位元在三天之內全部被秘密處決。

當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給當時的《世界日報》總編輯馬克任先生的時候,馬先生對我說,灝年啊,你是不是反共心切啊。我說,你愛信不信。半年以後,就是他的報紙, 用了整個大半個版面,報道了中國人民解放軍青海軍區內部的「人民解放陣線」的八十九名軍官,如何被逮捕、處死的詳細情形。我 問大家,能打嗎?當然想打,但不能打。近幾年來臺灣的特工、間諜、不就花了幾萬美金,就能夠把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指揮學院的院長、政委、副院長統統收買 了。他們把共產黨對台的一些軍事情報賣給了臺灣。可他們都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指揮學院的政委和院長們,他的學生就兩萬個飛行員呐,如果這個仗打起來,那 些飛機上天以後到底是往臺北飛,還是往北京飛,你都搞不清。能打嗎?如果共產黨能打,打臺灣不過是「囊中取物」而已。康熙時代用木頭船,都能夠打到臺灣, 都能解放臺灣。可是共產黨不能打啊。

大 陸人民用自己對民主的追求,對臺灣的愛,在保護著我們自己的國土 – 正在建設民主的臺灣島。我希望海外的朋友,特別是臺灣的朋友心里要知道這一點。所以共產黨,馬列中國對臺灣有兩個痛苦,一個痛苦是想統一,統一不了;第二 個痛苦是,想打,不敢打呀。那怎麽辦?它就開始對臺灣採取兩手革命。

3. 中共對臺灣的兩手革命

【辛 灝年】第一手是什麽?叫「以戰逼統」。就是用用戰爭的方式來逼統。第一,它天天說,不放棄武力解放臺灣,從來沒有放棄過。第二,不是今年向福建省運軍糧, 就是明年向福建省運武器。最近的報道說有七百八十四顆飛彈放在福建最前線。你們經常看到新聞,不是今天在福建前線調兵了,就是明天又向福建前線運糧了。幹 什麽? 一個當然是嚇我們的臺灣同胞;但更重要的是,它確實一直在做著打的準備,這是事實。它叫「以戰逼統」。

「以戰逼統」還有一個手段,就是今年春天,共產黨的一個少將朱成虎將軍,公然在中國的青島,中國的香港和中國的其他地區的研討會上叫囂,「不惜與美一戰」。怎麽戰?它寧肯要把中國西安以東的所有的好山河,都給美國的原子彈炸光,他也要把美國的兩百個城市夷爲平地。

這 一招很管用。共產黨的那些招數對我們不管用,但對「美帝國主義」管 用,對臺灣管用。馬上美國的國防部長,就向總統報告中國軍事發展的實力了;馬上臺灣就開始出現問題了,馬上就牽涉到臺灣內部的政治鬥爭、權力鬥爭了。共產 黨採取的是一個「取發乎上,得乎其中」,「取法乎其中, 得乎其下」的戰略。我連美帝國主義都敢打,還怕我不能解放你臺灣嗎,這一招對臺灣很靈哦。我們有很多很多的臺灣朋友,我本人也有很多的臺灣朋友,他們見到 我時總說: 共產黨什麽時候打呀?共產黨真打來的話我們怕怕的呀。我說:共產黨打來了,你就不是怕怕的了,你就是「死啦死啦」的了。開個玩笑,可是這也是一個可悲的真 玩笑。

第 二是「以和逼統」。什麽叫「以和逼統」?就是借著「台獨」搞台獨,打起民族主義的旗號搞統戰,你看臺灣有一個「民主和平世界組織」,和平和民主是它的宗 旨。大陸有一個叫「和平統一」的組織。他們一個不要統一,一個不要民主,在海外就是今天掀「泛綠」,明天掀「泛藍」,今天「藍」跟「綠」鬥, 明天「綠」跟「藍」鬥。我在美國,一些僑界請我去開會,我都不願意去開。爲什麽只要一牽到統獨問題,在會場上就打起來,就揪領子,拉領帶呀。共產黨真有本 事啊,他就有本事把中國的問題什麽都不用你關心了,只有「統」、「獨」這兩個字。今天臺灣的「泛藍」、「泛綠」,它們其中除了臺灣的爭權問題之外,一個核 心的 問題,不也還是「統」、「獨」觀念形成的差異和衝突嗎?

共 產黨「以和逼統」的手段是相當豐富的。它請連戰到中南海吃飯,那個吃飯的地方叫什麽,大家知道嗎?叫什麽台?(釣魚臺),不是釣魚臺,是軟禁光緒的地方, 叫瀛台。什麽叫瀛台?「瀛」這個字在中國的漢字里就是超越,抓取,奪回的意思。請你連戰在瀛台吃飯就是告訴你,我要把臺灣拿回來。你那個連戰還傻呵呵在那 里胡主席長、胡主席短啊,悲哀就悲哀在這個地方了。我今天不想批評臺灣的國民黨,我也不想批評臺灣的某些勢力,我只想講一條,千萬條路都可以走,就是有一 條路不能走,不能「挾共」以在台島爭權。你不要前門「拒虎」,後門「迎狼」啊。你要把臺灣這個民主保住,不僅是臺灣人民的幸福,也是大陸十五億人民的期望 所在。如果你今天爲了爭奪臺灣的政治權力,來勾結中共,「挾共」以爭權,你的苦頭就在後面。中國國民黨在這個問題上,特別是在歷史上所犯的錯誤,早就夠我 們「喝一壺」了。

從 歷史上看,哪一次「國共談判」國民黨沾了光呢?哪一次「國共談判」不都是共產黨假談真打。四年所謂「解放戰爭」,國共內戰,共產黨打得贏的時候,就不談, 談好了也不算;共產黨打不贏的時候,馬上要美國人出面幫它和談。今天不是這個題目我不詳細說了。臺灣的國民黨還是好自爲之吧!

【林 丹】「我站在海岸上,把祖國的臺灣島遙望,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蕩漾,阿里山林濤在耳邊回響。」。這是一首六、七十年代在中國大陸廣爲流傳的歌曲。許多人就是 從這首歌中,知道了臺灣的日月潭,知道了臺灣有個阿里山。記得這首歌的結尾是這樣的:「我們一定要解放臺灣!讓那太陽的光輝照耀在臺灣島上」。當年,這首 激情澎湃的歌,鼓舞著多少大陸人要把臺灣人民從「水深火熱」中解放出來的決心和勇氣。

如今「水深火熱」的謊言已不攻而破;而「統一」的煽動仍在繼續。一次次的導彈軍演,恐嚇威脅;一批批的政要還鄉,糖衣統戰。 統獨問題已成爲中共挑動民族主義情緒,以轉移國內矛盾的手段。然而,隨著越來越多歷史真相的被披露, 以及對臺灣真實情況越來越深入的瞭解, 大陸人民已不再任人擺布, 人們冷靜下來開始思考這樣的問題:爲什麽同文同宗的兩岸同胞,卻有著不同的境遇?那麽如今的大陸人民對臺灣究竟是一種什麽樣的情懷呢?

4 大陸人民的兩種情緒

【辛 灝年】馬列中國痛苦的大陸人民,對臺灣有兩種情緒。第一種情緒。理解台獨,反對台獨。爲什麽?大陸人民理解的台獨是臺灣人民民主了,他不願意被共產黨的專 制統治統過來。也就是說我們吃過共產黨的虧,受了共產黨的苦,幹嗎讓你兩千三百萬沒受過苦的人,現在趕回來受苦呢。這是人之常情。

大 陸老百姓很疼愛臺灣。你們過了好日子,就像我們家的一個小兄弟從小被人帶走了,養大了。他在海外,在別人家里過得很好,儘管我們家里很窮,可是我弟弟,在 人家過得很好,我也高興啊,只要他過得好就行了。如果他還念著我們,我就更高興。他每個月還能寄兩塊錢給我,我就更感激。人之常情。

所以大陸人民的一個情緒就是理解「台獨」,什麽「台獨」?「良性台獨」。什麽叫「良性台獨」,「良性台獨」就是承認中華民族,承認一個中國,承認中華民國,但就是不想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過去,就是不想不承認那個馬列中國。這叫「良性台獨」。一切愛第一共和 - 中華民國的臺灣國民們,他們都是「良性台獨」。大陸人民能夠理解,但是反對「台獨」。爲什麽?

有 人說臺灣跟中國從來就沒有關係,幾年前我在舊金山參加一個學術研討會,我後來才發現這個會是有背景的。臺灣的一個「台獨」的領袖,在上面說,我們臺灣跟中 國從來就沒有一點關係。我們大陸那麽多人坐著沒有人吭聲。 我 這個人平常人家不點我名講話,我是不去講話的。點到我名,我沒法推了才講。 可是這一天,我唯一的一次在海外,主動地上臺和他辯論了。我就問他三個問題﹕你說你臺灣跟中國一點關係都沒有,從來就沒有關係,跟中華民族從來就沒有一點 關係。我說,如果你說臺灣過去跟中國還有關係,四九年以後跟中國沒有關係了,將來我也不想有關係,我還可以理解。但你說臺灣跟中國從來沒有關係,我怎麽覺 得挺有關係的,因爲你這段話是用中國話說出來的。我說:你開口中國話,下筆中國文,長得一張黃臉跟我並無二樣,頂多比我漂亮一點,你憑什麽說你跟中國從來 沒有一點關係也沒有,何況你最尊崇的、最崇拜的「大日本帝國」,在它的中學教科書里面都明明白白地寫著,日本接受了中國漢唐的優秀文化。在海外的朋友都知 道,東南亞那麽多國家,越南、老撾、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 新加坡,哪一個國家說過跟中國一點關係沒有,從來就沒有關係。

所 以,大陸人民所謂理解「台獨」,理解的是那個只是不想被共產黨統的那種「台獨」,認中華民族、認中國人民、傳承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這樣一些臺灣人民。反對 台獨,反對的是「極端台獨」即「反華台獨」,反對的是日本作後臺的「台獨」,反對的是一切想干預我中國內部事務的所有國際上的形形色色支援台獨的勢力。這 樣的「台獨」我們當然反對,大陸人民堅決反對。這是大陸人民的第一個情緒。這個情緒直到今天爲止,有被弱化的傾向,但基本上還是這樣。

大 陸人民對臺灣有第二個情緒,什麽情緒?那就是向往民主,厭惡親共。因爲近幾年來,大家從海外社會、華人社會的版圖上已經看出來,親共勢力在日漸成長。中囯 共產黨,這個曾經“非民族、無國家”的政黨,這個馬列中國,它在做什麽?它利用華民族的故土鄉情和文化,來吸引,來勾引, 來 拉攏和統戰,我們那些愛故土、愛國家的臺灣民衆,臺灣的外省朋友、特別是早年到了臺灣的國民黨老一輩及其家族。他們今天不斷地被共產黨邀請到北京,上海, 南京去,並給以高規格的接待。我所認識的宋家的一位親戚,只要一旅遊到了北京,共產黨就請他住釣魚臺。我們大家都看到,國民黨今天這個訪問團、明天那個什 麽團,今天這麽個會談;明天那個研討討論,一天到晚搞來搞去,其幕後全是共產黨在操縱。

今 天,臺灣的一些政治勢力,在共產黨的種種的「統戰手段」之下,種種的「兩手革命」之下,爲了爭奪臺灣的權力,不惜把自己的歷史和光榮擱置在一邊。去中國, 去大陸,去北京,上人民大會堂和瀛台,去迎合胡錦濤,迎合共產黨。大陸人民看了會心里怎麽想啊?連 戰第一次去大陸,大陸人民在南京夾道歡迎,那個陣勢是共產黨做出來的,可是每個人臉上的那種表情和眼淚,可不是共產黨擠得出來的呀,那是發自內心的。可是 沒想到迎回來的,不是他心中的國民黨啊。兩年過去了,大陸人民很快就明白過來了,你們回來不是爲我們哪。你們回來一不敢講三民主義;二不敢講中華民國,三 是連戰居然不敢說自己做過中華民國的副總統,卻說“我在臺灣也負過一點政治責任”……。大陸人民不傻呀!

所以,今天在中國大陸漫流著的第二個對臺灣的情緒,就是希望臺灣的民主能成爲全中國的民主,期望臺灣的民主模式能夠在全中國蕩漾開來。厭惡臺灣的形形色色的、各種各樣的親共勢力在出賣臺灣的同時,助共爲虐,阻擋中國大陸人民對民主的追求──萬難的追求。

我 想馬列中國與臺灣就這麽四個關係。如果這四個關係繼續維持下去,如果天不佑共和,天佑共産;如果馬列中國千秋萬代永不變色;那麽臺灣的命運是什麽呢?臺灣 的命運就是中華民國的滅亡,就是中華民國的臺灣的滅亡,和臺灣民主制度的滅亡,就是臺灣所有的民主政黨,都會成爲共產黨領導下的第九個,第十個,第十一個 ,第十二個「花瓶黨」。這就是臺灣和馬列中國的關係,以及它的危險的結局。

【林 丹】中華民國迫遷臺灣後,繼續在孫中山先生所開創的共和道路上艱難地追求和實踐著。經過幾代人的努力,終於從一黨威權統治、即恢復訓政,發展到民主選舉總 統,又發展到政黨成功輪替。儘管臺灣的民主還有許多瑕疵,還有許多不盡人意之處,然而她所實現的民主政治和經濟繁榮,正是臺灣走向共和的標誌。

二,大中華民國和臺灣的關係

1,傳承共和

【辛 灝年】大家知道,今天臺北總統府上面,飄揚的依然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那就是說,不論今天在臺灣的政壇上出現的種種的逆流,甚至是惡流,臺灣地區仍然 是大中華民國的一個地區,仍然傳承的是中華民國的共和國統和共和法統。這一點我們從臺灣的國旗上,可以看出來。這個國旗仍然是中華民國的國旗。

所以大中華民國,也就是孫先生創建的亞洲第一個共和國 - 中 華民國和臺灣的關係,是傳承的關係,是整體和局部的關係。這一點,我希望臺灣人民一定要明白。我們自己也得明白。明白了這一點你才有了一個“根」的感覺﹕ 原來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的民族國家,原來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的民主國家。而我們臺灣,既是對它的傳承,也是它的一部分。這就是歷史和現實的兩個關係。

2,實踐共和

【辛灝年】第二個關係,就是中華民國是在孫中山先生規定的「軍政,訓政,憲政」的革命歷程上,經過長期的奮鬥和追求,今天終於在臺灣實現了「還政於民」。所以中華民國的制度 - 政治制度,乃是中國幾千年歷史上開天闢地的共和制度,而臺灣今天傳承的就是這個共和制度。在臺灣不過是實現了還政於民,不過是從訓政走向了憲政。

所 以如果大中華民國和臺灣的關係,我們認識清楚了的話,它就能解決兩個問題:一個問題,有一天中國大陸民主了,大陸人民又回到了孫中山的道路上,重建了自己 的民國,那麽大陸和臺灣的統一就不存在國家之間的問題了。國號,國統,法統,民主的傳承,歷史的發展,它就都完全吻合了。第二,有一天大陸人民終於實行了 民主,回到了孫中山的建國道路上。到那個時候,兩個民主地區一大一小聯合起來,不存在「一國兩制」了,當然是「一國一制」了,就是民主共和制度。我正在寫 一篇文章,《一國兩制與美國內戰》。美國的南北戰爭就是「一國兩制」造成的。所有的國家,一個社會,一個地區是不可以兩制的,兩制就是埋著炸藥,引發衝 突。總有一天,當機會來到的時候,這個國家就會發生禍亂。

所以我們明確了大中華民國和它的臺灣地區的關係是傳承關係,我們明確了大中華民國的政治制度和臺灣今天的民主制度的關係,也是傳承和實踐的關係,那麽我們未來的民主統一不就是有希望了嗎?

也 許在座的朋友會問我,你是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呢?你只是憑著你自己的研究,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想法,認爲一定中國會像德國、像俄國,像法國,像歐洲有專制 歷史的共和國家一樣,重新高舉起第一共和的旗幟,重新認定,認宗孫中山先生創建的亞洲第一共和 – 大中華民國,你是不是想的太簡單了,不,我是有我的理由的。

三,走向共和的三個理由

【辛灝年】第一條,大家想一想看,「三民主義在一九二零年就被共產黨和列寧,斯大林稱爲過時的。那麽三民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這塊土地上,已經衝突了八十餘年。今天馬列黨族國家都已經崩潰了,就剩下幾個了,最後幾個了。可是「三民主義」呢?它失敗過,它有曲折,可是它沒有錯。

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第一個搞民主共和的是孫中山。那麽中山先生的「民族主義」是什麽?一九二三年十月孫中山寫下來的:餘之民族主義,決不以復仇滿清爲能事,而務與之和平共處與國內. 這是「民族主義」對待國內之諸民族也。對外,務求民族的獨立,發揚我固有的好文化,吸收世界的進步文化,以與全世界各民族並駕齊驅。他的「民族主義」,對內平等,對內獨立,傳承好文化,吸收好文化,這樣一個「民族主義」是錯了嗎?這是一。

第二,中山先生說:余之民權主義,第一爲民主,第二爲民主專制必不可行,必先立憲然後可以治。他的民權就是講民主。台灣的國民黨下臺以後不是常說「失去了權力就失去了一切嘛。 你要的是党權,可人民要的是民權。有了民權就可以民主。這是孫中山「民權主義」的真諦。孫中山「民權主義」的第二個要害,在座的大陸朋友一定知道的。毛澤 東有一篇「光輝」著作,叫做《論人民民主專政》,可是大家想過嗎?在他這一篇文章出來的幾十年前,中山先生就說過了,「民主專制必不可行」。所謂又民主又 專政,請問誰來民主?誰來專政?我們大陸人民最能體會這個「民主集中制」了。所謂民主,毛澤東說的好,民主不是目的,民主是手段,用民主的手段,達到我推 翻民主的目的。中山先生早就告誡過了,「必先立憲然後可以治」。必須有人民的憲法,一部好憲法,然後才真的可以治理國家。

中 山先生的「民生主義」,就是愛民生的主義啊。他的原話說:歐美自機器發明,貧富不均之現象隨以呈露,橫流所至,經濟革命之焰,乃較政治革命爲尤烈。爲此, 餘欲以將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三大革命並於一爐而治之,以塞經濟革命之源。他說的「經濟革命」是什麽?就是共産革命。他早就看到了共産革命將爲禍 這個世界,所以他才要用「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來杜絕所謂的共産主義,來推翻專制,來保衛和發展自己的民族。請問在座的朋友們,他的 「三民主義」錯了嗎?過時嗎?八十多年,「三民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天下之爭,今天應該有結論了。這是其二。

第 三,大陸人民從一九七九年開始進行民間反思,反思文革,否定文革;反思反右,否定反右;反思社會主義改造,否定社會主義改造;反思三反五反,否定三反五 反;反思土地改革,否定共產黨的土地改革……。一直到一九八五年,終於反思到抗戰是誰打的。這一段反思的結果是什麽,它産生了兩個東西,一個東西就是像我 這樣的一大批中國的學者知識份子,開始重新認識「誰是新中國」。?

從 時間上看,一九一二年成立了中華民國,跟一九四九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先後來說,當然後面新,前面舊。可是從制度來說,是前面新,後面舊。孫中山的 革命不是「改朝換代」,孫中山的革命是「改朝換制」。是秦王朝之後兩千多年的所有中國革命里面,唯一的和第一個進行改換制度的革命,是不要皇帝的革命。而 一九四九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及造就它的革命,是推翻了孫中山的共和革命,將中國的專制制度重新建立起來並走向了極端的假新中國。

正 是因爲如此,在中國大陸才出現了歷史劇《走向共和》。我們那麽多的藝術家們才用命,用心,用情,用淚,拍攝了這樣一部歌頌孫中山三民主義和曾爲中國民主進 程做出了貢獻的中國國民黨。那里面有孫中山先生講民主主義的熱烈場面。那里面表現了中華民國創建時,在思想,政治,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所表現出來的一 個完全嶄新的共和國家的形象……

在這個反思的基礎上,我寫出了《誰是新中國》。我們用《走向共和》、《誰是新中國》和一大批這些歷史反思的著述,表達了我們開始重新認識,誰才是共和革命?誰才是共産革命?誰才是要推翻專制?誰要重建專制?誰要走向共和?誰是要讓共和開倒車?

有 了中國大陸人民對歷史的基本覺醒和根本覺醒之後,我們還愁我們的中國人民不會像俄羅斯人民,不會像德意志人民,不會像法蘭西人民一樣,在第一共和的光輝旗 幟之下,在覺醒的基礎上,重新凝聚我們的心靈,把孫中山未盡的民主建國的事業,把中華民族未盡的民族統一的事業,推向前進嗎?

朋友們,別以爲共產黨很厲害,它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但是它怕兩個東西,它怕中華民國,它怕那個現在不爭氣的國民黨。爲什麽?因爲中華民國是正統,是現代進步民主中國的正統。國民黨曾經是這個正統的創造者和捍衛者呀!

一 九六五年,毛澤東接見法國《紅色人道報》記者愛麗絲的時候,愛麗絲曾經問他:主席,你這麽偉大,也犯過錯誤嗎?毛澤東說:我當然也犯過錯誤。問:那你犯過 什麽錯誤呢?毛澤東沈吟不語,半天沒有回答。然後愛麗絲就搶著說:是不是發動韓戰?毛澤東的臉馬上嚴肅起來,搖著頭說:不,那不是錯誤,那絕對是正確的。 愛麗絲又問:那你到底犯了什麽錯誤呢?毛澤東又沈吟了半餉,才說了一句話:我不該改了國號。我們原來就有一個好端端的中華民國嘛,爲什麽一定要改成什麼中 華人民共和國呢?

毛 澤東是另立了一個國家,他推倒了中華民國的國統,法統,消滅了它的國號,在中國大陸另外搞了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真的是千秋萬代,永不 變色,那毛澤東的地位真的不在孫中山之下。可惜的是馬列黨族國家,早已開始崩潰,共産國家的滅亡是必然的。在這個情況下,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真的像歐洲和 世界上所有那些復辟了專制的國家,如拿破侖帝國、希特勒的德國一樣滅亡了的話;像大唐朝歷史上那個曾經有過四十八年天下的大周朝、即像武則天一樣最後也是 滅亡了的話,那毛澤東的墓碑上該寫下個什麽呢?那只有四個字啊,那就是 「亂 臣賊子」啊!對於毛澤東來說,他要的是歷史給他的封號啊,給他的地位啊。所以從六五年開始接受這個採訪,說他懊悔改了國號,一直到他死,越臨近他的死亡, 他越是日日不能忘記他改了國號的「彌天大錯」,因爲他不想做「亂臣賊子」。但是歷史是他自己寫的,他就得自己負責任。

因 此我們才可以說,大中華民國是一定要在中國大陸重新崛起的,在全中國重新崛起的。我勸臺灣朋友們眼睛要放遠一點,把我們的眼光拉到大歷史中去;我們要把世 界的共和進程和中國人民的共和進程,放在一起來進行考量;我們要把歐洲的共和國家的歷史命運,和大中華民國的歷史命運一起進行考量,我們就會發現,它的重 新崛起定是必然。孫中山的事業是一定要走向它最後的成功的!真的,我想告訴大家,中國大陸的許多青年知識份子,中國大陸的好幾代知識份子專家學者,我們在 這個問題上真的已經形成了相當程度的共識。這是二十餘年來中國大陸民間在沒有言論,輿論和出版自由的情況下,民間反思的最偉大的成果。而我不過是出來向海 外朋友報告這個成果而已,我只是它的一個參加者。

四,臺灣如何應對兩個「中國」

【辛 灝年】今日臺灣如何應對兩個中國呢?不論你是從保衛自己出發,還是從你的前途著眼,你如何應對呢?如何應對,就牽涉到臺灣的命運啊。我以爲有這麽幾點:第 一,站在孫中山先生民族主義的立場上,承認中華民國,傳承中華民國,不認馬列中國,反對馬列中國,這才是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民應該做的呀。你才是傳承嘛,你 才是民主的實踐嘛。如果臺灣人民能夠站在民族主義立場上這麽做的話,臺灣的前途將與中國大陸人民同命運,共光輝。我發現臺灣很多國民黨的高級官員,党官們 ,中級官員們,海外的一些國民黨黨官們,他們對「三民主義」和中華民國是有感情的,是真有感情,可是他們到了今天,講起「三民主義」和中華民國卻如「小和 尚念經」了。他們的第一句話常常會說孫中山的「三民主義」;第二句話就是“自由,民主,均富”。我在一次講演中說過,自由,民主,均富也許沒有錯,但是自 由,民主,均富不等於「三民主義」,爲什麽?因爲它把民族主義甩掉了。

看,「台獨」不要「三民主義」,但是「台獨」還講自由民主啊。那它爲什麽不要「三民主義」?是因爲它不要民族主義。所以站在民族主義立場上,認中華民國的 國統和法統,傳承它,捍衛它,不認馬列中國,不認那個馬列黨族的國家,是臺灣兩千三百萬人民的第一個最應該的選擇。

二,今天在臺北的總統府里面,孫中山的像好賴還挂在那里。如果孫中山像挂在那里,那麽孫中山一輩子的奮鬥就是爲民主而奮鬥。所以,站在「民權主義」的立場 上,台灣就要支援大陸人民,起碼是關心大陸人民對民主的追求,支援和關心大陸人民推翻共産專制復辟,重建一個民主中國。在臺灣就要捍衛中華民國的民主臺 灣,發展臺灣的民主,把臺灣的民主變成一塊咬不動,打不爛,踢不走,踩不斷的鐵牛筋,那才是臺灣人民之福,也是大陸人民的期望所在。

第三,站在孫中山先生「民生主義」的立場上,要公開地,堅定地支援中國大陸人民反對專制的共産腐敗制度。同時,也要在臺灣本島上,反對用貪污來腐化民主的臺灣。「三民主義」對臺灣人民真的過時了嗎?沒有吧。

臺灣今天不論它怎麽「折騰」,它已經確認和確立了民主制度。不論這個民主是烏雲下的民主,還是存在著太多的問題,它畢竟民主了,它畢竟可以把總統貪污的事情,不僅從報紙上,而且可以在全臺灣發動大遊行去反對了。

但 是臺灣今天卻有幾個危險的傾向。一個傾向就是,有一批愛中華民國、愛孫中山先生的人,禁不住共產黨的糖衣炮彈。他們「寧予中共,不予台獨」,就是我寧肯把 臺灣送給共產黨,我也不送給你「台獨」。從人的個人感情來說,可以理解。就像滿清的統治者說「甯與外邦,不予家奴」,但這個心態是不對的。這個心態不但不 能買到大陸人民的好,而且你會葬送臺灣人民。中華民國臺灣地區的國民黨人們,如果連中華民國和「三民主義」都可以賣,那就是你們對自己歷史和黨魂的背叛。

第二個傾向,那就是「走出中國,分裂中國」。第一,我想問你走的出去嗎?「台獨」是個破碎的夢,你走不出去的。你除掉能搞亂臺灣,引爆族群鬥爭,搞得共產黨能舉起「民族主義」大旗,到處搞統戰以外,你走不出去的。破碎的夢最好還是不要做。 你 能分裂得了中國嗎?你想引起一種多米諾的骨牌效應嗎?你看一看,中國大陸人,只要他自己是愛祖國,愛民族,愛自己的,他就會想,如果臺灣島都能獨立,分裂 出去,那與我們不同文不同宗的西藏,新疆維吾爾,內蒙古,還不都要獨立嗎?一個日本的極右派議員在德國的一次會議上說,就是中國民主了,我們也要把它分成 幾塊。你們要分裂中國的結果是什麽?這種結果中國大陸人民看不到,看不透嗎?當然看得到,當然看得透。所以你走不出中國,也分裂不了中國。

所以我期望臺灣的朋友,你們要認共和的中華民國,不要認專制的馬列中國;你們要繼續傳承在你們是最優異的寶貝,那就是我們孫先生的「三民主義」。如果你們守住了這兩點,我下面就說我一個普通中國人的幾點期望:

第 一,希望今天在臺灣的中國國民黨,不要忘了中國,特別是不要忘了中華民國那些遭難的大陸人民。希望中國國民黨不要把「三民主義」只當「經」念,要把「三民 主義」當作你們的党魂,重新喚回你們黨的生命。那麽,你們才會爲全中國最後的民主統一,盡到你們的一份心,一份責,或者說是最後的責任。

二,我也期望,民主進步黨,即臺灣民主進步黨,不要忘記你們是中華民國臺灣的執政黨,如果要把你們的國號和你們的黨名聯在一起,你們就是中華民國民主進步 黨,簡稱中國民進党。這是順理成章的。如果你們尤有智慧者,尤有大胸懷者,能夠從臺灣走向中國,從臺灣民主進步党走向中國民主進步黨,那麽全體中國人民, 包括海外華僑都會張開雙臂來歡迎你們,來擁抱你們的。

第三,我也希望中囯共產黨,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們在最後的關頭,能夠對自己的罪行重新認識,回到孫文的建國道路上來;如果你們能夠放下屠刀,中國人民也會像前蘇聯人民一樣,像俄羅斯人民一樣,完全可以做到「不計舊恨的。

最後我的希望是,包括我在內的所有普通中國人,我們心中要有一個信念,要有一個追求,那就是中華民族要進步,就要搞民主。我們要搞民主,就是爲了中華民族的進步。什麽才是中華民族的進步?那就是我們念茲在茲的「先民主,後統一和真繁榮!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