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聲像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灝年2006年訪談

 

(3)

 

受騙的不僅僅是中國人

 

下載清點這裡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聼打文字稿如下:

【林丹】十九世紀末,共產主義思潮也傳到了美國,在這個民主自由的國度,許多知識份子,甚至政界人士, 都曾對共產主義表示了極大的興趣和好感。然而翻開美國與共產世界交往的歷史,我們發現,對共產政權或政黨的美好幻想,總是伴隨著沈痛的教訓。在今天透視中 國的節目中,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將和我們一起,回顧美國與共產陣營交往的歷史,看一看美國在與中共的交鋒中為甚麼總是拜下風? 觀眾朋友將會發現,被共產主義的「美好理想」所欺騙的,並不僅僅是中國人。

【旁白】第二次大戰期間,英、美等國為了拉攏蘇聯早日對日作 戰,背著中國國民政府, 於一九四五年二月與蘇聯簽署了《雅爾塔條約》。《條約》規定了未來蘇聯在中國東北享有的特權。同年八月六日,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日本的抵抗意志徹 底動搖。同年八月九日, 蘇聯遠東軍向駐東北的日本關東軍發動全面攻勢,日軍防線潰敗。八月十五日,日本天皇宣佈投降。八月底,蘇聯紅軍進佔中國東北各大城市。

【辛 灝年】我們大家在美國也生活了一些年了, 我們很多華人朋友都知道美國人比較單純,也比較天真,這是事實。美國建國兩百多年,在美國由於兩百多年前就已經確立了這樣一個民主共和制度,人民是在相當 範圍內,在相當的程度上早已經享受了民主和自由。民主和自由社會制度下的人民當然是比較單純的,而不像我們在一個專制統治之下,必然養成的那種複雜的性格 了。所以越是單純的人越是容易受威脅、 受欺騙,容易被人騙。所以從第一點來說美國人都是比較單純的、比較天真的,或者說在相當程度上也是比較真誠的,這是事實,這也是他們的民族性格。

二、美國在和共產黨世界交鋒的這麼多年當中,從前是美蘇冷戰,和史達林的交鋒,它都佔不到便宜,它都吃虧。比如說,它花了幾十億,甚至於上百億的美元去支 援史達林保衛前蘇聯的衛國戰爭;支援史達林反擊希特勒對他發動的侵略戰爭,結果是甚麼呢?勝利之後,轉眼之間,史達林就高舉起反美的旗幟來了。

斯福背著中國的領袖蔣介石,背著中華民國政府,和丘吉爾和史達林密商了一個《雅爾塔條約》,這個條約出賣了中國的東北,在美國已經向日本投了兩顆原子彈之 後, 讓蘇聯紅軍進入東北。他原指望是讓蘇聯軍隊到東北,儘早一點減少犧牲;儘快地結束戰爭,以便於中國走向一個戰後的民主統一建設。其結果是甚麼呢?其結果是 蘇軍賴在那里不走,搶劫東北的所有的經濟的利益;搶奪日本在東北所建立的所有的工廠、 機械和種種的裝備。它賴在東北不走,超過它應該撤離東北半年之上。它的目的是甚麼?是要把中共接到東北來,掌握東北根據地,然後好像吳三桂那樣引得清兵出 關,來席捲中原;推翻中華民國。這是美國人想到的嗎?羅斯福也沒有想到;丘吉爾也沒有想到,都上了當、受了騙。

為甚麼?那就是民主制度 是講規矩的,是講規則的。兩個球隊打球都講規則,那麼就靠技術、 靠水平、靠能耐、靠意志。兩個球隊在一起打球,一個球隊講規則,另外一個球隊不但不講規則,它敢打人、罵人,甚至於敢捅刀子殺對方的球員,你想誰贏啊?當 然那是不講規則的耍流氓的贏。這就是文明和野蠻進行衝突的時候,常常文明鬥不過野蠻的原因。也是我們中國人的一句老話,叫 「君子鬥不過小人」,就是這個道理。要玩手段、玩陰謀,西方世界特別是美國根本不是共產主義陣營的對手,這也是共產主義之所以能在全世界擴張開來的重要原 因之一。

那麼具體地說美國和中共的關係,也同樣是這樣。美國和中共從四十年代開始到現在二十一世紀初的這個整體關係當中,我不想多舉例 子了,你們看一看在每一次的交手過程當中,你看到底是誰佔了便宜?誰吃了虧?誰佔了上風? 誰拜了下風?說實在話從表面上看,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從江澤民到現在的胡錦濤,如果說江澤民為了維護自己的所謂內部的安定團結,跟海外 搞好關係的話,它起碼也沒有吃過美國的虧呀,它佔的還是美國的便宜呀。 它讓美國去支援它,去輸血,帶動整個西方世界去投資,讓中國共產黨在一次一次的經濟危機的時候,能夠因為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的投資和輸血,而又度過了一次 又一次的難關吶。

【旁白】二十世紀人類遭受了兩個巨大的災難,一個是法西斯主義的橫行,另一個就是共產主義的試驗。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從十九世紀中期開始興起,到二十世紀末全面崩潰,共產主義這個幽靈不僅在歐亞大陸遊蕩,也在美洲大地徘徊。

【辛灝年】二十世紀上半期國際共產主義思潮曾橫行世界,它也影響了美國的社會,所以美國的朝野有著一股親共思潮,甚至於連羅斯福總統的夫人,連副總統華萊士都親共。

【林丹】那這對美國政府的決策會不會產生甚麼影響呢

【辛灝年】當然產生很大影響,美國國務院的某些決策人,就是親共人士;美國國務院的中國司,也就是今天所說的中國科,里面就有很多的決策者和監督者,都是親共人士。

九四三年儅德國人把史達林打得很慘的時候,這個時候史達林解散共產國際,向美國表示我現在不發動世界共產主義運動了。史達林的親美表現立刻被美國共產黨和 美國社會里的社會主義者們,以及美國政府里的一些親共分子們所接受。在一九四五年前後,美國本來是要援華的,但是,最後援華的五億美元被撤銷了。

蘇聯在東北把日本被繳下來的武器都交給共產黨軍隊的時候;儅蘇聯把二戰當中美國支援它的剩餘物資都送給共產黨,盤踞東北準備打天下的時候,美國把它對中華 民國的支援給斷絕了。在蔣介石政府的問題上;在南朝鮮李承晚政府的問題上;在南越吳庭豔政府的問題上,都出現過這樣的問題。為甚麼?就是因為美國朝野存在 著一股人不暸解共產黨、不暸解共產世界,卻對它們抱著浪漫幻想的這樣一層知識份子,而且他們影響了美國的政府,影響了美國政府的決策。

們只要稍微翻開一下赫爾利先生的《回憶錄》,看看赫爾利為甚麼在一九四六年憤然辭去美國駐中國大使的職務,你就知道了,原來就是由於共產黨的宣傳;由於社 會主義思潮;由於美國朝野里面有一股力量對共產革命、對中共抱有浪漫的幻想;由於他們認為國民黨才是獨裁的、才是封建的、才是落後的、才是反動的,而在延 安的毛澤東和共產黨,才是先進的、才是和他們西方的社會主義思潮相同的,同情工農的,代表工農立場的,希望社會平等互利的這樣一種狀況。所以在美國政府里 的這一批外交官,職業外交官,實際上又在中共對美國領館的統戰當中,成了中共的俘虜。

>
赫爾利在自己的給美國政府、國務院的《報 告》當中就說,當他還不瞭解自己國家的政府在華盛頓做了怎樣的秘密決策的時候,這個秘密決策就已經通過駐重慶大使館的外交官們傳到了延安,蔣介石和他都被 蒙在鼓里,赫爾利就是因為這一點而辭職的。正是因為美國政府後來在檢討這個問題的時候,確實發現了駐華大使館里的一些外交官確有通共的事實,才判處了以謝 衛士這個外交官為代表的六位外交官叛國罪。這已經能夠說明,共產主義的思潮,社會主義的所謂自由派知識份子,他們在美國政界曾經獲得的力量。這也是美國在 五十年代左右,進行了一次反共的行為的一個歷史根據。

【旁白】 共產主義思潮傳到美國後。 其追求完美主義, 建立絕對平等社會的烏托邦思想,吸引了許多知識份子加入美國共產黨。一些人甚至遠渡重洋奔赴中國,投身共產革命以實現其美好的理想。

【辛灝年】美國的社會主義者,共產黨員女記者路易·斯特朗,大家都知道。毛澤東跟她發表談話說,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美帝國主義也是紙老虎 ,就是通過她的文筆發出去的。

有一個艾德加·斯諾,在美國落魄的社會主義記者。他到中國,到了延安,為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寫了一本書,叫《紅星照耀中國》(Red Star Over China)。這本書造成了極其廣泛的影響,在中國的所謂「國統區」里,許多熱血青年就是因為看到他的這本書才投奔延安的。中國共產黨內部有個統計,因為 看過這一本書而投奔延安跟隨毛澤東共產黨去「抗日」的青年佔整體青年的百分之七十到八十以上。

你們看看美國人因為不瞭解中國,對中國的現 代史發生了多大的誤解;對中國共產黨發生了多大的誤解;對正在抗戰流血的重慶政府發生了多大的誤解;又誤導了多少一代又一代的中國年輕人。其實這一切說到 底,在美國是個有信仰的國家,是一個允許你成為任何思想派別成員的國家。可是共產主義東西吸引了他們是其次的,最重要的是中共的欺騙。

舉個例子,費正清先生。大家都知道他是美國研究中國現代史學的泰斗人物,今天在美國的所有的各大學東亞系的著名的美國中國問題研究專家們、教授們、主任 們、所長們基本上都是他的學生。費正清先生曾經是周恩來的座上賓,曾經是美國的社會主義者,打著自由派旗號的社會主義者,在他的一生的中國研究當中,他的 整體傾向是痛恨國民黨,對共產黨懷抱著熱烈的浪漫的幻想。在他所有的研究著作當中,他都偏向於支援毛澤東的共產革命,反對蔣介石和國民政府,哪怕這個政府 正在抗戰,正在流血;哪怕延安通敵賣國。他一生的成就就是他對中國現代歷史的成就,他一生的成就把美國和西方的中國現代歷史的研究引導向了一條歪路上去。

可是事實教訓了他。一九八九年中共天安門大屠殺使他醒悟過來了,他忽然明白了中共在抗戰期間所建立的敵後根據地,實際上是一個獨裁政 權。他忽然明白過來了,如果說沒有日本帝國對中國的大規模侵略,就沒有共產黨的存在和擴張,因而中國國民黨是能夠把中國帶向現代化的道路上去的。我現在背 的是他臨死之前兩天,親自送到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最後一本中國研究著作,這本書的名字叫《中國新論》。他推翻了自己一生對中國現代史的研究,最後拿出 了這一本否定自己一生研究成果的著作,來表明了他對共產黨的關係,終於因為這本書而決裂。

他終於覺悟了,但是你要知道,歷史是不能重複的,就像進步是不能倒退的一樣,已經釀成的歷史的苦果也只有我們自己來咽了。我們只能在對歷史的教訓和經驗的吸收當中,儘量去避免我們重犯我們曾經犯過的歷史錯誤。

【林丹】那這些人的著作對美國社會產生了一些甚麼樣的影響呢?

【辛灝年】他們對美國社會產生的影響相當巨大。費正清先生對整個美國中國現代史研究學界所產生的影響,使得幾乎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美國學者,都認為費正清對中國現代史的研究是正確的。

美國政府恰恰是一個尊重學者的政府,在任何重大政治問題上,在重大的國際事件上都要徵詢學者們的意見的。特別是研究中國的學者在提供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意見 的時候,常常是抱著一種偏向、一個左傾的偏向、一個對共產黨的偏向、一個討厭國民黨的偏向,因此在四五年前後,一直到四九年的這個關鍵的中國歷史發展的階 段,由於這些學者所提供的意見;由於美國政府里面的這些親共人士享有一定的政府權力;由於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的那一批職業外交官的賣國行為,不但對中國內戰 的正面解決沒有起到好的作用,相反為中國內戰的「負面」解決,也就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全面倒退,實行專制統治,建立專制統治,吹了號,出了力,起了很 大的歷史作用。

所以美國人由於天真,由於它在歷史上和共產主義陣營的這種衝突,這種關係,由於它自己對東方不瞭解;對於東方文化不瞭 解;還由於在美國直到今天為止還存在著一批對東方的社會主義中國,對失敗了的前蘇聯的東歐社會主義陣營,心存同情的一批所謂「社會主義」學者,這批學者在 二戰之前就存在,在二戰之中曾經是相當厲害的一種思潮的代表,而且他們自封為自己是「自由主義者」,以「自由主義者」的身份;以「自由派知識份子」的身 份,抨擊美國的政策,抨擊美國是資本主義,抨擊西方世界,對東方世界產生一種好感。這種好感是指東方的共產世界;是指以史達林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這樣一 批人在美國的朝野,甚至在美國的政府里面都佔有一席之地,佔有相當的力量。所以這樣一批人在美國的整個文化當中,在美國在二戰之後的歷史當中,客觀上也起 著相當的能夠影響民意的作用。正是由於這樣一些原因,所以在中國共產黨運用陰陽兩謀來對付西方這個超級強國美國的時候,雖不能說得心應手,在相當程度上 它都是佔上風的,在很多事上它都是暗暗的勝利者。

直到今天為止,在西方還有一批社會主義者,這批社會主義者仍然是以美國和英國作為大本 營的,我們中國大陸一些出來的少數的民主人士,他們有反對共產黨的勇氣和決心,可是由於長年在共產黨所謂的馬克思主義的教育之下,對馬克思主義、 對列寧主義,對所謂的社會主義道路,不論在思想上,還是感情上都難以斷絕關係,所以他們到了美國以後就拿美國的社會主義者;拿左派的美國知識份子對於共產 主義和中國共產黨的見解來證明馬列還是好的,就是被共產黨把這個經念歪了,可見這個影響有多大。

【林丹】那我們從中國的媒體上的一些報導看呢,似乎中國人對美國有一種仇恨的心態,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

【辛灝年】其實中國人民從來沒有仇恨過美國,包括美國人民和美國政府。我雖然剛才講了中共的反美運動,反美的陰陽兩謀,可是中國人民沒有反對過美國;也沒有反對過美國政府。

九四九年前,我們的大中華民國和美國是最好的民主陣營中的友邦。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國大陸人民雖然在中國共產黨的教唆下,實際上是逼迫下,不得不走上街頭 去,高喊反對美帝國主義的口號。你要原諒我們的人民,我們的人民不瞭解這個世界;不瞭解美國到底是真正像共產黨所講的「帝國主義」,還是西方民主國家的一 個首腦。他不知道,所以不知不怪嘛。所以中國人民儘管在共產黨的脅迫下不得不去遊行反美,但那不是發自人民內心的自覺要求,是被壓迫出來的要求,我們必須 明白這一點。

在整個中國共產黨的改革開放的二十五年當中,美國跟中國的關係,特別是跟中國人民的關係應該說是比較好的。或者說美國對於 中國在經濟上的改革開放,是有支援,雖然它也有利益。可是不論是支援或利益,這對於中國大陸人民對於西方的瞭解,打開了窗戶,打開了大門。對於中國大陸人 民對於民主自由的理解和追求,產生了相當大的吸引作用。同時美國跟中國在改革開放二十五年中的關係,也使中國人民進一步地燃起了瞭解西方世界,希望中國也 能夠變成,明天美國這樣一個富強自由國家的願望,或者說是夢想。

因此,二十五年來我們看到,那麼多的中國年輕學生,來到美國求學;我們 可以看到,那麼多的中國的居民來到了美國,成了美國的移民。我們也能夠看到,由於共產黨的挑唆,矇騙我們一代不瞭解歷史,不瞭解西方,也不瞭解自己人民基 本要求的青年人,不是全部。即便他們也曾經走上街頭,去喊過反對「美帝國主義」的口號,可是你要知道,同時在美國領事館的前面,還是站著長長的隊伍,那里 面大多數是中國的年輕人和希望到美國求學的學生。

我這樣說,不是說美國對我們中國該有多大的吸引力;美國對中國有多大的恩惠;不,我祗 是說,中國人民沒有反對過美國人民;中國人民是把美國的自由民主制度,當作自己的追求的方向的;中國人民是把美國的社會制度,當作自己應該建設的社會制 度。中國人民只是希望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能夠更多地支援中國人民,而不是支援那個,在中國繼續進行著獨裁統治的專制政黨及其專制政權。

【林丹】那這里邊有兩個概念,就是中共和美國的關係,以及中國人民與美國的關係,是嗎?

【辛 灝年】說得很對。我說了這麼多,其實祗是說了中共和美國的關係。還是那一句話,中國人民沒有反對過美國,就像美國人民又何曾反對過中國人民一樣。中國和美 國作為世界上的兩個大國,美國作為今天超強的世界大國;中國作為在將來一定會成為世界強國之一的大國,我們希望中美兩國的友誼,不論是國家還是人民,淵遠 流長。共同為我們的時代,為我們的地球和世界,儘自己的一份心,一份力量。

【林丹】那您認為美國在中國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結束中共專制統治的進程中,會起到甚麼樣的作用呢?

【辛 灝年】我想任何一個民族和任何國家,都要靠自己的力量去解決自己的民主追求;而不能寄希望於任何國家來解救自己,這條路是世界歷史、中國歷史都證明是走不 通的。但是如果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國際環境,如果能夠贏得美國這樣的西方國家來支援中國的民主化進程,我們當然是十分感謝的,並且也是我們十分期望的。希望 美國人民能理解這一點,希望美國朝野能夠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