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聲像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灝年2006年訪談

 

(1)

 

胡錦濤的新思維 - 中美必有一戰

 

下載清點這裡

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聼打文字稿如下:

【旁白】一九九二年十四届一中全会中共第四代接班人胡锦涛进入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在中共十六大一中全会大会上,胡锦涛接替江 泽民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二零零三年三月在全国人大十届四次会议上, 胡锦涛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二零零四年九月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决定, 胡锦涛接替江泽民就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至此,作为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终于摆脱了前任江泽民影子,成为今日中国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 的最高统治者。

【林丹】胡锦涛上任已经两年多了, 在他上任的这两年多他都采取了一些什么样的措施与他的前任不同呢?

【辛 灏年】要想说明胡锦涛和江泽民的不同的话,首先要了解江泽民上台的时候和胡锦涛上台时候的区别。简单地回顾一下,江泽民上台于八九年,所谓动乱之际。 当时他所面临的是国内的非常不安的政局,国外的也就是国际的压力。在这种双重情况下,江泽民是忠实地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像满清王朝的西太后一样,对内,以 腐败治国,引导民众、引导整个社会向钱看,以借此来使得人们不关心政治,不关心社会的变化和人民的本身的追求和要求;对外,他一定要和所有的国际的各个方 面处理好关系,也就是说量中华之物力,结舆国之欢心。所以他就给胡锦涛丢下了一个因为腐败治国而留下来的一个烂摊子。

个烂摊子在两个方面的表现尤其突出,那就是江泽民的共产党走向了一个全面腐败和极端腐烂的状况;第二个方面那就是人民因为共产党的腐败而造成了强烈地不 满。共产党和人民之间的矛盾开始激化,人民的普遍的反抗运动已经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广泛,使这个政权虽然在江泽民的手里稳定了所谓十五年,可当它交班 的时候,这个政权已经走向了不稳定的历史阶段。

那么在这样一个社会矛盾急剧激化的状况下,胡锦涛所面临的中国国内的现状已经 和江泽民时代有所区别,区别就在于,如果说江泽民时代能够维持这个政权暂且不垮的话,可是等到胡锦涛上台的时候,这个政权已经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问题。其 实,胡锦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在一个亡国之象的环境下,可能要充当亡国之君。

胡锦涛上台以后,在意识形态上紧控。如共产党 的一句老话,内紧外松。他对外显出一种和平亲民的形像;可是对内抓得比江泽民时代还厉害。他对思想的控制;对网路的控制;对新闻自由的封锁和控制,较 之他的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对于异议人士,对一些国内的民主人士的逮捕和所谓法办也超过过去。在他上台的两年多时间里,包括对法轮功的镇压也是有增 无减,并没有因为他的上台而不镇压法轮功。那么这一切所有的行为他要做什么呢?就是我说的一句话,他要救命,救共产党的命,救这个政权的命。

【林丹】那除了在对国内的这种紧控和镇压以外,在国际上他采取了什么样的一个新的措施呢?

【辛 灏年】如果说江泽民时代采取的是量中华之物力,结舆国之欢心的慈禧太后政策的话,到了胡锦涛上台的时候,江泽民确实给他留下了几个漂亮的改革开放橱 窗。这个改革开放橱窗可以让胡锦涛继续利用去欺骗舆论、欺骗海外那些不知情的华人,和不了解中国实际状况的西方世界、西方国家的元首们、政治家们。可是在 国际问题上,他所面临的最大的麻烦就是江泽民没有能力解决,中国历任领导都不能解决的台湾问题。而台湾问题到了他的手里的时候,已经更加的复杂化和艰难化 了。

【林丹】可是台湾问题应该是内政问题,为什么您说这是一个国际问题呢?

【辛灏年】因为台湾 问题是中国的内政问题,你说得很好。可是台湾问题由于四九年以后中国分裂、分治,所以就造成了台湾问题的国际化,也就是说台湾问题虽是中国内政问题,可是 它又成了一个国际问题。因为中国人要想解决台湾问题的话,他必然要遇到国际社会对它的关心、对它的干涉,甚至于战争的可能。

家都知道美国跟台湾有《安保条约》,在《安保条约》里面规定,美国有责任保卫台湾。美国保卫台湾是对谁呀?不就对着共产党吗,共产党如果要用武力解决台湾 问题、武力统一中国的话,美国到底管不管呢?干涉不干涉呢?按照《安保条约》它是必须要管的,必须要干涉的,可是它一干涉的话,那中共对台湾的战争岂不是 又增加了一个外来的因素,那就是跟美国也可能发生战争吗。所以台湾问题它不是一个单纯的中国国内的问题,它已经是一个被在一定程度上国际化了的中国内政问 题。

【林丹】那胡锦涛上台以后对台湾采取了一些什么样的政策呢?

【辛灏年】胡锦涛上台以后当然 了他首先接下了江泽民丢给他的对台湾的威胁,所以他也在同样在威胁台湾。江泽民为什么要威胁台湾,希望台湾就范,希望台湾能够跟中国和平统一不加民主二字,也就是说让台湾和中国真正地实行专制一统,而不是民主统一。目的在哪里?目的就是因为台湾问题的存在,也就是中国人的一个民族主义情结没有解决;台 湾问题的存在,就说明中国共产党根本就没有统一中国,能不能统一根本不知道。不管台湾今天在政治上出现了什么样的倾向,它是基本上实现了民主自由的一个中 国的台湾省,而这个省从民主自由的角度来说,它对中国大陆一定是有一定的正面的政治影响的。

我们中国今天有两个大问题,哪两 个大问题呢?一就是民主问题;一个统一问题。民主问题,台湾是作为一种正面的影响力存在的。统一问题,台湾是作为一个负面的影响力存在的。因为按照中 国共产党的话来说,按照国情的需要中国是不能搞民主的。可是你既然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那么台湾不是民主了吗?台湾的总统不是选出 来了吗?台湾不是已经多党制了吗?台湾不是早就已经新闻自由、舆论自由了吗?因此这个影响力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它的正面影响是提高了中华民族的一个信心;提 高了中国人民的一个自信。台湾的存在就标志着中国人能搞民主;台湾的存在就说明中国的民主是有前途有希望的;台湾的存在说明十三亿人民的民主追求根本没有 错。

台湾不能统一,除了共产党希望它专制一统以外,中国大陆人民中华民族的历史要求,人民的心理和感情要求也是希望我们中国 是统一的。我们把台湾当作民主的希望,可是台湾又在统一的问题上在我们的伤口上不断地撒下了盐巴,让我们感到疼痛。共产党利用这个疼痛,利用民族感情上的 受伤害,高举起一杆假民族主义的旗帜,对台湾进行统战,对海外华人进行统战,对美国和西方世界表白它要统一中国的决心。

在胡 锦涛上台以后,也采取威胁的方法。2004年台湾大选《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说:台独就意味着战争,阿扁上台就意味着台独。这句话反过来说,只要阿扁上台就 是台独;只要台独又上台了就要发生台海战争,我们就要用武力解决台湾。可是结果是什么呢?阿扁被选上台了,继任了中华民国总统,在这种情况下,威胁,像江 泽民时代一样对台湾不起作用,胡锦涛不得不改变对台湾的战略。因为台湾战略牵涉到了,如果今天不解决台湾问题的话,可能影响到中共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了。

胡锦涛和他的中囯共产党在目前的状况下,他面对着这个不是国际问题的国际问题的台湾问题,他是要非下决心解决不可了,不是为了统一中国,我刚才讲了台湾是它的一张牌是为了救自己的命,是为了能将中共及其政权能度过它生死存亡的这一关。

【林丹】我记得您一直说,对台湾问题,中共是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那它现在到了一个什么阶段了呢?

【辛灏年】多年来我一直坚持我这个看法,那就是中共对台湾是死也不敢打,这一点已经基本为江泽民时代所证明;第二句话是中共要死了才有可能打;第三句话是打了就死。可是现在我要说明一下,现在,在胡锦涛上台以后台湾问题已经到了第二阶段。

为过去说打台湾,它不敢打的原因其实就两条,一条是打台湾等于给中国人民一个机会,二十年来邓小平的稳定压倒一切的国策,就是不允许有任何东西能够引 起动乱和暴乱的发生。江泽民曾经说:要把任何的不稳定、任何的动乱扼杀在摇篮之中,那就是说它最害怕的是什么呢?它最害怕的是不稳定。可是还有什么不 稳定比打内战所带来的不稳定更大呢?中国大陆人民在追求民主的过程当中一直在寻找着机会呀;寻找着天时呀,可是打台湾就等于是给人民一个机会和天时了。今 天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光是空军指挥学院的院长、政委叛变投敌当了台湾特务、被处死的将军、被判刑的将军就有好几个啊。在这种情况下飞机真的飞起来,你知 道他向哪里飞吗?

一九九六年当江泽民对台湾放空弹的时候,青海军区的八十九个中青年军官所组成的人民解放阵线,就是想趁中共打台湾的机会进行武装政变,这已经是历史的事实,历史的警告在那里了。所以它如果不能一举解决台湾问题的话;如果它使它的武装解决台湾问 题的这个时间拖延了的话,人民革命爆发的可能性就变得更大;解放军内部的那种分裂就有可能更大;一些在军队当中已经深受民主思想影响的下级的官兵们造共产 党反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所以江泽民时代才不敢打台湾。胡锦涛上台的前期只好延续着江泽民的威胁台湾的手段,只喊打而不敢真打。可是胡锦涛接班的时代已经是 江泽民统治的末期,中共已经走向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打不打台湾已经无所谓了,死路就在眼前了,所以胡锦涛的思维就必然要和江泽民发生一个不同的变化。 这个变化就是既然打台湾能够引起我们的危险,现在不打台湾更存在着这样一个危险,那或许打台湾还能够救一命。

人都有侥幸心 理,一个党、一个政权在它走向灭亡的时候,它也都要把自己的侥幸成份进行精心地计算,它算来算去,打台湾是有可能造成这种状况;可是打台湾,如果万一我们 打赢了呢?如果我们一旦打赢了,这个状况不就有可能避免吗。那么它想的是什么呢?提高军力,提高战斗力,使自己在武装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能够一举而下,甚 至是一天、两天、三天,最多一周之内解决台湾问题。不等到人民借机造反;不等到解放军下级的革命官兵们真正地起来革命起义的时候,它已经就拿下台湾了,它 不就又获得另外一个所谓的合法性呢,一个它不曾拥有过的合法性呢,是不是又可以苟延残喘下去了。

可是问题没有这么简单 呐,我刚才说了台湾问题是一个国际化了的中国内政问题,是一个直接影响到跟世界超强大国美国的直接关系的问题。当中共真要下决心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美国会怎么做呢?按道理它就应该用武力来保卫台湾,如果它根本不保卫台湾,一是食言,第 二对它自己不利,因为台湾是美国在远东的一个战略要地,它作为中国大陆和美国双方面都打的一场政治牌是太重要了,所以美国不管的可能性是不大,问题只是怎 么管。那好,如果中共打台湾美国真管了,那不就势必导致了一场中美战争的可能性发生吗?如果中美之间因为台湾问题而发生武力冲突,甚至于引起中美这一战的 话,那中共就不可能不考虑这场战争的后果是什么了?

不要小看中国大陆中国共产党的这一些领袖们,这些人他们都是在血与火里 面,镇压人民的血与火里面,在争夺政权的血与火里面成长起来的。不要小视胡锦涛在年轻的时候,在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他就敢于带着清华的红卫兵去火 烧英国代办处。不要小视胡锦涛在担任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的时候,他根本不请示中央就敢下令镇压所谓的西藏藏民的叛乱,敢于亲自带着钢盔去指挥镇压这场叛乱。不要小视这一点。

能不能够如他所设想的那样,如胡锦涛所愿望的那样,因为解决了台湾问题,因为解决了中国统一的问 题,而使它风雨飘摇的江山继续稳定下来;让它面临崩溃的政权能够再苟延一段时间。他当然首先要考虑打台湾怎样处理跟美国保护台湾的关系;怎样处理跟美国之 间直接发生冲突的关系;也就是中美一战的关系。

不论这个战争是局部战争还是全面战争,对于中共来讲都是危险和可怕的。如何战 胜它?如何在打台湾的过程当中,解决台湾问题的过程当中所引发的跟美国的武装冲突的这个过程当中,能够让美国成为它的手下败将,能够让美国干涉不了它武力 解放台湾,这就成为他要思考的最重大的问题之一。而且这个问题不仅牵涉到他对内政进行救命,而且也牵涉到它的国际关系的根本变化。它最后想了一个招,既然 打台湾可能引起中美一战,那我就干脆说中美必有一战。于是中美必有一战这个新思维,就成了胡锦涛上台以后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概念,一个总概念。

【旁 白】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四日中国人大十届三次会议通过了《反国家分裂法》。《反国家分裂法》全文共十条,其中第八条首次明文规定:可采取非和平方式来处 理台独问题。其规定如下:台独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 能性完全丧失,国家得采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林丹】那中共在这个中美必有一战这个新思维、或者说是一个新的概念下它们做了些什么呢?

【辛 灏年】它首先颁布了一个《反分裂法》,我记得我曾经在芝加哥讲过《中国的统一原则、道路和时机》,我在这个讲演里面就分析了《反分裂法》。我说它是个非法 之法;它根本不是一个真正的《反分裂法》,它实际上是打着民族主义的旗号,在海外进行统战,做给西方看的。因为中共在《反分裂法》里面已经暗示着,为了解 决台湾问题最后是不惜以武力作根本解决。它已经不在乎这个世界给它的压力了,因为这个世界的压力再大,都没有它内部对它生死存亡的压力更大,这才是一个重 大比较后的结果。

【旁白】二零零五年, 台湾泛蓝各党纷纷发起大陆之旅。新党主席郁慕明的民族之旅;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破冰之旅;国民党主席连战的和平之旅。他们被奉为上宾, 登讲台、走红毯、衣锦还乡。中共中央就连宋登陆一事对内发布的《通知》中说, 为了分化瓦解敌人营垒,为了在战争之前尽可能多地争取世界和平力量的支援,中央决定近期邀请以连战为首的台湾国民党和以宋楚瑜为首的台湾亲民党组团来大陆 访问,并增加与台湾各政党的联系。

【辛灏年】第二件事,这里刚刚放出《反分裂法》,那里就要请台湾的国民党登陆,将一个在台 湾的民主选举当中,两选两败的中国国民党主席,应该说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主席请到大陆,以全中国国民党主席、全中国一个政党的对等待遇,来欢迎他、接待他。 其目的何在?很简单,它的中心概念还是中美必有一战

如果说《反分裂法》已经是吹响了中美必有一战的这个总概念的序 曲的话,那么邀请连战访问大陆就等于是中美必有一战的一个对台湾的策略。在这个前提下,以中美必有一战的高度来压住对台的必有一战,它在心理上瓦 解了台湾人守台湾岛的这么一个决心。它利用了台湾两党之间的冲突;利用了台湾族群之间的分裂;利用了台湾国民党和民进党争夺权力的这样一个空隙,它要拉拢 台湾的国民党,使台湾的国民党和它在统战的道路上越走越近,最后造成虽然没有和美国真正地打那必有一战,可是台湾已经给它吓弯下去了。台湾问题就有可 能因为它敢于威胁美国高叫中美必有一战而不成其为战斗的对方和对手了。这是很高的一招儿。所以中共在对内发表的《通知》的题目里面就是说用革命的两手 来欢迎缓独的连宋势力登陆,这是一个方面,实际上是不战以屈人之兵

从另一面来讲,它拉拢了台湾国民党,在台湾培植 了一个亲共势力,它的理由还是中美必有一战。在这个前提之下,我解决台湾问题反而变得得心应手。第一,台湾人真的被威胁住了。第二个,因为要和美国必 有一战,我们必须解决中国的内政问题;我们必须解决中国的分裂问题;我们必须提前加速度地解决中国的统一问题,使我党能够真正统一中国。这样我们才有可能 有更大的本钱,调动全民族的力量包括台湾的力量,来跟美国必有一战。它就在它的《以革命的两手欢迎台湾的缓独势力的通知》里面就是这么写的。

中美必有一战的这个概念,或者说在这个大的概念之下,首先来做分化瓦解台湾的事情。这一招儿灵不灵?很灵。连战去了;宋楚瑜也去了;郁慕明也去了; 大大小小国民党中、高官们正在陆续地往大陆跑,他们乐意去走那个红地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故土之情,故乡之意;另外一方面,傍到了中共这么一个庞然大 物,他们在台湾就变得喘气都变得比较有力量一样了。

【旁白】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 中共少将、国防大学防卫学院院长朱成虎, 公开对外国记者扬言,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事,中方将首先使用核武器,并将美国数百城市夷为平地, 即使西安以东遭到摧毁,也在所不惜。按中国目前行政区域的划分,西安以东,包括东北、华北、华东和华南,共计二十一个省、市、自治区,包括北京和上海。全 部人口近十亿,占全中国人口的四分之三。

【辛灏年】中美必有一战的总概念之下做的第三件事,这是言归正传的一件事。它知 道从《反分裂法》到连宋登陆都还是中美必有一战总概念下的外围战,因为毕竟讲,中美一战还没有跟美国进行直接的交手。那么它终于让它的一个少将朱成虎 公开地对美国进行核威胁,它可以把中国西安以东的广大中国最丰饶的地区,让美国人炸个稀巴烂,表现了它敢用核武器和美国决一死战的中国共产党的气派和决 心。起不起作用呢?起作用,这第三招儿甚至于作用更大,因为第三招已经跨跃了对台湾问题的这个藩篱,直接把台湾问题演化成了中美必有一战,直接把中美必有 一战的概念变成了对美国的直接地核威胁。改变了它自己从来就表白的,绝不首先动用核武器的这样一个对全世界的一再保证。改变了它自己从来就自称是中国 平崛起,决不敢接中国威胁论这样一个一贯的表白。已经接过了美国人所说的中国威胁论,并且当真地威胁起美国来了。我就以中美必有一战作为我 的出发点,我就不惜跟你打中美一战。

·拉登是厉害呀,但他再厉害也只是炸了纽约的两栋楼啊,他不能占领美国;不能摧毁美国 呀。而中美之间必有一战是两个大国之间的战争,如果不能够达到彻底摧毁对方的目的,战争等于没有成功和胜利。那怎么办呢?那只有用一个办法打核战争。这就使得中共从中美必有一战的概念逻辑化地推向了跟美国打仗必然是打一场核战争。

对于中国和美国来讲,表面看 美国的核武力比中国的核武力强大得多;从实质上来看都是拥有核武力的国家。从另一面看,美国是个民主自由国家,要动用核武力的话,那要美国的国会、美国的 各个方面的咨议、讨论、决定,那是一个漫长的时间,那不是一个人说一句话就能够做的。总统在按下这个电钮以前,要经过无数地争论,才能做最后的决定的,甚 至还要看票数。可对中共来说,它要打核战争只在于他的一念之间。

所以打核战争的一个最大危机,就看谁先敢打、先敢放原子弹, 中共肯定先敢放。当我摧毁了你的时候,你再来摧毁我,我已经先机一着,已经站住了。我已经不是你手下败将了,正是在这样一个基本的思维的前提下,中共才终 于想出了一个绝招,那就是在中美必有一战的新概念下,对美国进行核威胁。

【林丹】那么美国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辛 灏年】你看美国的国防部长马上迅速地向他的政府,向他的总统提交了《中国军力报告》,提出了中国军队力量的增长确实对美国构成威胁。美国的大小报纸一再地 报导中国威胁论,一再地报导朱成虎的讲话。朱成虎的讲话成了网路世界的热门话题,成了中国人,不祗是中国人,台湾人、中国大陆人、大家都来共同探讨的问 题,你想它的热烈程度和它的热烈的范围,远远超过了《反分裂法》,因为它超越了中国的整体疆界。

【林丹】那中共真的是想跟美国决一死战吗?

【辛 灏年】当然是假的,这才叫中国共产党,这才是中国共产党的阴阳两谋。因为跟美国决一死战的结果是什么?结果不还是死?既然打台湾都可能造成自己的死,跟美 国打就一定不会造成自己死吗?跟美国打就一定能够真正地打赢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吗?不可能嘛。不论从政治、从军事、从地缘、从中国共产党在这个世界上的关 系,和中国共产党跟中国人民之间这个最危险的关系出发来说,它都不是最后的胜利者,这是不可能的。

【旁白】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在胡锦涛出访美国前夕,中共国务院发表《中国的军控、裁军和防扩散努力白皮书》,为胡锦涛访美营造气氛。《白皮书》强调:中国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都不会首先使用核武的政策不会改变;中国永远不称霸,永远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力量。

【林丹】中共刚刚对美国进行核威胁,那现在,胡锦涛要求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希望能够享受元首级的接待。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

【辛灏年】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胡锦涛所运用的手段是阴阳两谋手段,阳的是威胁美国;阴的就是来访问美国。正面威胁,暗地里拉手,并且为了这个拉手进行铺垫;为了这个拉手可以不惜面子地要求美国给予他元首级待遇;给予他国事访问的机会。

在进行威胁完了以后,达成它们既定的、预想的目标之后,它必须仍然跟美国搞好关系,因为仗是不能真打的,最好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它现在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它虚张声势己过,它要进行实际的外交了。

胡锦涛他今天所做的这一切,他想到的这个战略,实际上是毛泽东使用过的战略阴阳两谋的战略,也是中国共产党一贯的战略,同时他还是有一个历史的经验可供他借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