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八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小二黑往事

 

艾敏

 

本文所寫的「小二黑」,是老同事全水老師的昵稱。他是個從不信邪的樂天派。前年體檢,醫生說他罹患胰腺癌,存世僅有3個月,他却樂觀地生活了14個月。此間,我常收到他議論國是的郵件材料。今年3月下旬,他在微信中幽默地說:「累了一生,上帝要給我發紅包了!」想不到,竟是訣別之辭。一周後,噩耗真的傳來了。風雨歲月共過患難,往事隨即在腦海涌現。

1963年我在皖南一所省重點中學任教,教研組新教師報到,我是組長參與接待。分管人事的教導主任是熟面孔,他笑迎全水:「歡迎你回母校任教。」轉而戲言:「四年不見,小二黑沒變大黑啊?」

高中時代,身材偏矮、膚色黝黑的全水常被人戲稱「小黑饃」;他在文學社主講趙樹理小說《小二黑結婚》故事後,人們昵稱他爲「小二黑」了。主任提起老綽號,他順勢答腔:「三年大饑荒,怎能長得高?幸虧考上『吃飯不要錢』的師大,每月還有23斤半口糧!早上喝的是『洪湖水,浪打浪』;中午分到兩隻小黑饃,總算活過來了!」繼而嘆息:「老母比我苦,在生産隊大食堂搭夥,喝的是幾粒米的清湯----當年兒子無力盡孝,而今養得起,老人却早走了!」

 不知何時站到身後的老校長,插話安慰:「三年自然灾害,前進中的困難!」全水轉身答腔:「老領導,我到老家無爲縣農村調查過,不是天灾,是浮誇風、超徵購,害得農民遭殃!」

 人事主任擔心校領導尷尬,急忙笑言圓場:「不說不合文件的話!亂說會變老右啊!」

 「不能說假話啊!」全水辯駁。 校長拍拍他的肩:「講實話好!」進而勉勵他:「要以老教師爲師,努力教好每節課!」

全水深知母校「求實、進取」的校風,全力以赴搞教學。備課中的疑難,他常向高三備課組的老王、老吳請教。遵照學校要求,從初中起步,逐年升到高三,要象老教師那樣全面熟悉教材。不怕苦和累,兼當班主任,學會教書育人。單身漢一心撲在工作上,小二黑樂樂呵呵忙個不停。

他在教工食堂搭夥,午餐時却常端著碗在學生食堂轉悠,查看他班上住校生用餐情況。來自市郊的小曹,接連三天蹲在食堂外邊啃紅薯。全水老師問明情況得知:當保姆的寡母未發工資,小曹沒錢交伙食費,被停夥了-----班主任全水二話不說,立即爲學生代繳了半個月伙食費。

我在組會上稱讚這件事時,全水紅著臉說:「民以食爲天!餓過肚子的人,知道沒飯吃的苦楚,何況是正在上課的孩子呢?理應相幫!」

平日不多言語的老吳,此刻插話了:「小二黑不僅幫助小的,也關愛老的。請看我的對座空位----老王病了兩天了,小二黑天天給他打水送飯!高喊『學雷鋒』的人,居然議論:『有人向右派靠攏』?

「豈有此理!」組會上有人憤憤不平。全水起身發言:「我做的區區小事,何足挂齒?作爲新教師,令我驚詫的是:在我們百年老校,居然還有人在編造『小道新聞』?」

他指的是,老王遭人「告狀」的事。 全水漲紅著臉坦陳己見:校長在教工政治學習會上,批評有人上課時大講「一」字的三百多種用法,而不把最高指示引進課堂-----矛頭所指,本組同仁心照不宣。此次,老王所獲的新「罪名」,完全是他任教班級班主任、政治教師彙報的片面材料!老王是摘帽右派,無處申辯!

 當時提倡「最高指示進課堂」,教師每節課都要爲精心選用領袖語錄設計教案,重返講臺的老王,竟然在語文基本功方面下功夫,豈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初出茅廬的全水,又哪裏知道「監視摘帽右派的言行」,是在「抓階級鬥爭新動向」呢?

 狂風惡浪襲來,善良的全水終于磨亮了眼睛。在「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日子裏,「政治組革命教師」,在教學大樓顯著墻面貼出大字報:《把隱藏在鬼窩的右派分子王某某揪出示衆》,摘帽右派王老師是教工中第一個被揪鬥對象。紅衛兵勒令他挂牌遊校示衆。老王不堪忍受「革命教師」的誣陷、紅衛兵的淩辱,投水自盡了。全水無力相助,悲憤如火山岩漿在胸中翻涌。

鋪天蓋地的大字報,揭發 我們語文組是「藏污納垢」的「鬼窩」,老教師惶恐不安。全水拍拍胸脯說:「怕什麽?頭上沒帽子、屁股無尾巴,我們也要成立造反隊!」在教工食堂用餐時,談起「老右之死」,他痛斥編造無中生有大字報的人,是「用別人的血染紅自己頂子」!

在混亂的日子裏,教工食堂是各類消息的「轉播站」;迎合政治風向、亂世「露崢嶸」者,聞聽全水老師的正義「痛斥」,不敢正面回應,轉而煽動「革命小將」出場。他們向紅衛兵大隊部「求援」:聲稱「揭批摘帽右派的大字報,遭到鬼窩右派團夥的誣陷」;又編造全水新罪狀:「痛駡過姚文元評《海瑞罷官》文章」,他們還無中生有說全水曾「嘲笑」「最高指示進課堂」是張貼政治標簽-----瘋狂的紅衛兵如獲至寶,立刻刷出紅字標題大字報:《小黑鬼哪裡逃?》把「小二黑」改稱「小黑鬼」的大字報,從教學樓貼到家屬區,全水的宿舍門也被遮攔。他班上的學生,看在眼裡,急在心上-----

全水在宿舍洗澡完畢,開門出來去食堂晚餐,「呼地一聲」門上的大字報破了,堵門的紅衛兵嚎叫:「撕壞大字報,就是反革命!」全水挺直腰杆屹立門前,不懼狂吠推搡!突然從圍觀的人群中沖出一位農婦,含泪呼喊:「不要爲難全水老師!我是小曹媽媽,我證明:他是愛護學生的好老師!」

一身正氣的全水老師,在瘋狂歲月不懼圍攻的場景,老友多年難忘;在政治生活不正常的日子裏,他爲救助民主鬥士而身陷囹圄的悲情,更令人感嘆。

1989年,神州大地民運浪潮滾滾,「反官倒、反貪污」口號,震撼人心。天安門廣場百萬學生的愛國壯舉,牽動億萬善良百姓。那段日子,全水和校內關心國是的師生一樣,天天注視著京城動向,仿佛看到老學友在廣場活動的身影----豈料,那裏竟響起舉世痛心的槍聲----愛國人士被迫亡命。

遭通緝的學運領袖之一的王某、被定爲學運幕後黑手之一的包某某,都有親友在江南。京城社科院學者包某某,是全水高中時代摯友。好友爲民主大業落難,天大風險也要出手相幫!他與同在江城任教的高中學友曉林老師協作,衝破紅色羅網,悄悄地接待了避難人士。

「天網恢恢」,全水和曉林被捕的新聞,震驚全市,江城電視臺還把他倆「亮相」了!看到穿著老頭衫、膚色黝黑的全水出現的鏡頭,令我不禁浮想:小說人物小二黑爲追求自由婚姻曾被民兵頭頭金旺、興旺捆綁;而今,身邊同事「小二黑」爲掩護民主志士竟遭審判----

坐牢七個月,全水和曉林才獲出獄。退休後的全水,迷上了電腦上網。我移居北美後,他使用微信交往。我讚他與時俱進,他笑答:網絡世界讓我瞭解真相,晚年不再受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