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八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蔡英文·臺獨·三思·三不可

 

袁定華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蔡英文先生,由中華民國國民選舉出任中華民國第十四任行憲總統,且是中華民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這既是蔡英文女士的榮幸,更是蔡氏家門的榮耀。

據相關資料介紹,蔡英文先生祖籍福建漳州,先祖是何時去的臺灣,外人無所考。但可肯定的是,蔡家不是臺灣的原住民,而是「客人」。

目前臺灣人口約為兩千三百萬左右,原住民約佔2-3%。如此看來原住民不足百萬,而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者都是「反客為主的客人」了。

那麼,這些「客人」來自何方呢?從文化、語言、雙目、華髮、體膚、習俗諸方面觀察,應該是來自海峽西岸的大陸,無非是來的早晚不同而已。

蔡英文先生就職以來,從全方位看,治國理政並不順暢,更說不上是差強人意。看了先生的五二零就職演說、告民進黨黨員公開信、雙十慶典演說,話雖說的清晰,但總是含有一些無法捉摸之處。所以令人感覺,總統先生在精神上、思想上存在著一種剪不斷理還亂、且無法言狀的困惑。

更有甚者,今年十一月十二日,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世界各地華人,紛紛舉行紀念。可作為中華民國民選總統的蔡英文,竟沒有舉辦任何紀念活動,既無一詞慶祝紀念之語,更無一絲懷念景仰之情!這不僅為全體國人所驚訝,更為全體華人所憤怒!

炎黃子孫們不禁要問:若無國父孫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哪有你蔡英文今日躋身中華民國第十四任行憲總統的榮耀!難道你蔡英文不是中華民族的兒女?而是他國、他族(皇民化者)的後裔?!當然,這需對DNA一測即可明瞭。若果如是,你原本就沒有參選中華民國總統的資格。你隱瞞身世,參選了,當選了,卻飲水不思源,行事忘國本,你欺騙天下,愚弄國人,其人格,品行,道德、操守,已渺小、渺小、渺小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讓世人不屑一顧!

為了執政有力,蔡英文身兼兩職:一是中華民國行憲第十四任總統;另一是臺灣民主進步黨的黨主席。

作為中華民國的民選總統,如果良知未泯的話,其職責應是:奉行三民主義;完善民主憲政;振興中華民族;切切實實貫徹好國父孫中山先生宣導的政黨政治。

作為民進黨的黨主席,則要奉行民進黨的黨綱。

民主進步黨黨綱開宗明義:基本綱領——我們的基本主張

() 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

…………

這樣,矛盾就來了:作為中華民國的民選總統,如何去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呢?如果執意奉行民進黨的綱領,盡心盡力創建「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那不是明顯的叛國行為?中華民國的國民們能答應嗎?中華民國的法律能答應嗎?!

話再說回來:如果不能盡心盡力去創建「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那民進黨的黨員們,尤其是黨內的大佬們能饒過嗎?

很顯然,這是一對:日月不同行,冰炭不同器的矛盾!以旁觀者察之,面對如此難解之方程,不正是蔡英文先生精神、思想上無法名狀之困惑?

要解此方程,不僅需要見識、學識與膽識,魄力、毅力與定力,更需要高超的政治才華與智慧!

如此高深的學問,何處尋求?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思想寶典」中應有盡有。

人生天地間,享受「天賦人權」為第一要義。

「天賦人權」為何?無非是要擁有社會整體中的公道、正義、平等與自由。社會整體中公道、正義、平等、自由如何保證?當今通行之法:只能是「民主憲政」。

當年國父孫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宗旨非常明確:軍政—訓政—憲政。民主憲政是中山先生建國的最終目標。

中華民國歷經七十餘年,三代人的不懈努力,在臺灣省實現了建國宗旨。民主憲政的國體政體,在臺灣已經運行了近三十年,臺灣同胞已是沐浴其中。

中華民國民主憲政的國體政體,在近三十年的運行中不斷完善,形成了政黨政治的運行格局,實現了國父所宣導的政黨政治的夙願,已成為指引中華民族振興發展的燈塔。

作為臺灣省的局外人,想說的是:民進黨未必非要建立一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不可。換句話說,即使建立起「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那麼國體政體該如何定位?民主憲政?還是一黨獨裁?

民進黨的全名是:「民主進步黨」,新建的國家自然而然應該是「民主」的,不可能是「獨裁」的,「民主」才能「進步」嘛!

那麼,「民主憲政的臺灣共和國」與「民主憲政的中華民國」,其政治生態在本質上又有什麼區別呢?國民所要享受的不仍然是社會整體中的公道、正義、平等、自由嗎?

由此狀況引申而出,我們不妨深入思考一番:一個家庭,一個族群,每逢清明、年節,遵循中華民族傳統的禮儀習俗,無論身居何地的賢孝子孫,都會慎終追遠,祭祀先祖。在祭祀先祖時,內心無不滿懷「尋根、求源」的渴望,我想臺灣同胞亦不會自外於此。

木無根不生,水無源不流。那麼居住在臺灣寶島的「客家人」,「根在何處」?「源在何方」?靜心而思,應該是在華夏中土地區,黃河長江流域,每年清明時節臺、港、澳同胞的代表人員都要來黃土高原,到黃陵祭祖,祭祀軒轅黃帝,無不是慎終追遠的尋根之行。

「中國」一語非常古老,三王邦國時代已經產生,意為居中之國,故曰「中國」,但那時並未有「中國人」的稱謂。

為什麼?因為那時是公權私有的「家天下」時代,那時不用國家稱呼,而是用朝代稱,所以有夏、商、周朝人,秦朝人、漢朝人、唐朝、宋朝人,而沒有叫中國人的。公權私有家天下的政治模式一直承襲延續了四千一百多年,直到孫中山先生領導的國民革命徹底推翻「家天下公權私有制」,於西元一九一二年元月一日建立起中華民國,宣佈「天下為公」,主權在民。從此開始凡中華民國之國民,始稱為「中國人」,並以民國紀年,今年已是民國一百零五年啦。

「中國人」,令炎黃子孫揚眉吐氣的一個稱謂,國父孫中山先生說,他們是國家的主人,是中華民國的「君主」。所以,大陸人、臺灣人、香港人、澳門人、旅居海外各地的華人,應該都是「中國人」。因為大家的體內都在流淌著中華民族的血脈,都在書寫著「書同文」以來中華文字。

中華文字源遠流長。據史書記載:太昊伏羲氏,德合上下,天應以鳥獸文章,地應以龍馬負圖,仰觀象於天,俯觀法於地,中觀萬物之宜,始畫八卦,卦有三爻,因而重之為六十四,以通神明之德;作書契,以代結繩之政。制書有六:一曰象形,二曰假借,三曰指事,四曰會意,五曰轉注,六曰諧聲。使天下義理必歸文字,天下文字必歸六書。可見中華文字的歷史意義是何等的深遠。

中華民族具有獨具特色的通用語言——國語,或曰華語。

當年,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實行了車同軌、書同文、衡同度,卻沒有實行語同音,即沒有推行「國語」。雖說國家統一了,但地域遼闊,方言繁雜,各地同胞交流時非常困難,常常不得不採用文字交談。

中華民國建立後,孫中山先生解決了泱泱大國,人口居世界之首卻「語不同音」的歷史遺留問題。先生安排專人研究北京話語的音韻特徵,制定適合全國通用的話語——國語,推廣全國,以至於今,通行所有的華人居住區。

同根、同源、同祖、同宗,臺灣同胞共同生活在中華民國民主憲政的國度裏,何必再要建立一個「臺灣共和國」呢?

綜觀歷史的演進,民進黨可能有些心理障礙:臺灣省的民主自由,是我民進黨不懈努力,曾經付出牢獄生活,堅決奮鬥的結果,民進黨是贏得民主自由的第一功臣!

不錯,三四十年來,民進黨在促進中華民國民主化的進程中,所做出的努力、奮鬥、貢獻不容否定。但對歷史真實的一面,一定要有客觀的認知,不能有意地掩蓋。遙想當年,《美麗島》雜誌社,為紀念「世界人權日」,在高雄組織燭光遊行,政府職責是要維護社會治安。

曾經的歷史現實是:《美麗島》雜誌社組織的燭光遊行非常非常的幸運,因為遊行隊伍面對的不是機槍,更不是坦克,是蔣經國,是蔣經國派來的身不帶寸鐵,要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憲兵警員,其大肚能容的結果可想而知。

如果當年遊行時遇到的不是身無寸鐵,罵不還口,打不還手的憲兵警員,而是突突突突,!噴著火舌,猛烈射擊的機槍,是轟轟隆隆碾壓而來的坦克,遊行隊伍該如何自處?結果將會如何?血肉橫飛?暴屍街頭?如果果然如此,毫無疑問,臺灣省的歷史走向一定會改寫,日後絕不會有大家共同享有的民主憲政。更不會有所謂的「民主進步黨」。那麼,今天誰會再去呼籲建立所謂的「臺灣共和國」呢?

所以無論如何講,民進黨決不能貪天之功歸為己有!好像臺灣的民主自由是民進黨一家努力奮鬥的結果。這種認知不符合歷史事實,所以非常錯誤。

因為當年蔣經國的手中,不是沒有機槍,不是沒有坦克,只是不想用,不能用,因為用則違背中華民國建國宗旨。所以經國先生處理《美麗島》事件的方法,是寬厚,是包容,是中華民國建國宗旨進程中的一個環節,歷史的發展已經證明瞭這一史實。

民主進步黨,可能因心理障礙而產生偏激思想,建黨時制定黨綱便開宗明義:「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

今天,作為中華民國民選總統的蔡英文先生,面對民主進步黨的黨綱,必定會左右為難。

勸化民進黨放棄黨綱的「臺獨理念」,難,很難,非常難!

作為民進黨的黨主席,如果盡心盡力完成「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的黨綱理念,卻有「三不可」橫於面前:

一不可叛國;二不可忘祖;三不可忘根。

作為中華民國的總統,拿著中華民國國民給予的薪俸,享受著中華民國總統的禮遇,轉過身去「建立臺灣共和國」,這是叛國的行為,是人性的極度扭曲,是一項不可饒恕的叛國罪!將會走向國法審判臺!

袁世凱的舉動可做為一個實例引以為鑒:袁世凱身居中華民國大總統要位,卻要去建立洪憲帝國,當洪憲皇帝,結局如何?八十三天,在國人的一片唾罵聲中而亡!二者雖不一樣,但行為卻是雷同:均是背叛中華民國。殷鑒不遠,敢不惶恐?

作為中華民族的兒女,在臺灣共和國裏,應該是什麼民族?另創一個「族號——皇民化族」?這樣會被世人恥笑,背叛中華民族,這是忘祖!

作為炎黃子孫,「臺灣共和國」的國民,根在哪里?源在何方?如此行徑是忘根!

蔡英文面對這「三不可」,必須要三思:思根、思源、思祖國。

若強行而為,又該如何向天下人交代!蔣經國先生若西天有知,蔡英文又該如何面對深受臺灣同胞愛戴的蔣經國先生?

民國六十八年(1979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蔣經國先生在國民黨建黨八十五周年紀念會上,以「從中國國民黨歷史看國民革命前途」為題發表演講,就曾經講到「臺獨」問題。他說:

「中國人要的是以『忠孝、仁愛、信義、和平』為精神的文化傳統,發揚這種文化精神的就是三民主義,實踐這種文化道德的就是國民革命,代表這種文化傳統的就是中華民國。

「講到這裏,我還要提及一件事,那就是為國人所痛心疾首的所謂「臺獨」問題,前面我已經舉出歷史上的各種叛逆、僭竊、以及漢奸、外寇等等『變統』,都在春秋大義之前迅速顛僕,今天的所謂『臺獨』分子原是連那些最低微、最卑劣者的分量都夠不上的,因為它從根本上就是錯誤的,是被野心分子利用的,是為民族大義所唾棄的。大家自然明白:臺灣被日本侵據的五十年當中,全臺灣同胞人人在流淚,全臺灣志士也個個在流血,那不都是為了不甘心被異族統治、不都是為了一心要『返本歸宗』麽?今天的所謂『臺獨』分子,他們身上流的,還是中華民族的血液,他們的先代,有的還是愛國志士,他們今天有了這種荒謬行為,已經使他們的祖宗在地下哭泣,已經夠他們的親人在暗中切齒傷心!再說任何忠孝傳家的家庭,偶爾也會出現一兩個不肖子弟,作父兄的沒有不期待『浪子回頭』的;我們深信:只要人性不失,良心未泯,浪子都會回頭,過去臺獨份子回頭的就已經不少。明白了這一點,就知道政府對『臺獨』的態度,是基於民族感情所產生的期待,但如果一直執迷不悟,甚至於毀法亂紀,那就不是純感情問題了。」(《蔣總統經國先生言論著述彙編·第12冊·P509

所以說蔡英文面對民進黨黨綱,一定是左右為難,處境尷尬。那麼化解難題的唯一辦法只有:充分發揮政治智慧,及所有人脈,努力「勸化」民進黨,理性的放棄黨綱第一項——「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這才是人生正道,國之坦途。

國父孫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即奠定兩塊基石:一是民主憲政;一是政黨政治。

實行政黨政治,是孫中山先生治國理政的思想核心。先生曾強調:中華民國今後之興衰強弱,其樞紐全在代表國民之政黨。各政黨集一般優秀人物組織而成,各持一定之政見,活動國內,其影響及於國家政治,至遠至大。惟是政黨欲保持其尊嚴之地位,達利國福民之目的,則所持之黨綱,當應時勢之需要,以合乎世界之公理。而政黨自身之道德,尤當首先注重。

政黨政治秉持三大要素:黨綱;黨德;黨爭。中山先生指出:立憲之國,時有黨爭。爭之以公理法律,是為文明之爭,圖國事進步之爭;黨爭有一定之常軌,夠能嚴守文明,不為無規則之爭,便是黨德。

一個正義滿腔,正氣灌頂的優秀政黨,其黨綱必順乎潮流民意,其黨德必高尚純潔,其黨爭必文明有節。一個國家中的政黨,若黨黨如此,即為政黨政治成熟的最佳狀態,自然而然,國泰民安。

以公理大義結盟為政黨,以私利小我相聚為朋黨。朱熹有言:「相助匿私曰黨」。朱熹這裏所言之黨,乃朋黨之黨而非政黨之黨。

治國理政中,政黨相互之間是競爭對手,不是敵手,更不是仇家。一個政黨若視對手為仇家,自身已淪為「朋黨」無疑。

反觀當今中華民國在臺灣省的政黨政治,民進黨在朝,國民黨在野,不見祥和之雲,但見肅殺之氣。令人望而寒心!

民進黨全面執政,運用手中的執政權力,針對國民黨成立所謂:「不當黨產清理委員會」,越法行使,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凍結國民黨黨產帳戶,致使黨工無法領取應有的合法工資。

如今臺灣的政治生態,婉如四十年前大陸文革的十年浩劫,「不當黨產清理委員會」不就是當年的「文革領導小組」嗎?置憲法與法律於不顧,恣意橫行。

何以如此?手中有權嘛,擁有了政權,便可擁有一切!以權代法,恣意橫行,這是野蠻的獨裁行為,如此做派,蔡英文政府便徹底背叛了孫中山先生創建中華民國,民主憲政的治國理念!

如此政治追殺,完全違背了國父孫中山先生所宣導的「政黨政治」。有悖文明,有悖黨德。難道蔡英文女士的體內流淌的是,崇尚鬥爭哲學的血液?承繼的是「N億人不鬥行嗎?」的基因?

從同盟會到國民黨,百餘年前,在孫中山先生的領導下,啟動國民革命,流血犧牲,前仆後繼,推翻專制,建立民國。國號:「中華民國」,國體民主,政體憲政。歷經七十餘年時光,在推進民主憲政的過程中,雖荊棘叢生,困難重重,但始終堅持不懈,奮力前進,幾經波折,在蔣經國時代終於完成。臺灣同胞始有今天自由平等的政治生活。

國民黨東征、北伐,抗日衛國,捍衛國權,保衛國土,捍衛中華民族高尚的尊嚴。

國民黨在兩蔣時代,奮力保衛臺灣,建設臺灣,為貫徹實現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奮鬥始終,實施憲政,還政於民。國民黨無愧於中山先生,無愧於中華民國,無愧於中華民族!無愧於臺灣同胞!!

奉勸蔡英文先生,必須打開以爭鬥為立足基點的心結,應該徹底拋棄奉若圭臬的鬥爭哲學,徹底拋棄惡鬥、狠鬥的惡劣作風,投身於良性互動的政黨政治生態之中,造福於中華民國,造福於臺灣同胞!

縱觀中華民族歷史長河,如今的海峽兩岸,其實質就是第二次「南北朝」。兩岸分治已經一個甲子過去了,作為中華民國的執政黨,毫無疑問,肩負的歷史使命就是力促中華民族的民主大統一。而不是黨派內鬥,更不能惡鬥、狠鬥。

中華民族的歷史發展到已分治一個甲子的今天,正處於「分久必合」的歷史當口。「分久必合」,這是一項重大的政治課題。

「分久必合」,應該如何「合」?當然一不能「合」於威權統治;二不能「合」於極權統治;更不能「合」於專制獨裁!只能是「合」於三民主義民主憲政的政治生態中。

如何辦?兩岸互商,尋求一個「合」的「最大公約數」,有了認識一致的「最大公約數」,那就會出現「合」的曙光和機遇,就有了實現「合」的可能。

那麼這個最大的公約數在哪里呢?當然是非孫中山先生莫屬了。運用孫中山先生的思想,將海峽兩岸「合」於三民主義民主憲政的政治生態之中。若果能如此,誠可謂兩岸民眾之辛,中華民族之福,國運恒昌之照!天下幸甚,萬民幸甚!兩岸主政者將名垂青史,留芳百世!

有鑒於此,殷切希望蔡英文先生能盡情發揮自身擁有的學識、膽識,以及智慧、忠貞,滿懷春秋大義,為促成中華民族的民主統一,奉獻出人生的金色年華!

人生道路雖然漫長,但決定其「身後名」的人生歷程,常常在於理智的選擇。關鍵的一步,豈可輕率?慎之!慎之!

 

民國105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