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八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臺灣問題再思考:

我爲什麽反感中國民主人士的臺獨論

 

淩宸

 

我爲什麽反感中國民主人士的臺獨論?因爲這嚴重損害中國人民的利益。

其一、一些臺灣人提倡臺獨,還情有可原;然而一些大陸人——無論是身在大陸,還是移民海外——支持臺獨,却讓人嘖嘖稱奇。因爲臺獨的一大主張,就是去中國化。什麽是去中國化?就是去掉對中國的認同,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不承認中華民族且以中國爲耻,主動從歷史、文化、血統、種族、教育、政治、思想上進行完全的切割,換句話說,就是視中國形同陌路,弃如敝履。而且必須說清楚的是,這種去中國化已是從「去紅色中國」、「去共産中國」的層面進入到「去文化中國」、「去血源中國」、「去傳統中國」的程度,或者是打著「去紅色中國」、「去共産中國」的旗號行「去文化中國」、「去血源中國」、「去傳統中國」之實質,進行族群的隔離與排它。那麽在此情況下,特別是在一些臺獨勢力極端反中辱華的情況下,作爲大陸人不知維護自己的利益還去支持臺灣,豈不是有病?稍有點志氣的人都做不出這樣的事,除非他們已是不把自己當作中國人。

其二、空口無憑,且看臺獨的去中國化主張:

1、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臺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

2、擴大解釋基因研究,稱臺灣人不是漢人,以建立「去中國化」的正當性。

3、大規模的去除漢文化影響,不是只消除或改革其落後不民主的部分。

4、取消現在國語(在中國大陸稱爲普通話)的官方地位,包括漢名。

5、重新詮釋中華文化在臺灣的影響,並努力克服其中對臺灣共和國建國造成障礙的因素。

6、廢除在臺一切宣揚「中華文化」的圖騰、論述,包括國民政府命名的道路、國營事業、紀念物等等。

7、在語言的使用上,不再把中國當成自己的國家,例如不再使用「古今中外」一詞、改稱中醫爲漢醫、改稱中文爲北京話、華語或漢文。

8、以臺灣島做爲主體詮釋歷史,而非國民黨乃至於清朝及之前之政權之延續爲主體。

9、重新定義中國人爲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之公民,與種族、文化上的漢民族、華人加以區分。

10、從語文的脫漢角度出發,主張廢除漢字、改用羅馬字書寫臺灣語文(原住民族語、客家語及臺語),並將華語定位爲外國語文。

以上內容來自蔡英文講話、民進黨黨綱、蔣爲文《廢漢字才有辦法獨立》及自由時報《臺灣人在血統上大多有別於中國人》等。請問,看到這樣的去中國化,你還支持臺獨嗎?

其三、或有人言,中國大陸才是去中國化最爲嚴重的地方,又有什麽資格指責臺獨去中國化?誠然,中國大陸被中共去中國化不假,而且搞到千瘡百孔滿目瘡痍。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在反抗中共的同時,就不能批判臺獨,這是並行不悖的事情,兩者之間並無衝突,憑什麽臺獨就可高人一等呢?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臺灣的彭明敏就提出要走第三條路,既不要國民黨,也不要共産黨,那爲什麽大陸人不可以提出自己的第三條路,既不要中共,也不要臺獨?站在中國大陸的立場,凡是危害大陸人民利益的去中國化行爲,都可以批判與反制,無論是中共還是臺獨或是其它任何勢力。

其四、而且必須提出的問題,也是這些贊成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必須回答的問題:中國民主人士贊成臺獨,尾隨於臺獨的去中國化,那麽他們自己是不是也在準備或已經進行著去中國化?倘若如此,誰又敢相信他們是在真的爲中國追求自由民主,是在真的爲中國人民的利益奮鬥?因爲臺獨並非民主運動,臺灣早就已經實現了民主自由,臺獨是基於臺灣人的身份認同與國族認同而推動的政治獨立運動。如果中國民主人士贊成臺獨,那麽就是贊成臺灣人的身份認同與國族認同,那麽請問在此情況之下,這些所謂追求中國自由民主的中國民主人士,又把大陸人民的身份認同與國族認同置之何地?你們真的是在爲中國追求民主自由嗎?你們真的是在爲大陸人民的利益著想嗎?在大陸利益與臺獨利益的立場上,你到底站在哪邊?

其五、正如臺灣學者賴岳謙所指出,臺獨已經從「去中國化」走到「去中華民族化」。舉例而言,日本統治臺灣時對原住民的鎮壓,蔡英文稱爲「同化」,而鄭成功在臺灣時,却被稱爲「屠殺」,表達之間的差別顯而易見其真正的態度與立場。另外,在避談U型綫、不維護太平島主權、廢除課綱等方面也清晰可見欲圖切斷與中華民族血緣、文化聯繫的動作。除此之外,更還有民進黨立委劉世芳的扯鈴是在幫中國統戰的荒唐腔調,臺灣民政府洪素珠「中國人滾回去」及臺獨網民「南京大屠殺活該」、「應該多來幾次512地震」之類充滿仇恨的叫囂。但是,「去中國化」與「去中華民族化」隱藏的一大思想却鮮有被人看出的就是:爲了臺獨成功搞得中國四分五裂也在所不惜或事不關己,因爲已經去中國化、去中華民族化——臺獨大佬辜寬敏不就狂言歡迎戰爭嗎?

其六、臺獨提倡臺灣優先、本土至上,擺明瞭就是把臺灣利益放在首位,不想也不會顧及大陸的利益。那麽在這種自利原則之下,大陸人優先照顧自己的利益豈不也是理所當然?天下總沒有只能你優先照顧自己,不能別人也同樣優先照顧自己的道理吧?既然臺獨只顧及臺灣的利益,那麽大陸同樣也可以只顧及大陸的利益。從現實層面而言,我從來就不覺得你的自私就比我高尚,我的自私就比你低下。而且,臺灣有人去思考臺灣的未來與利益,大陸自然也會有人去思考大陸的未來與利益。然而奇怪的是,爲大陸人民利益說話的人反而受到排擠,爲臺灣利益說話的人却被大肆歡迎,作爲大陸人不知莊敬自强惟護自己的利益,反而還去支持危害自己的人的利益,天下有這樣傻的嗎?

其七、又或者說,現在中國連民主自由都沒有,如何來惟護自己的利益?沒有民主自由,那麽就去追求民主自由,追求民主自由的同時,難道不可惟護自己的利益?誰規定了要在民主自由以後,才能惟護自己的利益?難道因爲沒有民主自由,中國人就不可以惟護自己的利益?臺灣彭明敏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提出臺獨惟護臺灣人利益時,臺灣當時何曾有了民主,何曾有了自由?那爲什麽臺灣可以在沒有自由民主的環境下主張惟護自己的利益,大陸就不行呢?天下有這樣講道理的嗎?如果這樣的謬論還被當作道理,那麽持這種觀點的人和共産黨又有什麽區別,連人民惟護自己利益的權利都被剝奪,這明顯是希望中國人永遠做奴隸。

其八、又或者言,自己沒有民主自由,却還管臺灣的獨不獨立,如此豈不是未得食飽已思减肥?然而爲何臺灣人惟護自己的利益就是正常,大陸人惟護自己的利益就不應該,難道惟護利益還得有個前提?前提就必須是民主自由?如果沒有民主自由就活該被人欺淩壓榨?而且被欺淩壓榨時還不得反抗,必須乖乖把自己的利益雙手奉上?如此不如直接挑明瞭說大陸人安心做奴隸就好,國家大事不用關心,自身利益不必惟護。如此做法不是在幫共産黨維穩又是什麽?而且按照這種邏輯,自己沒有獨立却幫臺灣獨立說話,才是真正的未得食飽已思减肥,典型的鼠目寸光。

其九、又有人言,臺獨問題應由臺灣人民投票決定。我就覺得奇怪,爲什麽大陸統一的問題,不能同樣由大陸人民投票決定?因爲在《臺灣問題之我見暨中國本土主義初探》一文中已有論述,臺獨有臺獨的法理,統一有統一的法理,雙方的訴求都有各自的法理與歷史淵源,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憑什麽現在就成了你臺獨有理,我統一有錯呢?中共主張統一,有問題的不是統一,而是中共。中共還主張經濟發展,難道發展經濟也有錯?現在許多人頭腦顢頇,立場極端,凡中共主張的一概反對,然而倒洗澡水何必把孩子也一併倒出,我們反對中共、反對中共的奴役統一,但爲何不能發展自己的民主統一?爲何反對中共的奴役統一就要走向擁抱臺獨,難道就不能尋找最能惟護自己利益的方式與立場?爲何做事要這樣非此即彼的二元極端?雖然我站在維護大陸人民利益的立場,但我也能承認臺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正是如此才希望雙方能坐下來交談協商,和平溝通,找出最符合兩岸人民利益的解決方案,但如果臺獨連大陸統一的合理性合法性都不承認,豈不是率先挑起紛爭?那如果是臺獨率先挑起紛爭,責任又如何是在大陸?又如何能責怪大陸?難道大陸人民對率先挑起紛爭的臺獨有所回應也不行嗎?再有,對於口口聲聲追求中國民主自由的中國民主人士來說,在這個問題上的表現無妨公允一點,因爲統獨的問題我說了不算,你說了也不算,我們就交由中國民主後的人民投票來決定,因爲民主政治就是選票政治,要不要統一臺灣,由人民投票決定,甚至該不該由大陸人民投票統一臺灣,也可以由大陸人民投票來決定,這豈不是最符合民主精神的解決之道?倘若連這樣的方法都不贊同,我不禁要問,憑什麽只能你臺灣人民可以投票決定獨立,大陸人民就不能投票決定統一?憑什麽你臺灣可以民主,我大陸就不能民主?如果說臺獨以及主張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不想看到大陸人民對此公投或者看到公投出來統一的結果也不接受,那你不如直接乾脆地說不允許中國人民追求民主。

其十、又有一種怪論:追求自由民主是當下的首要任務,臺灣問題留到民主後再說。然而,人又不是單細胞動物,只能同時處理一種事情。如果說民主自由是首要任務,臺灣問題是次要任務,難道在解決首要任務時,不能同時保持對次要任務的關注與應變?如果有人智商不夠我就不勉爲其難,但對於智商正常的人我也不想削足適履。另外,有人談到臺灣問題待中國大陸民主後會迎刃而解,這也真是盲目的樂觀。不去瞭解臺灣人如何考慮現狀,不去認識臺灣人如何考慮未來,不去關心臺灣人的本土意識與政治傾向,對臺灣問題一問三不知,却妄想民主後問題會迎刃而解,這可能嗎?須知臺灣學界、政界對身份認同、國家前途的研究,早就遠超於大陸了,出版的書籍汗牛充棟、發表的論文卷帙浩繁、舉辦的討論不可勝數,自己不趕緊補課還寄望於民主之後,然而民主也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萬能靈丹呀。

其十一、另有一種說法:如果臺獨能瓦解中共政權,何樂而不爲呢?中國人民的首要任務不就是追求民主自由嗎?臺獨能瓦解中共不就應該支持臺獨嗎?對於此類問題,我的回答是:舍去臺獨根本沒有實力對抗中共的現實不談,臺獨成功並不等於中共瓦解,中共瓦解也並不等同於人民就會得到民主自由,也可能是中國分裂內戰四起。因爲臺獨的首要目標是臺灣獨立,並不是中國民主,他考慮的是臺灣人的利益,並不是中國人的利益,換句話說就是只要能實現臺獨,他並不在乎中國是民主還是獨裁。那麽在他根本不在乎中國是民主還是獨裁的前提下,臺獨能爲中國帶來民主嗎?他追求的是臺灣獨立又不是中國民主,甚至還可能爲了臺灣獨立出賣中國民主,既然如此,這樣的臺獨還應該支持嗎?而且,如果臺獨是不惜中國分裂生靈塗炭也要達到自己的目的,那這樣自私自利的臺獨還不應該被大陸人民或任何一個心智正常的人所唾弃嗎?

其十二、還有一種常見觀點:「國家是爲了人的自由和尊嚴而存在,不是人爲了國家而存在。如果一個國家的利益放在首位,肯定會犧牲掉個人利益,而一個不把個人利益放在首位的國家,要它何用呢?無論什麽地方,只要爲了個體更自由更有尊嚴更幸福,都有權獨立。」這話看似冠冕堂皇,實則荒誕不經。首先,國家不會把個人利益放在首位,而會把人民整體利益放在首位。如果個人利益至高無上,任何一個民主國家如美英法德,除了自願不會有任何一個人被派上戰場。再有,國家利益是實際之存在,即使同爲民主之國,例如美英法德,也有各自的國家利益需要惟護,我從未見過不惟護自己利益的國家。不然,加拿大爲何不讓魁北克獨立?西班牙爲何不讓加泰羅尼亞獨立?美國何以爲了南方分裂而開展了死傷慘烈的南北戰爭?其次,正如何清漣所言:「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人是群居動物,每個人都需要在心理上認同特定群體,這種認同有民族、地域、宗教等各種因素,其中族群認同是人類社會身份認同當中最基本的一種認同。」所以,個人有個人之利益,群體有群體之利益,從無見得一個國家、社會只有個人利益而無群體利益。倘若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只有個人利益而無群體利益,這還是個國家,還是個社會嗎?這只是一個空想的烏托邦!並且,個人利益不見得總是與群體利益相一致,當個人利益與群體利益發生衝突時,是個人利益至高無上,還是群體利益多數優先?僅從數量而言,我就不明白你一個人的自私,如何就勝過很多人的自私,就算是單對單的個人利益,何以你的自私就一定好過我的自私。然而,這都罷了,「無論什麽地方,只要爲了個體更自由更有尊嚴更幸福,都有權獨立」這段話最荒誕不經的地方是,其言說者根本沒有意識到其中的一個致命缺陷:如果對我有利我就有權要求獨立,那麽我是不是可以置別人的患難痛苦於不顧?試想在一個國家,貧富懸殊,利益分配不公,然而富人打著「只要爲了個體更自由更有尊嚴更幸福,都有權獨立」的旗幟要求另立一國,任由這個國家的窮人自生自滅,那這樣的做法有公平性、有合理性可言嗎?這樣的獨立能得到公衆的認同嗎?這樣的主張能不被民意被唾弃嗎?這種主張和表面看似公平的「任何人不得在橋洞下過夜」的荒唐規定有何區別——富人會去橋洞下過夜嗎?這樣的獨立不是只能造成更多的動亂與衝突嗎?在動亂與衝突當中,個體的尊嚴、自由、幸福有保障嗎?恕我直言,這樣的獨立不是獨立,而是不管他人死活的公然叛亂。這也不是自由主義,而是打著自由主義旗幟的利己主義,而且還是極度的利己主義。然而可悲的是,這種極度的利己主義非但沒被戳穿識破,還披著自由主義的外衣在中國大肆流行,蠱惑了不少中國人的頭腦,荼毒了不少中國人的心靈,實則正在傷害他們自己的利益。

所以,從此謬論不難看出,一個人若不能站在民族、國家、人民的立場去思考問題,很難想像他是真的在爲這個國家的人民謀求幸福,而所謂的追求自由民主,無非就是追求個人的自由,個人的民主,說穿了也即是爲了一己之利。爲撥亂反正、陳善閉邪、滌瑕蕩穢,在這裏我想提出一個標準,以判斷民主人士之真僞:在中國,誰是真民主,誰是假民主,就是看他維不維護中國人民之利益。凡惟護中國人民利益者,就是真民主;不惟護,就是假民主,哪怕是打著民主的旗幟。能惟護中國人民利益者,中國人民必擁護;危害中國人民利益者,即使能蒙蔽一時,也必被中國人民所唾弃。

其十三、前車可鑒,值得人們警惕的歷史教訓是,共産黨早期正是打著民族自決的旗幟走上政治舞臺。1931年,在江西瑞金成立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第十四條的內容如下:

中華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的國家的權利。蒙古,回,藏,苗,黎,高麗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國的地域的,他們有完全自決權;加入或脫離中國蘇維埃聯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區域。中國蘇維埃政權在現在要努力幫助這些弱小民族脫離帝國主義國民黨軍閥王公喇嘛土司的壓迫統治而得到完全自主。蘇維埃政權,更要在這些民族中發展他們自己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言語。

這些倡導只要自己過得好就有權獨立的人,焉知是不是另一個搞亂中國的共産黨呢?

其十四、當然,人各有所求,追求個人的自由與幸福乃是天賦人權,絕對無錯,但若有人願意去追求民主中國、自由中國,爲這個國家的人民謀求幸福與利益時,以自利爲原則的人也不用站在一旁冷嘲熱諷,即使做不到支持,也不必反對。因爲這意味著別人要付出更多、承擔更多、犧牲更多。事實上,當你自己無法心懷大義,惟有拉低別人進行批判時,無非只能證明自己的卑賤而已。

其十五、再者,自由民主社會,意見多元,理性極端並存,並非各種政治主張都是正常狀態。民主自由如美國,不也有主張種族歧視、白人至上、移民滾回去的極端右翼勢力嗎?不也有迫害黑人的3K黨嗎?美國如此,何況臺灣?難道你真以爲臺獨是對大陸一團和氣?憤青、愚民非是大陸才有,臺灣也不少見,用臺北市長柯文哲的話是垃圾不分藍綠,其實垃圾也同樣不分紅綠。

其十六、事實上,我懷疑這些民主人士到底知不知道臺獨是怎麽回事?到底有多少支持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去瞭解過臺獨的真實面目,去查找閱讀過臺獨的相關資料?有沒有思考過中華民國對於大陸的歷史意義與現實價值?知不知道獨立的中華民國與臺獨追求的臺灣共和國之間的區別?中華民國早已是事實獨立的國家爲什麽臺獨還要追求獨立?有沒有看出臺獨的政治伎倆:對外,打著民主自由的制度牌和被中共霸淩的現象牌以博得價值認同及感情認同;對內,却大搞去中國化鼓動民粹以實現分裂走向獨立?不然怎麽會做出這麽自掘墳墓的事情。且看辛灝年先生介紹臺獨的一段話:「70年代在海外,臺獨勢力的主要資源都來自於中國共産黨;海外臺獨的主要領袖人物不但是馬克思主義者,還不斷的、連續的回大陸、回北京受訓。大家不要天真地認爲臺獨『非我族類』,臺獨『是我族類』,可是它屬共産黨這一類『馬列(馬克思列寧主義)黨族』之類。即便今天在美國的許許多多我這個年齡以上的臺獨人士,他們都自稱是一個光榮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直到今天,共産黨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脚,它培養了臺獨,它生下了臺獨。今天臺獨是真的不想做中國人了,要走出中國了;他們不想做中國人了,可是他們還在和共産黨一唱一和啊!大家不要以爲共産黨今天高舉著所謂的民族主義的大旗在反對臺獨,那不是要統一,是要統戰;這是我們中國大陸人,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不要以爲今天臺獨是在反共,它是在反華。這才是臺獨的真相!作爲一個中國人,一個中華民族子孫、中華的兒女,必須堅定地反對共産黨,反對和共産黨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臺獨勢力、反華臺獨勢力。我這樣說,並不是說我不理解臺灣絕大多數人民不願意被中共專制一統;我知道他們不願意,我不但同情、而且理解;但是,我不能容忍那種像共産黨一樣,秉承了共産黨的所謂『党化傳統』,來否定我們的民族、污蔑我們的民族,來否定我們中國人民的,一切的言行!」

中共反華,臺獨反華,臺獨不正是中共的同路人嗎?看了這樣的說明你還支持臺獨,我只能說你不是天生合適被歧視與奴役,就是暗中和共産黨有所勾結。

其十七、還有一種常見的現象:凡大陸有反臺之意見與情緒,皆被一些中國民主人士抹黑爲五毛、憤青。無須諱言,確有被政府操縱之五毛,但絕非所有反臺人士皆是五毛,事實上,有太多是因爲臺獨人士長期的反中、仇中、辱中言論而被激發起愛國情感的普通民衆。反共,會得到很多大陸民衆的支持;但反中,絕對會引起大陸人民的反感。因爲這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國家,賴以生存的土地,他們對這片土地的認同絕不亞於臺灣人對臺灣的認同,他們對這片土地的感情也絕不亞於臺灣人對臺灣的感情,那麽何以臺灣人愛臺灣就是正常,大陸人愛自己的祖國就被抹黑呢?何以臺獨人士的反中厭華就被支持,大陸人的反臺厭臺就動輒得咎呢?難道大陸人連愛護自己的國家、惟護自己利益的權利都被剝奪了嗎?我從未見過只准你愛國不准我愛國的道理,這種謬論也是道理簡直是對道理的褻瀆。大陸人的愛國情感是實際的存在,大陸人因臺獨的反中辱華而激起的反臺情緒也是實際的民意,如果臺獨人士和支持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不能正視大陸民衆因臺獨的反中辱華言論而自發産生的反臺情緒,掩耳盜鈴地認爲只是中共幕後導演的産物,如果臺獨和支持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認爲只有臺灣的民意是民意,中國大陸的民意都是黨意,那麽必將作法自斃自食其果。畢竟,散播仇恨只會收穫仇恨,種下惡果必將收穫惡果。另外,一個讓臺獨及支持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沒有想到的後果是,正如林原博士在《臺灣的反中與大陸的反臺》一文中所言:實際上,PTT等臺灣網站上對普通中國大陸民衆的肆意辱駡(以及臺灣電視政論節目中某些名嘴的言論),不僅會將仇恨傳染給大陸網民,還會使部分本來憎惡專制、腐敗的民衆轉而對中共政權抱持某種理解甚至支持的態度。他們對臺灣民主,也從原來的肯定、嚮往轉爲否定、反感——他們已經瞭解他們是這種「民粹式民主」的敵視對象。

如果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國民主人士願意把更多的大陸民衆推向中共的懷抱,你們就繼續支持臺獨吧!

如果臺獨希望激起更多的大陸民衆産生反臺情緒,從反臺獨走向反臺,認同中共的武力統一,那你們就繼續反中辱華吧!

畢竟,正如中國時報《正視大陸民間的反臺情緒》一文所言:臺灣人「反中」對大陸來說只是騷擾,大陸人「反臺」則會成爲臺灣的夢魘。

其十八、或又有臺灣年青人言,我生來就被教育臺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臺灣有自己的歷史,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身份認同與生活方式,憑什麽中國大陸要干涉臺灣?然而,臺灣年青人的委曲、不滿乃至憤怒,同樣的理由放在大陸也同樣合適:大陸人何嘗不是生來就被教育臺灣是中國的寶島,中國有自己的歷史,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身份認同與生活方式,憑什麽臺灣就鬧獨立?所以,只有稍有同理心,皆不難發現各自的訴求都有各自的理由。如果雙方都能夠在對方的角度上思考,這樣才有助於問題的解決。如果雙方都堅持自顧自的立場,這不但無助於解決問題,只可能製造更多問題。

其十九,爲防止誤會,有必要說明,我所反對的臺獨,是推翻中華民國建立臺灣共和國的臺獨,是主張去中國化的臺獨,是在兩岸之間製造分裂與衝突的臺獨,其情況正如我反對中共的奴役統一一樣。這兩者都會對各自的人民利益造成嚴重傷害。事實上,我必須再次强調,正如前面所說,這種臺獨實際上是中共的同路人,因爲兩者的共同點都是反華。所以,只要是反對中共的人,都應該反對臺獨,而不是支持臺獨,除非你本身就是反華陣營中的一員。另外,現在很奇怪的思潮,談到獨立就是理所當然,談到統一就是「大一統」思想,就應該被批判,其實,這又是墮入了分離勢力的思想陷阱還不自覺。之所以要推行臺獨,那是因爲對他有利,沒有實際的利益他怎麽會去推動臺獨呢?畢竟無利不起早,天下熙熙皆來利來、天下攘攘皆爲利往。既然如此,他可以爲他的利益推動臺獨,我何嘗不能因我的利益主張統一?臺獨把臺灣的利益放在首位,大陸爲何不可把大陸的利益也放在首位?要講利益就都講利益,天下沒有只准你講利益,不准我講利益的道理。當然,爲防止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我也必須再次聲明,我所主張的統一是統一在人權、法治、公義等普世價值下,統一在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之下,統一在自由市場經濟之下,統一在共同的文化血源之下,而非中共强橫蠻暴的奴役式統一。至於當前又該如何,答案也很簡單,維持現狀,但這並不意味著臺灣問題大陸現在不能未雨綢繆。

其二十、當然,作爲同胞之情,我不願看到臺灣被共産黨奴役。然而,既然提倡去中國化的臺獨已不把大陸人當同胞,爲什麽大陸人還要單方面把他當兄弟,這豈不是太自作多情?實在犯不著用自己的熱臉去貼臺獨的冷屁股,這實在是糟蹋自己。既然臺獨主張去中國化,那麽大陸也不必再談什麽民族大義、血濃於水、同胞之情、兩岸一家親,反正這些口號已被貼上了「大中華主義」、「大一統主義」、「大漢族主義」的負面標簽,既然如此現在提倡本土主義,那麽無妨大家都利字當先。臺獨以臺灣利益爲首,大陸就以大陸利益爲首,臺獨覺得臺灣獨立對他有利就主張臺獨,大陸覺得統一對他有利就主張統一,各自都爲各自的利益打算,不必再囉嗦什麽大道理。兄弟之間有兄弟之間的解決方法,不想當兄弟也有不是兄弟間的解決方法,沒有誰必須慣著你。敬酒不吃可以吃罰酒,罰酒也不吃,乾脆就摔杯掀桌拼實力,這時候就不要怪大陸以大欺小不近人情,畢竟去中國化是臺獨率先提出在前,大陸只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在後。當然,我也並非完全贊成上述主張,偏執狹隘如臺獨一樣,只顧自己不顧他人。我之所以如此表述,只是想提醒臺獨人士及贊成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當你主張去中國化,做得這樣恩斷義絕;當你主張本土化,把自己的利益看得至高無上;當你主張臺灣第一時,拿中國的存在替你們背書,人爲地在兩岸之間製造隔閡、誤解與仇視,你想想你會在中國大陸激起什麽樣的反應,引起什麽樣的後果:當大陸人也自顧自不管臺灣時,當大陸人也把自己的利益看得至高無上時,當大陸人也强調中國第一時,當大陸人也反臺厭臺時,你能否承擔這樣的後果,這樣的後果又是不是真的對臺灣人民有利。不客氣地說,如果臺獨不在意這樣的後果,那麽大陸也不會介意這樣的交鋒,因爲臺獨及贊成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忽略或無視一個明顯而關鍵的事實:如前所言,中國絕大部分民衆認爲臺灣是中國的寶島,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理解與贊成臺獨的人士僅是絕對少數,如果臺灣人民願意任由臺獨引發這樣硬碰硬的對撞,這未嘗不是大陸的强硬派非常歡迎的事情。畢竟,激進派、强硬派也不是臺灣的專利,大陸何嘗沒有呢?而且在實力上,大陸遠勝於臺灣,我不認爲臺灣在這樣的碰撞中,能佔上風。換位思考,臺灣何嘗不能提出統一中國,你不提只是因爲目前你沒有實力。然而,你不提並不代表我不能提,你沒有實力並不代表我沒有實力,我爲什麽不能基於我的利益考量我的實力優勢提出我的政治主張呢?更何況我的政治主張我認爲更能符合於兩岸人民的共同利益。所以,爲了避免臺灣問題被兩岸的極端勢力所控制、騎劫,走向兩敗俱傷的結局,真正愛護臺灣的人,關心中國大陸的人,爲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著想的人,正是應該扛起反共與反臺獨的雙重責任,警惕兩岸極端勢力的煽風點火、挑撥離間,而不是任由他們鼓吹獨立,挑動紛爭,恐嚇脅迫,把兩岸推向不可預知的動亂與戰火當中!

其二十一、另外我也想對這些支持臺獨的中國民主人士說,自助者天助,追求民主,還得靠自己,誰也沒有義務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幫助你獲得自由,除非你已有成功的可能,這就是政治現實。脫利現實利益而談自由民主,空談而已。不然朝鮮這麽多受苦受難的民衆,以歐美列國之强,十天半個月就可以解放,然而爲什麽至今還不動手呢?以爲支持臺獨他會幫你民主,實在幼稚得可笑。很多臺獨人士早就聲明,中國民主運動和臺灣無關。既然中國民主運動和臺灣無關,那麽臺獨又和中國民主人士有什麽關係呢?何必在別人冷若冰霜的拒人於千里之外時,還要卑躬屈膝地去阿諛逢迎呢?做人,真的有必要這樣自輕自賤嗎?話重如此並非過慮,我發現一些中國民主人士爲臺灣考慮太多,爲大陸考慮太少;對臺灣關心太多,對大陸關心太少。然而在臺獨已公然喊出去中國化的情況下,這樣自損其利自作多情的關懷有意思嗎?你基於民主自由的認同去支持臺獨,臺獨却基於自身的利益與你劃清界限,你把他們當同胞,他們却弃之尤恐不及地把你當累贅時,又何必這樣不識趣地一厢情願呢?須知感情衝動理性缺失,在政治博弈中極易上當吃虧。

其二十二、而且我也不知道,臺灣獨立到底對支持臺獨的大陸人有什麽好處?臺灣人能享受到臺灣獨立的好處自不待言,然而大陸人能享受到什麽?又能分得什麽實際的利益呢?恐怕是未見其利先見其害。畢竟臺灣獨立會對中國有示範效應,新疆、內蒙、西藏該怎麽辦?正如我在《臺灣問題之我見暨中國本土主義初探》一文中所言,臺灣可以只考慮臺灣,但大陸不能只考慮臺灣而必須考慮整體,如果因臺灣的獨立而導致中國分裂、內亂四起,鼓吹臺獨的人難道真的是要禍到臨頭才能幡然醒悟嗎?還是這些人本身就是意圖搞亂中國而方便隔岸觀火或者混水摸魚呢?另外,還有一個常被忽視却必須被大陸人民所警惕的問題是:一個以去中國化爲圭臬的臺灣,會對中國友好嗎?一個能反中辱華爲能事的臺灣,不會對大陸人民的利益構成威脅嗎?

其二十三、當然,公允地說,也並非所有臺獨人士都反華,也有對中國民主抱有支持態度的人士,也非所有的臺灣人都贊成臺獨。然而,臺獨的去中國化主張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這些問題不可混爲一談,而是要有所區別。但是,即使有對中國民主抱有支持態度的人士又能如何?雖然我可以感謝他們在道義上的支持,但這個別的善意畢竟無法左右於大局。現代政治,講究實際,如果我們沉迷於個別的善意而忘記大陸人民的根本利益,這不是典型的因小失大買櫝還珠嗎?除非能找到能符合兩岸人民利益的解決之道——比如前面所說的民主統一,除非臺獨放弃自己的政治主張,那麽在此之前堅持自身的利益訴求天經地義。

其二十四、然而,以上內容還主要是針對國內的民主人士而言,對於那些移民海外特別是已經加入他國國籍的民主人士,比如曹長青之類,我也有另外的話語相贈:雖然都有對民主自由的認同,但身份改立,立場改變,利益不同,這很正常,也沒有對錯之分,只是各自的選擇不同。但是,如果對中國還有故土之情,故土之心,就請不要有損害中國人民利益的言行,如果你還想回到這片土地並受到人民的歡迎,就請你們多爲中國人民的利益發聲,爲中國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行動助力。中共或許迫害你,但人民沒有迫害你;中共或許愧對你,但人民沒有愧對你。不要把對中共的恨,發泄在人民的身上,做出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來。任何一個瞭解中國人民所經受的苦難的人,只要稍存基本的同情與良善之心,都不會在中國人民苦難的傷口上灑鹽,也不會因中國人民處於奴役之下而無法命運自主時,趁火打劫從中借機牟利。對於生活在海外的你們而言,你們不用承擔鼓吹臺獨帶來任何風險可以偏安一隅。但如果真的因爲臺獨而發生兩岸間的戰爭,導致兵荒馬亂生靈塗炭,却要由這片土地上的人民來承受。而這片土地上的人民,和你們無冤無仇,即使有冤有仇,又何至於讓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有可能陷入家破人亡的絕境呢?在中共面前,我們應該都是同路人;在人民面前,我們都要有慈悲心。如果你不想爲中國人民的利益發聲,你也可以保持你的沉默。但是如果你非要堅持走到中國人民利益的對立面,那麽被迫之下,惟護中國人民利益的人士也會有相應的回應,雖然,這本是不應該發生,但正如同你選擇站在臺獨一方時,我選擇站在中國人民利益的一方。

 

(摘自《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