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八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憲政學的研究和宣傳非常重要

 

遒真言實

 

民主不一定是天堂,但專制一定是地獄;民主不一定是萬能,但專制一定是無能;民主不一定公平,但專制一定沒有公平;民主不一定透明的,但專制一定是屏蔽的;民主不一定平等,但專制一定是等級森嚴;民主不一定是博愛的,但專制一定是殘暴的;民主不一定是良藥,但專制一定是毒藥!——劉大林《三言兩語》

改革開放,對於中國人民來說,最大的功效,是使中國知識分子瞭解了外部世界——同時也明白了中國的真相:資本主義並不是萬惡社會,那裏的人民——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們並不是在受苦受難;恰恰相反,正是中國人民生話在水深火熱之中!——中國人民整整受了30年欺騙!(此後還在欺騙)

同時,中國知識分子還認清了時代大勢:不是東風壓倒西風,恰恰相反,而是西風壓倒了東風——資本主義(自由民主主義)大大超越了社會主義,一定戰勝社會主義!——自由民主陣營經濟軍事實力固然强大,但更强大的是道義的威力:一時輸贏在於力,千古勝負在於理。

中國人民一定會得到自由!中國一定會實現民主!——時代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誰也抗拒不了!

現在,有一個重大問題擺在中國人民面前:埋葬專制極權制度以後,我們選擇什麽樣的自由民主模式?——也就是,選擇哪一種憲政結構?

此事意義重大,非同小可。

如選舉制度——1998年萊索托轉制,議會選舉實行「單席選區制」(多黨競選,一個選區內贏者通吃:落敗的黨得到的都是廢票。),結果,第一大黨以約60%的選票獲得了全部80個席位中的79席,導致政局不穩。

再如民意代表機關——議會,史上有一院制、兩院制和三院制,選哪一種好?

另如憲法,是歐陸模式好,還是美國模式好?抑或中華民國模式好?

實際上,細節問題很多。既有歷史上的經驗教訓,還關係著本國的國情民情。

選擇好設計好,一帆風順;選擇設計失誤,可能造成大動亂,甚至開歷史倒車,如埃及、俄羅斯。是以,必須高度重視憲政學的研究。

《禮記·中庸》:「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豫,亦作「」預」。意指:不論做什麽事,事先有準備,就能得到成功,不然就可能失敗。

時至今日,涌現了一批新一代憲政研究專家:美國華裔物理學博士丁毅先生、中國大陸學者王天成(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所長,著《大轉型:中國民主化戰略研究框架》)以及一些臺灣學者,已經潜心鑽研多年,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就。特別是丁毅博士的大作《民憲論》一書,放眼世界憲政史,旁徵博引,解疑釋惑,令人茅塞頓開。

著名學者、作家辛灝年先生評曰:《民憲論》充滿了新意,毫無教條之論,會成爲中華民國憲法研究歷史上一座里程碑。

言及於此,應該向丁毅先生致以敬意!也應向辛灝年先生致以敬意!——辛灝年先生是當代憲政學研究的重要推手。丁毅、辛灝年都是卓有遠見的思想家。

也向做出重大貢獻的王天成先生和臺灣的學者們致以敬意!

茲事體大,時間緊迫,需要更多學人參與,以集思廣益,做好民主憲政制度設計,避免轉型社會動蕩,造福中華後代。

另一方面,也需要做好憲政學的宣傳。進行民主革命,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事業。民主革命的目的是什麽?建設自由民主憲政新社會。因此,像美國建國初期托馬斯·潘恩的《常識》廣泛流傳那樣,憲政學知識的普及推廣應該引起高度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