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七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毛詩逆作(16首)

 

梵淨山人

 

1.七律二首(送魔王)

 

 其一

 

綠水青山本自多,

轆轆饑腸怎奈何?

千村餓殍野遺骸,

萬戶絕死鬼休歌。

魔主浮誇八萬里,

佞臣虛報九千禾。

田郎難究昏君事,

無盡悲情沒史波。

 

 其二

 

苦眼望穿愁千條,

六億饑民盼舜堯。

紅帝隨性翻作浪,

青山無意化爲樵。

天悲川府哀鴻落,

地慟信州亡魂遙。

借問暴君欲何往?

萬年鐵像跪天饒。

 

1:毛氏及中共,雖奪江山於一時,暫堵兆民悠悠之口,然其平順年景人爲之禍造成四千餘萬國民餓死的大饑荒苛政-----這一千古孽罪,終究會被歷史清算。總有一天,毛氏及其追隨者的最終歸宿,將是在國殤紀念園中被鑄成巨大的鐵跪像群,向國人謝罪,永昭後世千秋。

 

2.七律(共軍佔領南京)

 

鐘山變局起蘇皇,

百萬叛軍犯南江。

毛賊陰計謀天下,

一分抗日耻而髒。

國師疲勇難平寇,

驅倭功成竟楚王。

萬劫不復天亦老,

人間無道更滄桑。

 

3.七律(和郭痞)

 

一從共党鬧風雷

便有冤魂白骨堆

僧道儒民皆奴馴

紅魔得勢必成灾

雅俗遍遭殺威棒

典籍焚爲莫追埃

何日幸出孫大聖

掃平赤孽國重來

 

4. 清平樂(戡亂戰爭)

 

輸誠突變,

國共重開戰。

殺向人間惹民怨,

草寇稱王遂現。

 

赤匪躍過長江,

直下東南西南。

打劫地資兩票,

奪地分贓賊忙!

 

 

5. 七律(禍根出韶)

 

亂世梟雄篡江山

馬列逆子叛祖園

勒産奪命劣無度

無冕僭主獨執鞭

唯有共黨最邪惡

敢教煉獄顯人間

縱然稻菽千重浪

却是耕農斷炊烟

 

6. 浪淘沙(北戴河*國殤碑

 

党禍出幽燕

血債滔天

秦皇魏武皆等閑

焚書坑儒昨又見

敢論誰賢

 

惡名留萬年

毛氏舞劍

海決竹罄再遺篇

地富反壞都殺遍

不是人間

 

7. 水調歌頭 (國賊游泳)

 

才拆北平城

又填洞庭湖

萬里黃河橫斷

是禍不是福

不管天高地厚

任爾塗鴉顛覆

社稷遭劫餘

子在經上曰

苛政猛於虎

 

 

掘祖墓

毀宗廟

廢人倫

斯文掃地南北

朋黨變仕途

更忘三門殷鑒

截斷華夏龍脉

三峽蹈覆轍

神女豈無恙

當驚後世誅

 

8.七律 (西北遠遁)

 

山匪西逃折衝難

瑞金滅都豈等閑

遠東支部掀赤浪

蘇維埃國變泥丸

湘水損兵一多半

大渡僥幸索依然

更嘆俄父千里遠

卅軍過剩兩萬殘

 

9. 六言詩 (功臣下場)

 

嗜血腹黑魔深

翻臉兔死狗烹

誰敢功高蓋主

效法彭賀將軍

 

10.浣溪沙(和柳媚子)

 

長禍難平神縣天

紅魔亂舞近百年

累傷七代國傷元

蘇俄打鳴中國赤

華裔變種莫知然

共産暴政更無前

 

11.蝶戀花(僞情聖答李)

 

爾弃元楊多宿柳

押寨夫人早伴羅霄久

撇舊討新何愧有

洗劫閩贛代王酒

延安再納亂釵袖

中南海裏嬌娥銷魂舞

忽報東宮鬧如虎

逍遙頓潑醋缸雨

 

12. 七律(示逆黨)

 

千年故國德神空

但悲不見炎黃孫

紅党禍劫中華日

數典忘祖拜馬翁

 

13.滿江紅(和郭痞)

 

荒唐紅朝

有幾人不曾碰壁

哇哇叫

聲聲殺氣

人頭落地

虎警森森恐怖國

蟻民瑟瑟死隨意

終熊心豹膽動核戰

滅寰宇

 

文革事

來勢急

游鬥轉

高帽迫

辱人格太久

命懸朝夕

萬家砸打紅兵怒

千城燒搶憤青激

要盡毀神州古文化

全無惜

 

14.念奴嬌 (昆侖劫)

 

紅魔出世

倒昆侖

鎩盡人間原色

血海滔滔八千萬

絞得國中寒徹

華夏消熔

氓痞橫行

人賤爲魚鱉

千古孽罪

後史汹汹評說

 

何時澄清昆侖

唯滅中共

驅逐這馬列

安得猛士抽寶劍

將魔斬爲三截

一截警歐

一截示美

一截還俄國

乾坤複定

重續炎黃一脉

 

15.菩薩蠻(黃鶴樓見證)

 

馬列紅朝禍中國

一黨專政控南北

腥雨莽蒼蒼

血色染大江

漢唐知何去

剩有劫燼處

暴政累滔滔

孽罪積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