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七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新道德經》選載(續)

 

崔熊貓•匯、編、著

 

第二十八章  軍人

軍人的誓言是生命的囑托,從此軍人生活便沒有了獨我,壹半變成海疆上的礁石,壹半化為城墻上的青磚;軍人的誓言是綠色的承諾,今後軍人便挑起歷史的重擔,壹頭是社會與人民的安寧,壹頭是世界與風雲的和平;軍人的誓言是精神的歸屬,從此軍人便有了心靈的港灣,壹生得以詮釋生存的價值,壹生為了完成軍人的使命;軍人的誓言是行動的註解,今後軍人便有了言行的指引,壹面忘我奉獻自己的青春,壹面堅定捍衛祖國的威嚴。

軍人的天職是保衛國土,保衛人民,無論誰執政都與軍人無關。軍人只認同和追求憲政、民主、法治、自由和人權五大普世價值,不會信仰某個個人思想或某個組織主張,也不會效忠於某個人或某個組織。

槍口的方向決定妳是不是壹個軍人,軍人不會對內鎮壓,也不會去對平民屠殺,更不會不分是非善惡、不分黑白陰陽的聽從壹個政權的命令,把槍口對準自己的人民。世界上沒有任何壹個國家的軍隊會拿槍對著自己的人民,如果有,那就不是軍人,而是匪徒、是強盜、是侵略者。誰下令將槍口對準人民,誰就是人民的敵人,也就是軍人的敵人。

軍人拒絕服從不正當和非正義的命令。這不是金錢的問題,關系到軍人品格的時候,沒有錢說話的份。就算面對惡劣的環境,仍然要保留軍人的壹厘米主權,保持軍人的尊嚴並且不作惡,那壹刻,軍人就是環境,就是社會,就是國家,責無旁貸。軍人有權選擇戰爭,更有權選擇是否格殺,軍人首先是人,任何人都無權以任何借口濫殺無辜。

真正的軍人是絕不會容忍有人威脅國家和人民的安全,也不會看著人民被欺辱甚至遭到屠殺而坐視不管,軍人不是為了財富和權勢而生,而是生來要為所有人爭取人權自由和民主公正。

做個有騎士般精神的軍人吧:忠實的對待朋友,勇敢的面對強敵;真誠的對待愛情,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不傷害婦孺,仁慈的對待弱者;毫無保留的對抗罪惡,為不能戰鬥者而戰。來吧,做個騎士般的軍人吧:只要心存向往,就能夠詩意棲居。雖然沒有血統和基因,但心存信念,具有勇氣去追求榮耀,珍惜手足情義,保有自己的紳士風度。雖然不富有,但內心的力量像朝花壹樣茁壯,如此,才能真正了解何為人生財富。

這是我槍,尚有很多類似的槍,但這是我的,我槍是我忠貞不二的愛人,是我身體器官的壹部分。槍是我生命,我須支配槍,像支配生命般,沒有我,我槍成廢物,沒有槍,我也成廢人。我須擊殺準確,我擊殺須優勝敵人,敵人企圖擊殺我,我壹定要在敵人擊殺我之前擊殺敵人。我起誓:我和我槍是我國我民的保衛者,我們是敵人的征服者,我們是我生命的救星,直到沒有敵人和平實現為止。

我是和平的使者,有仇恨的地方,我帶去愛;有傷害的地方。我帶去原諒;有疑惑的地方,我帶去信念;有絕望的地方,我帶去希望;有黑暗的地方,我帶去光明;有悲傷的地方,我帶去歡樂。我不是為了得到安慰而去安慰別人,不是為了得到理解而去理解別人,不是為了得到愛而去愛別人。因為我付出的是我得到的東西,因為我知道,犧牲即永生。

鮮血讓青草生長,格殺讓軍人生存。軍人來到戰場,就成了壹件殺人武器,成了死亡的執行者,成了地球上最低等的動物。起先,不是為了自己馬革裹屍為國捐軀,而是為了讓被邪惡摧毀靈魂在世上沈淪的敵人死於刀槍,被野獸分食。到最後,心中只有壹個念頭:什麽也不為,僅僅只是為了同在壹個戰壕裏並肩作戰出生入死的戰友兄弟。

歷經世世代代,在戰爭的悲壯與羅網中,曾在星空下無數次奮戰與殞滅,就像透過玻璃與久遠的戰爭,以許多身份參戰,但永遠是妳。

當凱旋歸來後,軍人的壹切榮耀瞬間即逝。

第二十九章  軍隊

吾戈吾矛,民脂民膏;吾餉吾袍,民賦民徭;吾甲吾盾,民制民造;吾兄吾弟,民子民胞;以此成軍,為民抗暴;民權民利,為民所保;民敵民賊,領我長矛;守土護民,軍魂常耀。

公器公用。軍費來自於國庫,國庫來自於人民,故由人民所供養的用於國防的軍隊天然的屬於人民和國家,而不屬於任何人、任何派系、任何地方、任何政黨。如果軍隊不屬於人民和國家,卻被某個組織所有,那麽人民和國家被放在了什麽位置上?

軍隊是壹個特殊團體,軍人是壹種特殊職業,故軍隊應該超越個人、派系、地方、政黨的關系和範圍,堅守政治中立原則,盡可能的避免幹預政治。

軍隊內部必須禁止壹切黨派在軍隊內有公開的或秘密的黨團活動,也禁止軍隊內有個人派系或地方性質的特殊組織和活動。

現役軍人不得兼任地方行政職務。有黨籍者,不得參加黨務活動。

人民軍隊屬於人民,政黨必須退出軍隊,不得對軍隊發號施令,不得利用軍隊來幹涉和影響國內政局,不得使用軍隊做為內戰和政爭以及鎮壓人民訴求的工具,即不得利用軍隊來保衛政黨或政權,民主社會的政黨只能依靠人民的選票來獲得和保衛執政地位。

軍隊除了履行基本的國防職責外,在遇到大災大難、防疫反恐等突發事件的緊急狀態和緊迫危險時,可以受委托出兵參加救援以支援警力不足,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執行交通管制,平息有組織的軍事武裝騷亂等。

軍隊的職業化和國家化只能發生在政治民主化之後,而不是之前和之中。而在民主化進程中,軍隊的態度和行為決定著民主化變革的成敗。軍隊中那些想恢復軍隊名譽壹雪前恥,追求軍隊國家化、軍人職業化,認同並追求民主,真正有歷史責任感的軍官們,作為專制政權的壹個政治主體,軍隊必須幹預政治,但不能選擇罪惡,只能選擇剪除罪孽,最好的選擇就是堅定和平穩的促進國家的民主化變革,這樣對國家和人民有益,也對軍隊自身有益。

軍隊雖然來源於由人民組成的革命武力,但革命成功後要想使軍隊國家化和軍隊屬於人民,卻是件很難做到的事。

專制政權大體分三類:壹黨專政、軍人政權和個人獨裁。而無論哪種類型的專制,其最重要、最終的依靠者都是軍隊,專制與軍事暴力密不可分,軍隊是專制機器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和支撐。

這三種專制形式中,軍人政權最容易還政於民,獨裁或家族式專制次之,最難的是壹黨專政下的民主化,因此,壹黨專政下的軍隊面臨的抉擇也是最困難的。

軍隊的民主意識大大提高,不再成為專制政權的幫兇和打手,不再成為專制統治者使用暴力鎮壓民主力量的工具。因此,在民主化進程中,在民主力量與專制政府的豐富多樣的沖突和鬥爭中,軍隊的態度和表現是最重要的,甚至起決定性的作用,軍隊必須保持中立,而民主力量也必須保證軍隊的利益,讓軍隊知曉或參加民主力量與專制政府的談判,從而更方便的主張軍隊利益,對軍隊過去出於無奈而做出的不正當、非正義的行為既往不咎,不計前嫌,民主化變革成功後實現軍隊國家化,並繼續國家財政供養。

人民的軍隊保護人民,支持人民的民主訴求。因此,軍隊也肩負著推翻專制推動民主的責任和義務。當壹個革命成功後或以其它方式取得統治權的政治領袖不還政於民反而實行專制獨裁極權或者企圖向政教合壹倒退時,軍隊應不惜發動軍事政變,來保證國家的民主化進程,並在國家的政治航向調正後,以和平方式向民選文人政府交權,還政於民。

軍隊國家化是判斷是否民主國家的指標之壹,只有專制獨裁者才反對軍隊國家化。

熱血青年參軍是基於公民義務和憲法強制,並非基於對某個組織主張的向往和信仰。軍隊的天職在於保衛祖國和人民,並非保衛某個人、某個組織。軍隊只能是國防軍,而不能淪落為黨衛軍、禦林軍、錦衣衛、警衛隊之類的保鏢或打手角色。

軍隊只打衛國戰爭和護僑戰爭,只打維護人權推翻暴政的戰爭,只打維護和平消滅恐怖的戰爭,但絕不打內戰。

而壹個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的國家是不會發生內戰,也不會被侵略的。國民和僑民有尊嚴也不會受到欺辱甚至遭到屠殺,因為有民主的政治體制和強大的軍隊在做著妳堅強的後盾。

第三十章  戰爭與和平

因為珍愛和平,我們回首戰爭。

從生存戰爭到統治戰爭再回到生存戰爭,歷史總是在鐵血軍刀上前進。國家的安全不能寄托在別人的恩賜上,要生存要尊嚴,就需要有強大的軍備。

然而,壹個專制獨裁,不遵守世界遊戲規則,逆世界民主潮流而動,沒有人權自由,政府腐敗,國民愚昧,失去精神,面對欺辱時,只表示抗議的懦弱之政府和只表示憤慨的懦夫之國家,就算有再強大的軍備,最終也是逃脫不了落後挨打的結局的。

夫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要用「戰國心態」來武裝自己,而不是提倡「大國心態」,肥大不等於強大,重量不等於力量。為國者,不可好用兵,也不可畏用兵,好則疲民,畏則遺患。戰爭並不神秘,而是自然的,必要的,戰爭就是生活。壹個不敢正視戰爭的民族,才會自己走向衰亡。

戰爭是GDP的對撞,而不是GDP的消耗,沒有國防轉化能力的GDP其實就是狗的屁。

政治是不流血的戰爭,戰爭是流血的政治。讓毀滅的力量掌握在不該掌握它的勢力手中,對人類是壹種犯罪。

夫兵者,不祥之器,人人惡之。兵以多殺為上,但勿讚美,讚美者,則喜歡殺人,樂殺人者不可以持兵,樂殺人者更不可以持國。濫用武力,必有報應,大軍到處,田荒民蔽,大軍過後,必有兇年。

善用兵者,不以兵逞強於天下,以懲惡除暴,解危救困為己任,不自大,不自誇,不自以為是,用兵非君子所需,乃不得已而用之。聞「敵國」語,有加虐於民者,則舉兵臨其境,責之以不義,刺之以過行,服則懷之以德,叛則震之以威,克國不及其民,廢其君而易其政,尊其秀士,顯其賢良,用推動民主進步的正義戰爭來消滅阻礙民主進步的非正義「戰爭」, 以有道伐無道,是為義兵。

吉事貴左,喪事貴右;平時貴左,戰時貴右。故用兵時偏將左,上將右,是按喪事來對待戰爭。戰爭必然殺人眾多,故心懷悲痛出兵,戰勝了,則心懷悲哀按喪禮來處理,戰後,則心懷悲傷來質詢戰爭,反思戰爭,從中吸取教訓和經驗。如果壹味的表彰和歌頌,則是麻木不仁,是墮落,是對民眾的極端不負責任,如此政府,將會壹再的把民眾帶向同樣的災難。

和平最珍貴。只有世界和平,才有真正意義上的社會繁榮和個人幸福。和平和正義是壹體的,人類心中必須樹立生命尊嚴的哲理精神,樹立愛惜世間萬物的慈悲情懷。敬人者人恒敬之,愛人者人恒愛之。

人類幹出來的最大之惡就是戰爭。戰爭使人喪失人性而相互屠殺和毀滅,既殘酷,又悲慘。戰爭沒有勝者,沒有敗者,大家都是犧牲者。其實,所有的戰爭都是內戰,因為,人類本來都是兄弟。

戰爭,不管是誰的勝利,都是壹場悲劇。

 

作者電子郵件地址:cuixiongmao@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