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七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從推墻理論到推墻戰略

 

鄔萍暉

 

2015709對律師與維權人士的大逮捕,以及最近對胡石根等的鎮壓和系統抹黑,聯繫前段時間陳樹慶、呂耿松的重判,無不揭示:專制力量在瘋狂地、毫不手軟地壓制民主、自由、憲政考量的哪怕丁點苗頭。隨著內部的整肅、權力的獨攬與意識形態的徹底文革化,他們早已決心在固有維穩道路上毫不妥協,早已決心將周永康的經驗發揚光大,早已毫不理會道義的爭執,真理的羈絆或討價還價,而將一黨專制地位的保持擺放於至高無上的聖壇,擋此者死,議此者亡。正因如此,才會在「依法治國」的口號下,呂耿松的起訴書赫然列明「給某某人兩千元捐款」的荒唐罪證,才會有國內工運人士劉少明的起訴書指控他書寫了某某回憶文章,才會有胡石根與朋友餐桌上的言論也成爲主要罪行之一。國內政治局勢急轉直下,惡化如斯。所有致力於弘揚普世價值,追求現代憲政、民主法治制度、自由社會、人權保護的有志之士,的確該好好探討推墻,深深思考未來,從而毅然決然地走出去。

有鑒於此,我呼籲:針對專制系統性的圍追堵截與全面的大倒退,立即成立「推墻戰略策劃中心」。這次胡石根思想的正反兩面宣傳,客觀上給我們帶來了一筆不小的財富,這種財富,不是思想的具體內容。因爲實事求是地說,無論「三大因素」,還是「五大建國方案」都不是什麽高深的理論。但是,其意義在於胡石根先生用他的血泪,用他幾十年無比寶貴的自由的代價在啓迪我們:必須切實加强,針對性的、系統性的應對方案的制定,要有具體的推墻謀略,步驟,措施。尤其要總結,近年來成功地使一些專制政府垮臺的推墻經驗,也包括繼續總結二十多年前,蘇聯東歐的巨變過程。這方面專制力量所做的工作比我們多得多。我們這種策劃不是純理論的學問式探討,而是具體的可操作的方案。八九以來二十七年的局勢有了巨大變化,也有很多不利因素,如:高層的思想僵化保守之外,各大利益集團紛紛加入,共同抵制對既得利益機制的任何更改;八九民主運動時充當主力的是在校大學生,而如今的學生早已嚴重分化和世俗化;啓蒙如火如荼進行的同時,千千萬萬五毛的惡劣影響也不容忽視;改革開放後現實社會的種種惡行與矛盾,讓一部分國人糊塗而危險地主張毛式統治;近年來軍警的待遇大幅度上升,已遠超同級其他公務員,利益誘惑十分明顯,其鎮壓大規模抗議示威的能力、決心、意志、經驗都有了大幅度提升……這一切讓遲早必然到來的第二次八九運動前途未蔔。民族是否能有機會在可遇見的未來實現民主自由,極大程度上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做足準備,並集聚强大的力量。我一直認爲,在强大的專制機構與力量面前,中國的精英們付出了艱辛的努力與不小的代價,但仍然遠未做好相應準備工作,停滯在揭露真相、思想啓蒙、抗議發聲等階段,或者靜等經濟破産;或者以爲再有大規模示威遊行就解決了一切問題;而民衆目前則主要是切身利益的維權活動,別說孫文式的辛亥模式,連甘地式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都未達到,因爲社會各個階層幾乎都還在有效地「合作」,大多數人並未主動認識到並主動去推倒聳立的專制高墻。在實現這種轉變之前,任何活動都還僅僅是孤立的與零碎的。所以民運如何跨出目前階段,實施系統工程,如何將維權活動提升至更高的政治層次與訴求,如何影響與聯合失地的農民、被强拆的底層民衆、被城管毆打欺侮的小販、被交警運政罰得苦不堪言的司機群體,利益受損的退伍軍人等,誰去有意識地影響與聯合,如何準備其他力量等等,這就是已深陷囹圄的胡石根,留給自由天空下的我們要用心去思考、去做的題目。

其次,在我們讚賞與敬佩胡石根先生,並專門討論其思想的同時,我們容易忽略一個關鍵問題:胡石根的身份是虔誠的基督徒,是教會的長老,這個職位不是專職的福音傳播,却足見其信仰的深度和決心。這不是偶然的,或者可以忽略的地方。研究、討論或弘揚其思想,萬萬不可忽略其宗教觀點、宗教思想與宗教信仰。官方忽略或有意省略,而我們不能如此。這裏很多人幾十年如一日,矢志爲中國、爲民族追求民主憲政,冒著如此風險,付出如此慘痛代價。但放眼世界,我們但不得不發現:絕大多數這種國家正是基督教國家,也運作得最好。美國憲政與基督教結合得最深,於是也成了最强大自由的國家。用碰巧,用偶然來解釋這一切,顯然不是理智與科學的態度。其實這些,韋伯的《新教與資本主義倫理》,早就深刻揭示出了。在這裏我還是强烈建議大家重讀,以及托克維爾的《美國的民主》,於歌的《美國的本質》。五月花號的美利堅先賢們,最早圍繞著教堂建設了美國的小城鎮,又以深深的宗教情懷,按聖經教導,在基督的基礎上設計、形成了整套的政治制度、法律體系、倫理道德、文化底蘊乃至經濟的原動力,我們無法想像成長於虔誠基督教家庭的美利堅子孫後代,其社會的運作與制度設計會跟基督教無關?而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從共産毒害中掙脫出來的,我不知在座的有多少朋友相應有鬼、神、靈魂?如果我們是徹底的無神論,那當然共産最高興,說明其無神論宣傳至少在我們身上也打上深深烙印。將信仰神當做迷信,將無神論當做科學,只能引來科技最發達的美國的偷笑。這就是我鄭重在此呼籲的第二點:請大家努力謙卑下來,跪倒在神的面前,去禱告,去懺悔,而不是事實上永遠立自己爲王,永遠是自己正確,全是其他人、其他派別錯誤。從今天開始,請大家跟胡石根弟兄一樣,去細細地、深入地瞭解基督教。千萬不要艶羨自由、民主、博愛、人權、平等的果實,却忘記了結出這些果實的深層土壤。否則,即便實現了民主架構的中國,其穩定性、其運作效果、其社會文明程度,仍然令人擔憂。其實我上面所闡述的,也是有的有識之士感嘆中國落後於西方文明一二百年以上的最深層、最關鍵原因。我經常說,8964與佛山小悅悅事件(二十一個路人,無視身邊生死一刻血泊之中的兩歲小女孩的痛苦掙扎而無動於衷),是中國兩個標志性的大事。前者暴露了專制的無可救藥與民主制度的迫切,而後者,彰顯了宗教信仰在中國缺乏之後的嚴重惡果。解決了前者,却解決不了後者;而解決不了後者,這樣的中國永遠不是我們心中的美好中國,這樣的民族永遠不是一個受世界尊敬的民族。正如華盛頓卸任演說中所說:「我們應當告誡自己不要耽於幻想,認爲道德沒有宗教也能維持。」我認爲這深刻地揭示了真理。

第三個呼籲,讓我們心中的火焰,永遠不要熄滅;讓我們心中的良知,永遠不要喪失;讓我們不要只顧建設好自己小家庭而忘了還有十幾億中國人仍處於自由被剝奪得乾乾淨淨的惡劣環境下,更不用說千百個胡石根正被迫害。據說西方世界總共有幾十萬中國人,通過西方民主制度、通過當時反專制的活動而獲得了政治庇護,但一旦獲得身份,很快將民主的樓梯徹底踢掉,甚至支持、歌頌起專制制度,這是不可以的,是自己的良心也無法通過的。

最後,讓我們共同祈禱:文明、博愛、民主、自由在中國早日實現!

 

(摘自《總覽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