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七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招魂曲

 

林牧晨

 

每當大地吹來海風

天空出現雲層

當雨水灑向原野

雪花飄落胸襟

你可聽見——

如海潮涌起時的嘆息

那壓抑不住的悲聲

 

一年又一年等待

渴望著真的甘霖

巴望著善的救星

盼望著南來的歸魂

 

望穿蒙蔽的雙眼

望穿密布的霾塵

追尋著白日的光

嚮往著青天的明

 

九州離離原上草

歷經劫火燒不盡

根連根猶在

歲歲自枯榮

 

黃花崗上花蕾

武昌城外落英

玄武湖邊垂柳

黃埔灘頭青萍

莊重之淡雅

肅穆之清芬

映出嶄新的劃時代風格

復興古文明的又一次青春

 

松花江的波光

盧溝橋的月影

蘇州河的堤岸

台兒莊的土墳

喜峰口的碎磚

朝天門的石徑

瀾滄江的陡岸

野人山的密林

一程程血染的歷史

一頁頁血寫的碑文

升華我民族的驕傲

維繫我炎黃的基因

 

那是何等艱辛的險途

鋪就通往共和的征程

爲公衆之天下

爲公民之國家

爲自然之大道

爲自由之靈魂

無論多少曲折與反復

它是不可違逆的使命

 

辛亥,歷史的坐標

民國,中華的正名

從此以往

中國就屬每一位國人

中華就只能是人民的中華

人民就理當是自主的人民

共和就法定是民主的共和

國家就應該是多元的共存

它絕不容竊國之賊子

絕不承認叛國之亂臣

無論是王朝還是黨朝

無論是獨裁還是專政

無論是暴力還是欺騙

都不能阻擋歷史的進程

 

江河雖然百折

依然迂回東流

江山幾度淪陷

總能浴火重生

 

豈容那蘇俄走狗霸佔神器

豈容那日寇搭檔冒充功臣

豈容那人類史上頭號屠夫

繼續操控十幾億人的命運

以給他們死不放手的特權

供他們貪得無厭的腐敗荒淫

被蒙住眼睛,被封住聲音

受他們肆無忌憚的蹂躪

任憑它剝奪你的房産土地

控制你們夫婦子女的死生

任隨它荼毒天地萬物

糟蹋盡幾千年璀璨的文明

 

中國人!

別忘了你受之祖宗的姓

別忘了你得自父母的命

別忘了,自從民國建立

國家主權就應屬你們

你就是國家法定的主人

你絕不是党朝的奴僕

你早就有共和國公民的身份

中國只能是民國而非黨朝

你是應有選權的民國公民

無選票而當政即爲非法

以特權奪民權就是罪行

誰以黨朝取代民國

誰就是國民的敵人

 

不能忘——

被劫殺的幾百萬無辜農人

被鎮壓的幾百萬解甲士兵

被謀殺的幾百位抗日將軍

被坑害的幾十萬學者精英

被掠奪的幾十萬工商業主

被餓死的幾千萬貧困百姓

——尸山血海

八千萬被淩辱殘害的蒼生!

 

記住:

菜市口大刀早已砍斷了改良的神經

楚望臺大炮早已判決了權貴的死刑

帝制復辟、專制復辟

到頭來只能是黃粱一夢

與狼共舞、養虎爲患

下跪只能是犬儒自宮

與强盜談什麽共識

與匪幫談什麽和平

與竊賊談什麽統一

與屠夫談什麽對等

智者豈能奴從於邪教

勇者豈能屈服於邪神

豈不聞

光復民國的號角已吹響

聲聲呼喚著自由與革命

 

從被搗毀的秋瑾墓

尸骨無存的林昭墳

到長安街坦克壓出的血影

烏坎村警棍砸下的血印

這一頁頁浸透血泪的案卷

都是紅朝党國罪惡的鐵證

是中國民衆討債的票據

是中華民國回歸的先聲

 

一百多年的奮鬥

尚未成功的革命

靠誰努力完成

唯你、唯我同仁

追隨民主革命先輩

敬仰共和偉業群英

繼承孫文黃興宋教仁

矢勤矢勇,大中至正

悟道行道揚天地正氣

成仁取義招中華國魂

 

同盟光復會

國民革命軍

共和先烈

抗暴英雄

寧死不做奴隸的亡靈

魂兮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