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七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辛灝年細說洪門

 

【大紀元20161014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博舊金山報導)應舊金山五洲洪門致公總堂邀請,著名民國史學家辛灝年在102日「孫中山與洪門在美洲革命歷程研討會」上發表專題演講。

位於舊金山唐人街新呂宋巷36號的五洲致公總堂成立於1848年,是明末清初反清復明組織「洪門」(又稱天地會、三合會等)在海外的第一個分支。隨後迅速發展,吸納以草根階層為主的社會各階層人士參加,遍及五洲,舊金山成為五洲致公堂總部。

應該說,它不是一個普通的舊金山華埠堂口,它最輝煌的歷史是在上世紀初葉,做為孫中山推翻滿清帝制、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的海外策源地。可是近年來,這段歷史不僅被淡忘,並且經歷了中華民國政權竊奪者——中共各種形式的分化、滲透、收買、恐嚇和污名化。

站在歷史十字路口的洪門,在回歸正道與徹底滑向黑社會之間選擇了前者。

辛灝年在將近2小時的演講中,正本清源,詳細解說洪門、舊金山五洲洪門致公總堂和孫中山國民革命的淵源,他說:「在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裡,從來都閃耀著洪門的精神」。

辛灝年教授還原了洪門可歌可泣的歷史功績,同時希望洪門能夠找回傳統和正氣,在反共復國中獲得復興。

現將辛灝年演講整理如下:

什麼是洪門?

洪門是在清代滅亡了明朝之後,中國的知識分子沒有志氣,用知識博取功名,忘記自己的民族精神的時候,有五大知識分子(顧亭林、王夫之、朱舜水、黃宗羲、傅青主),把這保國保種的民族思想,傳給了民間教門組織,其中有一支就是洪門。

洪門的暗號,「一拜天為父,二拜地為母」,傳承了天地會反清復明的民族精神,洪門的切口「明大復心一」,是「一心復大明」的反稱。在晚清時期,洪門是民族性最高、最強有力的反清復明組織。

什麼是洪門的精神?

洪門精神並不是開始就有的,而是傳承了這五大知識分子的民族精神,以及繼承了鄭成功、白蓮教、太平天國等的反清思想以後傳揚發展起來的。

洪門與孫中山先生的革命結合後,又在傳統民族思想中注入了「民族解放、走向共和」的現代民族精神,在中國近代史上寫下「國內出命、海外出錢」的歷史一頁。

我簡單講一下這個過程。

洪門與太平天國革命的關係

談到洪門,不得不首先講一講在孫中山發動國民革命之前,中國晚清時期革命的序幕和特點。

就從太平天國講起。當時滿清朝廷的統治呈現腐敗無能的狀態,對外屈辱妥協,已經完全失去了保衛這個國家應有的能力。可是它對內殘酷鎮壓和敲詐勒索卻越來越厲害,人民生活極其困苦。再加上1840年以後,英國人又把鴉片引向中國,讓老百姓精神走向崩潰,讓我們的民族精神在此時顯得相當的疲弱和無力。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洪秀全以宗教的形式來建立軍事組織、傳播自己的影響,發動了推翻滿清政府的太平天國起義。他吸收了很多兩廣三合會、拜上帝會、天地會會眾,可以說,是在整個洪門社會的基礎上發動了這場起義,許多將軍、士兵都是洪門中人,都是兩廣三合會的人。

所以這一點非常重要。可以說沒有洪門兄弟,太平天國起義至少要推遲30年。

洪秀全開創了一個非常好的先例——「反清不反華」。他提出一個口號「天滅清妖」,他沒有說滅華,也沒有滅本土境內各個民族,給後來革命起了非常好的引導作用。

直到今天為止,我在海外22年了,我經常看到一些民運人士為了支持藏獨、臺獨就罵中國,罵中華文化,說中華文化是垃圾,中國沒有一樣好東西,還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有這樣的人民才有中共,所以中共統治你壓迫你是應該的。

我想,這思想水平比起一百多年前的洪門兄弟差得太遠了。所以很長時間以來,我碰到臺灣傾向於分裂的臺獨人士,我都對他們講,你們在宣傳中是有問題的。你要獨立,我能理解。為什麼?將心比心嘛,誰願意在共產黨專制統治下過日子啊?但是如果說,共產黨你不反,你反中,你是反中不反共,那就大錯特錯了。所以我在這裡要說一句話,凡是主張分裂的朋友,學習一下洪門精神。你可以同情分離勢力,但是不要罵中國、反中國。

中國無罪,罪在中共。

所以說,洪秀全留下來一個非常好的歷史遺產「反清不反華」,保住了民族主義,是真正的保族保種。

洪門與孫文革命相結合

洪門繼承了洪秀全太平天國以來傳統的反清復明精神,又把這個精神擴散開了,又發展了這個精神。

在當時的中國,洪門是民間社會最大的一個組織,可以說大半個南中國,幾乎沒有一家會黨不是以洪門為基礎的,擁有廣闊的社會基礎。大家都知道小刀會,首領劉麗川是香江人,是洪門兄弟。他依靠從廣東販賣砂糖、鹽、紙品,在上海推動革命行動,鬧出一場轟轟烈烈、美豔無比的上海小刀會起義。雖然這場起義失敗了,但是在歷史上留下一個非常美麗的名字「小刀會-紅燈照」。

洪門不僅產生了小刀會這樣的革命組織,也產生了長江中下游許許多多的如哥老會、袍哥會等會堂組織,幾乎大大小小的會堂都與洪門重疊,都是從洪門另立出去的一個堂口。

這個組織最大的特點,就是都傳承了洪門的反清復明精神。不僅是反清復明,還包含著對中華真正的忠誠和熱愛。它可以反清,但絕不會損害自己的中華,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民族和人民,這是洪門一個基本的、可貴的精神做為它的基礎。

所以,洪門在與孫中山結合之後,發生了一個改變。什麼改變呢?孫中山把現代民族主義精神帶進洪門,洪門不僅沒有拒絕,反而欣然接受,甚至合為一體。推翻滿清、走向共和的革命目標就非常容易地被確立了。如果沒有思想上的轉變,這也是很難做到的。

這個思想的轉變,特別體現在海外,在舊金山的洪門致公堂總堂口。這個總堂口生活在美國,他們對美國的自由民主生活感同身受,這個環境給了洪門一個優越的條件,使他們的思想水平遠遠高於國內一般會黨的思想水平。

所以,當孫中山先生感覺到國內民智未開的時候,「野老不知亡國恨,喃喃尤頌天朝恩」的時候,他沒有想到,到了美國舊金山洪門致公堂,發現他一講,他們全明白,全都懂,一拍即合,開始了為救中華走向共和這樣一條道路。

革命一方面需要錢,一方面需要人。錢從哪裡來?人從哪裡來?從啟蒙來。就是告訴你,滿清政府不好,它欺負壓榨我們;共產黨不好,共產黨的文化不好,我們不能要它,這就是啟蒙。洪門在這個問題上,它的被啟蒙比誰都快。

孫中山與黃三德

當孫中山先生建立的興中會被保皇黨搞掉了之後,這時他的叔叔和舅舅,他們都是檀香山的洪門成員,勸他加入洪門,這樣革命才有力量。孫中山就在檀香山加入了洪門。同時,叔父鐘水養說服他,為了革命、為了爭取海外洪門的支持,做了一張美國檀香山的出生紙。

但是,做出生紙的消息被洩露給保皇黨。檀香山的保皇黨寫了封信給舊金山的保皇黨歐蕖甲,歐立即把這封信轉給美國移民局。所以孫中山先生從檀香山來舊金山一下船,就被美國移民局抓了。

孫中山先生是個非常仔細的人,十年前有人給過他一張寫有地址和電話的條子,他一直隨身保存。這時,他想來想去沒辦法,就在裡面托一個小報童,幫他把這張條子帶出去,送給一個人。小報童真的去做了。那個地址就是舊金山洪門總堂的地址。

這樣,當時洪門總堂的堂主黃三德先生就知道了。他立刻找移民局,去天使島上木屋看望孫中山,請律師把這個案子上訴到華盛頓移民法院。雖然保皇黨在這個過程中拚命阻撓,要求洪門不要搭救孫中山,但黃三德還是花了5千美元,終於救出了孫中山。這5千美元相當於十個致公堂小樓的價錢。

洪門這一救可不得了,這可不是一般的救,這是救了整個中國歷史上第三位偉人啊。

洪門參與革命

中國歷史上,第一位偉人是周公,有了周公,華夏土地上才有了一個像樣的大國家,有了一個君主封建制度,整個社會平穩下來,國家的規模和形式就初步形成起來了。特別在周朝末期,定下了一整套文化,這個文化就是我們今天中國人一直傳承著的周代文化。這個文化是經過第二位偉人孔子考證,修正後流傳下來的。孫中山是在周公和孔子之後,中國歷史上的第三位偉人。

就這樣,孫中山被救後,就和舊金山洪門總堂談起了他的革命理想。從1900年以後,孫中山一直在努力讀書,他走到哪裡,就坐下來讀書,幾乎把民主革命的書都讀遍了,孫中山在這個階段裡成熟了他的民族主義、民權主義和民生主義。說心裡話,他來到洪門,能說動兄弟們,是因為三民主義開始成熟了。

洪門兄弟講義氣,請他當洪棍,所以孫先生一進洪門,就居於非常重要的位置上。

他做了這麼幾件事。一個是,他與洪門兄弟一起修改章程,要把傳統的民族主義的精神和文字修改成現代民族精神,加上了追求民主自由、走向共和的內容。還一個,清除內鬼,把道德品質不好的、勾結滿清的都清除出去。

再有,就是在黃三德倡議下,由黃三德本人陪同孫中山先生遊說美洲洪門。從舊金山一直到東部,美洲洪門共有100多個埠口,每到一個埠口,孫先生等開臺唱戲一結束,就馬上走到臺上去宣傳革命,這配合多好啊。因為美洲在孫來之前,雖然很多人生活在美國,但是對中國問題並沒有清醒、明確的認識。滿清政府也在做一些工作,雖然它比起中共差遠了,不知道搞統戰,它是你一出來反我就抓,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在這個狀況下,孫中山和洪門在死氣沉沉的北美僑界大開風氣,掀起了一股旋風,播下了革命的思想和種子。

黃三德和孫中山這一趟獲捐500元,同時期保皇黨康有為獲捐15百萬。可見改良是左右逢源,革命是千難萬難哪。

洪門「國內出命、海外出錢」

緊接著,孫先生就去發動國內的起義了。過一段時間,他又來到了美國,為黃花崗起義籌款。舊金山洪門聯繫各埠,洪門兄弟把身上的錢都拿出來,再攢上好幾年把這個錢還掉,共籌款7萬元,加上加拿大溫哥華、維多利亞、多倫多三埠所籌款項,洪門兄弟捐款占黃花崗起義捐款的第一名。黃花崗起義的經費很快就解決了。

1910年,孫中山到舊金山做了一件大事,成立洪門籌餉局。之前黃興對他說,先生你要去美洲籌款,非大款不能革命,我們這麼多次革命,打得多好,可是每次失敗都是因為打到一半就沒錢了,沒有錢就沒有槍和炮,所以你一定要去。

洪門籌餉局一成立,對外叫國民救濟局,短短一、兩個月,舊金山致公堂為孫中山的革命捐款14.4349萬美元。緊接著半年以後,武昌起義起來了,辛亥革命勝利了,致公堂立即撥款,支持南京政府20萬美元。華僑是革命之母,這筆錢很重要啊,如果沒有這筆錢,孫中山的南京政府根本支持不了三個月。北美華僑的經濟援助超過了南洋,誰的功勞?洪門大哥的功勞。

這裡我想解釋一件事情。中華民國成立後,黃三德先生和孫中山先生有點不愉快。但是問題不是出在孫中山身上。孫中山當政三個月,手裡沒有錢的政府做了三個月,黃三德到上海找到孫中山以後,孫中山立刻找了胡漢民,胡漢民當時已經把廣州都督讓給了陳炯明,陳炯明知道了這件事,堅決不辦,造成這個誤會。

我覺得這也沒有什麼,兄弟之間、父母子女之間都可能有誤會,這算不了什麼,絲毫不會影響洪門的光采,也絲毫不會影響孫中山,黃三德與孫中山同樣值得歷史和後輩尊敬。

中國的革命再也沒有離開過洪門

孫先生走進了洪門,洪門參加了孫先生的革命。中國的革命從孫先生的革命開始,就從來沒有離開過洪門。

我們隨便舉幾個例子。第一個聯繫洪門的是香港輔仁文社社長楊衢雲,他在香港和洪門結合,準備號召3千洪門子弟從香港開赴廣州,去參加廣州起義。起義失敗後,許多人被捕被殺。這是以孫文的名字命名的起義第一次與洪門結合。

第二次是孫中山1900年自己親自領導的惠州三洲田起義,對清廷震動很大,總指揮是洪門大佬鄭士良。起義失敗後,被孫中山稱為「一條半臂膀」的鄭士良在香港被清廷特工毒死。

1904年,黃興與長江哥老會的龍頭老大馬福益共同建立「同仇會」,發動十萬軍人起義,這十萬軍人全是洪門兄弟。起義失敗後,馬福益被清廷逮捕,在清廷嚴刑拷打之後,仍表示堅決革命,後被清廷公開殺害,頭顱懸在城上十天之久——這是洪門龍頭老大在孫文革命中獻出的第一顆人頭。

講到這裡,我簡單地說,從1895年至1910年,所有孫中山領導的兩廣兩湖地區起義,基本上都是以洪門兄弟做主力軍和做總指揮的,還有,安慶新軍起義、廣州新軍起義和湖北武昌起義三次軍隊起義,其中大部分滿清新軍士兵,也是洪門出身。這真是不容易啊!

這樣的洪門兄弟還有話可說嗎?這樣的洪門堂口還有話可說嗎?所以說,沒有洪門,孫文革命能不能發動起來都是個問題。如果誰要說一句看不起洪門的話,把這段歷史拿出來,所有人都必須閉口。

洪門的精神

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可以看到,洪門兄弟傳承的民族精神從來沒有被拋棄,同時,他們用鮮血和生命將現代民族精神堅持下來,沒有洪門兄弟做起義主體,孫文革命不會成功。

還有非常寶貴的一點,洪門兄弟只有付出、沒有索要。死了那麼多洪門兄弟,沒有人去向革命黨索要。這個精神在今天的中國大陸幾乎蕩然無存。

所以今天中國大陸要革命,要推翻共產專制,就必須學習洪門徹底奉獻的精神。如果沒有這種精神,奢望革命勝利是不可能的,革命就是付出。

我曾經說過,如果你認為對民主做過了貢獻,為中國的民主坐過多少年的牢,所以未來的總統、總理、部長、省長就一定是你的,那就是說明,專制主義已經在你心裡生根發芽了。

因為,這種思想還是專制主義的思想,這種思想就會產生獨裁,就會產生專制的復辟,我們必須杜絕這個東西。

我非常清楚自己是什麼人,我就是一個文化人,我是因為研究歷史產生一個理念,我為我自己的理念奮鬥。什麼理念?新中國就是中華民國。是這個理念鼓舞了我。我沒有想過有沒有飯吃,有沒有房子,問題是你不能想,你想多了就幹不了了,想多了你就會該做的事情不去做,不該做的事情做了一大堆。

舊金山唐人街的撤旗案

洪門兄弟這次請我來,雖然第一次見面,但是他們的話說得很清楚,就是舊金山國旗的升降問題。

19949月,我到舊金山來,住在唐人街一家酒店。站在二十幾層樓的樓頂,我放眼一看,唐人街上空一片中華民國的國旗呀!

我的眼淚當時就流下來了。當年,中共得到蘇俄支持、美國同情,西方袖手,在這樣的情況下,中華民國打敗了那場1945年至1949年的民族戰爭,不得已退守臺灣。可是,當自己本土的大片領土都被中共占據,而那個只能待在小島上的、原來國家的國旗還能在全世界迎風飄揚,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這是多麼了不起啊!

中華民國的魅力從哪裡來?從孫文來,從革命來,從洪門來。這面國旗上,閃耀著中華民國的奇光異彩!這面國旗上,真正浸染著革命義士的鮮血,洪門兄弟的鮮血!

誰忘記了這一點,誰就意味著背叛。

所以,當我幾年前聽到這面旗被有些僑社撤下的消息,心裡很難過。中共一直在搞統戰,什麼叫統戰?統戰不是統合,統戰還是戰爭,當面喊哥哥、背後掏傢伙,是戰爭的另一種形式。

整個一部中國現代史,就是一部中華民國史。大陸人民經過三十餘年的反思,已經認識到,中共在大陸統治的六十多年,不過是中華民國歷史發展當中的一段亂世而已,中國一定會回歸到中華民國。

只有保住中華民國和這面國旗,才能招引大陸人民為光復民國而奮鬥。

這次我來到舊金山特別高興,洪門兄弟守護這面旗,把這面旗穩穩插在自己的屋頂上,還要把被撤下來的國旗重新掛上去,了不起!洪門兄弟的心,正是大陸人民正在為自己鑄造的那顆心——中華民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