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六期正體版 / 简体版

 

 

爲什麽中共不願看到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

鐘聲

 

衆所周知,每當遇到危機時刻中共就會祭出民族主義這面大旗, 煽動民族主義仇恨,妄圖以此來轉移視綫,甚至試圖通過戰爭的叫囂來挽救其政治經濟危局。爲了生存,中共自建政伊始就一直在世界上進行經濟上政治上和軍事上的擴張。從毛時代一直到今天,幾十年以來中共不惜血本向外輸出革命和對外援助,甚至在中國餓殍遍野的時候也未曾停止。現在對於中共政權來說是一個很關鍵的時刻,作爲一個獨裁專制的非法政權,中共在世界上的日子越來越不好,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中共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事實:在今天的世界上,90% 以上國家的政府都是民選的憲政政府,國家無論大小,無論强弱,都已經走向民主憲政。像中共這樣的一黨獨裁的非民選政權已經是瀕臨滅絕的物種。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法治民主和自由市場經濟日漸成爲主流的時代。中共這只恐龍,無論其僞裝得多麽巧妙,都已經顯得無處藏身。中共政權就好像一面偷來的鑼鼓,再也打不響了。甚至在鼓吹民族主義的時候,它也不像以前那樣囂張,而是顯得有些羞羞答答,底氣不足了。

對中共而言,目前無論是國際還是國內的形勢都异常嚴峻,可以說中共面臨的一切問題都已經到了一個集中爆發期。在國內,中共靠投資房地産和基礎建設來拉動的泡沫經濟已經瀕於崩潰,增長乏力,出口萎靡,幾億人失業下崗,金融危機,産能過剩等問題,都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中國的經濟徹底完了」「共産黨治國不行」已經是中國民衆的共識。

中國目前的情况可以用「糜爛」二字來概括,是政治上經濟上全方位的徹底的腐爛,只是不知道會爛到什麽時候爲止。在國際上,中共和其他國家的衝突摩擦日益加劇,也已經到了攤牌的時候。多年以來,中共拒不遵守國際上公認的貿易商業規則,通過操縱匯率低價傾銷以及盜版剽竊等手段在國際市場上斂財,造成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的巨額貿易逆差。對中國老百姓則採取「國富民窮」的策略,壟斷一切資源,限制民營私有經濟發展,不讓中國人提高購買力,嚴重破壞了世界經濟的秩序。同時,中共又暗中支持一切恐怖組織和專制政權,以此來同美國爲首的西方世界對抗,實在是世界上的一個最大的最隱蔽的毒瘤和禍根。

就是在這樣一個關鍵的時刻,日本通過修憲解禁了集體自衛權,這意味著在非常時期日本可以像一個正常國家那樣向海外派兵,甚至能够在自身未受攻擊的情况下爲援助盟國而使用武力。隨著美國戰略轉移到亞太的布局的完成,日本作爲美國在亞洲的最重要盟友,以及其在亞洲和世界上的重要地位,日本成爲一個正常國家並擔負起一定的區域性的政治軍事責任已是不可避免。由於日本的經濟軍事實力,解禁後的日本無疑會在亞洲事物中成爲一個制約中共擴張的强有力的因素,對於這樣一個對手的出現,困獸猶鬥垂死掙扎中的中共肯定是不願意見到的。所以,日本此次解禁集體自衛權對於中共政權來說無疑是如芒在背了。

從歷史的角度看,中共對日本的心理可以說是很複雜的。衆所周知,中共的奪權在很大程度上有賴於日本當年發動的那場侵華戰爭,可以說沒有那場讓中華民族付出慘痛代價的戰爭,中國的合法政府中華民國不會被如此消弱,中國的社會也不會走向全面崩潰,也就不會給中共邪教以可乘之機,趁亂做大。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共對日本不僅沒有仇恨,甚至抱有一種感恩的心理。難怪中共黨魁毛澤東就曾經對來訪的日本客人說過「要感謝日本軍閥」之類的話來。戰後,中共在世界上面臨孤立,爲了和西方緩和關係,混進聯合國,日本一度是中共政權試圖拉攏的對象。毛和周在中(共)日建交時慷中國人民之慨, 「免掉了」日本的戰爭賠償。50年代經過了一系列裝模作樣的「審判」之後,釋放了一大批血債累累的日本戰犯,還堂而皇之地說這麽做是爲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等等。這一切無疑都是爲了討好日本的諂媚之舉,妄圖走日本的「後門」,與西方言和,試圖扭轉其政權面臨的空前孤立局面。這都是中共的慣用伎倆,無外乎就是出賣中國民衆的利益向外行賄討好,以此來證明其政權的合法性。其所作所爲又何嘗考慮過中國人民的利益!在出賣中國利益維護其統治的問題上,中共的一切行爲都證明了它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徹底的漢奸賣國集團。

戰後日本被美國佔領,其政治體制也已經被美國徹底改造。經過多年的發展已經成爲世界上舉足輕重的經濟强國。今日的日本已經不再是二戰前的日本,儘管在日本社會裡存在著一些右翼群體和政客,但是絕大多數日本民衆是不希望戰爭的。日本作爲一個自由社會有不同意見的存在,不同的意見有表達的方式是很自然的事情。同時,日本也是一個高度法治的社會,政府的一切政策的改變都必須有法律依據,從此次修憲的艱難過程就足以說明日本已經是一個成熟的民主憲政國家。反觀中共的一切政策法令的制定無一不是黑箱作業,中國民衆根本就沒有參政議政的權力。試問在中共操縱下的「人大」裡何時曾有過真正意義上的反對派和反對意見?這些都是中共這個假民主真獨裁的專制政權所不願承認的事實。

現在,中共內外交困,對內經濟破産,對外面臨世界的圍堵。 但是,中共至死不願放弃其獨裁統治,而是妄圖通過最後的掙扎來實現其紅色帝國的夢想。中共政權已經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這就是爲什麽它不斷擴充軍備,拒絕改革,拒不認輸,不斷地在世界上進行軍事上經濟上的擴張和滲透。很顯然,中共的擴張行爲不能不引起亞洲乃至世界上一切民主自由國家的警醒。

爲了挽救其垂死的政權,中共又打出民族主義這張牌,企圖再次將自己裝扮成中國民族利益的代言人,妄圖繼續上演「中共=中國」這樣的瞞天過海的老把戲。但這一切努力終將是徒勞的,因爲中國民衆已經覺醒。隨著歷史真相的不斷披露,中共在抗戰中假抗戰真破壞的醜行,其趁亂奪權的事實也已經是家喻戶曉了。中共多年來劫貧濟富,其專制獨裁的統治造成了中國今天腐敗橫流,道德淪喪,貧富極度懸殊,已是有目共睹,盡人皆知。絕大多數中國百姓對中共殘暴腐敗的統治早已徹底地失去了信心。筆者不久前在中國某法院門前遇到了一位上訪的老太太,她對我說:「共産黨蹦躂不了幾天了,日本和越南都在打它!」這位老太太的年紀很大了,但是頭腦却很清醒,她沒有說在打「中國」,而是說在打「它」。因爲她很清楚中共政權代表不了中國。可見,現在就是中國一般普通民衆對「中共不等於中國」這一事實也是明白無誤了。中共的民族主義把戲又如何能繼續騙人呢?事實上,民族主義對於中共來說也是一把雙刃劍,因爲目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並不是什麽民族主義矛盾,而是由於中共腐敗專制統治給人民帶來的苦難而造成的經濟政治矛盾,是絕大多數中國民衆和極少數中共既得利益者之間的矛盾。現在中國民衆恨的不是外國人,而是中共的當權者,是那些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不勞而獲的特權階級們。所以,中共試圖通過煽動民族主義仇恨來轉移其危機,是有一定風險的,因爲中國老白姓可能會借機發泄對中共的不滿,最終結束中共的統治。這也就是爲什麽中共在煽動民族主義情緒時表現出來的進退維谷的扭捏態度的根本原因。

對於日本軍國主義,鑒於其造成的危害,我們一定要反對。對於日本二戰給中國帶來的灾難,也不能忘記。但是,現在真正迫切的問題不是中共鼓吹的什麽「日本軍國主義的復活」,不是什麽「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而是中共這個非法政權的繼續存在給中國人民帶來的危害,這個非民選的獨裁政權,這個讓中國人民付出了7千多萬人非正常死亡的流氓邪教集團,讓這個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無盡灾難的犯罪集團繼續存在,繼續打著民族主義的旗號不斷擴張,使其能不斷地禍害中國的老百姓,不斷地靠房地産搜刮中國百姓的血汗,不斷地出賣中國的利益,不斷地毀滅著我們民族的靈魂,這才是中華民族面臨的最大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