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六期正體版 / 简体版

 

 

中共是一個純粹意義上的王朝復辟嗎?


鐘聲

 

中共靠打家劫舍分田地起家,趁亂推翻了中國現代歷史上的第一個合法政府——中華民國,建立了一個以馬列邪教爲立國思想的所謂「社會主義政權」。在表面上看,中共在很多方面都好像是一個傳統王朝的復辟,比如類似皇權的一黨專政,沒有民主選舉,一言堂,家天下,經濟上對人民巧取豪奪,暴政和腐敗並存。正所謂「取之盡錙銖,弃之如泥沙」,儼然是一個現代版本的秦始皇帝國。

但是,仔細分析一下就不難發現中共政權並不完全是一個純粹意義上的王朝復辟。首先,中國的歷代王朝都沒有以一個學說或宗教作爲立國思想,社會上的信仰是自由的。中國歷史上沒有出現過一個像中共這樣的政教合一的統治。中國的傳統社會一直是自由和世俗化的社會,私有財産受到保護。社會上士農工商各階層大多時候也都相安無事。而中共紅朝則是一種類似政教合一的統治模式,鼓吹階級鬥爭,號召人與人鬥,人與天鬥。中共的黨魁同時也是國家的行政首腦,社會上沒有宗教信仰自由,國家壟斷包括土地礦山在內的幾乎一切的經濟資源。私有財産不受保護,抄家,秘密逮捕,强拆等侵犯人權的行爲司空見慣。這些都是傳統朝代和中共這個紅色王朝在本質上不同的地方。

在文化上中共從誕生之日起就是以反傳統道德價值的姿態出現的。通過歷次運動和動亂中共將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基徹底連根拔起,毀壞殆盡。而近三十年在中共指導下的無法無天的資本主義「先富起來」狂潮更是將中國人的道德水準降低到了亘古未有的低點,中華民族面臨著空前的道德危機。縱觀中共成長壯大的歷史,不難發現其成功的秘訣就在於食言而肥,靠欺詐耍賴取勝。中共似乎忘記了中國聖賢的「民無信不立」忠告,中共違反的恰恰是中國老祖宗的告誡。

事實上,中共不僅與中國傳統朝代不同,就是和近代歷史上的一些獨裁專制政權也不盡相同,就其流氓性和無賴性而言,中共政權也遠超過納粹德國和蘇聯帝國。這兩個帝國的專制手段都不及中共,比如說,它們都沒有搞出來像「文化大革命」中的抄家批鬥這樣的自下而上的全面的社會動亂。而中共犯下的一些荒謬絕倫的罪行連納粹也自嘆不如。更重要的是,納粹德國和蘇俄帝國都是通過國家體制和程序來完成其暴行的,而中共的罪行却是通過破壞一切現有的國家體制和程序來完成的。同時,世界上沒有那個政權像中共這樣一貫朝令夕改出爾反爾,滿口謊言睜眼說瞎話,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無羞無耻到了極點。可以說中共是一個將中國幾千年來的底層流氓文化和傳統專制權術中最黑暗部分的集大成者。打個比方說,中共可以既是狐狸也可以是老虎,搶不了就騙,騙不了就耍賴。又好像是一條變色龍,一切都隨著情况的需要而不斷變換。以無原則爲其原則,以無形爲有形,以無法無天爲其治國理政的法則,真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中共的無賴戰術可以說已經玩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幾十年以來,中國一直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對於人民對政治改革的訴求,中共一直都是信誓旦旦,滿口承諾,但是一落實到行動上就什麽也沒有了。比如說,中共鼓勵所謂「民告官」,可是當你真正試圖民告官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根本不是那麽回事,不管你多有理,幾乎沒有勝訴的希望。又比如中共媒體宣揚的什麽貧困助學基金貸款等,也大多都是水中撈月,鏡裡看花。三十年來中共在政治體制上基本上沒有進行過任何實質性的改革,在有些方面其專制鎮壓和欺騙程度反而變本加厲。在世界上,中共的策略也是一樣。對國際社會敦促其改善治理的呼聲,比如在人權和貿易相關的兌換率和知識産權保護等問題上,中共也是採取拖延推諉的戰術,以時間換空間,通過「泡」「拖」「耍」「騙」等手段,最終達到自己的目的。中共的戰略和北朝鮮在朝核問題的手段其實如出一轍,只不過中共做得更隱蔽更狡猾,通俗地講說,中共是「即作婊子又要立貞潔牌坊」。無怪乎在中共加入世貿的十幾年以後,美國和西方的政界异口同聲發出了「我們被中共騙了」的呼聲。近三十年,中共通過其可耻的低成本優勢,壓榨中國底層民衆的血汗,變成所謂「世界工廠」,變相向世界資本利益集團行賄,以換取世界對其政權執政合法性的認同。但是,長期下來,由於國富民窮,中國普通民衆購買力低下,造成貿易上的不平衡,美國大量中小企業倒閉,債臺高築,失業率激增,社會矛盾激化。現在終於到了爆發的時候。毛共前三十年採取的是一種「群衆路綫」,在世界上收買第三世界國家,企圖發動所謂「世界革命」,對抗西方。而鄧的後三十年則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向世界資本利益集團行賄,走「上層路綫」,大打經濟牌。中共前三十年的「世界革命」和後三十年的「世界工廠」從策略看上去大相徑庭,但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其目的無外乎都是通過犧牲中國民衆的利益來維持中共政權的統治,受害者歸根結底都是中國的勞苦大衆。

現在對中共不利的情况出現了,在打了幾十年交道之後,世界也認清了中共邪惡的本質。但是,勸說警告等手段均無效果。於是就出現了像TPP(跨太平洋貿易協定)這樣的國際間的協作,其目的就是要將中共無賴政權徹底摒除在世界市場之外,可以說世界的覺醒爲「天滅中共」這一義舉賦予了一層更廣大的意義。

 

基於這些原因,我們不能將中共當做一個一般意義上的政權來對待。它雖然是中國傳統專制的一種延續,但並不是一個純粹意義上的傳統王朝的復辟。因爲其行動哲學,其立國方針完全是和人類的普遍原則公理背道而馳的。所以,中共的繼續存在不僅對中國人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灾難,對整個世界人類社會也是最大的威脅和破壞。

由於中共統治的邪教本質,中共黨內很難發生真正意義上的變革。共産魔教的洗禮使人喪失了起碼的人格尊嚴,中共內部黨魁和嘍囉之間的地位不是平等的,甚至也不是舊時代君臣的關係,而是一種扭曲了的主奴之間的關係,這跟一個現代意義上的政黨比如國民黨的情况完全不一樣。國民黨內部的權力之爭是在平等的人格之下的政見之爭,失敗者也不會有殺身之禍,皆因爲中國國民黨乃是一個現代意義上的政黨,不像中共這樣一個邪教+封建朝廷的畸形組合。中共的黨徒們雖然可能是各懷鬼胎,勾心鬥角,但在表面上都對教主表現得恭順無比,昧著良心說話,落井下石,夾著尾巴做人。與孔子所說的「和而不同」恰恰相反,中共內部是「同而不和」。但是,共産黨徒對執掌神器神權的教主(無論是毛還是鄧)有一種原始的圖騰似的崇拜,認爲其權威是無法挑戰的,另外爲了自身的利益,也不願真正否定共産黨的制度。這就是爲什麽無論是林彪還是劉少奇周恩來等都不敢站起來和毛分庭抗禮的原因。因爲他們作爲教徒在教主和神權面前都不是有完整人格意義上的人,而只是一些奴才奴隸罷了。

更爲可怕的是,中共政權靠無賴流氓精神立國執政,於是就試圖將所有中國人都變成無賴和流氓,以便延續他的統治。可是絕大多數中國人是不願意這樣生存的,他們內心中還是期望一種有尊嚴的生活。對於中共的無賴戰術,最好的辦法就是揭穿它,讓每一個中國人都在內心裡覺醒,徹底清除隱藏在我們內心中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毛澤東和鄧小平」,從我們每個人自身做起,拒絕無賴流氓行爲,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制止中共的無賴行爲,最終解體中共。落實到行動上也很簡單:首先,退出和中共相關的一切組織----黨團隊就是很有效的辦法。其次,大家也要認清中共經濟的欺騙本質,在經濟上不再支持中共政權。儘量租房不要買房子,有多餘的房子最好也將其賣掉。也不要投資中共控制下的股市和金融理財産品等,這一點我說,大家也都看到了最近股市的慘狀。這樣做不僅是爲了抵制中共的經濟,更是爲了自保,因爲中共的經濟龐氏騙局總有崩盤的那一天,中國近期股市的崩盤就是最好的例證。在中共政權瀕於滅亡的時刻,中國民衆要學會自救。

現在中國民衆自救運動已經開始了,面對中共的無賴流氓統治,中國民衆不要再奢望中共會怎樣,也不要觀望別人會怎樣,現在到了我們每一個人要反躬自問,問一問我們自己應該做什麽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