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六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文革启示录


徐振鑫

 

儘管那場國殤已經過去半個世紀。但是那些血腥的、令人髮指的場面在每一個中國人心中依然歷歷在目。我們真的想弄明白50年前在華夏大地上究竟發生了什麽。

文革是鬧劇,是悲劇,是浩劫,是災難,是國殤,是中國人民的鮮血和眼淚。這場殘酷的浩劫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和中國人的傳統道德。正是這場毛澤東發動的災難讓中國人道德淪喪。文革將人性的陰暗面暴露無遺,同時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匪幫至今不願承認是毛澤東發動了文革,卻把發動文革的責任推到了「四人幫」頭上。四人幫不過是毛澤東的打手;毛澤東才是發動文革的罪魁禍首。毛澤東在奪取政權之前大談民主爭取人心;成功奪權後,不僅從根本上摧毀了歷史上流傳下來的各種政治組織、經濟組織、宗親組織和經濟組織,並且還通過不斷的政治運動清除中共黨內外有不同思想的人,使民主發展失去了成長的環境,大大阻礙了中國社會進步。中國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打下了一個抵禦民主制度的根基。為什麼從鴉片戰爭後,那麼多人為了爭取中國的民主和自由都犧牲了,到現在中國依然沒能實現民主,這是有非常深刻的原因的。因為在1949年之後,毛澤東把中國社會幾千年來發育出的政治、經濟、法律、宗親組織全部都扼殺和破壞了,所以使得中國的基層社會缺少民主的元素。220年前法國《人權宣言》就指出:無視、忽視或蔑視人權,是公眾不幸和政府腐敗的唯一原因。

毛澤東的一生是用盡暴力和謊言的無恥的一生;是用盡卑鄙無恥的手段爭奪權力的扭曲的一生;是殺害無數中國人民的罪惡的一生。就是這樣一個卑鄙無恥,毫無人性的毛澤東竟然被中共奉為至寶,至今仍將這位毛臘肉的照片掛在天安門城樓上。至今毛臘肉的殭屍仍然躺在天安門廣場上為中共招魂。只要毛澤東的相片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8000萬死難同胞的冤魂就不能安息。

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直接導致了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導致4500萬同胞被活活餓死。之後的七千人大會削弱了毛澤東的權利;於是,毛澤東為奪回權利而發動文革。

1966516日「五•一六通知」的發出標誌著文革正式開始。518日,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發表談話,稱「毛主席是天才,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開始在全國各地實施及宣導個人崇拜。1966年教育部、教育工會全國委員會聯合發出通知,要求教育戰線掀起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新高潮。中共中央、國務院批轉教育部黨組《關於一九六六—九六七學年度中學政治、語文、曆史教材處理意見的請示報告》。中央批示指出:現時中學所用教材,沒有以毛澤東思想掛帥,沒有突出無產階級政治,違背了毛主席關於階級和階級鬥爭的學說,違背了黨的教育方針。要求中小學停開歷史課,合併政治與語文課,以毛主席著作作為基本教材。康生派遣自己的妻子曹軼歐赴北京大學調查工作,並專門會面了曾在延安結識的北京大學哲學系總支書記聶元梓。525日,聶元梓等七人在北京大學大飯廳貼出了題為《宋碩、陸平、彭珮雲在文化革命中究竟幹些甚麼?》的第一張大字報,批判北京大學黨委和北京市委。此時一直身在杭州的毛澤東大舉讚揚這是「全國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61日親自寫了批語:「此文可以由新華社全文廣播,在全國各報刊發表,十分必要。北京大學這個反動堡壘,從此可以開始打破。」由於毛澤東的準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立即於當晚八時,向全國廣播這張大字報的內容。同一天,《人民日報》發表了經陳伯達、王力、關鋒修改的頭版社論《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呼籲民眾進行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把所謂資產階級的專家、學者、權威、祖師爺打得落花流水,使他們威風掃地。同時還發表的有聶元梓等六人撰寫的《大海航行靠舵手》,號召要把所有的資產階級權威、學者等打倒。529日,清華大學附屬中學成立了全國第一個紅衛兵組織,一群學生慷慨激昂地宣誓:要用生命和熱血保衛毛主席、保衛黨中央。19668月《人民日報》轉載清華大學附屬中學紅衛兵大字報《無產階級的革命造反精神萬歲》、《再論無產階級的革命造反精神萬歲》、《三論無產階級的革命造反精神萬歲》、《打碎舊世界,創立新世界——無產階級革命造反精神萬歲》,宣揚《紅衛兵小將的革命造反精神好得很》、《北京城裡盡朝輝》。此後局勢迅速發展,全國大中學校學生紛紛起來造反,反對學校黨委或支部的領導,很快使得很多學校的領導和教學工作癱瘓或基本癱瘓。多所高校的校長被公開批判。

196681日至812日,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員會舉行第十一次全體會議。會議期間,85日,毛澤東用鉛筆在一張報紙的邊角上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87日,毛澤東在謄清稿上修訂後加標題,並附聶元梓等七人的大字報,由當日會議印發。196785日,《人民日報》正式全文發佈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毛氏的這份大字報不點名地責備了劉少奇等「某些領導同志」,提出中共中央存在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大字報實際宣告,毛澤東的目的就是要「炮打」劉少奇、鄧小平這個「資產階級司令部」,這張大字報的貼出,標誌著毛澤東和劉少奇之間衝突和衝突的尖銳化和公開化。全國各地紛紛成立「文攻武衛指揮部」等組織,從此全國武鬥急劇陞級,攻擊軍隊、搶掠武器、槍支的事件不斷發生,造成全國混亂局面。

聶元梓大字報向全國播出後,各大專院校和中學率先響應,受到壓抑的外地造反者奔赴北京大學取經,到「中央文革接待站」告狀、求援,729日到812日就有3.6萬個組織的71萬人次到北大。毛澤東給清華附中紅衛兵的覆信、811届全會的「十六條」,先後造成的强大衝擊波,仍未打破各地黨政機關領導人對文革牴觸、控制的態度、做法。818日、831日,毛澤東兩次接見首都紅衛兵和外地來京師生,更加公開了他對紅衛兵的肯定、支持,也以個人的權威、魅力吸引著各地青年學生源源不斷湧向北京——渴望得到毛澤東接見,渴望帶回不同於地方當權派壓制運動的中央文革小組的支持聲音。9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出通知,要求組織外地高等、中等學校學生代表和職工代表來京參觀、學習運動經驗,交通、生活補貼由國家財政開支。坐車、乘船不要票,吃飯、住宿不花錢;各大中小學校的宿舍、機關單位工廠房屋都騰出來開設接待站。與此同時,北京紅衛兵南下北上去各地煽風點火,各地紅衛兵間互相聲援,「造反是一家」,到處設立聯絡站,衝擊黨政機關、揪鬥走資派,「破四舊」,達到了「天下大亂」。大串連造成的革命氛圍,使學生紅衛兵脫離日常生活角色和行為規範,進入自己確定行動目標的無政府狀態,虛假的自由、崇高感,刺激了革命造反、打破修正主義黨政體系的想像。與毛澤東1966610日杭州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上「各地學生要去北京,應該贊成,應該免費,到北京大鬧一場才高興呀!」的預期相一致。這一舉措,造成了原有運轉秩序的全國性癱瘓。毛澤東最擅長的便是搞破壞,並且是發動群眾大規模的破壞正常秩序,讓一片原本寧靜的土地徹底動亂起來,讓中國人民原本寧靜的生活被徹底打亂,讓每個人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1968年,紅衛兵運動已經持續兩年多,儘管毛澤東等領導人已經一再呼籲「複課鬧革命」,震盪和混亂仍然無法制止。19681222日,《人民日報》文章引述了毛澤東訓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很有必要。」隨即開展了全國範圍大規模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活動——1968年當年在校的國中和高中生(196619671968年三届學生,後來被稱為「老三届」),幾乎全部前往農村。文革中上山下鄉的知識青年總人數達到1600多萬人,共有十分之一的都市人口來到了鄉村。這是人類現代歷史上罕見的從都市到鄉村的人口大遷移。全國城市居民家庭中,幾乎沒有一家不和「知青」下鄉聯系在一起。一些幹部子女通過參軍等管道避免了去上山下鄉,或者到諸如北京郊區這樣的地方落戶。看來,在任何情況下,共匪的幹部都是享有特權的。在當時,很多青年是「滿懷熱血」地響應號召、主動投入到這場運動中,所謂「廣闊天地、大有作為」,「滿懷豪情下農村」,「緊跟統帥毛主席,廣闊天地煉忠心」。但也有很多都市青年是隨大流、甚至是被政府強制離家、遷往農村的。與其在都市的生活相比較,知青們普遍感覺在農村生活很艱苦,他們在貧困的農村地區當然無法繼續接受正常的知識教育,文化生活也幾乎沒有,他們和當地農民的關係也遠非融洽。中共官方對這場運動作出的解釋是:為了防止「修正主義」和讓年輕人「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中共的鬼話根本無法相信。真實原因乃是毛澤東在他所發起的文化大革命中,已經達到了清除劉少奇為首的所謂「資產階級當權派」的主要目的,難以控制的紅衛兵逐漸成為麻煩,數量巨大的對政治高度熱衷的無業青年會對政治穩定構成嚴重威脅。把大量都市青年遣送到農村進行農業勞動,是毛澤東的分而治之策略。知青上山下鄉運動是對人民的愚弄和變相迫害。林立果(林彪之子)等起草的反對毛澤東的綱領性檔案「五七一工程紀要」指出,讓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是變相勞改。1971913日,林彪在九一三事件死亡。

197374日,毛澤東指出:「尊孔反法,國民黨也是一樣啊!林彪也是啊!」9月,毛澤東在會見外賓時說:「秦始皇是中國封建社會第一個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罵我是秦始皇。中國歷來分兩派,一派講秦始皇好,一派講秦始皇壞。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因孔子在家族中排行第二,在運動中被辱稱「孔老二」。當時中國大陸各地的孔廟及相關文物古迹囙此遭到了極大的破壞。當時很多學者由於拒絕批判儒家學說,而被視為「反動學術權威」,遭到殘酷迫害。共匪批孔揚秦乃是對人性和良知的淡漠。

不過多行不義必自斃,中共匪首毛澤東發動文革奪回權利以後沒多久就一命嗚呼了,他的權力並不能讓他多活一分一秒;並且毛臘肉死後不到一個月,老婆江青和侄子毛遠新就鋃鐺入獄。這真是咎由自取,作繭自縛。

這場浩劫留下了嚴重的文革遺毒。文化大革命殘害了當時的中國人。文革頻繁的政治運動令經濟活動近乎停頓,同時也消耗了大量的資源。武鬥時期被破壞的房屋、道路乃至文物古迹則更是難以統計。武鬥,是文革中不同造反派組織之間相對文鬥的武裝衝突。從最開始的棍棒,到自製步槍、手榴彈甚至土炮裝甲車等。最早在上海開始,後擴大到全國。武鬥者多為年輕人,死傷慘重。武鬥是羣衆造反奪權的結果。全國最大一場武鬥是19677-8月間在重慶發生的楊家坪武鬥。出動軍艦、大炮、坦克等重武器,死亡1170人,失踪600餘人,共受傷3000餘人,重慶市九龍坡區楊家坪、謝家灣地區作為主戰場,大受破壞。重慶武鬥中甚至使用了軍艦,涪陵地區武鬥因為當地駐軍介入炮艦轟擊城區,完全是正規戰爭的打法。而「紅衛兵」在「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口號下,給當時社會帶來了極大的破壞,紅衛兵所帶來的破壞不僅是對於中國歷史文物及倫理道德的摧殘,他們也影響了人民生活及社會秩序,交通、生產為之大亂。他們在各地互相串連,彼此交換經驗,並免費供應食宿,分別建立了所謂的「革命造反派的覈心組織」。為了「破四舊」,他們闖入了知識份子、富人及官員們的家中,焚書、羞辱甚至毒打殺死屋主;學校也為他們所佔據,教師成為他們批鬥的對象,甚至被打成「牛鬼蛇神」;寺院、宮觀、佛像和名勝古跡、字畫、古玩等也成為紅衛兵的破壞對象。紅衛兵在文革期間所造成的破壞,帶來了難以挽回的恐怖災難。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的人,主要包括由各地各級行政、司法和臨時運動組織完全不必按照中國大陸的法律程式和原則而判决處決的,因受迫害而得不到基本的生活所需、醫療服務等的,以及不堪受辱而自殺的。有些人的死刑沒有經過審判,往往是一個人說了算,並且是被非常殘忍的手段處決,例如:張志新、林昭、李九蓮。十年文革令全國所有的學校進入停課狀態,大學入學考試取消。文革開始後的數年內,中國各級、各大教育機構基本都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圖書館藏書被焚燒,在校園內發動武鬥,教師被當眾羞辱、打罵,一切教學科研工作全部停止。文革中,知識份子不被尊重,大多數被下放進行體力勞動,有些則遭到殘酷對待,財產被沒收。知名學者往往不堪羞辱,選擇自殺。同年齡的老三届大部分人都失去了繼續接受學校教育的機會。1970年開始,許多大學按照這個訓示招收「工農兵學員」。工農兵學員由各地各界組織推選,選擇對象主要是家庭背景貧窮、政治思想激進的二、三十歲的青年,與本身的教育水准文化貭素無關,很多是國中甚至小學以下文化水准。工農兵大學生去各大高等教育機构的主要目的是以毛澤東思想改變教育系統,即將激進的思維强加到各大院校中。工農兵學員雖然文化水准低,但是由於其政治立場和後臺,往往可以隨意批判學術權威,他們中還有不少人編寫政治思想符合毛澤東願望的教材等供中小學使用。由於知識青年在鄉間所受的教育不多,演化成知識青年務農的怪現象,對中國教育資源、人力資源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而由於農村的建設作用不大,直到今天中國大陸的農村依舊貧窮落後。毛澤東思想在文革中成為中國的主導政治理論,截止到196712月,已經出版《毛主席語錄》3.5億册。毛澤東熱愛法家思想,不愛儒家,囙此在1966年興起了「興法批儒」運動。毛澤東的威望空前高漲,任何修正主義傾向都會受到責備和批判,全國盛行「造反有理」的口號,法律完全受到漠視。全國大量文物受砸毀,古迹被破壞,對中國,以至人類文化遺產造成了嚴重的損害。出身成分論在文革中十分流行。工人農民等勞動羣衆成為艺文歌頌的主角,但是勞動人民除外的資本主義家,或者那些學者,都遭到了抄家,批判,他們的孩子上學都會遭到歧視,辱駡。提出了「破四舊」、「開門搞科研」、「人民代表以工農兵為主體」等眾多新觀點,提倡「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的人身攻擊。很多歷史文物、私人古玩,甚至祖輩遺物在「破四舊」的口號下被紅衛兵砸爛;大量的藝術家、文學家、科學工作者被迫下鄉,甚至在文革期間受迫害而死。文革後期的「批林批孔」、批孔揚秦,直接對準了中華文化自漢朝後的主流儒家文化。毛澤東以「無產階級政治」的名義排斥一切,事實上,他這個「無產階級政治」,既不維護無產階級的利益,也沒有政治性,因為它根本沒有讓羣衆有公權,而只讓毛僭取了重要政治問題的決定權。文革期間,中國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完全喪失,回族等其他少數民族受到迫害。1975年發生的沙甸事件中,發生了整村武裝反抗事件,後遭到鎮壓。紅衛兵曾前往紮什倫布寺的佛塔將在該寺曾存放的五世至九世班禪的遺骨挖出肢解拋弃。文革後十世班禪大師只得把殘存不齊的從五世至九世班禪喇嘛的靈骨聚集在一起。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國有大量文物被焚毀,古迹等也遭到摧毀破壞,給中國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巨大損失。文革中的「破四舊」活動將中國都市與鄉村千百年來形成的歷史文化古迹和遺產當成封資修的東西徹底破壞和毀盡。即使連「和平解放」的古北京城的大量古迹也慘遭破壞。

文革摧毀了中華文化和中國人的傳統道德,這場浩劫將人性中的惡和破壞欲被釋放出來。這場人為的災難徹底摧毀了人性;當人性和道德被摧毀,法律和社會秩序消失,人們的心理被扭曲,人們的狂熱思想、作惡衝動和破壞欲被釋放出來,那麼就會出現花季少女用皮帶把老師活活打死,女兒揭發父親,妻子揭發丈夫這樣的用人間的倫理道德無法解釋的事情。所以全面的、徹底的、系統性的反思文革刻不容緩。最重要是讓中國人民記住那段殘酷的、血腥的、荒唐的歷史;以確保不讓歷史的悲劇重演。

人們擔心五十年前開始的那場文革將會以某種管道重返中國,主要不是由於毛左們違反理性的聲調越來越高,人們擔心的是中共的所作所為。毛左的死灰復燃,在很大程度上正是由於中共當局對他們歌頌文革行為的投鼠忌器,甚至某種程度上的鼓勵和縱容。中共不僅至今拒絕以任何形式對文革進行真正的反思;而且中共近些年來重新強調的那一套思想觀念、方針政策和理政風格,都令人感到與毛澤東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中的作為似曾相識。徹底的反思文革要做的首先是揭示真相,讓每一個中國人特別是距離文革很遠的年輕人真正的了解那段歷史。

中國需要的不是簡單地肯定和否定文革,它需要揭示歷史真相,深刻反思文革的成因。只有經過真相支持和理性思辨之後的肯定或者否定才具有說服力,才能形成民族的記憶。中國人對文革以及作為文革思想基礎的毛主義進行反思的需要,如同二次大戰後德國人對納粹運動和作為納粹運動的思想基礎的納粹主義進行反思一樣的重要。沒有反思,德意志民族不能在世界上重新站立;同樣,沒有反思,中國人則永遠是政治思想上的侏儒,中華民族永遠無法邁進現代文明。

有人說文革中的多數人參與作惡是「覺悟」低下,有的甚至是被迫為之。那麼究竟是什麼使得中國人的「覺悟」如此低下?使得那麼多的中國人能够被脅迫作惡呢?

中國人在文革前的歷次政治運動和文革中積極「自覺」地閹割自己的獨立精神,具有創造力地對他人進行「誅心」討伐和對自己進行拋弃尊嚴的「鬥私批修」。不反思文革,那些被出賣的靈魂永遠無法得到救贖。

中共邪黨至今阻饒對文革進行深刻反思,這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因為中共至今仍將文革的發動者奉為精神領袖,反思文革將導致對其在政治上、道德上進行徹底清算,從而影響執政的合法性;二是產生文革的那些集權的政治體制和意識形態仍然是中共用來治理中國的基礎,反思文革將會令中共失去統治基礎;三是反思文革必然喚起中國人民對現代政治文明的追求,對普世價值的追求,這些追求不可避免地導致至人們對極權制度的懷疑和反叛。

但是,一個對領袖瘋狂盲從、對別人肆意加害、對自己拋弃尊嚴的民族,如果不進行反思,對自己、對後代、對歷史、對文革中的死難同胞和他們的親人都是無法交代的,這已經成為中國人步入現代文明和融入世界的一個巨大障礙。

阻饒中華民族通過反思文革得到重生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邪黨。不反思文革,中華民族沒有前途;反思文革,中共就要下課。這種局面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嚴酷的政治現實,那就是:中共與中國人民的利益不一致!

要想全面的,客觀的,系統的反思文革就一定要從文革的根源入手。發生文革這場民族悲劇的根源就是制度。中共魔黨擁有一整套反人性,反倫理,反道德的邪惡思想,共匪的一黨專政制度就是毛臘肉得以發動文革的土壤。中共邪黨依靠謊言和暴力奪取政權,有的是不講道理,卑鄙無恥,泯滅人性的統治手段。中共匪首毛臘肉崇尚的就是這些共產黨暴力美學,從而大規模發動人民群眾為其爭奪權力的政治目標服務。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就是鬧劇,中國人民一定要正確的認識歷史,從制度上反思文革。只有摧毀中共一黨專政制度;把毛臘肉的相片從天安門城樓上拿走,拔毛殭屍一把火燒掉,徹底驅散毛澤東的邪靈;徹底的消除發生文革的土壤;讓自由民主之花在華夏大地上綻放;讓文革悲劇不再重演。

 

於 民國105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