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六期正體版 / 简体版

 

 

雜談「王道外交」論及其它話題


華鐘

 

摘要

王道外交與霸道外交即一字之差,然有改變世界命運的奇特功效,民族主義與民粹主義也僅有一字之差,則會使戰爭罪魁禍首張冠李戴,富兰克林•羅斯福的霸道思維,改變了人類的命運,二戰後,它使世界上近四分之一的中國大陸人民陷入共產獨裁統治之下,成為失去了民主自由的奴隸。

一,中國大陸推行「王道外交」行之不通

閻學通先生最近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提出「王道外交的概念,先从内政做起。」

這就是說:

「對內實行國際公認的公平,正義和自由等原則,增強中國外交的道德感召力;對外則放棄不結盟政策,以軍事援助代替經濟援助來發展盟國關係。

阎先生的概念似有模糊,所谓「王道外交」,乃內政的外延,亦即「以王道邦交平天下,內以仁政治国家!」

諸玄識先生在他的《中美文化對立》一文中引用孙中山關於「霸道和王道」之說,頗有精深之道理:

「现代西方是霸道,传统中国是王道。王道以情理感人,而带来天下太平;霸道以力量壓人,而引起世界禍亂。」

而閻先生「放棄不結盟政策以軍事援助代替經濟援助來發展盟國關係」,則是以霸道對抗霸道還是霸道的外交政策,只能引起世界禍亂,這與閆先生所稱「王道外交」恰好矛盾。

而中國大陸的內政果若如他所指「對內實行國際公認的公平,正義和自由等原則」,這雖與「仁政治國」相通,然又與中共獨裁政治格格不入,不符合中共的信仰和建黨宗旨,此路斷然不通!

所以說,閆先生「妄議中央」的概念不清,邏輯混亂,其對外主張必將引起世界禍亂,內政又毫無現實基礎,其人、其神智似陷混沌之中!

二, 一種猖獗的「霸道思維」對民族主義的攻擊

其實,美國之音寧馨女士邀請的貴賓對閻學通先生的王道外交思維的批評已經清楚明瞭了, 可是,有人非要借題發揮,提出了民族主義和民族主義者二者本質上並非相同的「世界主義」進入中國的議題。并藉機對「民族主義」大肆歪曲,對「民族主義者」大肆攻擊。除此以外,還涉及一些其他相關的諸如「二戰」的問題,既是這樣,作為一個議題,本來,每個人都有權發表自己的意見,然使用一些帶有攻擊和詆譭別人的語言的時候,那就拿出來理論理論,況且搞清楚一些重大問題的歷史真相也似很有必要。

他說:

「阎学通的看法本质上就是中国要准备在世界上与美国比谁的胡萝卜多,谁的大棒硬。这样的观点,在国内有相当市场,但表现的更多是情緒而非理論。這些情緒拿古代的『王道』、『霸道』來包裝,在網絡時代會得到民族主義者的歡呼,但卻缺少真正的思想,而且很不負責。」

他攻擊民族主義者對推行和實施霸道的帝國主義思維之抗拒被暗喻為當今國際化的網絡時代「捧著被包裝了的古代的王道和霸道之腐尸」,似這些民族主義者不顧腐臭的異味在歡呼,又將民族主義與民粹主義混為一談,將第二次世界大戰說成是民族主義、軍國主義強化了所謂「權威統治」而產生的民族災難。

他認為:

「當政者都選擇了用民族主義和軍國主義來強化威權統治,而當時的多數學者也推跟著推波助瀾,助長國家軍國主義興起,結局就是民族災難。」

民族主義真是那麼邪惡?民族主義者真有那麼可恨?假如是,那麼,爲了和平與民族獨立與解放的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是不是民族主義者?還有,爲了廢除奴隸制度而領導南北戰爭統一了美國的林肯是不是爲美國人民的民主與自由的權力和美國的繁榮昌盛作出了巨大貢獻的「民族主義者」?聰明的、和富有智慧的托馬斯•傑斐遜拓展了美國領土和推行門羅主義取得巨大成功的西奧多•羅斯福 這兩位受到美國人民崇敬的總統是不是美國人民心目中民族英雄?

中國的孫中山先生在他的三民主義之民族主義的論述中指出「民族主義就是國族主義」,他在批評那些追隨以「霸道」為宗旨的「世界主義」的新青年時指出:

「工人對於民族有用的知識和有害的知識都沒有,一些知識分子和學

者,他們的知識則是予民族有害的知識,他們批評民族主義過於狹隘,太不適宜,所以應該提倡世界主義(主要是指國際主義)。近日中國的新青年,主張新文化,反對民族主義,就是被這種道理所誘惑。但是這種道理,不是受屈民族所應該講的。我們受屈民族,必先要把我們民族自由平等的地位恢復起來之後,才配得來講世界主義。」

孫中山所指的「世界主義」,其實就是以「霸道」為宗旨的帝國主義和與它孿生的「國際主義」。

孫中山還指出:

「何以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呢?因為三民主義系促進中國之國際地位平等,政治地位平等,和經濟地位平等,使中國永久適存於世界,所以說三民主義就是救國主義。」

孫中山在三民主義建國大綱中還指出:

「其三為民族。故對於國內之弱小民族, 政府當扶植之,使之能自決自治。對於國外之侵略強權,政府當抵御之;並同時修改各國條約,以恢復我國際平等,國家獨立。」

這就是孫中山用於建國的民族主義了。

試問,當中國遇到力主霸權的帝國主義侵略時,如果中國沒有民族主義的精神和力量支持,誰去救國?沒有民族主義精神又如何救國?既然如此,孫中山倡導的民族主義又錯在哪裡?20世紀世界上最偉大的民族主義者蔣中正又錯在哪裡?他們都有什麽招致世界上的一些人刻骨銘心的仇恨?那些仇恨他的人又是些什麽人?

 

所以說,孫中山的三民主義之民族主義沒有錯,它可以用於救國、救民、救中國。

華盛頓的民族主義沒有錯,他領導的獨立戰爭使美國從英國的殖民地統治下解放出來了,他是全人類爭取民族獨立與解放的偉大旗手。

門羅主義的實質就是美國的民族主義,當然沒有錯,美國就是推行了門羅主義在經濟、政治、軍事、外交等諸方面,登上世界之巔的。

林肯也沒有錯,他是領導和發動美國南北戰爭、結束了美國的奴隸制度而完成國家統一,他創造了一個統一的民主與自由的國度,他贏得全世界人民崇敬,是美國人民的驕傲,是美國的民族英雄。

難道詹姆斯•門羅、托馬斯•傑斐遜和西奧多•羅斯福三位位總統就不是民族主義者和美國人民的驕傲?

所以說,無論是華盛頓、詹姆斯•門羅、托馬斯•傑斐遜和西奧多•羅斯福這幾位總統都沒有錯,他們是美國偉大的民族英雄。

或許又有人會說,你說錯了,在美國沒有民族主義,華盛頓與林肯是美國人民的驕傲,是美國人民心目中的英雄!那他就忘了,美國人民是由非洲的黑人、歐洲的白人、中東的阿拉伯人、亞洲的黃種人、還有猶太人、南美洲人、印第安人……等不同種族的後裔所組成,那麼,美國人民是否不要民族主義了?人民與多民族的國族統稱是否意涵相通?如果您還有疑問的話,就請您仔細閱讀美國第26任總統西奧多•羅斯福於一九零五年三月四日的就職演說吧!

孫中山所稱三民主義的民族主義就是中國的國族主義啊,孫中山所說的國族就是指超出家族、宗族範圍的、受到國家保護而有保衛國家和平與安全的多民族主義亦即國族主義啊! 所以,美國的人民,也就是美國各族人民的統稱,沒有民族主義,人民也就失去了力量,這個國家誰去保衛他?與孫中山所說的民族主義不是一個道理麼?

既是這樣,民族主義還有什麽可以否定、民族主義者又為什麽會成為 一些人的攻擊目標呢?而且,這種攻擊塵囂日上,他們攻擊民族主義的唯一依據就是帝國主義的「霸道」宗旨和冠以美名的「世界主義」!

其實,孫中山對世界主義並非絕對排斥,只要世界主義只要不用武力侵略別國,當弱國的國際 地位平等的條件下民族主義和世界主義是可以融洽的。孫中山於一九二四年已經說了:

......我們受屈民族,必先要把我們民族自由平等的地位恢復起來之後,才配得來講世界主義。」

三,「民族主義」與「納粹」和「軍國主義」不可以混為一談

那種攻擊民族主義與民族主義者的人,總喜歡將他們所厭惡的民族主義與納粹主義(國家社會主義或民族社會主義)以及軍國主義混為一談,這三者是各不相同的概念,他們忽略或掩蓋了一個重要的史實,那就是民粹主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作用,也就是俄、德、日、意主張「霸道」的統治者利用民粹主義綁架了當事國的民族情緒而發動的戰爭,民粹主義才是二戰爆發的、真正的罪魁禍首。

是民粹主義引起日本侵華戰爭的爆發、引起蘇德兩國對波蘭的聯合進攻,進而引爆了第二次世界大戰。而「世界主義」的鼓吹者則將二戰的罪惡這盆髒水強行潑到「民族主義」者的身上,他們豈非犯了一個「有意傷害」別人的過錯?

民族主義何罪之有?關於這個問題,我在《漫談民粹主義》一文中已經闡述清楚了,難道還有問題需要進一步說明么?

四,對「二戰」的始末和性質的真相正本清源

由於二戰以來,有許多概念和二戰史實或許是有人為了掩蓋真相,便製造了一系列模糊概念,將二戰的歷史攪得亂七八糟。

第二次世界大戰有中國的抗日衛國戰爭、蘇德戰爭、中美英三國軍事同盟共同對日軍的太平洋戰爭,美英法三國在北非戰場和歐洲戰場對德國的戰爭所組成,這五場戰爭的性質各不相同,甚至截然不同,所以說,二戰的性質很難籠統的說是一場正義或非正義的戰爭,最起碼,不能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是反法西斯戰爭,而戰爭的勝利,也只能說是軍事意義上的勝利,一個法西斯獨裁者倒下了,另外一個法西斯獨裁者則更加強大了,中國人民失去了八年抗戰所保衛和浴血奮戰八年所得到的許多勝利果實,中華民族又一次成為正義的維護者和犧牲者,這就是中華民族的悲哀。所以,對二戰的許多真相還真的好好研究研究換衣真實面目。

正如1942年二月,蒋介石访问印度期间,圣雄甘地所说,同盟国和轴心国乃一丘之貉,都是帝国主义。

他善意警告蒋介石:

……我對中國在抗戰中做出的犧牲,懷著很深的同情。但是,閣下,貴國既然是英、美的同盟國,那麼請問,為什麼這次戰爭最重要的決策機構——盟國參謀總長聯席會議,至今沒有中國代表參加呢?可見英、美的「民主」、「同盟」是假面具。為了維護白人的利益,他們是絕不會以平等的態度對待我們東方民族的。戰時對你們尚且如此,戰後和會上我們將處在什麼地位,也就可想而知了。恕我直率提出,閣下豈忘了當年的「凡爾賽和會」了嗎?

()中華民國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首戰國和主戰國

長期以來,幾乎世界上所有反法西斯同盟國的官方,都將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勝利,誤認為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

其實,第二次世界大戰與反法西斯戰爭不能混為一談,反法西斯戰爭是從1937年中國的「盧溝橋事變》以後的中國抗日衛國戰爭開始的,中國的抗日衛國戰爭是反日本軍國主義分子侵略戰爭,屬於典型的反法西斯戰爭。

第二次世界大戰被認為是從193991日蘇德侵佔波蘭之後開始的,蘇德聯合侵略波蘭,此前,英法兩國都承諾有保護波蘭獨立的義務,於是英法對德宣戰,可是,他們只是宣而不戰,並沒有實際承擔保護波蘭獨立的義務和責任,他們自持戰爭準備不足,一直觀望,又相互觀望,一直觀望到波蘭亡國,直到法國自己也亡國了。所以,英國人稱此宣戰是假戰爭,當然也就無守護正義可言,一個實際上沒有發生戰爭的戰爭又怎麼能叫反法西斯戰爭呢?

世界反法西斯同盟是從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太平洋戰爭之後開始,那是屬於法西斯侵略與反侵略的反法西斯戰爭,日本成了中國和英美共同的敵人,於194211日簽署的《聯合國共同宣言》,這就是現代《聯合國憲章》的基礎。

中國在反法西斯戰爭中的作用尤其突出,極為有效地支援了太平洋戰爭,它牽制了日軍70%的兵力,成為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支柱,而且,中國是抗擊日本的第一個反法西斯戰爭的首戰國。

中美英確立軍事同盟國之後,美國記者福爾門斯在湖北發出報道:

「中國的長沙大捷,說明只要中國軍隊的裝備和日軍相等,他們即可輕易擊敗日軍。」

這就是說,只要美英在裝備上支持中國一把,同盟國的反法西斯戰爭必定勝利。

英國泰晤士報評論:

「至127日,同盟軍唯一決定性勝利是華軍的第三次長沙大捷。」

美國總統羅斯福曾對他的兒子伊裡奧說:

「假如沒有中國,假如中國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師團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調到其他地方作戰?他們可以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他們可以毫不費力地把這些地方打下來,並且可以一直衝向中東。日本可以和德國配合起來,舉行一次大規模的反攻,在近東會師,把蘇聯完全隔離起來,吞並埃及,切斷通向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線。【1】」

所以,北非戰場美英法對德國的戰爭,也是屬於世界反法西斯戰爭。

1942121日,丘吉爾致電伊斯梅將軍:

「滇緬公路如果喪失,那就慘了。這就會使我們同中國人隔絕,中國人在同日本人的交戰中算是最成功的。」又說:「中國一崩潰,至少會使日軍騰出15個師團,甚至20個師團大舉侵犯印度,這就成為可能了。【1】」

194112月初,日本陸軍共51個師團,其中35個師團用於侵華戰爭,約佔其陸軍總兵力的70%。由於中國抗日戰爭消耗和牽制了日本陸軍主力,才使其無力「北進」發動對俄戰爭。

當時日軍大本營統帥部決定:

「不管德蘇戰爭如何演變,以昭和二六(1941)年度內放棄解決北方的企圖」,為的是「對中國繼續執行既定的作戰方案」。

正因為這樣,蘇聯在得到這一情報後,才大膽地從遠東地區把兵力不斷西調,以集中力量對付德國。僅莫斯科戰役期間,蘇聯就從遠東方面軍調出15個步兵師、3個騎兵師及部分坦克、航空兵部隊。

1941年冬至1944年秋,蘇聯從東部西調了39個師21個旅和10個團,計40.2萬將士,還從太平洋艦隊調走12個海軍陸戰旅,計14萬,總共從東部向西線抽調了54.2萬的兵力,5000多門火炮,3300多輛坦克。

這就加強了蘇聯西線對德軍作戰的實力。對此,蘇聯元帥崔可夫曾以感激的心情說:

「甚至在我們最艱苦的戰爭年代里,日本也沒有進攻蘇聯,卻把中國淹在血泊中,稍微尊重客觀事實的人都不能不考慮到這一明顯而無可爭辯的事實。」

可見中國在保衛世界和平的反法西斯戰爭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了。

可是,至今還有許多人,甚至我們中國的一些歷史學家都認為中國與二戰的作用不大,他們是根據毛澤東的一句話:「中國也就是反法西斯戰爭的一個小分隊」。於是,一些歷史學家就說美國的原子彈和蘇聯紅軍出兵東北打垮了日本關東軍取得了反法西斯戰爭勝利。

關於這個問題,本人在《蔣介石在抗日衛國 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的作用與地位》一文中已經闡述的極為清楚明瞭了(見黃花崗雜誌第52期),有些人就喜歡瞪著眼說瞎話,睜著眼不認事實。

中華民國是二戰中反法西斯戰爭的主戰國和首戰國,中華民族的傑出代表蔣介石是抗擊法西斯侵略,保衛世界和平最忠誠的領袖。這就是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歷史真相中被忽視的重要史實。

()斯大林與希特勒同是二戰的發動者

蘇聯的大獨裁者斯大林本身就是法西斯頭子,蘇德戰爭是兩個法西斯之間的內鬥,如果說,二戰就是反法西斯戰爭,當然是甚為矛盾、甚為不妥的。

從歷史資料來看,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希特勒與斯大林共同發動的,這是一個無可爭辯的事實。

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從193991日對波蘭發動進攻開始,德國國防軍與蘇聯紅軍共同進攻了波蘭。次日,英法宣佈對德宣戰,所以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從193991日開始,并於同年917日,蘇聯紅軍和德國國防軍作為佔領者共同會師布列斯特。

925日,蘇德兩軍作為勝利者舉行聯合閱兵式,標志苏德兩國對波蘭的佔領與瓜分。

19391130日,蘇芬戰爭爆發。根據《蘇德互不侵犯條約》重新劃分蘇德勢力範圍,蘇聯紅軍入侵芬蘭,並迫使芬蘭割讓領土。

那麼,第二次世界大戰是誰發動的?

是斯大林與希特勒二人共同發動的。他們二人都是法西斯頭子,只是斯大林還多了一個頭銜,世界共產主義革命司令部的總司令。

1941622日希特勒又進攻了蘇聯,蘇德戰爭爆發,這是兩個法西斯強盜為其自身利益的內鬥,並不能改變斯大林與希特勒共同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事實,也抹不掉斯大林這個法西斯頭子的惡名。

19399月納粹德國與蘇聯聯合發動的波蘭戰争以及1940年的法國戰役之後,納粹德國的軍隊在1940年就很快就佔領了中歐、西歐大陸、北歐和巴爾干半島,19416月初,德國控制了歐洲包括法國、波蘭西部、荷蘭、挪威等16個國家的人力、物力資源。而這時的全世界,只有英國在獨自和法西斯德國作戰。而此時,蘇聯在19399月蘇德瓜分波蘭之後從波蘭得到了它51%的領土,從羅馬尼亞拿走了南比薩拉比亞和北布科維納,從芬蘭它拿走了卡累利阿、薩拉、裡巴奇半島等領土,在遠東它與日本帝國分贓,獲得了外蒙古。

蘇德戰爭是在這種背景下爆發的。蘇德戰爭是兩個法西斯強盜分贓不均而引發的戰爭,毫無正義與非正義之分。然而,它又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儘管重合了,但不能說蘇德戰爭就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一部份。

(丙)美國總統羅斯福是斯大林的幫兇

歷史的另一個事實,是蘇德戰爭中,羅斯福總統不顧美國國內政要和各方人士的反對,羅斯福力排眾議,給斯大林予以了極為巨大的戰爭物資之無私援助,將一個即將滅亡的蘇聯從危亡中解救出來。

蘇德戰爭爆發后, 於630日,蘇聯駐美大使烏曼斯基拜會了代理國務卿威爾斯,正式提出援助的請求,他提出一份反映蘇聯各種急需物資的清單,總價值超過十八億三千六百五十萬美元。【2

蘇聯要求援助的數額已經不小了,但羅斯福在國內反對派的壓力下,最終給斯大林的援助為108億美元,是斯大林所求援助數目的5.88倍。

正如蘇聯大使烏曼斯基向莫斯科報告的那樣:

「反動的(實為反共產主義)孤立主義者胡佛、林白和整個反羅斯福的、具有法西斯(實為反共、反法西斯)情緒的集團,……已開始向羅斯福施加壓力。」【2

在五十和六十年代,美國史學中出現了右翼修正派。據喬治•赫林教授考察,右翼修正派把戰後東歐和中歐人民的『解放』歸咎於羅斯福,認為弗蘭克林•羅斯福戰時對蘇聯的「綏靖」是冷戰的主要原因。據他們說:

「不論是由於無知、愚笨或是背叛,羅斯福進行戰爭和推行美國外交所用的方式保證了戰後共產主義的擴張。」【3

他們譴責總統羅斯福:

「總統於1941年無條件地把援助擴大到斯大林,而不要求可能限制蘇聯野心的政治許諾,從而失去了『寶貴的時機,那時俄國軍隊在希特勒突擊軍團面前像牲口一樣大群地向後撤退,斯大林除了人員以外缺乏任何東西。」【4

喬治•克羅克則認為:

「在整個戰爭期間,羅斯福向忘恩負義的俄國人慷慨贈送禮物,不僅使美國和其他盟國得不到重要的裝備,而且為建立一支『巨大的軍事力量作出了貢獻,這支軍事力量將在今後幾十年中對歐洲投下越來越長的陰影』。」【5

羅伯特•瓊斯在1969年還重復這種觀點,認為:

「租借並不像推汀生紐斯所寫的那樣,是『勝利的武器』」,「因為它使蘇聯能夠吞噬東歐和中歐的許多地方,它沒有證明它是和平的工具。」【6

參議員伯頓•惠勒在「美國第一委員會」召開的大會上指出:

 

「這是納粹主義和共產主義武裝力量之間的生死決鬥。」【7

731日,眾議員斯蒂芬•載發表一篇辱罵性的廣播演說,公開號召天主教徒批判總統的援蘇政策。【8

在國務院內部,歐洲司副司長韓德森和助理國務卿伯爾利都對蘇聯抱著仇恨和懷疑態度。

伯爾利曾寫信給聯邦調查局長埃德加•胡佛:

「……應對美國與西半球的俄國機構和共產黨機構的活動進行監視。」【9

就這樣,斯大林從羅斯福那裡得到了足以救活蘇聯的戰爭物資。

據美國學者統計,物資品類繁多,主要的有軍火、戰略物資、機器設備和食品。現現舉其重要部分如下:

各種型號飛機一萬四千零一十八架;卡車和吉普車四十萬九千五百二十六輛、戰車(坦克、裝甲車、自行火炮)一萬二千一百六十一輛;摩托車三萬二千二百輛、鐵路車輛(機車、平板車、油罐車等)一萬三千零四十一臺;各種口徑的高射炮七千九百四十四門、衝鋒槍十萬八千二百九十三枝;無煙火藥十三萬零七百一十三噸、TNT十三萬二千二百三十七噸;食品(小麥、面粉、蛋粉、奶粉、肉、糖、蔬菜等)四百二十九萬一千零一十二噸;鋼(各種鋼材、鋼板、鋼絲等)二百五十八萬九千七百六十六噸;鋁二十六萬一千一百零九噸;石油產品二百六十二萬二千三百五十七噸;各種化工產品六十三萬一千零一十七噸。【10

 

此外,還有各種機器設備、合金、衣服、靴鞋、藥品,甚至包括黃金與鑽石等等,可謂無所不有。相對於對中國而言,其數量,是一個天文數字,其品種包羅萬象。可見羅斯福對於斯大林的關愛細微,無所不至。

儘管美國總統羅斯福,將法西斯頭子斯大林拉到了他的懷裡,仍然抹殺不了斯大林伙同希特勒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血腥罪惡,蘇德戰爭中,羅斯福只不過是法西斯頭子斯大林的幫兇而已,他使二戰的性質模糊了,然而,他改變不了斯大林的法西斯本性。

五,推行「霸道」的外交思維對二戰後國際秩序的負面影響

推行霸道的外交思維,就是強國用戰爭壓迫弱國的帝國主義思維。這就是國際主義和世界主義的思想根源,這與美國第26任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的思維是格格不入的(詳見西奧多羅斯福190534日的就職演說)。蘇聯的大獨裁者斯大林是這樣,二戰後期開羅會議後的美國總統羅斯福也是這樣。開羅會議的正面作用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在開羅會議上,弗蘭克福羅斯福總統建議,戰後兩國遇到外來侵略,可進行互相支援等,而蔣則希望美國裝備中國海陸軍,並要求美國給予中國經濟援助等問題。此即意味著羅斯福在戰後中美兩國結成軍事同盟的建議,遭到了蔣介石的拒絕。本人在《民國史話通鑑》的《開羅會議要錄》一節中對涉及戰後的國際事務已有較為詳細的記述。就因為二者的外交政策在「王道」與「霸道」之間的根本對立,兩國在戰後建立「軍事同盟」問題上,未能達成一致意見。

英國哲學家羅素就已預料中國的西化趨勢,他說:

「日美戰爭本身是件可怕的事,但其後果更為可怕:日本文明遭到破壞,中國被西方文化征服,而美國則開始它的世界性軍事帝國主義的生涯。」

陈寅恪澤預感到:

「 新文化人成为西方反中國文化、反民族主義的工具。知識分子的西化、激进和左倾,自由主義與革命斗争的合流,加上美国在華傳教,一句話,西方文化作為一种精神因素,催化了20世纪中國的巨劫奇变。」

而羅斯福與斯大林不謀而合:

「軍隊到哪里,制度就建到哪里。」【11

這就是斯大林与與羅斯福的共識。

於是,在德黑蘭會議上,羅斯福、斯大林、邱吉爾共同策划了一個「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美國總統羅斯福從此走上了「霸道外交」的不歸路。

所以,如果說美國的前總統喬治.華盛頓和亚伯拉罕.林肯出於他的偉大人格和正義開創了獨立和民主之路,他們創造了世界民主自由之神的國度,那麼,從赫伯特•胡佛總統開始,爲了擺脫美國在一戰後的經濟危機,幫助蘇聯的大獨裁者完成了佔有國民經濟95%比例的的農業大國向工業化的改造,美國的民主之神開始與紅色魔鬼共舞了,到了他的下任總統富兰克林•罗斯福 ,這位由林肯塑造出來的民主自由之神就與紅色魔鬼熱戀得神魂顛倒,以致與發動二戰的法西斯頭子斯大林同希特勒因為分贓不均而爆發蘇德戰爭時,羅斯福一頭扎進了紅色魔鬼斯大林的懷裡。他與英國首相邱吉爾勾結斯大林共謀,一次又一次背叛他們二戰中忠實的盟友中華民國領袖蔣介石,從二戰中後期德黑蘭會議開始設計了一套肢解中國的國際陰謀,致使中華民國在世界發法西斯戰爭取的最後勝利之後被肢解。中華民國的大陸淪陷為共產獨裁區,佔有近世界四分之一的民國遺民成了紅色魔鬼的戰利品,成為失去了民主自由的奴隸。

美國弗蘭克林羅斯福總統,他與紅色魔鬼熱戀的遺禍在美國歷屆總統當中幾乎形成了一個傳統,一直延續下來,尤其是到了尼克松年代,他使這個由羅斯福攪渾的渾沌世界達到了又一個新的極致。一名來自民主自由傳統國家的美國總統,居然與有著8000萬命案的紅色魔鬼毛澤東在文化革命的瘋狂年代熱戀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地位也失去了,隨後,三個中美聯合公報像緊箍咒套在中國人民的頭上,似有將其打翻在地,永遠不得翻身之勢。

美國總統羅斯福改變了美國民主自由的形像,改變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成分的純潔性,他對魔鬼帝國蘇聯的綏靖政策,使得戰後本應得到的世界和平與安寧完全喪失,他使世界又多出了一個在蘇聯卵翼下的紅色魔鬼,一個反人類的、一個瘋狂地蔑視和踐踏人類普世價值的紅色帝國的毛澤東。

此後,中國大陸成了剛剛進入民主自由世界而又失去的淪陷區,大陸人民成了共產黨的戰利品,成為專制獨裁暴政下的奴隸,羅斯福不但改變了中國,也改變了世界,使這個世界再度成為血雨腥風的戰場,在二戰後的朝鮮戰場、越南戰場犧牲了難以計數的生命,中美人民則是最大的受害者。

 六,中國大陸的現代化計劃受阻的關鍵原因是專制獨裁的體制

中國大陸在三十年代曾經出現過經濟、軍事、國防、教育、科學、文化等全方位現代化建設與發展取得長足進步的黃金十年。國民黨統治的中華民國儘管那十年處在訓政時期,然而,他的政治構架是立足與民主憲政的構架體制,所以,他在國家現代化建設方面取得全面的高速發展,國民政府遷都臺灣后,它在防共攻擊與顛覆臺灣的38年繼續延長了訓政時期38年,它的現代化建設仍然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飛躍發展而且完成了市場經濟的轉型。 

有人說:「一个大国的外交政策,服务於国家内部根本矛盾的解决,

服务於国家关於人类秩序的价值和理想。中国国家内部的根本矛盾是什么? 是四十年现代化进行到一半就出问题,还有近一半多人口没有卷入到现代化进程,没有分享到现代化成果的问题。小平时代确定的社会主要矛盾,仍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這位朋友的這句話總算說對了,就是說,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所從事的現代化建設並沒有在中國大陸取得現代化建設的應有成果,或者說,改革開放四十年了,享受到改革開放后建設成果的人口還不到一半。那一半以上的人口還仍然在改革開放之前的窮困線甚至在死亡線上掙扎。這與國民黨三十年代的黃金十年時期相比,那時候一個人做工就可以養活十個人在旅店吃住,與鄧小平的四菜一湯的小康水平相比,恐怕就有天地之別了。從時間上來說,是四十年和十年相比啊,一個是和平年代的四十年建設,另一個則是內憂外患、沒有一天不打仗的十年哪!可是,那黃金十年全方位的現代化建設所取得的成就舉世矚目。

正如一個美國觀察小組在1935年所報道的那樣:

「中國在所有領域裡,都在發生巨大的變化;同十年前甚至是五年以前相比,現代化將給中國帶來長達幾個世紀的深遠影響。」

那麼,社會主要矛盾是什麽?鄧小平只有開放,沒有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才是社會的主要矛盾。

所謂經濟改革的開放是在「國際地位平等,政治地位平等,和經濟地位平等,使中國永久適存於世界」前提下的開放,在一個政治上還是專制獨裁的封建模式下的社會、在一個經濟還十分落後、差距還十分懸殊的條件下沒有政治制度改革的開放,事實上不具備與當今世界的政治和經濟地位平等的必要條件,其結果必然失敗。這種失敗,就是雷同清末改良主義的失敗。沒有政治根本改革為前提,就不可能有經濟改革的最後的成功,他的改革開放只能是這個社會墮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這就是民族主義者對霸道的世界主義者關於市場經濟轉型在中國失敗原因的答復,這是鄧小平改革開放政策失敗的根本原因【12】。

本文論述中涉及問題較多,然都已小標題分割,每一問題闡述清楚明瞭,就不再有結論或結束語之類的文風格式了。

                  

參考文獻

1】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編印.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

編—對日抗戰時期 第三編 戰時外交(一)[M].臺北,1981.

2】《1941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期间的苏美关系》(Советско-американские отнощения во время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ы 19411945)第1卷,莫斯科1984年版,第42页。

3】 乔治•赫林:《对俄国的援助:19411946》(George HerringAid to Russia19411946),纽约1973 年版,第ⅩⅤ页。

4】 約翰•弗林:《羅斯福神話》(John FiynnThe Roosevelt myth),紐約1948年版,第356頁。

5】 喬治•克羅克:《羅斯福通往俄國的道路》(George CrockerRoosevelts Road to Russia),芝加哥1959年版,第46265頁。

6】羅伯特•瓊斯:《通往俄國的道路》,第269頁。

7】道森:《援助俄國的決定》,第81頁。

8】道森:《援助俄國的決定》,第190138頁。

9】《美國對外關系》,1941年第1卷,第789790頁。

10】羅伯特•瓊斯:《通往俄國的道路》,第277288頁附錄A

11】諸玄識:《中美文化對立》2012-09-07 07:26:33

12】華鐘:《論中共政權的非法性與中華民國的合法性》《黃花崗雜誌》總第 49期,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