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六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自由評論專欄

馬克思謬論


金劍平

馬克思之徒對馬克思的理論推崇异常,總覺得很高明,總覺得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真是這樣嗎?通過對馬克思理論進行分析,發現它非常荒謬,錯誤的地方極多,看出馬克思思維很邪!和正常的思維與邏輯恰恰相反,却迎合了一些粗劣、暴力的思維。推崇馬克思謬論,就是把世界推向灾難和毀滅。

下面是對幾個馬克思理論進行簡單分析和反駁:無産階級專政、階級與階級感情(階級性)、社會發展五段論、對國家和法律的定義。

無産階級專政

馬克思講:「劃分階級的唯一標準是經濟標準」。

共産黨講,要搞一個無産階級專政的政權。我們來仔細分析分析:

1、無産階級專政是個永遠都無法實現的悖論

你都可以專政別人了,怎麽可能還是無産階級?

一旦無産階級獲得了政權,那麽他們的經濟地位必然跟著政治地位的提升而提高,原來的無産階級的「人」必然成爲有産階級或者資産階級,甚至暴發戶階級,已經跑步進入到對立的階級裡去了,原來的無産階級就有新的「人」進來補充,而被統治的人就成爲新的無産階級的「人」,所以永遠都是無産階級被統治和被壓迫。簡單而形象地講,就是改變政權時混亂一陣子,穩定下來之後,發現最底下被統治的人還是無産階級,階級沒有變,只是換了人。

以中國爲例:當中共上臺後,原來的地主資本家被剝奪了財産,錢被奪走了,理所當然就變了新的無産階級,他們在政治上還成爲賤民,每有風吹草動就把他們拉出來批一批、鬥一鬥、玩一玩政治游戲,子孫都得繼續這種賤役,他們就是最新的無産階級,比僅僅在財産上的無産階級更加慘烈萬倍。所以無論如何折騰,無産階級永遠被壓迫。

由此可見,無産階級專政是個永遠都無法實現的悖論。

農夫爲了驢子拉磨,在驢身上綁一根竹杆,竹杆的一頭伸在驢的前面,在上面吊一棵驢愛吃的菜,然後驢會一直以爲菜在前面,就一直往前走,結果菜與驢總保持一定距離,它吃不上。但驢腦子笨,它理解不了,所以一直往前走,拉得很有勁。

在無産階級專政這件事上,馬克思的信徒就是那個驢,「無産階級專政」、「共産主義」、「美好生活」是那個驢子眼前的菜,碾子前面是高樓林立、風光秀麗、熙熙攘攘,碾子後面是血流成河、哀鴻遍野,磨上寫著「毀滅世界」,馬克思就是那個在旁邊奸笑的農夫。應該把它畫成一幅漫畫,更形像地表達共産主義給人類的是什麽?

現在中國的無産階級——乞丐盲流三無人員,經常被無故抓起來關進收容所,大學生孫志剛僅僅因懷疑是無産階級而被關起來打死,可見還不知道已經打死了多少無産階級,只是不是大學生而不知道而已。外國人經常組團來中國接受器*-*植,是否與中國的無産階級群體巨大有關呢?你自己猜吧。這說明中國的無産階級根本就沒有坐上統治階級的位置,他們的地位還趕不上奴隸。

可以肯定地說:世界上沒有無産階級專政!永遠都不會有!

看看現在社會主義的中國、越南、古巴與朝鮮,哪個當官的、坐在統治階級位置上的統治者屬無産階級?金正恩是無産階級?卡斯特羅是無産階級?毛賊東江賊民是無産階級?信不信隨你,反正我不信。

2、專政無論如何都是一個罪惡的東西

一九二五年,梁啓超說:「我根本不相信專制政治可以叫做良政治,尤其不相信無産階級專制可視爲得到良政治的一種手段。專制總是政治上最大罪惡,無論專制者爲君主,爲貴族,爲僧侶,爲資産階級,爲無産階級,爲少數,爲多數。我相信」專欲難成「這句格言。我相信無論政治上、社會上、經濟上種種問題,國內總不免有一部份人和他部份人利害衝突。衝突的結果,當然不免抗爭,抗爭的結果,總要雙方有覺悟,裁制自已利益的一部分,承認對方利益的一部分,以交讓互助的精神而得較圓滿的解决。二次、三次抗爭,亦複如是。如是遞迭交爭交讓之結果,自由幸福的質和量都隨而加增。尤其是經濟事項,非在」兩利俱存「的條件之下,萬無健全發展之望。若一方面得勢便將別方面儘量地摧殘壓抑,其勢祇能循環報復,陷國家於長期的擾亂。尤其是言論、集會、出版、罷工各種自由,若全被禁壓──像蘇俄現政府所行爲,我以爲祇能令國民良心麻痹,精神萎瘁,能力减殺,不能不認爲是絕對的惡政治。」注(1)。

前輩高人把專政講得如此透徹,幾十年後的今天、親身經歷過專政荼毒的許多人爲什麽到現在還看不透?邪門了!

3、分田到戶是欺騙且反動的

生産資料公有制是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徵和根本原則,分田分地是搞私有制,是違背公有制原則的。從這可以看出,當年中共把地主的土地分給農民就是欺騙,因爲共産黨始終要搞公有制,最終必然又從農民手中奪走土地。當時多數農民很高興,其實是上當受騙而已。

土地越來越集中是經濟規律,搞「土改」首先是違背了經濟規律的。

大家知道,機器發明了以後,工作效率提高了,個人能耕種的土地越來越多,剩餘的勞動力就往城市裡走,於是土地越來越集中,且由少數人來耕種。外國所謂圈地運動就是這麽回事。中國現在的城市化也是這樣的,這是正常的經濟發展規律。而「土改」是把土地分開分小,不利於高效率耕種,其實是違背了經濟規律,違反經濟規律就是違背了社會的發展方向,就是反革命行爲,就是反動的。可見共産黨在中國搞的「土改」是反動反革命行爲。

土地就是金錢,是人家世世輩輩攢積下來的,分他們的土地那不就是搶劫嗎?共産黨以金錢土地來劃綫,把有錢人劃成一個特殊的人群,對他們進行謀財害命。對地主鬥爭和鎮壓,是共産黨爲了一已之私——政權,對自己民族的同胞進行迫害和殺戮,這是群體滅絕罪,是反民族罪,是反人類罪。

4、人民民主專政是妖政

「專」就是「獨」,專政就是獨裁。政右邊的「攵」在篆書中是右手高舉著棒子或者錘子,表示暴力、敲打、進攻。專政是具有暴力性質的獨裁,專政是獨裁政體中最血腥最暴力的那種。

大家知道,民主與獨裁是對立、排斥的,是水火不容的,是不可能同時存在在一個體中的。比如南與北,南就是南,北就是北,這是兩個相互對立、相互排斥的方向,一個方位不可能同時具有南與北兩個方向。又比如男與女是不同的性別,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不可能同時又是男人又是女人。如果一個人,同時又是男人又是女人,那麽這個人就是人妖。人民民主專政又說是民主又是獨裁,所以說「人民民主專政是妖政」。

最壞的理論是把別人教壞的理論,而教壞別人最簡單最有效的方法是:告訴別人世界上都是壞人,所以你們儘管去行惡事做壞人。馬克思理論就是這麽做的,先告訴世界說:「民主社會是『資産階級專政』的社會、『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暴力機器』,所以要無産階級搞一個『無産階級專政』、實行『對資産階級進行專政』的政權」。上面已經分析過了,專政就是罪惡的政治,馬克思污蔑別人是惡政,從而誘導他的信徒搞專政、行惡政。相信馬克思的人,好人都會魔變妖變。由此可見,馬克思理論是把人教壞、把人妖魔化的理論——妖論。

階級感情與階級(階級性)

馬克思講:「劃分階級的唯一標準是經濟標準」。

馬克思講,人有階級感情,就是人的階級性。說人必然會爲他所在的階級奮鬥並仇恨敵對階級,而且這種感情是長久的、恒定的。

馬克思的這個理論,可以通俗的說:人會以自己金錢的多少來自動歸類群體,並憎恨自己群體以外的群體和人。就是沒錢人會自動團結起來,恨有錢人,有錢人也會自動團結起來,仇恨並迫害沒錢人。這就是階級感情!

真的有這種「階級感情」嗎?

1、階級感情是根本不存在的東西

A、你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

以前看紅朝的電影,多數裡面有個鏡頭:突然有人大喝一聲「你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我們就看看階級感情哪裡去了?

中國社會是一個人情社會,農村是中國社會的基礎單元,而農村是以血緣關係糾結在一起的,從村名都可以看出來,什麽張家村、劉家寨、王家莊,大家祖祖輩輩住在一起,感情深厚,共祭一個祖廟,還可能是同一個祖先。即使不是同一個姓氏,大家也是祖祖輩輩住在一起,大家從小玩到大,感情彌深。如果有一個人中了狀元當了大官發了財,按照馬克思理論,這時村民就應該恨他,因爲這時的他成了壓迫階級和剝削階級,是被壓迫階級的村民們的敵對階級,如果狀元大官回村應該讓狗咬他。事實並非如此,村民會以這個狀元爲榮,感激狀元給村裡和宗族帶來的榮耀,狀元大官回村時,將是村裡的最重大節日,大家奔走相告,喜出望外。幾百年上千年都在傳頌著狀元的事迹,是這個村子教育小孩的榜樣,他也是很大範圍內的地方民衆的榮耀,可見村民對狀元愛得有多深!不只是中國,全世界都是一樣的。「村民們,你們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

那麽反過來講,狀元會恨村裡人嗎?包括父母兄弟還在務農的無産階級,狀元會恨他們嗎?絕對不會。狀元會時時想起家鄉的父老鄉親,那時如果有照片的話,一定時不時拿出來看一看,思念思念一番,還會處處想著拉兄弟一把。處於統治階級一分子的狀元,他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馬克思所說的階級感情如何能在狀元身上體現?

又如,你本窮人,最近發財了,你會仇恨你那依然貧窮的兄弟嗎?肯定不會,你不但不仇恨他還會幫他,那麽「你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你的兄弟會恨你嗎?肯定也不會。你本富人,最近生意虧本沒錢了,你會仇恨依然還富有的兄弟嗎?肯定不會,他也不仇恨你,那麽「你們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這句話以前經常在電影裡看到。

即使是現在,如果你的同學成了總理,屬統治階級的一員,你雖然現在失業擺地攤,你也會以總理同學爲榮,朋友聚會時,津津樂道、添油加醋地講述你的總理同學的事迹。你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

由此可見,人類根本就沒有階級仇恨和階級感情。

人的感情主要是同情心與憎恨心而已,這與階級沒有關係。至於對富人的仇恨和對窮人的嫌弃,那是一種「憎人富,嫌人窮」的妒嫉心,是人類的一種病變的情感,是感情的癌症,是應該祛除的東西。這也與階級沒有關係,其實富人之中恨人富的更多,窮人之中嫌人窮的更多,階級感情何在?不是一直流傳「同行是冤家」這句話嗎?這是勢均力敵的富人之間的爭鬥和仇恨,屬同階級同階層同行業同地區的富人間的鬥爭,這時他們的階級感情何在?

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人類社會都是如此,古今中外都是如此,體現不出一點點階級感情來。由此可見,階級感情,在人類根本就不會自然産生,是馬克思僞造出來,並通過共産黨向人類强加的。

中國的歷史就是一部清官與貪官你死我活的鬥爭史,清官與貪官之間其實是同階級同階層的,爲什麽還有你死我活的鬥爭呢?周永康、徐財厚都貪了幾千億,但是與整治他們的人都是同階級的啊!這裡問問習近平和王歧山,你們爲什麽對自己的階級兄弟兼同黨下如此狠手,你們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

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寫道:「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憂愁的都是敵對的階級,他們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如果按照馬克思理論,人都是具有階級感情的,范仲淹應該這樣寫:「居廟堂之高則誹其民;處江湖之遠則謗其君」。但是很明顯,這只是煽風點火的小人行爲。如此看來,所謂具有階級覺悟的人,只不過是見風使舵、煽風點火的小人。

B、人只有民族性沒有階級性,人只有血肉之情

人是有感情的,而這個感情唯一地與血緣、文化、地域相連,往小裡說是家庭感情,往大說是家族、地區感情,再往大是國家民族感情。這是人類天生的情感,是人的天性。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與地區的人都是如此,任何一個民族與任何一種文化的人都是如此。生在這個民族中,血緣文化基因都承傳著這個民族的,想離都離不了,因爲你能把血抽幹嗎?所以人的家庭感情、民族感情是與生俱來至死不休的,人不自覺的就會爲這個家庭與民族奮鬥。這就是人的民族性,這是天生的,是人的天性。從這裡可以看出「人只有民族性而沒有階級性」。

C、馬克思的國際主義就是賣國主義

馬克思僞造了人的階級感情,自然而然地超越民族感情,很容易讓相信它的人出賣民族。不信可以看看,蘇共在一戰時對俄羅斯做了什麽?中共在抗戰時對中華民國做了什麽?(看看潘漢年所爲、看看彭雪楓所爲、看看高敬亭是怎麽死的、看看《延安日記》…就明白了),這兩個黨都靠賣國才壯大起來的,所以馬克思理論就是賣國理論。

從邏輯上講,劃分階級就是把一個民族劃分兩個敵對且相互仇殺的階級,這就是分裂民族。搞階級鬥爭就是唆使甚至强迫民族內部相互殘殺,這就是毀滅民族。所以說:劃分階級就是分裂民族,搞階級鬥爭就是毀滅民族。

只要還宣揚階級感情,那麽宣揚者必然會把階級感情超越於民族感情之上。共黨喜歡搞國際主義,把階級淩駕於民族之上,把國家民族的利益讓位給虛無的階級利益,實際就是出賣了國家民族的利益,就是賣國行爲。共産黨的國際主義其實就是賣國主義。

D、日本侵略軍也是無産階級隊伍

日本侵略軍也是無産階級隊伍,是由日本的工人階級及其同盟者(農民和小知識分子)組成的軍隊。對中國人民最狠的是日本的真正的工人階級——日本福岡礦山的礦工,在雲南騰沖時,把活人放鍋裡煮、埋在地裡露出腦袋讓鳥啄幾天至死。這就是工人階級幹的事。共産黨人高呼「全世界無産者聯合起來」,就是讓中共的軍隊與這種日軍聯合,這是賣國賊的口號。

1945年,蘇聯紅軍進入東北後,對中國普通民衆奸淫搶殺,罪行超過在東北的日本軍隊,許多老一輩東北人一提「老毛子」就恨得咬牙切齒。這是中共稱之爲蘇聯老大哥、最正宗的無産階級先鋒隊的軍隊幹出來的。這時的蘇聯老大哥,他們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

所以,以階級論對錯、論親疏是非常荒謬的。

可見,階級感情本來是不存在的東西。說人有階級感情,這是一種欺騙。

E、中共曾經在賣國主義的魔棒下跳舞

在中共鬧暴動奪權的年代,是中國經歷了百年外族侵略淩辱的年代,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最危險最痛苦的年代,是民族生死存亡的最關鍵時刻,是徹底的民族問題。中共搞階級鬥爭矛頭沒有對準外來的侵略勢力,而是直接對準中華民族的內部,直接對準中國唯一的合法政權——中華民國政府,對準了正在抵抗外國侵略的中堅力量。中共是用階級鬥爭來分裂民族,削弱民族的凝結力,實際上是有利於外國侵略勢力,特別是日本侵略者。階級鬥爭實際上就是毀滅民族。當時中共說共産黨人的祖國是蘇聯,在「九一八」後馬上打出「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真是中了魔咒。中共在抗戰時種鴉片、勾結日寇襲擊國軍,最後用個稀裡糊塗的《中日聯合聲明》來放弃日本戰爭賠款,中共所做的都是賣國的行爲。相信階級及階級感情的人真的是心智有問題。

所以說共産黨幾十年來只做了這三件事:分裂民族、毀滅民族和出賣民族。

共産黨與納粹不同之處,納粹用的是民族先進論,殺的是其它民族的人;共産黨用的是階級先進論,殺的是自己民族的人。

2、人的階級屬性根本不存在

馬克思講,人是有階級的,說人必然會爲他所在的階級奮鬥,並仇恨敵對階級,而且是長久的、恒定的。

如何劃分階級呢?馬克思講:「劃分階級的唯一標準是經濟標準」(公務員考試和自學考試都有過這道題),就是說根據金錢財産來劃分的。但是一個人的財産不是固定的,而是變化,也就是他所屬的階級在不斷的變化著,無法産生固定的階級感情。舉個特例:一個零資産的無産者,借了10萬元炒股票,按一比四透支(大陸一般證券商都提供),炒權證,半個小時內他成了百萬富翁甚至千萬富翁,又10分鐘內變成零資産或負資産,又10分鐘變成百萬富翁,一天之內來來回回許多次,也就是他一天內從無産階級成爲資産階級又成爲無産階級,不停變化著。請問他屬什麽階級?對他劃分階級有意義嗎?他應該具有什麽樣的階級感情?難道他成富翁時就恨窮人了?沒錢時就恨有錢人了?今後他還繼續炒股怎麽辦?不得瘋了嗎?當股票漲時,他恨窮人:「懶惰、愚蠢、不勞而獲」;當股票跌時,他就恨富人:「貪婪、剝削、不勞而獲、該死」,甚至恨借錢給他的恩人。看看吧,這就是具有階級覺悟的人,比瘋子還瘋子。

當地主資本家被劫奪財富後,按照馬克思的標準,他們已經是無産階級了,爲什麽還要批鬥他們?批鬥他們不是批鬥貧下中農了嗎?

中國歷史上所有的理論學說,儒家墨家法家道家還有諸子百家,沒有一個有階級鬥爭的,甚至連提都沒提過。如果有人說人有階級性,那些諸子百家們會認爲這個人瘋了,這種理論是异端邪說,人哪裡存在階級性呢?可見馬克思理論還不如諸子百家呢。

大家都知道,人不但財富是變化的,連地位也是變化的。過去,窮書生中了狀元,那麽不就變成了統治階級了嗎?有一首著名的詩:「朝爲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强。」詩裡的人如何擺正他的階級感情?他爲什麽要嚮往統治階級?

大家都知道:人是赤條條的來,赤條條的去。按馬克思理論講,人最初是以無産階級的身份來到這個世上,最後又以無産階級的身份離開這個世界,只是中間可能變成資産階級而已,最終還是無産階級。所以,如果硬要劃分階級,每一個人都是無産階級,都應該具有無産階級的階級感情——仇恨有錢人。

既然人沒有固定的階級,哪裡還會有固定的階級感情呢?

世界上有許多慈善家,他們把許多錢捐出去。他們從來不把錢捐給他們的階級兄弟——富人,主要都是捐給窮人——他的對敵階級。他們的感情那裡去了?爲什麽不把錢捐給有錢人呢?那可是階級兄弟啊!難道他們就不知道自己的階級屬性嗎?他們真的不知道,因爲他們心裡根本就沒有階級屬性。

有一個富翁,他已76歲,和妻子居住在美國三藩市的一套一居室的出租屋裡。他從來沒有穿過名牌衣服,眼鏡破舊不堪,佩戴的手錶也很不入流。他不愛美食,最喜歡的是價格低廉的烤乳酪番茄三明治。他沒有自己的小汽車,外出通常都是乘坐公車,他曾經的公事包是個布袋。他叫查克•費尼。他已經捐出40億美元,還有40億美元等待捐獻。他就是全球免稅集團DFS的創始人——對己吝嗇、待人大方、喜歡掙錢却不喜歡擁有錢的查克•費尼。目前,查克•費尼還有三個願望:一是在2016前捐光剩下的40億美元,否則死不瞑目。他一心一意要成爲無産階級,否則,死不瞑目,這是多麽深厚的無産階級感情啊!講完這個故事,讀者可以問問他,你的階級感情哪裡去了?

他做的事却讓他成爲世上富豪們引以爲榮的榜樣,比爾蓋茨和沃倫巴菲特都深受他的影響。他具有的可是赤裸裸的無産階級感情啊,請問他屬什麽階級?

由此可見,劃分階級是何等荒謬。

以前,中共實行的是「有錢即有罪」的政策:污蔑有錢人剝削,對他們進行謀財害命;現在,中共實行的是「沒錢即有罪」的政策:對沒錢人即無産階級(乞丐盲流三無人員)歧視和迫害,污蔑他們懶惰,直接關押在收容所,在這裡想問一問共産黨的高官們:「你們的無産階級感情哪裡去了?」。共産黨以錢的多少來定好壞、論親疏、論對錯,真是荒謬之極,共産黨真是想錢想瘋了。

如果階級是存在的,那麽必然是跨越民族跨越國家的,也就是說,當他國的無産階級與我們的國家有利益衝突時,哪怕是他們來傷害我們的國家,也要站在他國無産階級的立場,爲同階級出力加深對自己國家的傷害,這就是賣國行爲。所以,相信馬克思的信徒很容易成爲賣國賊。

可見,人根本就沒有階級與階級感情!

 「社會發展五階段論」

馬克思認爲,人類社會必然會按順序出現五種社會形態: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共産主義(社會主義是共産主義的過渡階段),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它的社會形態。這叫「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是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根本。

真的這樣嗎?我們通過仔細分析,發現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是不能成立的,是荒謬的。

1、秦始皇結束了中國的封建社會

封建社會就是封土建國(封侯建國),皇帝或者國王把他的地盤分成一塊塊封給諸侯,諸侯們向皇帝效忠。在中國,封建社會就是分封制,就是秦朝以前的制度,最起碼周代是如此。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前中國是封建制,統一之後,中國是中央集權制,不是馬克思所列舉的五種社會形態中的任何一種。二千多年來,中國的社會形態基本上都是中央集權制,這裡就證明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是錯誤的。

在中國的封建社會裡,是百家爭鳴、百花開放時代,而且人才流動很隨意,當時的思想非常開放與發達,諸子百家就是當時産生的,封建社會創造中華民族偉大燦爛的思想與文化,爲世界文明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後來的中央集權制除了科學技術發達外,在思想上並不比封建社會先進。封建社會並不像馬克思所說的那麽黑暗。在文化的成就上、在人才流動上、在言論自由上、在思想開放等等方面,現在的中國大陸就不如它。

現在有些馬列學者,知道封建社會這一說法站不住脚,就盜用「封建社會」一詞,加入自己的定義。他們如此定義:「封建社會是地主或領主擁有大量的土地(耕地),農民很少有土地。」但是在中國歷史上,自耕農(農民)佔有大量的土地,一般應該超過70%,只有少量土地(30%以下)在地主手裡,那麽中國就沒有封建社會了?反觀現在的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耕地絕大多數(90%以上)在農場主(地主)手中,那麽現在的美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就是封建社會啦?就算按照現在馬克思主義者的定義,把秦始皇統一以後的中國說成封建社會也是說不通的。

把「封建社會」的定義修改,這樣做是極端錯誤的。既然用別人已經形成社會共識的詞,就不能改變其原來的定義,否則會造成混亂。這是馬克思主義者設的邏輯陷阱。

2、奴隸社會根本不存在

A、中國史學界一直抵制中共御用歷史學家的有奴論

中華民族是個非常崇尚歷史的民族,讀書人從小讀書就是讀《四書五經》和相關的文學和歷史,對歷史很熟,對歷史研究的人很多,有些人在世界上都有影響。在中共推行「社會發展五階段論」時,除了郭沫若、範文瀾、剪伯贊、呂振羽、侯外廬等五個共産黨自己的御用歷史學家外,沒人相信中國有奴隸社會。中共對那些歷史學者進行迫害,馬克思的這些謬論最後只能靠暴力來推行。謬論總是與暴力同在。

郭沫若的有奴論史觀,遭到史學界的普遍反對。連陳獨秀都撰文反駁,否定中國歷史存在奴隸社會。195710月,李鴻哲發表了《「奴隸社會」是否社會發展必經階段?》一文,公開置疑主流史學定爲一尊的「有奴論」,最後他得出結論:「奴隸社會說在理論上站不住脚,不符合歷史事實,多年來爲人所信從,實在是一種教條主義的偏向。」注(2)。

B、黃現璠教授徹底砸碎了有奴論

大陸黃現璠教授通過長達近40年的研究,1981年出版了一本書《中國歷史沒有奴隸社會》。書名雖然是中國,但黃教授對世界各民族歷史進行研究,發現除羅馬外,世界上其它民族和國家根本沒有奴隸社會出現過。而羅馬的奴隸制,僅限於幾百個城邦中的幾個,這只能算特例,不是通例,不能證明當時羅馬的社會性質就是奴隸社會。

本人認爲,只有幾百個城邦無一遺漏都是奴隸社會,才能證明當時的羅馬就是奴隸制度。只有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和民族都無一遺漏地出現奴隸社會,才有可能(只是可能)說明奴隸社會必然出現,才能說明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可能」是正確的。

黃教授說「我堅决主張我國歷史上沒有奴隸社會,漢族沒有,少數民族絕大多數也沒有。歐洲的希臘、羅馬由氏族制社會變爲奴隸制社會,就不是人類社會發展規律、世界通例,而是歷史特例。」

黃現璠教授認爲:(中國有奴論者)只是拿著一個空洞無物甚至連科學概念都談不上的「奴隸」名詞往先秦史上肆意亂套,從而以三人成虎式的「層累叠加法」僞造出一個「奴隸社會」邪說,以達到「三人成虎事多有,衆口鑠金君自寬」的政治效應,以爲自己的僞馬克思學說坐實史事支撑而妖言惑衆欺世盜名。以這種入主出奴思維和僞馬克思學說爲基….它們從中宣揚以階級鬥爭理論爲綱的邪教謬論所造成的教育和學術危害遠遠大於那點局部成果。這種僞造歷史的階級鬥爭邪教「史學」,完全背離了嚴謹的歷史科學,…,因而以往「中國古史分期討論」的研究成果總體上大多可以歸爲唯心主義史學或階級鬥爭邪教僞說。作者宣稱,在馬克思主義史學中,…,其他方面已經過時,而中國的假馬列主義史學及其成果大多是僞說和僞史,應該扔進歷史的垃圾熔爐,再來一次「焚書坑奴」,以免僞史學危害後學。

作者還聲稱,本書撰著的動機並非僅僅滿足於恢復古史本來面目和消除以往長期流行於世的「階級鬥爭史學」的危害,而是意欲弘揚嚴謹的歷史科學,以科學化的歷史學與邪教的政治史學進行分庭抗禮,展開人性與奴性的角力較量。……

說的真好,「階級鬥爭史學」就是邪教「史學」,馬克思理論就是邪教理論,共産黨黨徒就是邪教徒。研究真正的史學,不僅是「展開人性與奴性的角力較量」,還是展開「佛性與魔性的較量」。

黃現璠教授是壯族人,壯族是中華民族中很有血性的民族,壯族士兵在抗戰打得很勇敢,史迪威說:「廣西兵(多爲壯族)是世界上最優秀的士兵」。

1982年開始,中國越來越多的歷史學者趨向於奴隸社會並非人類歷史發展必經階段的看法,殷商並非奴隸社會幾成歷史學界的共識。

其實,如果仔細研究就會發現,世界上許多國家和民族,連封建社會都沒有出現過。中國不是有二千多年不是封建制、不是奴隸制、不是資本主義、不是原始社會、不是共産主義社會,不是五種社會形態中的任何一種嗎?

C、從理論上來講,奴隸社會在絕大多數情况下不會出現

奴隸是經常出現的,有奴隸並非就是奴隸社會。十七世紀到十九世紀南北美洲從非洲輸入大量黑人奴隸。美國獨立後,在南方各洲的種植園中,還大量使用奴隸勞動,但沒有一位歷史學家把當時的美國及南北美洲其他國家稱之爲奴隸制國家,是因爲奴隸人口比例低,達不到奴隸社會的特徵。現在的中國有黑煤窑、黑磚窑、黑監獄、黑看守所、黑收容中心,裡面都是奴隸,難道因此就能說現在的中國就是奴隸社會嗎?

奴隸社會的特徵是:大部分物質生産領域勞動者是奴隸,社會商品主要由奴隸創造。那麽就是說社會勞動力的大多數是奴隸,加上家屬也是奴隸,就是說社會人口的多數是奴隸。怎麽能弄得來如此之多的奴隸?如果靠戰爭擄掠,沒那麽多的人口供擄掠。如何才能擄掠到人口比自己的國民還多?

在冷兵器時代,奴隸的勞動工具與士兵的武器差別不太大,奴隸又集中勞動(集中容易造反和造反成功),少數人口的奴隸主及其階級,如何才能看管及鎮壓得了多數人的怠工及造反?就算社會所有自由人的工作都圍繞著看管和鎮壓奴隸,還不一定能做得到,因爲自由人少於奴隸,奴隸又集中。整個社會差不多有一半的人,在看管別人,不參與直接生産,不創造勞動價值,奴隸們又時刻想著怠工和造反,社會的效率會非常低下,肯定比原始社會還不如。整個社會都在激烈的對抗、爭鬥,必然造成社會動蕩,這種社會形態不會是必然出現的,偶爾出現了只是特例,也維持不了多久,絕對不可能在全人類無一例外地出現。

這說明奴隸社會不會必然出現,絕大多數情况下不會出現。

至於中國人被灌輸「教育」的,奴隸社會的佐證:古羅馬時期的奴隸起義即「斯巴達克起義」,其實在人類歷史上只是特例,不是當時人類社會的整體情况。古羅馬幾百個城邦中也僅限於幾個有大量奴隸,而且當時的羅馬帝國也只把征服來的別國的人當作奴隸,而本國的所有民衆都是自由民。奴隸所佔的人口比例不够多,所以古羅馬也不是奴隸社會。

中國的文明持續五千年,中國的文字記錄了很早的歷史。看看《詩經》、《楚辭》,哪一句是奴隸的呻吟?沒有,裡面都是野人(自由的農民)的歌唱。《四書五經》及更多的書,有多少涉及奴隸社會的?把當時的典章拿來看看。有人把秦朝以前的社會當作奴隸社會,那是錯的,奴隸的比例不够多。

史籍上對「夏、商、周」朝的農業生産情况有諸多記載,例如「方裡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爲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後敢治私事,所以別野人也」(《孟子 – 滕文公上》)。意思是將方圓九百畝土地,劃分爲九塊,每塊一百畝,猶如「井」字型,四周八塊田爲人們自己的私田,中心的一塊田是人們共同耕種的公田,大夥幹活時先合力把公田裡的農活幹完了才能幹私田裡的活。農民也不用另交什麽稅,收成時,將公田裡的穀物上交就行了(可以參見網上搜索「井田制」)。說明當時的社會並不是奴隸出苦力爲奴隸主耕種土地的情况。如果有奴隸,還要大家共同耕種公田幹嗎?就算公田由奴隸耕種,奴隸的人口只佔耕種人口的九分之一,達不到「社會商品主要由奴隸創造」這一特徵,也不是奴隸制。只有九塊田有五塊以上是奴隸耕種,才可能(只是可能)是奴隸社會。

D、毛的紅朝才是奴隸社會

如果硬要給中國社會找出一個奴隸制度來,毛的紅朝更很像奴隸社會。

當你被劃成黑五類分子時,就是奴隸了,甚至連奴隸都不如。奴隸主還留著奴隸幹活創造財富,奴隸只要不造反,他們的生命很安全。在紅朝,多少無辜的人由於財産多而不幸被劃成地主資本家,甚至還有因爲言論被劃成黑五類(右派)的,這些人被整死、被隨便虐殺,子孫都難以逃脫這種噩運。這不是比奴隸更悲慘嗎?這是奴隸中最慘的一種,我們且稱爲之「賤奴」。

在毛的紅朝,即使是普通人也是奴隸,且稱「平奴」,只是不自知而已。歌頌毛式紅朝的笨青(憤青)們,睜大眼睛看看吧,看清楚你「平奴」的身份。

奴隸有幾大特徵:四無權、三必愛、四不能。

四無權:無私産權、無政治權、無自由權、無生命權(賤奴)。

三必愛:必須愛(奴隸)主、必須愛(奴隸)制度、必須愛(奴隸)國。

四不能:不能議論朝政(參與政治)、不能議論奴隸主(反黨、對領導不滿)、不能議論奴隸制度(反社會主義)、不能議論他人制度(與反華勢力勾結)。

這都是紅朝時代奴隸們的特徵。如果把「我們」代替「奴隸」,把「黨」代替「奴隸主」,就得到以下紅朝的特徵:

無私産權:我們沒有土地,耕種黨的土地;我們的財産來自於黨的分配。

無政治權:我們不能參政議政,有一項罪名叫「參與政治」。

無自由權:我們無言論自由、無來往自由(路條、乞丐證明)、無信仰自由、無信息自由、無結婚自由、無生育自由….各種自由。

無生命權:這是紅朝賤奴(黑五類)的特徵,平奴暫時還無生命之憂,因爲賤奴太多,一時未能盡戮。平奴比賤奴多一項權利——可以欺負賤隸。奴隸主讓平奴們想奴隸主之所想、做奴隸主之所做,奴隸主還鼓勵平奴對賤奴人身迫害,讓平奴們生産「與奴隸主處同一階級」的幻覺,一旦賤奴被殺戮而盡,下一步就會從平奴中分離出一些奴來,繼續充當賤奴角色,當然首當其衝的必然是對奴隸主可能造成威脅的,或者與奴隸主沒有親近感的,或者看著他們就討厭的。現在的黑五類已經不存在,却又産生了新的賤奴階級——上訪群體、人權律師、死磕派律師、敢說話者、有信仰者、網絡大V、三無人員、不服從者……這些賤奴的自由、名譽與生命隨時可能被剝奪。孫志剛僅因被懷疑是三無人員而被幹掉,雷洋屬不服從者,還有什麽做俯臥撑死、躲猫猫死、跑路死、擺地攤死、膽小死、膽大死、嫖娼死、被嫖娼死……死得千姿百態,死得爭妍鬥艶,都可以申請吉尼斯世界記錄。賤奴們用自己最珍貴的生命,用最高貴的頭顱,用最純潔的血,書寫了人性最偉大的篇章,記錄下紅朝奴隸制最黑暗的一頁。

三必愛:我們必須愛黨、必須愛黨的制度、必須愛党的國。

至於網絡「五毛黨」,也不過是從平奴中分出來的「打手奴」而已,與奴隸無本質區別,他們的權利與平奴一致。

我們比奴隸少了兩項權益:

無結婚權:我們這裡的結婚權得黨批,是賤奴不得結婚(許多賤奴子女生得英俊漂亮,却嫁不出去,娶不進來),平奴不能自由結婚(現在稍爲好些),奴隸社會的奴隸結婚要奴隸主批准嗎?不得而知,起碼我們結婚權不比奴隸高。

無生育權:至於生育權,奴隸主起碼是鼓勵奴隸多生多育的,以維持生産力的可持續發展。所以可以肯定的說,我們的生育權還不如奴隸,比猪不如。愚蠢的奴隸主是在用「兩戶絕一戶」的陰招滅絕奴隸,這一點俺就看不懂了。

由於紅朝奴隸們的多年抗爭,奴隸主(党)終於作了讓步,即所謂的「改革開放」,就是「四無權」中的私産權和自由權,給出了那麽一點點,奴隸們可以有一點點私産,可以有一點點自由,但是不能超越「三必愛」、「四不能」爲前提,否則這一點點的自由馬上就被收回。

紅朝95%以上的人是奴隸——平奴+賤奴,當然具有奴隸社會的特徵:「大部分物質生産領域勞動者是奴隸,社會商品主要由奴隸創造。」所以說,紅朝就是奴隸社會,而且比古羅馬更加罪惡,古羅馬只把擄掠來的人當奴隸,紅朝只把自己的國民當奴隸。這是封建制度結束2000多年後出現的,這又再次證明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段論是錯誤的。

現在的紅朝並未脫離奴隸制。依我看,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只馬克思的紅色政權才是真正的奴隸社會。紅色高棉的柬埔寨共産黨,一下子就殺了自己國家三分之一的人口,還有比它更加殘忍及愚蠢的奴隸主嗎?

3、共産主義是最痛苦的

所謂共産主義是消滅國家、消滅私有財産、消滅家庭、消滅宗教。

家庭是人類得以繁衍的最基本單元,消滅了家庭,人類就會被性病消滅。

人類是群居的,也就是說是社會性的,人必需群居形成社會,才能提高效率,才能活得舒服。家庭是人最溫馨的港灣,是人的最小保護壁壘,消滅了家庭,人類將生活在舉目無親的情感荒漠中,與走肉行尸何异?生也何歡?死也何懼?其痛苦成度無法形容,起碼自殺率是最高的。希望相信共産主義的人,先帶頭消滅你們自己的家庭吧!從我做起,從現在做起!

共産黨狂叫:「我們的最終目的是消滅國家」。那麽中共革命的目的就是「消滅中華民國」,日本侵略中國的目的是「打敗中華民國」,中共與日寇是同路人,所以中共勾結日寇是情理之中的事,毛澤東還經常說感謝日本軍隊呢。翻開抗戰史,經常看到中共與日寇相互配合打擊國軍的事例,(新四軍四師師長彭雪楓的死就是其中一個事例)。其實共産黨搞的國際主義就是反民族、出賣民族的,現在中共反過來煽動民族主義爲其所用,共産黨真無耻。

共産主義要消滅國家、消滅私有財産、消滅家庭、消滅宗教。國家、私有財産、家庭、宗教,這些都是動物沒有的,沒有了這些,人就似於動物,可見共産黨的目的,是把人類變成一個巨大的動物群體,爲其所用。這說明共産主義是違背天理人倫的,實現了人也是最痛苦的,所以共産主義永遠不可能實現。

最可惡的是:共産黨人相信共産主義,那麽他們自己找到一幫子同志,找一塊地方,自己實踐就是了,他們有什麽權利暴力奪取政權,並强迫別人也相信他們的主義?而且對不相信和可能妨礙他們的人進行殺戮,真是太歹毒了。共産主義不可怕,可怕的是要用暴力來實現。

4、公有制是血腥、不公、腐朽、末落和必然滅亡的制度

財産在個人手裡,要搞公有制必然要充公,充公就必須通過血腥暴力手段來實現,所以公有制是血腥的,這是公有制的原罪。

1000個人的一個公有制來講,當中的一個人,偷懶了1000個小時,他損失的只是1個小時的勞動成果,在這種制度裡,有誰不偷懶呢?可見公有制鼓勵懶惰。反過來說,當中一個人,比別人多付出了1000個小時的勞動,他所獲得的勞動成果只是1個小時,那99.9%的勞動成果都被別人劫奪了,對這個人來說是多麽的不公平。除非傻子,否則不會多付出。

個人付出的勞動,勞動成果就理所當然地個人所得。公有制是個人付出勞動,多數勞動成果却被別人拿走,這是宣揚和推行不勞而獲的剝削制度,這是個極端不公的制度。

公有制能把聖人累死,把君子逼成小偷。

人都有佛性和魔性,任何教育、宣傳、政策和制度,應該放大人的佛性並且壓制人的魔性,也就是懲惡揚善,如果反過來使好人變壞,那麽就是一個罪惡的東西。公有制就是個罪惡的制度。

天底下讚美這種制度的人,不是瞎子就是陰謀家。

國有財産實際上就是無人財産,不屬個人的東西,必然造成無力監督、無法監督、無權監督、無心監督,最後無人監督。這些財産只掌握在當權者手中,由當權者任意揮霍和貪污,所以公有制的貪污最嚴重,無法避免。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的人能懶就懶、能偷就偷,一個個正常的經濟實體效率低下,最後爛掉。正常的經濟實體是社會的正常細胞,一旦一個個爛掉,整個社會就會走向衰敗,直至死亡,這是公有制無法避免的下場,是公有制的宿命。上貪下懶是公有制企業的根本特徵。蘇聯和東亞、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都是如此。

現在中國的國營企業全靠壟斷才有利潤。壟斷就是政府把本來屬全體國民的利益轉輸給這些國營企業,拉攏這些人心,穩定共産黨的統治。

生産資料公有制是社會主義的根本特徵和基本原則,如果中國不是改變這個基本原則,不包産到戶並且鼓勵私營企業,走一條與根本特徵相反的道路,那麽中國早就與蘇聯一樣的命運。所以公有制是必然滅亡的。

從上面可以看出:封建社會是可有可無的,奴隸社會在歷史上不存在的,共産主義是最痛苦和不可能實現的,公有制是腐朽和必然滅亡的。由此可見,馬克思的「社會發展五階段論」荒謬之極。誰推行馬克思主義,誰就把人類推向痛苦和毀滅的歧途。

5、應該以工具來劃分人類社會的時期

其實劃分人類社會的時期,應該以各個時期生産力的水平——工具來劃分,以所在時期主要使用的生産工具來劃分:石器時代、銅器時代、鐵器時代、蒸汽時代、電氣時代、信息時代,這就是人類各個時期生産力發展的標志,也是當時的社會發展水平的標志,與階級和階級鬥爭無關。馬克思真無知。

對國家和法律的荒唐定義

——兼論美國是不是資本主義

國家是調和的機構,法律代表公平與正義。

1、馬克思對國家和法律的暴力定義是中共的暴力根源

馬克思講:「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暴力)機器」、「法律代表統治階級的利益和意志總和」。是說國家和法律都是人欺負人的工具,把國家和法律定義成一個非常罪惡的東西。它的這些定義不敢放在法律教科書裡,而是放在政治教科書裡。法律書不是學生必讀的,而政治書是每個學生必讀的,所以每一個學生都被毒害了。中共的公務員特別是政法系統的人,對這兩句朗朗上口、倒背如流,他們也是遵循這兩句話做的。社會的許多暴力和罪惡都是在這兩句話的指導下做出來的。它完全顛覆了國家的調和性和法律的公平正義性。按照這兩句話制定出來的法律一定是惡法,惡法非法,就是說惡法不是正常法律,不應該被維護和執行。所以共産黨國家的法律就是惡法。翻開大陸的《憲法》,內面的有許多惡法條款。

中共對於這兩句話不只是說說而已,而是規矩的制定和執行者啊,可不可怕?這兩句話對中國人毒害很深,甚至很高水平的知識分子都認同這兩句話,可不可怕?公務員的犯罪率比普通公民高,司法人員的犯罪率又比一般公務員高,知法犯法和執法犯法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其實國家是個調和的機構,它必須調和各種群體的利益和意志,取一個最大的共同值來實施。法律更加代表著公平與正義,中國古代講「以正治國,以奇用兵」。治理國家必須以公平公正爲原則,社會才能健康發展。馬克思完全顛覆了這些,這是馬克思對人類的最大危害。

共産黨批判別人的理論時,都不敢把「國家是調和的機構」這句話寫上去批判,可見中共做賊心虛,明知道馬克思理論是謬論還在堅持。「國家是調和的機構」一旦寫出來,相信「家和萬事興」幾千年的中國人,肯定會認同,馬克思的謬論就會破産,中共是靠控制媒體才能把馬克思謬論推行。

「法律代表統治階級的利益和意志總和」這句是荒唐的。以下是根據這句話判定美國不是資本主義。

常說美國是頭號資本主義,那麽美國的法律就應該表達他們的統治階級——資産階級的利益和意志。我們來看看真的嗎?

2、美國的法律表達了無産階級的意志

稀依記得五年級的時候,老師要我們寫文章批判美國資本主義的不公和黑暗。我就寫美國百萬富翁才能投票選舉,選舉出的是資産階級的總統。給老師駡了,說我造謠,他說窮人也能投票。我從那時起就心想,既然窮人也能投票,憑什麽選出來的是資産階級的總統?窮人傻啊!不會選無産階級當總統?老師造謠吧?

1%的票源選不出代言人。

美國人選舉總統,一人一票,從來沒有根據財産額或者納稅額確定可投票數量的政策。比爾蓋茨那麽有錢也不能投二張票,他的一票與乞丐的一票沒有任何區別。資産階級加上親人在美國佔人口的比例不會達到1%1%的票源,怎麽能選出他們階級的代言人_資産階級總統來?候選人也不可能傻到爲了這1%的票源而得罪了99%的選民。99%的票源才真起作用,所以,美國的總統是佔人口百分之九十九的勞動人民選出來的。他們的總統就是勞動人民的總統。

有人會說:選舉花錢很多,沒錢不行。還有政治獻金,還是資産階級說了算。其實很多謊言都是有人爲了堅持美國是資本主義而編造出來的。

外國的「政治獻金」制度是非常嚴格的。美國在每次選舉中,一個人對一位候選人的捐款不得超過2000美元,每年向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政黨)的捐款不得超過5000美元。最近才取消「2年內獻金累計上限」。如果按年收入20萬計算,獻給一位候選人不過才是個人收入的1%,這點錢估計黨派都不看在眼裡,還會影響和控制黨派嗎?候選人會爲你的這點錢而把政策傾向你嗎?而企業或工會是被禁止直接出資幫助國會議員候選人和總統候選人進行競選的。有了政治獻金制度,窮人也能參選,說明這個制度是幫助窮人參選的,這個「政治獻金」制度很合理。

競選經費只是相當於作廣告而已,真正决定性的是投票。按中國的說法「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你名聲好,根本不用作廣告。比爾蓋茨如果競選總統可能比任何人都省錢,因爲他名聲在外,靠名而不是靠錢。

某人當上總統與他本人有沒有很多錢(是不是資本家)沒有直接關係。只要支持的人多就行。據知,奧巴馬在美國幾乎就是窮光蛋又是黑人(有人說黑奴),比他錢多的人有千千萬萬,別人爭不過他,他照樣當了總統。

所以,美國的總統就是勞動人民選出來的總統,充分表達了99%勞動人民的意志。其實資本家也勞動,當然也是勞動人民,而且他們勞動得更辛苦和危險,勞動價值更高。只是馬克思者偏偏把他們單挑出來,當勞動人民的敵人對待,真是荒謬。

有人經常暗示人家買票:美國三億人,如果每張票要一萬美金,需要多少錢?怎麽樣付帳?派人站在票箱邊上給現金嗎?有這種事中國及世界的媒體不樂死了?選舉中買票,只有在中國才是普遍的。這種事只能在小圈子選舉、人數少選舉時才可能出現,否則無法實施,也沒那麽大的財力。總統選舉那麽多人參加,還有媒體和反對派監督,任何的買票都不可能。

小圈子選舉容易被收買和恐嚇,鼓勵和製造小圈子選舉的人是想實施這兩種行爲的人。中共對香港「普選」的政改方案,是讓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提出23名候選人,再讓香港市民來投票。中共硬是想要把香港的「普選」變成小圈子選擇,用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來代替香港全體市民,畢竟控制這1200人比控制全體香港市民容易得多。這是一項假民主真獨裁的選舉。其實大家對這一點都心知肚明,只是沒想到中共這麽無耻,竟然把小圈子選舉也叫「普選」。中共的政改方案在中共的走狗議員們的失誤下被高票否决,還是那句老話「人算不如天算」。

3、美國的法律是表達了無産階級利益

如果美國是資本主義,那麽法律應該偏向資産階級(有錢人)。怎麽偏向?我們從納稅上仔細看看:

美國有「個人所得稅」,我們以前沒有這個,現在也跟人家學了。個人所得稅是越有錢稅率越高,無産階級和少收入的人免稅,這說明「個人所得稅」是讓資産階級吃虧的。如果說合理,人頭稅比個人所得稅更合理,有錢沒錢政治權利一樣,那麽責任也應該一樣,憑什麽一些人還多付責任?賺錢的時候就已經多納稅了(交易稅)和創造就業機會了。個人所得稅很明顯,就是有錢人吃虧,是偏向無産階級的。窮人(無産階級)不但不用交稅,還有最低生活保障金和失業救濟金,讓美國的窮人過得比中國的中産階級都好,這些錢都是從有錢人的納稅款裡拿出來。

還有遺産稅和饋贈稅:美國的遺産稅高達55%,而且遺産越多稅率越高,150萬美金以下免稅,最受益的又是無産階級,吃虧的還是資産階級。遺産稅還要短時間內現金交納,逼得資産階級的後人,尸骨未寒就變賣祖宗基業,於心何忍?在紐約長島有一座美麗的莊園,原是美國總統希思福家的豪宅。房子依山傍海,花木葱蘢,現在變成公共博物館。就是因爲希思福的子孫不爭氣,拿不出錢來繳納遺産稅,這種豪宅短期內又賣不出去,保不住祖宗的基業,只好當不孝子孫,將祖宗辛苦建起的家園捐獻出去當博物館。如果要說公平,强迫交遺産稅和饋贈稅肯定不公平。想想看,人家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是自己的財産,自己有權處理,想給誰就給誰,政府憑什麽要拿走?而且人家賺錢的時候,已經向政府交了營業稅、個人所得稅等等各種稅項,剩下的還要拿掉55%,真要問天理何在了?對有錢人進行如此深刻的迫害,還說他們是統治階級,國家是他們的,馬克思主義者不知道傻到什麽程度才能相信得了這種謬論?由此可見,在美國,有錢人是被迫害的對象,資産階級是被壓迫的階級,那裡是沒錢人(無産階級)的天堂,無産階級是統治階級。所以美國是無産階級的制度。

其實有的地方實行人頭稅也是很公平的。我們村要做什麽事,一定是按人頭收錢,這樣大家都沒意見,覺得很公平,按其它方法,肯定有一部分人不樂意,覺得不公平。這就是人頭稅的形式。這裡不是鼓吹人頭稅,而是分析哪種稅更公平。其實,所得稅和遺産稅針對著有錢人。美國現在的稅制是强制富人多付出的,是對富人不公的。

由此可見,美國的法律充分表達了無産階級的利益。

美國的法律表達了無産階級利益和意志的總和,美國是無産階級的社會。

他們的制度的確沒有偏向資産階級。

4、中國的法律表達了資産階級利益和意志的總和

在中國,有錢人都入人大和政協,法律就是他們定的,法律充分表達有錢人的意志,無産階級(乞丐盲流三無人員)無故被歧視且押送收容所迫害。中國爲什麽還不實行遺産稅和饋贈稅,就是因爲人大和政協裡都是有錢人,他們不樂意。中國目前主要實行的是間接稅(間接稅是只要花錢就納稅,幾乎等同於人頭稅:增值稅17%+營業稅3%+教育付加費5%...總共18種稅),中國個人所得稅佔總稅比例非常低(2013年是5.9%),還沒有遺産稅,中國的這種稅制對窮人非常不利,對富人非常有利。美國主要實行的是直接稅(直接稅就是富人稅,收入超過某個水平才納稅),美國的個人所得稅佔總稅比例很高(2011年是551%),這種稅制對富人不利。中國實行的是近似人頭稅,美國實行的是富人稅。

中國的法律更加表達了有錢人的意志和利益。

如果說世界上有資本主義,那麽,中國比美國更加資本主義。

5、美國是民主制度

美國總統說他們是民主制度,他們崇尚的是「民主自由法治平等正義」。我信。這是公平正義的基礎,這是很民主的,這五項中,沒有一項與金錢有關,怎麽能說他們是資本主義制度呢?真是污蔑和造謠!馬克思和共産黨給世界造了一個天大的謠。

所以說,「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暴力)機器」、「法律代表統治階級的利益和意志總和」,是非常無賴、荒謬和暴力的,根本就站不住脚的。馬克思把國家和法律定義成這個樣子,就是告訴世人,國家是罪惡的,世界也是罪惡的,所以要消滅國家,毀滅世界。馬克思理論是毀滅世界的理論。

共産黨的理論雖然邪歪,但共産黨的最大罪惡還是在行動上,那就是暴力性和排它性。有人相信共産主義那就相信好的了,找到他們的同志,到一個小島上,自己實行共産主義,實行公有制,自己搞就是了。偏偏共産黨要用暴力把全世界的人趕入共産主義,哪怕血流成河、山崩地裂也在所不惜。共産黨人堅决通過暴力奪取政權,强迫在他們政權統治下的人民也相信他們那一套,把不相信的人殺掉,把可能妨礙他們的人殺掉,真是無耻之極。共産黨的排它性,表現在不允許他人對它的謬論進行辯論,使得錯誤和謬論無法暴露,更無從改正,讓罪惡延續。上面指出了共産黨理論的許多荒謬之處,正是它的排它性保護了這些謬論。這就是共産黨的最罪惡之處。

 

注(1):《梁啓超論共産主義和蘇俄》

http://blog.10jqka.com.cn/59715073/1962735.shtml

注(2):中國歷史沒有奴隸社會

http://baike.baidu.com/link?url=_s1opxMt2EH_9aQ0oFf_18LOVASIGMVVFR40gmd3RarzhVFRwjsr-Yz0MvqXdvfgq7LqSpiyNsu8sdVmdBWWY_

 

20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