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六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抗日領袖蔣介石(連載)

 

袁定華

第十四章  永恒榮光

偉大的抗日衛國戰爭,是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爲慘烈的一場反對异族侵略的戰爭。

國民政府第二次北伐初勝,中華民國第二次統一甫成,一九三一年,日本軍國主義統治集團即在東北瀋陽製造了「九·一八事變」,發動侵華戰爭。國民政府訴諸國際公法,力求化解戰雲。周旋數年,終無效果。

日寇侵華,蓄謀久遠,一九三七年再度製造「七·七盧溝橋事變」,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其罪惡野心,在於完全征服中國。國民政府堅决捍衛國家主權與民族尊嚴,立即奮起迎戰。然各項備戰事宜正待進行,故應戰而不求戰。這時的世界局勢,雖已戰雲密布,但全面歐戰,尚未爆發。

1939823日,蘇聯與納粹德國在莫斯科簽訂了一份秘密協議——《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希特勒有了這份密約,於同年91日,即放心大膽的閃擊入侵波蘭。英國和法國爲維護地區安定局勢,遂通牒納粹德國48小時內撤出波蘭領土。希特勒沒理會英法的警告,93日英國和法國即向德國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從此爆發。

《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订现场

日本軍國主義侵略集團自明治維新以來,狂妄的把獨霸亞洲確立爲擴疆拓土的國策,因此不惜發動瘋狂的侵略戰爭。田中奏摺狂言:「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滿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倘支那完全可被我國征服,其他如小中亞細亞及印度、南洋等异服之民族必畏我而降於我,使世界知東亞爲我國之東亞,永不敢向我侵犯。此乃明治大帝之遺策,亦是我日本帝國之存立上必要之事也。」爲了實現這一目標,在發動侵華戰爭四年之後,於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偷襲珍珠港,又發動太平洋戰爭,一個不到七千萬人口的彈丸小國,把戰火由中國大陸擴展到整個東南亞地區。

日本偷襲珍珠港,與美英撕破臉皮,八日,美英對日宣戰。九日,中國在對日抗戰四年後,對日正式宣戰。十一日,德、意對美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從此在歐亞地區正式拉開大幕。在亞洲戰場中華民國承擔住抗擊日本法西斯的主要而艱苦的任務。

十四年烽火連天,八年中浴火重生。大小戰役成千上萬次,死傷軍民數千萬,戰死將軍數百位,最終贏得了勝利,正如蔣公介石所言:「正義必然勝過强權」的真理,終於得到了最後的證明,這亦就是表示了我們國民革命歷史使命的成功。

日寇侵華,志在征服,戰火狼烟,迅猛异常,首都南京,地處要衝,爲避敵鋒鏑,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國防最高會議决定遷都重慶,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第四次「南渡江表」,重慶遂成爲戰時陪都。國民政府雖「南渡江表」但决不求「偏安」,而是率領全國軍民,前仆後繼,浴血苦戰,最終打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政府無條件投降,一九四六年五月,中華民國還都南京,開中華民族有曆以來未有之新局,此卓著功勛,彪炳千秋!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率衆拜謁中山陵,以舉國軍民英勇威武不屈之民族精神與敵血戰八年打敗入侵强敵的輝煌勝利告慰總理在天之靈。

抗日衛國戰爭勝利的輝煌勛業,翻閱史册,可謂亘古未有。偉大的抗日衛國戰爭勝利的歷史意義,著名哲學家、歷史學家馮友蘭先生在他撰寫的「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紀念碑」碑文裡曾作如下叙述:

『中華民國三十四年九月九日,我國家受日本之降於南京,上距二十六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之變,爲時八年;再上距二十年九月十八日瀋陽之變,爲時十四年;再上距清甲午之變,爲時五十一年;舉凡五十年間日本所鯨吞蠶食至我國家者,至是悉備,圖籍獻還,全勝之局秦漢以來所未有者也。……昆明本爲後方名城,自日軍入安南陷緬甸,乃成後方重鎮,聯合大學支持其間,先後畢業學生兩千餘人,從軍旅者八百餘人。河山既複,日月重光。聯合大學之使命既成,奉命於三十五年五月四日結束,原有三校即將返故居、復舊業,緬維八年支持之苦,與夫三校合作之協和,可紀念直盡有四焉:我國家以世界之古國,居東亞之天府,本應紹漢唐之遺烈,作並世之先進,將來建國完成,必於世界歷史居獨特之地位,蓋並世列强雖新而不古,希臘羅馬有古而無今,唯我國家互古互今,亦新亦舊,斯所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者也。曠代之偉業,八年之抗戰,已開其規模,立其基礎,今日之勝利,於我國家有旋轉乾坤之功,而聯合大學之使命,與抗戰相終始,此可紀念者一也。文人相輕,自古而然,昔人所言,今有同慨;三校有不同之歷史,各异之學風,八年之久,合作無間,同不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輝,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終和且平,此可紀念者二也。萬物並育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爲大,斯雖先民之恒言,實爲民主之真諦。聯合大學以其兼容並包之精神,轉移社會一時之風氣,內樹學術自由之規模,外獲民主堡壘之稱號,違千夫之諾諾,作一世之諤諤,此可紀念者三也。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於中原,偏安江表,稱曰南渡;南渡之人未能有北返者,晋人南渡其例一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風景不殊,晋人之深悲;還我河山,宋人之虛願;吾人爲第四次之南渡,乃能於不十年間,收恢復之全功,庾信不哀江南,杜甫喜收薊北,此可紀念者四也。……』

滿清王朝的專制獨裁之術,集往古之大成,達到巔峰;因專制而貪污,由獨裁而腐敗,一發而不可挽回,又爲往古所不及。致使清季末葉,國勢衰危,從一八四零年鴉片戰爭戰敗開始,衛國戰爭,屢戰屢敗,敗必簽約,簽約必不平等,割地賠款,出讓租界,西方列强,利益均沾。直到清朝滅亡之前,對外所訂不平等條約,大約以數十、近百條計,以致列强佔我國土,握我海關,控制中國經濟命脉,將中華大地淪爲次殖民地之狀態。

辛亥革命成功,中華民國建立,租界仍是租界,不平等條約仍是不平等條約。收回海關,收回租界,廢除不平等條約,便成爲孫中山先生所創立的中華民國外交上的頭等大事。

日本軍國主義統治集團,以他高度工業文明爲基礎所催生的軍事實力發動侵華戰爭,企圖一舉征服支那;中華民國在蔣委員長領導下,以古老的農業文明爲基礎所擁有的國力軍力奮起抗戰,蔣委員長親自制定「持久抗戰」戰略方針,將日寇死死咬定,緊緊拖住。徹底粉碎日寇一心滅亡中華的狂妄迷夢。

太平洋戰爭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歐亞地區全面展開,以中美英蘇爲核心的同盟國反法西斯戰爭的統一戰綫形成,蔣委員長被美國總統羅斯福推舉,出任同盟國中國戰區最高統帥,從而將中國戰區的抗日戰爭推向高潮。

在反對戰爭,維護世界和平的事業中,既爲同盟之國,國與國之間理應相互平等。

蔣公認爲廢除不平等條約的時機已經到來,爲實現國父遺願,便立即開始外交行動。

1942423日,蔣介石委員長通過宋美齡在《紐約時報》上發表《如是我觀》一文,提出取消外國在華的種種特權。蔣夫人在文中說:

『……大家都須認識各民族有各民族的長處,可以相互的借鏡。我們中國的精神力量曾使我們度過最惡劣最艱辛的難關,希望西洋人能瞭解這種精神力量的價值,我們中國也應當學習西方的科學進步。不論東方人或西方人,讓我們各盡各的力量,對於文化科學以及精神的進步做無限的貢獻,這是人類共同的寶藏,也是世界真正的財富。

我國數千年前的哲學家,也曾研討過國與國間的相處相待之道。大思想家老子在他的道德經中曾說「謙下爲醫治强橫國家最對症的良藥」,凡是一個國家如能謙恭自下,必然獲得無窮的良果。他說道:

「故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於大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夫兩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爲下」

「我有三寶,持而寶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爲天下先,慈,故能勇;儉,故能廣;不敢爲天下先,故能成器長」

數千年前先哲的名言,在舉世擾攘的今日,對於我們特別覺得切合需要,或許會幫助我們根本改變國與國間錯誤的觀念,而促進東西民族的互相瞭解,互相認識,達成我們大同世界的目的。』

由此發端,開始了中國與美、英之間的廢約談判。在是否廢除條約問題上,美國杰出的政治家羅斯福總統進行權衡利弊的思考。認爲他和丘吉爾手訂的《大西洋憲章》中聲稱在自由、平等原則上建立新的國際關係的精神,必須遵守,只有這樣才能繼續高舉反對納粹暴政的大旗,團結大多數反法西斯國家和軸心國血戰到底。而在憲章第三條中明確規定有:「各民族的主權和自治權利有橫遭剝奪者,兩國俱應設法予以恢復」。

美英兩國協商後,於1942109日由美國國務卿赫爾和英國外相艾登分別正式通知中國駐美大使魏道明、駐英大使顧維鈞,聲稱美、英政府從即日起放弃在華的種種特權,另訂新約。

1010日下午,在重慶夫子池廣場舉行的國慶大典上,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以激動的心情向國人宣布:「我國百年來所受各國不平等條約束縛,至此已可基本解除。國父解除不平等條約的遺囑,可完全實現。我國同胞,自今日起,應格外奮勉,自强自立」。

中英新約簽字儀式在重慶國民政府外交部新厦進行。簽字的英方代表是駐華大使薛牧,中方代表外交部部長宋子文。中英新約共九條:

一、規定新約的適用的領域;

二、規定撤銷英國政府及其人民或公司在中國享受的種種特權;

三、宣布廢除1901年的《辛丑條約》;

四、决定交還上海、厦門公共租界及天津、廣州英租界的行政管理權;

五、關於不動産的保持和轉移;

六、規定兩國人民享有在締約國中旅行、居住、經商之權利;

七、規定領事之權限;

八、規定待戰爭結束後,雙方締結友好通商設領條約;

九、規定新約批准生效的日期。

縱觀全約的內容,第二條最爲重要,故在中英換約日的附件裡又明確

規定英國政府應明確放弃如下的特權:

1、租界及使館之特權;

2、內地住兵權;

3、軍艦自由駛入權;

4、領事裁判權;

5、通商口岸權;

6、沿海貿易和內河航行權;

7、海關雇傭官員權

8、外籍引入權等等

這表明,除九龍、香港外,英國政府從軍事上、政治上、經濟上基本放弃了在中國享有的一切特權。中美新約,除個別地方不同外,主要內容與中英新約基本相同,通過這樣的新約,美國也取消了在中國的種種特權。

隨後,中國又與比利時、挪威、加拿大、瑞典、荷蘭、法國、瑞士、丹麥、葡萄牙等國相繼簽訂了類似的條約。

這樣,百年以來帝國主義列强强加給中國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就全部得以廢除。

百年國耻,一朝湔雪,中華民族,揚眉吐氣,這是中國近、現代史上彪炳史册光照千秋的一項大事,從而完成了中華兒女百年來縈繞胸懷的殷切心願,維護了中華民國的國家利益,弘揚了中華民族的神聖尊嚴。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日寇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不逾百日,日軍席捲東南亞美、英殖民諸島,美、英兩國,數位將軍、數萬兵,放弃抵抗,高舉白旗向日軍投降。而此時的中華民國軍民與强寇日本軍國主義者已拼殺血戰四年,而無一將一士降敵者!中華兒女剛毅堅强,威武不屈的精神,視死如歸的愛國情懷,令西方軍人及其政治家們刮目相視,對中華民族不得不肅然起敬。從此開始,中華民國受邀參與一系列國際事務的協商、規劃與調停:

一九四二年一月,與美、英、蘇聯名簽署《聯合國家共同宣言》。

一九四三年十月,再與美、英、蘇聯合簽署《關於普遍安全的宣言》。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蔣委員長應美國總統羅斯福三次約請,出席開羅會議,就戰後如何對日處理進行磋商。

一九四三年蔣委員長携夫人宋美齡與羅斯福、丘吉爾一起出席開羅會議

一九四四年九月,與美、英一起舉行敦巴頓橡樹園第二階段會議,會議形成《關於建立普遍性的國際組織的建議案》,該建議案將新國際組織的名稱定爲「聯合國」,其基本文件稱「憲章」。

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五日,參加在美國舊金山召開的聯合國制憲會議。與50個國家的代表一起,達成一致决議:

1、成立聯合國

2、制訂並通過聯合國憲章

通過上述一系列國際事務活動,中華民國的世界四大領袖國之一的身份與地位隨之確立,與愛好和平的國家一起,携手創立聯合國,制訂並通過聯合國憲章,成爲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

中華民族,世界東方一個有今有古、有古有今的優秀民族;中華民國,亞洲第一共和國,世界東方一個民主的禮儀之邦,通過抗擊日寇堅苦卓絕的奮戰拼殺,最終得以浴火重生,洗却了百年國耻!

中華兒女,雄姿英發,永不再是東亞病夫!

中華民國,中華民族,從此以她酷愛和平的仁德之心,以她堅韌不拔、剛毅果敢、威武不屈的勃勃英姿,昂首挺胸,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