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六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新聞轉載:大紀元時報專訪任松林先生

 

——青天白日滿地紅是真正代表中華民族的旗幟 

 

 

【大紀元20160706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博舊金山報導)三年前震驚僑界的中國城中華總會館撤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事件,因舊金山法院今年6月做出初步判決而再度引發關注。對此,來自大陸的華僑、中華民國支持者任松林表示,隨著中共政權內部冷熱變換,以及中國大陸的經濟困境,僑社不會從中共那裡拿到更多利益,因此,「僑界最危險的換旗時期已經過去了」。同時,任先生一再強調堅持中華民國旗幟的重要。

在曾經遍插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舊金山中國城,1999年至2003年間是僑社撤下中華民國國旗、改掛中共五星旗的「易幟期」。20135月底,舊金山傳統僑社的龍頭老大——中華總會館撤下大堂內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不到一週,即高調迎來中共駐舊金山領館總領事「有史以來首次拜訪」。此事被當時陸媒廣為報導,將其稱為「遲到的易幟」,卻被中國城傳統僑社僑領告上法庭。舊金山法院今年初步判定原告勝訴,中華總會館應將青天白日旗掛回原處。

同時他特別強調,堅持中華民國旗幟非常重要。他說,在青天白日旗和中共五星旗的「換旗」爭議中,僑界出於實際經濟利益逐漸分化成「傳統僑社」和「現實僑社」。傳統僑社主張保持中華民國正統,另一些僑社出於現實經濟利益的考慮,加之中共官方勢力的收買、利誘和滲透,而逐漸形成了「易幟派」。

任松林認為,兩種力量在海外博弈,最明顯的表現就是旗幟之爭。表面上是國統之爭,更深層關係到是否堅持中華文化和傳統、是否正視中國歷史。

「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不僅僅是中華民國的國旗,也是抗戰時期中華民族對抗法西斯的勝利旗幟。在這面旗幟下,中國第一次戰勝了外族侵略,以戰勝國接受日本的投降,審判法西斯戰犯。中國人民是在這面旗幟下站起來了,成為世界五強之一,中國人都應該引此為傲。」

「旗幟之爭的另外一層意義,實際上也是普世價值的理念之爭,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建立亞洲第一個共和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就是推翻千年帝制、建立現代國家的革命旗幟,代表世界發展潮流的旗幟,在中國五千年歷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是當之無愧的中華正溯。」

「中華民國並沒有被消滅,兩個政權從1949年以後一直同時存在,哪個是真正的共和國,哪個政權才能代表中國。」任松林說,從體制上講,中華民國是共和民主的國家體制,而中共政權則是一黨專制的極權制度,是從辛亥共和革命成果上的倒退和變相復辟。

他說,中共從1949年暴力奪取大陸政權以後,雖然占有90%以上的中國領土和人口,但是近七十年來並沒有獲得海外華人的真心認同。而中華民國在臺灣有實際的領土、公民、法統,是一個完整的國家,不論民進黨還是國民黨執政,都是在中華民國憲法框架下產生的中國合法政府。

談到未來趨勢,任松林認為,大陸自「辛亥百年」以後,民間和思想界掀起「民國熱」,反思歷史著眼當代,對「民國時代」和「民國憲法」有了深刻的認識,「回歸民國」已經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同。他希望僑社能多多關注大陸的民主化進程,幫助母國實現真正共和。

任先生來自北京,是文革後的第一屆大學生,1985年到美國讀研究生,獲得博士學位以後,一直在大學和高科技產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