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五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跳出「中共經濟崩潰論」的怪圈

 


鐘聲

 

長期以來很多學者在中共經濟是否會崩潰的問題上爭論不休。持贊成觀點的人通過大量的事實來說明中共的經濟早已經病入膏肓,無可救藥,崩潰在即。反對者則不以為然,並列舉出很多「崩潰預言」都沒有「兌現」的例子來替中共辯駁。其實這兩種看法都不無道理,但是又都不全面。其根本原因在於,在沒有徹底認清中共經濟的實質的前提下討論其經濟是否「崩潰」是沒有意義的。

首先必須要說明的是:中國(中共)的經濟根本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市場經濟。它從本質上說是一個由中共政權完全控制下的國家資本主義。它最大的特點是缺乏透明度,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社會最缺乏的就是真實。中共官方公佈的經濟數據基本不可信。從這些數據中幾乎不可能分析出其經濟的真實情況。比如失業率,中共的官方數字是5%,一看就是假的,據估計中國真實的失業率很可能是30%-40%,中共當局根本不會承認。中共官方公佈的傳統產業(煤炭鋼鐵水泥)的下崗人數是180萬,而海外和民間的估計是在600萬左右,兩者相差三倍以上。又比如最近在兩會期間黑龍江省長大言不慚地說煤礦工人沒有被拖欠一天的工資,而事實是近萬名雙鴨山下崗煤礦工人近日走上街頭示威抗議被拖欠了幾個月的生活費,中共的省級官員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瞪眼說瞎話,還有什麼信用可言!

很顯然,無論情況壞到何種程度,中共也不會承認失敗,絕對不會認輸。比如50年代末大躍進餓死3000多萬人的時候,中共還在吹噓什麼「一人一口豬」,「糧食多得吃不完」。拒不承認失敗,只是將責任推給了「自然災害」和「蘇聯逼債」等客觀因素。看看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空前困境:房企近半數已經倒閉,出口企業也基本垮了,失業率32%-40%,失業人口可能近3億人以上,地方政府早已資不抵債,面臨系統性的金融風險,這些情況都已經不是秘密,有些是連中共官方自己也承認了的事實。如果說這樣的局面還不算崩潰,那麼「崩潰」的定義究竟是什麼呢?所以說,根據中國經濟的現狀,說其已經崩潰其實也不為過。中共經濟的問題歸根結底不是一個純粹的經濟學的課題,不能僅憑數據和常規的經濟理論來得出結論。我們應該認識到這是一個涉及到中共政治制度和文化環境的複雜而特殊的問題。也就是說,與其說是討論中共的經濟是否「會崩潰」或者何時「崩潰」,毋寧說這是在討論一個「在中國經濟已經全面崩盤的情況下中共靠鎮壓和欺騙手段還能維持多久」的問題。說到底,中共經濟的是否崩潰的問題的實質是中共的統治是否會崩潰, 因為中國的政治和經濟是不可分。換句話說,無論情況壞到何種地步,只要中共政權存在一天它就絕對不會承認中國經濟已經崩潰。

我們現在姑且不討論中共是否承認中國經濟是否崩潰的問題,而是來看看中國經濟的真實情況。毫無疑問,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其表現為產能過剩和就業難, 同時也面臨產業結構上的困境。而這次危機無論從幅度上還是結構上都同90年代初的那次危機明顯不同。90年代那次危機是由於體制轉軌造成的企業倒閉和下崗失業。與現在不同的是,當時中國開放才起步,正在吸引大量外資,國際上勞動密集型產業大量湧入中國。90年代下崗主要企業體制轉軌導致的,也就是說,中共的既得利益階級將底層民眾通過「買斷」「下崗」等手段解雇掉,換成新的合同制工人,以便降低成本。所以儘管當時出現了大規模的下崗失業浪潮,但從當時中國經濟的從基本面上看是處在上升趨勢。中共能夠蒙混過關,實現所謂「騰籠換鳥」。

今日情況則完全不同,中國面臨著外資撤離,勞動成本上升,原材料價格上升,嚴重的金融體系風險,產業升級無望等諸多不利因素。拉動中國經濟的所謂「三駕馬車」—出口,投資,消費---已經都倒下了。所以,這次危機從本質上說是制度和結構上的弊端的總爆發,根本無法在短期內解決。其中最為嚴重的是由於中共十幾年來靠投資拉動經濟留下的後遺症。據根據美國國家統計局和地理調查(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and Geological Survey)公佈的數據,中國在2010-12 年間生產的水泥已經達到了美國整個20世紀的水泥總產量。由於房地產狂潮造成的致命的問題如銀行的壞賬,以及房企和相關產業的倒閉等等,現在都已經爆發。其規模和造成的損失是不可估量的,應該遠遠超過了1950年代的大躍進和1990年代初的體制轉軌。

在中共主導下的中國經濟沒有產生在世界上站得住的產業,多年以來中國經濟的增長點就是依靠在國際市場上出口低廉產品,低價傾銷,造假。但是沒有標準,沒有定價權。關鍵的技術零件都得進口。國內經濟靠政府主導的投資來拉動,製造泡沫。這是一個濫竽充數的發展模式。這次面臨的問題是如何實現產業升級,以及擴大內需,可是這些問題都不可能在短期內解決,要解決這些問題不僅需要時間,更重要的是需要制度上結構上的徹底的改革。一個社會和經濟的發展是一個積累的過程。說到底,一個發達的經濟不是靠幾項指標或者幾項尖端科技成果,而是靠整個社會整個經濟的每一個環節的進步才能實現。當然,這是在中共這樣獨裁專制體制裡所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因為每一項徹底的改革都必將觸及到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切身利益。

近三十年中國經濟發展的實質就是靠出賣底層民眾血汗,壓榨中國人民的骨髓,依靠「低成本低人權低環保」的所謂「比較優勢」,向世界市場出口便宜貨,輸出資源,確實紅火了一陣。就好像成語濫竽充數裡的故事:齊宣王聽吹竽:大夥一齊吹,中共跟著渾水摸魚,經濟顯得很紅火。但是,當世界經濟發生危機,產業轉移,以及跨太平洋貿易協定的簽訂(TPP),中國經濟的好日子就到頭了,也就好比齊惽王來了:就得一個一個吹了,中國經濟的短板就顯露出來。

歸根結底,中國經濟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幾十年以來中共發展經濟的秘笈就在於政府對一切資源的絕對的壟斷。比如通過出賣「土地使用權」,大搞房地產開發。通過國家財政補貼,禁止工會和踐踏人權驅使幾億奴工生產便宜貨搶佔國際市場,在世界上如同蝗蟲海嘯般地施虐。人造出GDP,化妝成所謂「金磚」和「世界經濟老二」等。對外行賄,對內靠欺騙鎮壓。 但是沒有實力,沒有技術積累,假,,空,一團茅草蓬蓬,一團虛火,不能持久。而更令人痛心的是:三十年來中國民眾用血汗換來的財富沒有被有效地投入到再生產,也沒有被用於社會福利,而是被中共的這些大大小小的蛀蟲們不斷地揮霍浪費著,中國的前途堪憂!

可以說面臨這次危機,中共經濟上可打的牌已經沒有了,中共所能做的就是繼續「上墳燒報紙---糊弄鬼」,編造出來各種故事來騙人騙己,比如讓「農民工進城買房」,「創客」解決就業,「生二胎」促進消費等貽笑大方的主意來。但是這樣能解決什麼問題?這次中共是既沒有「籠」,也沒有「鳥」, 如何能再次「騰籠換鳥」?

中共經濟的實質就是一個「龐氏騙局」(Ponzi scheme),但是與傳統龐氏騙局不同的是:中共能夠通過其對社會資源的絕對壟斷,以及其強大的鎮壓手段來防止擠兌。比如股市大跌時會將其停盤,如果銀行理財危機爆發,就會將銀行關閉,並且繼續印鈔票來應付。失業下崗者通過打零工或散工,或「啃老」等手段勉強過活。儘管通膨壓力巨大,中共靠行政手段對一些民生必需品比如糧油菜等實行限價管制,以防社會動盪。同時,因為中國經濟的盤子非常巨大,靠拆東牆補西牆也能讓中共應付好一陣子。另外,中共當局又通過其控制下的輿論媒體不斷地撒謊造假,給老百姓洗腦。這就是中國經濟「崩而不潰」的根本原因。所以,我必須再說一遍,在分析中共經濟的時候,我們要跳出單純討論「中共經濟崩潰」的怪圈,因為當我們討論中共經濟是否「已經崩潰」或者「何時崩潰」的時候,實質上是在討論中共的統治手段在中國經濟已經全面崩盤的情況下還能維持多久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