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五期正體版 / 简体版

 

 

高洪明的專制中國心

 


張三一言

 

高洪明把有法統傳承根據的中華民國總統說成是「在臺灣地區」的「總統」這個加引號的說法表明他與共產黨立場一致,用的是反合法性、反正統性的霸權語言。

 「臺海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是歷史事實、法理事實,不是現實事實。政治現實是有一個非法但事實存在並得到以利益為主導世界多數國家承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是有少數國家承認、合法的、有法統依據的、正統中國,即中華民國。

作為有原則的自由民主人士,「臺海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必須堅定確認它指的是中華民國,絕不是偽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絕不能附和甚麼模糊性和不確定性。

高洪明顯然沒有持這一自由民主立場,而是與共產黨持同一立場。

高洪明說「大陸是中國的主體,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鐵打的中國歷史與狀況」。

高洪明這一說法是存在即真理,霸權就是硬道理。這個霸道邏輯與真理推論的結果必定是:部分的在臺的中華民國是作為主體的,也是共產黨私產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附屬品。高洪明持的就是這一主張。這是與共產黨說法一致,但與合法正統的中華民國說法相悖。

一中一臺不是臺灣人民自願的選擇,是在共產黨強壓力下為了自保而作出的無奈的選擇。只要有共產黨一黨專政的中國、只要有共產黨對臺灣中國人的打壓,臺灣人追求獨主是必然的事,這是臺灣人民的權利。

要反對分裂中國,那就必定要反對始作俑分裂者,誰是中國始作俑分裂者:共產黨!共產黨分裂中國的實體是瑞金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高洪明顛倒是非黑白,把瑞金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即非法的分裂國當作是「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自由民主人事不能屈從霸權的既成事實,而是必需追求合法的中華民國回統大陸:民國當歸!

臺灣中華民國有合乎法統,即合法的主權,不論是事實上、本質上、功能上、還是國際事務上在臺灣的中華民國都具有完整的國家主權,只是與大陸比是相對地小的國家主權而已。是否具有國家主權不能以國家規模大小作準,比在臺灣的中華小得多的國家多著呢,你總不能說它們不具國家主權吧。

高洪明說「臺灣固守民主,力所能及地促進大陸民主進步,一俟大陸完成民主轉型後,臺海兩岸在民主基礎上完成中國和平統一,這是上上策,這是最好的中國統一路徑。」但是你高洪明又在在強調和主張取消中華民國的國家資國,若連在臺灣的中華民國都被你高洪明消解了,臺灣中華民國如何固守民主?連固守自己的民主能力都沒有,又談何促進大陸民主進步?

高洪明認為「如果臺灣堅持大陸不民主不與大陸統一,大陸民主後又堅持沒有必要與大陸統一的話,那麼臺灣獨立成為既成事實的情勢下,那麼大陸則迫不得已訴諸武力完成中國臺海兩岸統一,這是下下策,這是臺海兩岸人民都不願看到的,都要萬眾一心儘量避免的。」

高洪明錯:把獨立等同真理。

世界上沒有不可分裂的國家或主權,也沒有不可統一的數個地區或國家。統一與分立都不是真理。統一和獨立都是人民的權利,只要雙方或多方人民同意統一,統一就是硬道理,同理,人民同意分立,分立就是硬更道理。統一必須得到雙方或多方人民同意,分立則只要主張分立的人民單方面決定。(有沒有分立能力、分立利害如何,另論)

高洪明一概反對所謂的「臺灣普遍民意」、所謂的「民主原則」與所謂的「未來選擇自由」的「臺獨」言論。

它在邏輯上的意思是,我高洪明的「高意」重要過你「臺灣普遍民意」。因為高意代表中國國家戰略安全、中華民族生存利益、中國人民歷史榮譽之所在,即是高意掌握和代表真理。在這裡的高意真理就是中華大一統,統一是壓倒一切的真理,統一是獨立於民意之外的真理。

 

高洪明認為民國夢、民國當歸沒有實現可能,其判斷之不語而喻的前提是共產黨一黨專政制度萬歲、沒有被消滅或被迫至民主的可能。

高洪明說:「如果今日」中華民國「能夠光復大陸,那麼當年中華民國為什麼要從大陸退守臺灣呢?」

高洪明創建了一個高氏邏輯:曾經發生的事,必定再重現,你昨天走路跌落坑渠,今天走路必定再跌落同一坑渠。在高洪明看打了一次敗仗的軍隊永遠只能打敗仗,絕無打勝仗的可能。所以中華民國在大陸失敗了,就沒有未來勝利的可能。

高洪明說:「當下討論中國臺海兩岸統一問題,只能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基礎上進行討論,否則中國臺海兩岸統一,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在高洪明心中,權柄就是真理,服從權柄就是硬道理,或者說在強權下認命為奴就是真理。

 

高洪明:我的臺海兩岸中國心

(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6/01/201601250710.shtml#.VqbqNPl973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