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五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反共與傳播

 


汪庭輝

 

共匪猖狂、禍延至今。於是各種反共團體起而抗暴,有人殺生以就義,有人奔走呼嚎以振聾啟聵。然大陸淪共一甲子後,雖共匪崩潰說層出不窮,驗之者鮮,謬之者眾,亦常為共匪所譏。先前熱心之士紛紛灰心喪志,驟云共匪未到死日,氣數未盡。或云共匪猶致力於改革,尚具續命之推動力。此皆合情合理之推測也。再觀之民運團體。八九以來,一世以降,彼輩未嘗不盡心奮力,收效卻甚微。常聞彼輩中人無端感嘆:民智未開,民主難行!此亦一重合理之解釋也。

悲夫!自國父率眾排滿,辛亥克成,恍忽而逾世紀,何中國之民智尚在朦朧之中、民國之重建猶在未定之世?回想少年為學之日,聞習共匪偽飾之言,間雜少許可信之辭,試道出之。道及辛亥革命,有言云及後果:「自此役後,民主共和深入人心」。此句未嘗不可輕信。片刻反思之:何故民主共和此珍貴之理念自植入民心後,民眾猶具野蠻之思維、殘缺之人格?數日更思之:何故身處共匪統制下之民,少有自救之功,多是順從之人?是則一疑俱疑、一信恆信,即:民心者,尚待教導開化也。

西人認為,教導開化,生文明之人,有文明之人,方成禮儀之邦,然後可以來遠人、懷諸候,兼而繼絕世、興滅國,最後進大同。世紀以來,教育普及,新聞遍地,文明國家林立,禮儀之邦丛生,如英、美、法、西、奧、德、日、葡、加等,人心嚮往,移民不惜蹈巨海以赴,擕家而往。移民之中,亦不少來自大陸。故各國之中,華埠遍地,其中不少非法移民者,成為各國政府之頑疾。移民雖來自蠻荒之地,若不知域外有此佳境,怎會傾家同往?此亦傳播之功明也。

由此可見,傳播之法,可以撼動人心,催人幻想,進而引人行動,冒險犯難,頃而可聚十萬之眾亦不為功。故多年以來,各反共團體,絞盡腦汁,遍出奇招,只為破除共匪設下之封鎖網,使真實、準確之訊息傳至民眾。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網路言,共匪斥資千萬,築起臭名昭著之防火長城。就電視、廣播言,共匪嚴查偷設衛星接收器,有被查出者,輕則搗毁罸鍰,重則繫獄囚牢,防之若防川。近日又有傳聞,山東某些地區,將不再允許一元毛幣流通,完全以硬幣取代,只為減少反共言論的傳播,更有傳聞,此舉不將在山東推廣,以後還將推廣至大陸各地。

熟悉反共團體人士皆有注意,一元紙幣常被用作刊印反共言論,猶以北方法輪大法居多。不知此路被斷絕以後,法輪大法將如何應對。

再舉一例。年前甘肅金沙市,一初三女生因被一商店懷疑偷竊店中商品,不堪店主羞辱,憤而輕生。此事在新浪微博迅速傳播,持續發酵,不久,又爆出其它地方的同類事件。頓時民情激憤,罵聲不絕。共匪眼見情勢於己不利,即時派出網評員救場,裝點門面,粉飾太平,轉移民眾視線,中傷死者家庭,只為挑起群眾矛盾,這也是共匪一慣伎倆,不足為怪。

仔細聯繫這些類型的事件,可以得出結論。即明白的反共訊息,共匪會不計代價的刪除,有限的民情危機,共匪會在事情傳播的過程中作手腳,阻碍公民社會的參與和聲援。具體的做法,即是首先,事故見報一般經官方媒體,人們的接收的事故第一手資訊,往往是經由官方媒體的播報,才生出往後質疑、憤慨各節。既然經過官媒的報導,那麼在描述事件的時候,辭句上刻意淡化執法部門的過失或社會問題的根源,著重渲染當事人自身的過失,豈圖將輿論引入不利受害方的一面。接下來,在事故處理過程中,有意抹黑當事人。如幾週前新浪微博上流傳一個父親因女兒患重病,向社會募捐,待治療完成以後,拒絕履行承諾,將善款退回捐贈人,此事在被官媒報導後,很快引致網民站在當事人的對立面,出言指責。現在看來,事情不是如此簡單,而是有深刻的政治計算。證據是此事過後,共匪即在「兩會」期間立法,擬不再允許私人募捐,稱私人不具募捐之主體性云云。大概共匪看出其中有人民結互救的影子,立法阻撓,用心險惡。

筆桿子是共匪宣傳的代名詞,常與武裝的代名詞,槍桿子一道,被相提並論。共匪還有句話:「槍桿子可殺人,筆桿子也可殺人」。共匪的宣傳,雖然在主觀上有強制、欺騙的特點,但在客觀上,也可納入傳播的範圍。當然,這種傳播,是不對等的傳播。接受方,大多數時為「人民群眾」,沒有選擇權,因為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姓黨」。其次,內容上,完全圍繞黨的利益,作「黨的喉舌」,與人民為敵。這樣的傳播,自然不會為普通老百姓所樂見。現在又是資訊時代,人們可以選擇不看電視,通過網路和便擕設備獲取資訊。這反映了,一定程度上,普通民眾有觀看「第四臺」的需要。有需要,當然就有市場。網路上,各類視訊網站不斷涌現,就是廣電總局,也開設了幾十個付費頻導。不過,大陸的網路,方便黨的消息散佈,卻不太利於民間的新聞擴散。前面說的,重大事故,熱點新聞,往往在第一時間由官媒發出。如果說官民在這些新聞消息上的傳播和反饋是一場博奕戰的話,那麼,官媒在一開始就立於了不敗之地。孫子曰:「善戰者,立於不敗之地。」

前幾天,曝光出的黒龍江雙鴨山市,龍煤集團的員工被拖欠工資的事也很有代表性。事情在外媒都有如實報導,不少外媒,如英國報導還是從國內的消息中分析後再用英文報導出來,並非來自現場採訪。而在國內,同樣先由官媒新京報率先報導,並引述黑龍江省省長陸昊那幾句刻意放低身段、將責任推給下屬的話,大意是他被下屬欺騙了,下屬謊報、瞞報,以致事態嚴重。有意思的是,隔天財新網卻報導一個教授的話,大意是省政府都建立了核實機制,對於地方政府的報告有責任核實。很明顯,陸昊知道自己處於被動。像新京報這樣的媒體既非地方媒體,肯定是有宣傳系統的官員安排才會去採訪陸昊。據網路上流傳的圖片,示威的工人舉出「陸昊睜眼說瞎話」的白布條,這樣看來,財新網質疑陸昊的說法也是相當正當。

從這件事當中,依然沒有看到民間力量在傳播的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但由於事態嚴重,且牵涉共匪削減過剩產能的戰略規劃,使得在一開始,地方官員即陷入被動。不過不知什麼原因,事情不受網民太多関泣,絲毫不及近日在南韓舉行的人機大戰的影嚮大。我估計是共匪有意冷處理這件事,新京報在報導了陸昊在兩會時的話後,也未見進一步的報導。

僅就以上事件的粗略分析,顯示公民社會還是缺乏自己的發聲場和傳播平臺,僅靠反饋和反向傳播遠遠不能凝聚民意,相反,共匪在大多數時候都掌控了傳播的主要方向,成功迴避不利於己的事態延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