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五期正體版 / 简体版

 

 

中共的法律是惡法,惡法非法

 


金劍平

一、惡法非法的定義

現在來談談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惡法非法。

法律界認爲:法律必須符合公平、正義、道德與良知,必須維護道義與人權。凡是以背弃人類理性、漠視人的尊嚴、踐踏人的權利爲特徵的法律都是惡法。這就是惡法的定義。

惡法非法:惡法不是法。惡法不具備道德上的效力,也就當然地不具備法律上的效力。惡法不能算是真正法律,不能把它當成法律對待,有道德底綫的人不應該遵守它。一個正常的社會一天也不能讓惡法生效。

舉例說明:大家知道納粹的法律是迫害人的惡法,如果其中有一條規定,每個德國公民每天必需打一個猶太人的嘴巴。大家說這種法律應該執行嗎?當然不應該被執行。也許有人覺得可笑,怎麽會有這種法律?實際上納粹對猶太人是群體滅絕,比這嚴重得多。如果讓猶太人選擇,當然願意打嘴巴這種。無論是打嘴巴還是群體滅絕,都是惡法,不應該被執行。

共産黨對地主的迫害與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是一樣的,都是謀財害命。

共産黨的法律與納粹差不多,納粹用的是民族先進論,迫害的是其他民族。共産黨用的是階級先進論,迫害的是所謂其他階級,真正迫害的是我們的同族同胞。僅此不同,共産黨更壞,殘害的是自己的民族。中共殺害的民族同胞數量比納粹殺害的猶太人更多,所用的手段也比納粹更凶殘。中共與納粹所搞的都是群體迫害和群體滅絕,是反人類罪行。它們的法律都是惡法,都不應該被執行。

當中共迫害地主時,就說地主是不勞而獲的剝削者。地主跑到臺灣後,中共想拉攏他們,中共又高唱「臺灣同胞,我骨肉兄弟」。中共正像金正恩所說的「沒有原則的國家」。

二、中共的法律指導思想是惡法思想

中共的法律完全符合了惡法的標準,因爲共産黨對國家、對法律的定義非常罪惡,它的理論是惡法理論,是完全以背弃人類理性、漠視人的尊嚴、踐踏人的權利爲特徵的。

馬克思對國家的定義:「國家是階級壓迫階級的暴力機器」。馬克思把國家定義成一個群體迫害、群體滅絕的、準備進行反人類罪行的機器,真是荒唐。這就是惡法的指導思想,在這種理論指導下的法律絕對是邪惡的法律!這就是惡法的根源。所以共産黨國家總是暴力與罪惡同在。

實際上「國家是一個調和的機構」,它調和各方面的意志和利益。

馬克思對法律的定義:「法律代表統治階級的利益與意志總和」。如果是這樣,那麽法律就成了統治者「謀財害命的工具」,真是胡說八道。馬克思的這句話也是惡法的指導思想。我總覺得馬克思說的話很邪。

實際上,法律應該代表全體公民的公共利益與意志,應該代表公平、正義、道德與良知。

可見馬克思對國家、對法律的定義是何等的荒謬與邪惡,根本就不可能被世人所接受,必爲世界潮流所拋弃。共産黨還說社會主義先進,其實共産黨和社會主義真的是非常落後非常變异的生命,應該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但是,馬克思對國家和法律的定義,却是共産黨的立國基石,是共産黨法律的指導思想,共産黨不能也不敢拋弃。在這種理論指導下的共産黨法律非常自私和殘暴,根本就沒有正義和道德可言,完全符合惡法的標準。所以說,中共的法律就是惡法。

最近中共高呼「以法治國」、「以憲治國」,不要奢望這是中共從良了。中共的法律本身就是惡法,翻開中共《憲法》、《刑法》,裡面有許多惡法條文。馬克思理論指導下制定的法律一定是惡法,這就是惡法的根源。社會主義國家的法律都是惡法。「無産階級專政」這句話就體現了惡法概念。共産黨如果不拋弃馬克思主義,它的法律就是惡法,這時的「以法治國」就是最罪惡的東西。中共上臺後,進行的土改、鎮壓反革命、取消會道門、控制媒體、三反五反、大躍進、人民公社、城市工商業改造、反右、大煉鋼、反瞞産、四清、文化大革命、破四舊等等這些運動,都是在中共的法律法規指導下完成的,計劃生育也是按照計劃生育惡法實施的。中共的稅法是殘酷搜刮人民的工具。可見中共的法律就是惡法。

以惡法治國,罪惡滔天。

三、中共的法律特徵——法律與惡法交織

當然也不是說它的每一條法律都是惡法,如果是這樣,就無法欺騙視聽、欺世盜名,就不會有人對其産生幻想,它的面目就會暴露無遺,它就會無法維持生存。但是中共出于其本性,不把法律與惡法交織在一起也是不可能的,中共還可以隨時制定出新的惡法,或者在某些需要的地方加入惡法。

下面僅指出幾條惡法:

《刑法》105條第二款、《勞動教養條例》、《城市流浪乞討人員遣送辦法》、1954年的中共的第一部《憲法》中的鎮壓反革命的內容,這些都是惡法。

現行的《憲法》也是惡法,非法律專業人士也能很容易地看出其中的惡法:第一條、第十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二十八條都是惡法。

中共的法律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律,其某些條文訂得冠冕堂皇,其實也只是欺騙人民和世界的,而不是想真正執行的。

如,《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民有言論自由」。這是忽悠人的,中共讓公民可以辦報紙、辦媒體了嗎?中共從來就沒有打算過讓公民有言論自由。僅在習近平上臺以後,多少律師被關押和判刑?有多少人因言獲罪?別忘了,微博被轉500次就治罪。這是什麽「言論自由」?真是徹底騙人的東西。在中共的眼裡,只有它這個統治者的自由,沒有被統治者的任何自由。因爲在中共的詞典裡「國家是階級壓迫的機器」,被中共治的人是被統治階級,被統治階級當然沒有任何自由的,只有中共這個統治階級才有自由。

中共對某些對它不利的法律乾脆就不制定,如:《言論法》、《新聞法》等法律,因爲這些法律一制定出來就必然成爲束縛中共手脚的繩子,在這點上中共不會作繭自縛。

已經制定的「游行法」,被中共搞成「限制游行法」。

最近中共搞的《刑法》修正案(九)也是惡法,它把一些非法的行爲合法化。

最近公布的《反間諜法》中也有惡法條文,讓一些政府機關更容易對百姓任意迫害。

兩高(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司法解釋完全是非法的,如果兩高能對人大定的法律進行解釋、定義,這不說明了兩高比人大還高嗎?這是很荒謬的。兩高是執法機構,怎麽能解釋法律?如果也能解釋法律,那麽定法與執法不成了一家了嗎?那麽兩高的權力就大過國家主席、大過人大了。所以兩高的司法解釋不應該具有法律效力。人大制定的法律只能由人大來解釋。《人民日報》的社論和評論只是一家之說,更不具備任何的法律效力。

四、中共的執法機構都隨意踐踏中共的法律

中共定的法律連中共自己的執法機構都隨意踐踏,叫司法亂法,如:

《監獄法》中規定:坐牢人每周只能勞動40小時,哪個監獄不踐踏?

《上訪條例》:中共想踐踏就踐踏,沒有任何顧忌,連中共自己的面子都不留。

《憲法》第三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現在不是「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而是强行拆除,拆除不知比侵入暴力多少倍?中國到處都有强拆出人命的事,這條法律中共不是在踐踏嗎?

對于這些法律,中共自己的執法機構成了踐踏法律的機構,《憲法》的第三十五條,現在的中共每時每刻都在踐踏。我們正常人憑什麽還相信它的法律?

在馬克思理論的指導下,中共的法律很明顯體現出它的「(迫)害人」的思維。所以中共的一切都不能相信,絕不能對中共的法律有什麽崇拜和信仰的念頭。

有些律師,在辯護時把中共定的《憲法》說得很神聖,這是沒有看清楚中共的本質所致。中共的《憲法》不但不是什麽神聖,而是罪惡的!它的裡面暗藏了許多惡法條款。

五、中共是非法組織,中共政權是非法政權

根據組織法規定:凡是組織,未在民政部注册,都是非法組織。中共是一個還沒有注册的組織,所以中共是非法組織。

中共的政權是暴力取政——槍杆子裡面出政權,是屬兵變類型的政權。這類政權最終要經過民選(總統大選)才能被國際社會承認。象利比亞,反對派雖然用槍打敗卡扎菲,最終還得進行全民大選。伊拉克也是如此,美國打敗了薩達姆,還得讓伊拉克人民自己選舉出自己領導人,而選出的領導人是美國政府所不喜歡的人,美國也得收受。非洲不少政變形式上臺的政權,都經過了這一步,才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才能融入國際社會,否則政權就是非法政權。中共的政權是暴力取政,又沒有經過民選,還是屬非法政權。

共産黨的階級鬥爭是分裂民族、民族鬥爭是分裂國家、國際主義是賣國主義、無産階級專政是獨裁加暴政,馬克思理論很謬誤、很血惺、很罪惡。

中國共産黨是非法組織,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非法政權,中共的法律是惡法,中共的一切很荒謬、很罪惡。

 

20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