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五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致自由世界友人的一封信

——簡談臺灣的「統獨」問題

 


海棠之戀

 

自由世界的朋友們、中華民國自由區的同胞們、海外僑胞們及我身邊的各位大陸朋友們:

   共匪當權已有六十多年,歷經多次臺海危機後,自由區的中華民國政府逐漸取消動員戡亂時期的戒嚴法令及武裝反攻的相關準備。隨著黨禁、報禁的開放,及臺灣前輩們的努力,臺灣地區逐步完成了民主體制的建設,因此被譽為「亞洲民主的燈塔、華人民主的先河」,這是可喜可賀的。但同時由於政府過於放鬆對大陸共匪的防滲透工作及對光復大陸作出的努力,臺灣地區民眾已經逐漸認可「兩岸和平、一邊一國」的和平政治框架,這就意味著新一代的臺灣人很難理解共產黨的真正可怕,常常會被共匪和善的外表所迷惑,但共匪從未放棄過消滅中華民國,滅亡中華道統的意圖,而臺灣同胞長期生活在充滿友愛的自由民主的環境下,所以臺灣新一代年輕人面對共產黨的多面性常常不知所措。

   眾所周知,兩岸問題一直是一個敏感話題,因為很容易讓人們去想「兩岸統一」還是「獨立建國」這樣一個敏感的問題。雖然隨著兩岸三通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談判,兩岸民眾產生了密切的貿易往來,很多大陸人跟臺灣人私下裡也都是交了朋友,有友誼往來的,交了朋友自然也就會聊到自己的生活以及中國未來等問題,但是一旦聊及統獨之事,常常會話不投機,傷害感情,也許很多朋友有過這樣的經歷。臺灣地區承襲中華道統,國號仍然沿用「中華民國」這個神聖莊嚴的名字,可是蔣中正、蔣經國、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幾位總統對於「中華民國」的理解和闡釋卻是大相徑庭的。

兩蔣時代,「中華民國」就是整個中國,共匪是一個受蘇聯的扶持下趁國難起家、竊取大陸的非法政權,實為漢奸國賊也。所以那個年代,臺灣人不會糾結於「我是中國人還是臺灣人」這樣的問題,因為當時人們的理想就是「反攻大陸,消滅共匪,統一中國,衣錦還鄉」。當時共匪對於臺灣的政策也是不斷予以軍事打擊,同時輔以各種恐嚇,製造臺海危機以牽制國際決斷,行為極相似於如今之金家北韓。瞭解歷史之後不難發現,兩岸之間和平的因素並不在於中華民國政府之兩岸政策,而在於共產黨政權的存在與否。這也是為什麼不管臺灣這邊政策怎麼改,兩岸政府之間總有不可調和的矛盾,原因正是在於此。而之後李登輝總統的「本土化」、「兩國論」及陳水扁總統的「臺灣獨立運動」,恰恰也是造成臺灣地區國家認同錯亂的重要原因,因為之後的政府政策逐漸改「收復大陸」為「妥協退守」,而中共北平當局步步緊逼,所以臺灣同胞才會誤以為「是中國人對我們臺灣人不友好,我們沒去招惹中國,中國卻要消滅我們」,所以臺獨的思想擴散也有這方面原因。當然臺獨的起因也是因為共產主義運動的擴散,中共在未奪取政權時想借支持臺獨來削弱、分裂中華民國,而在奪取政權後又以反對臺獨爲由對中華民國臺北政府進行軍事威脅和國際地位的打壓。

之後的政府,有表述「中華民國在臺灣的」,也有表述「中華民國就是臺灣國的國號的」,也有乾脆不提中華民國,直接就提臺灣的,反正無論怎麼表述,「自由中國政府」或者「南中國政府」這樣的詞語是無人使用的,因為要花很久才能理清楚臺灣、中國和共匪的關係,而對政治不感興趣的民眾是沒空理會這些的,所以「臺灣和中國」這種説法也就流傳開來了。

談及兩岸走向,幾乎用華語的朋友都會說道「一個中國」或者「一中一臺」的問題,熱愛中國、渴望統一的朋友們都會希望兩岸早日統一,這種愛國的熱情我是能體會的,因為你們愛,我也愛。但是這種對故國的熱愛常常被共匪利用,在對臺獨的譴責及其他各種宣傳中慢慢走向「國民黨、共產黨都是中國人,誰來統一都一樣」的紅統思想,從而被牽著鼻子走。支持「一中一臺」的,大致應該是厭倦了兩岸長期的爭吵,巴不得兩邊老死不相往來,劃清楚河漢界,從此臺灣中國分道揚鑣。我能理解「一中一臺」的心情,因為他們看到臺灣的國際地位收到中共政府打壓,明明是一個獨立自主的政府,卻無法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承認,外交上幾乎被孤立,而且始終受到中共的軍事威脅,於是他們站在臺灣本土的立場上,就認爲獨立是唯一出路。臺灣政府也覺得自己無法對付中共,所以, 兩岸和平, 維持現狀是保持安全的目前選擇, 但未來呢?臺灣人在中共不會倒的思維下, 臺灣只有走向不願統一與獨立之路, 為了走向獨立, 臺灣主體意識就在運作下, 慢慢形成, 直到時機成熟, 就能獨立, 脫離中共陰影的一廂情願的想法。可是一中一臺真的能解決問題嗎?真的能讓臺灣成爲一個經濟發達、政治民主、環境和平的國家嗎?

   看到這裡,肯定有朋友想問,如果既不能與大陸共產黨政權統一,也不能獨立,那麽臺灣未來應該選擇什麽樣的發展道路才是最好的呢?

   我想説的是,若是單獨談及統獨二字,便很難跳出共產黨布下的思維陷阱,因為乍一看,只有「向共產黨投降」和「冒著戰爭的危險獨立」兩個不同的結局,然而事實不是那樣的。如果你的思維不是只有「臺海」而是「全中國」,並且帶有縱觀全球的國際視野的話,這個問題的答案似乎就清晰明瞭多了。

   前文敘述過,所謂臺灣問題並不是「臺灣回歸」和「臺灣獨立」的問題,而是共匪竊國,中國淪陷,民眾覺醒,中國面臨歷史分叉路口的問題。蔣總統為什麼堅持「一個中國」,因為當時的一個中國和現在很多人理解的「一個中國」是略有區別的。退出聯合國之前,很多附匪國家的提議是「承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同時作為中國政府存在於世界」,而蔣公予以反對的原因是「中共為蘇聯之附屬,取得大陸實為蘇聯對外擴張成功之證明,若是承認合法,則是承認蘇聯侵略擴張的合法性,一筆抹殺其戰爭侵略的罪行,若是如此則是對侵略者的獎勵,以後哪個國家要是想侵略,只要也學著蘇聯在其他國家搞一個武裝叛亂的組織推翻那個國家的政府,再以和平的幌子出動其他國家來調停,那不就是把侵略合法化了嗎?同時我們作為中國的政府,有義務收復中國的領土,給予全國人民福利和民主,這樣才是一個政府應盡的責任。」,所以蔣公反對兩國論的原因不是像共產黨所說「害怕臺灣獨立而背叛『祖國』,導致成為歷史的千古罪人。」因為中國的祖國是中華民國,蔣公無罪,背叛祖國的是勾結蘇聯的中共匪幫,所以不存在「害怕背叛祖國(也就是中共所說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可笑原因。所以對一個中國的堅持其實就是對「消滅共匪,統一中國」的堅持,這體現出來的是一個政府對自己歷史責任的擔當。

而後中共見武力不成便以「一國兩制」作為誘餌而誘導政府投降,後來用一國兩制拿下香港之後,就做出香港很自由的假像來進一步統戰。然而近期在香港發生的一系列事件早已戳穿了他們的謊言,香港人民不但得不到民主,連本有的自由權利也被一點一點剝奪,「一國兩制」不過是中共的欲擒故縱之策,其最終目的是「專制一統」。所以臺灣同胞需要保持防守姿態,堅守民主成果,認清「一國兩制」的本質。

對於臺灣同胞來説,目前最佳的選擇是維持現狀,積極地維持現狀,在嚴防中共的滲透、統戰以及各種軍事威脅的同時,堅守中華道統以及自由民主制度,在力所能及的時候對大陸嚮往民國的同胞給予幫助和支持。

   所以,我們應當不能只是關注於統獨問題和「一國兩制」與否,我們要眼光長遠,在這歷史的轉型期不害怕、不懈怠,因為共產黨的時候不多了,人民正在覺醒,革命的火種將要燃燒整個神州大地,三民主義為主導的民主政治也很快就要重新回到大陸,重整乾坤。如果我們炎黃子孫為此出一份力,哪怕只是不要為共產黨添磚加瓦,我們都是國家的英雄,歷史的福音。如今世界和平為主流,戰爭已經幾乎不會再發生,共產黨這個戰爭機器也在不斷的內耗中走向末年,民憤越來越高,這時候需要的就是勇敢的領導民眾實現和平革命的英雄,不管您是臺灣人、香港人、大陸人,還是海外僑胞,我們都要知道,共產黨的覆滅只會給中國帶來新的希望,不會天下大亂,因為大亂的根本就是共匪,所以要想讓臺海兩岸真正的和平,就要為中國的民主建國清除最後的障礙,消滅禍國的豺狼!

請允許我引用蔣公數十年前的書信作為結尾:

大家尤其要認清,現在世局的變化,乃以中國問題為中心,而中國問題如何解決,亦將決定整個世界人類的命運。所以我們在這個大變局中,實處於無比重要的關鍵地位,而我們奮鬥的成敗利鈍,也將決定世界的安危與人類的禍福。我們決不靜觀或坐待世局的變化,一定要爭取主動,掌握變化,積極奮鬥,制敵機先。

同胞們!反共鬥爭的行程,正如在風雲變幻莫測的海洋中操舟前進,祇要大家對於反共的基本形勢,都有共同的認識,不為一時的變局所迷惑,緊緊把握正確的方向,精誠團結,協力同心,禍福相倚,甘苦與共,在風平浪靜時,不鬆懈,不苟安,不驕惰,在暴風雨來襲時,不畏怯,不失望,不自欺:形勢愈險惡,我們愈堅強,愈奮發,必可很快到達彼岸,拯救同胞,光復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