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五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共產革命與馬列中國 專題

抗戰勝利日,內戰慘烈時

——赤魔點燃的篡政搶權戰火實錄

求 真

 

70年前的抗日衛國戰爭,是挽救民族危亡、維護世界和平的生死大搏鬥,中國軍民付出巨大犧牲,戰勝強敵,獲得最後勝利,也為世界反侵略戰爭做出重大貢獻,受到國際社會的肯定和讚譽,是中華民族的歷史榮耀,應該永誌不忘。

但是,正當國家危難,艱難抗敵之際,某些民族敗類卻置國家危亡於不顧,暗結敵偽,偷襲國軍,搶佔地盤,只顧擴充私黨武力,一挨日寇投降,就趁國軍未及療傷復健之際,迫不及待地點燃起篡政搶權的慘烈戰火,打斷國家的憲政民主路,陷全民於浩劫。這一段慘痛的歷史被刻意隱瞞和扭曲數十年,民眾在謊言、高壓和恐懼中迷失方向,受盡煎熬。因此,急需揭穿謊言,還原真相,解脫極權專制的桎梏,才能端正國家發展方向,避免重蹈德、意、日的悲慘覆轍。

本文記述冀魯豫淪陷區人民經歷艱難的抗日歲月初獲勝利之日,就重陷戰火的部分史實,還原內戰發動者的醜陋面目。

1945年,日軍在亞洲各地節節失利,敗相顯露,中國最高統帥部積極籌劃反攻作戰,徹底打敗敵寇。國民政府派員秘密進入冀魯豫邊區的長垣、滑縣、封丘、內黃等地縣城,策動皇協軍反正,改編為「國民政府地方保安團隊」,等待時機配合國軍大反攻。

815日,日寇宣佈無條件投降,國民政府命令各地國軍按計劃接受日軍投降。駐開封市國軍龐炳勛將軍命令長垣保安旅劉鳳山部收繳日軍武器,接管日軍司令部和偽政府,光復長垣縣。勝利的喜訊迅速傳遍城鄉各地,廣大民眾紛紛湧上街頭,表達苦盡甘來的喜悅,青天白日國旗在千家萬戶的門前高高飄揚。

正當人們滿懷希望著手修復殘破家園,治療戰爭創傷之際,卻突然傳來八路軍進攻縣城的驚人消息。想不到剛剛獲得的和平日子轉眼間就要重陷戰火了!民眾十分惶恐。

抗戰期間,共產黨只有少數遊擊隊在冀南、豫北邊緣農村活動,從來不和日寇衝突,主力遠在太行山區避戰,他們在民眾心目中是無足輕重的土匪。想不到日寇剛剛投降,他們就集中兵力下山殺氣騰騰攻城略地,搶奪勝利果實了。

當時在淪陷區的國府地方行政部門和遊擊部隊,遵照中央政府安排,原地不動,等待編遣。國軍主力部隊大多在各個戰場休整,派出少數軍人到主要城市接受日偽投降,根本沒有應對中共重啟戰端的準備。對於共黨突如其來的背叛,只是被動應付,高層意見分歧,不能組成強有力的反制。

八路軍冀魯豫軍區司令蘇振華,把原本分散各地的主力部隊和地方武裝集中起來,組成遠遠超過國府地方保安部隊的優勢兵力,急速開赴國民政府已經光復的封丘、延津、長垣、滑縣各縣,要從國軍手裡搶奪戰略資源。這些地方的防守力量薄弱,無法與八路軍抗衡,蘇振華輕易的攻佔了封丘、延津、滑縣、浚縣等地,集中精銳直撲軍力較強的長垣縣。

蘇振華於825日團團包圍住長垣縣城,逼迫劉富山保安旅投降。劉富山是國民政府正式任命的保安旅長,斷然拒絕無禮要求。當時劉富山轄三個團,一個騎兵營,有官兵兩千餘人,是附近幾個縣裡戰鬥力最強的部隊。劉富山佈置兵力在縣外四關節節抵抗,遲滯敵人對縣城的攻擊,等待援軍。此時國軍主力遠在開封市以南,遠水不救近火,附近的國府地方武裝都被八路軍分割包圍,自顧不暇,長垣孤軍無援。八路軍的攻勢兇猛,四關守軍寡不敵眾,傷亡慘重,只得撤入縣城,集中力量固守。八路軍對付國軍的手段一反過去對日軍的妥協避戰策略,採取集中兵力打殲滅戰的方針,只求勝利,不擇手段,務求全殲,殘酷異常。

蘇振華急於奪取長垣城內存放的大量物資糧食,更垂涎保安旅的武器裝備,決心不顧一切的攻破縣城,動用大炮轟城,集中幾十艇機槍掃射,城防爭奪戰激烈,縣城危在旦夕。國軍派到保安旅的吳玄樞參謀長抵抗意志堅決,組織官兵利用古城墻的堅固堡壘和曲折工事,發揮交叉火力,打退多次進攻,嚴密防守,震耳欲聾的槍炮聲日夜轟鳴,居民在驚嚇中苦熬。

八路軍多年演練篡政搶權對付國軍的圍點打援戰術,調集超過守軍數倍的精銳部隊圍城,並佈置重兵在外圍阻止援軍。主攻部隊不惜代價連日強攻,不惜使用慘無人道的人海戰術,驅趕戰士抬著雲梯冒死爬城,不顧犧牲,一批接一批的衝鋒,前邊的人被打死,後邊的人接著上,傷亡累累,激戰數日不能破城。蘇振華為求速戰速決,啟用埋伏在劉富山身邊的特務,於九月一日夜間偷偷打開城門,八路軍一擁而入,守軍猝不及防,倉促組織反擊,在街頭反復衝殺,死傷慘重,終被擊潰,長垣失守。劉富山帶領少部分官兵突圍脫險,參謀長吳玄樞被俘後慘遭殺害。

八路軍攻進縣城後,封鎖四門,不許民眾出入,逐戶搜集物資和槍支彈藥,抓捕保安旅官兵,把搶奪到的物資夜以繼日的運往根據地,還動員來大批民衆拆除古城墻,連城磚也被當做戰利品運走,可謂寸土必爭,寸財必奪。

此役對長垣縣造成巨大傷害,據參與攻城的共軍以後披露,守軍兩百餘人被打死,被俘近千,繳獲迫擊炮1門,輕重機槍40餘挺,步槍1000余支,汽車2輛,電臺2部,糧食150萬斤,聚斂到巨額財富。至於八路軍和民眾的巨大傷亡,至今不予公佈,可能根本不在戰爭發動者的考慮之內,無從統計。長垣等縣由此陷入連綿戰火,災難不斷。

蘇振華攻佔縣城,並無意安定民生發展經濟,只是加緊動員青年人參軍,擴大自己的實力,一旦搶完物資人力以後,丟下居民於不顧,揚長而去,縣城淪為無政府無秩序狀態。地痞流氓趁機搶奪居民財物,以致家家閉戶,路無行人,如同死域。廣大人民憧憬的戰後和平生活,恢復經濟的願望頓成泡影。

縣城處於危險境地,筆者和家人不得不到農村避難。驚魂不定的村民,對於八路軍攻城掠地的情景十分害怕和反感,八路軍向各個村莊要糧要款,還把村民的豬全部收去,讓戰士們大吃大喝三天,接著就去攻城送死。強迫老百姓參加擔架隊,緊跟衝鋒隊後邊等著擡人,大家都戰戰兢兢怕的要命,一見到受傷或者死亡的人,就搶到擔架上枱走,趕快脫離險景。八路軍把一位輕傷員交給村裡照顧,要村裡管吃管喝,保證安全,如果出了差錯,全村連坐受罰。村民們為此整日提心吊膽,把傷兵當作「大老爺」伺候著,不敢稍有差遲。筆者在街上看到那個傷兵,十分愜意的哼著歌曲輕鬆遊蕩,老百姓卻敬而遠之,沒有人敢接近他。

民眾無法理解的是,在反侵略戰爭的艱難歲月,八路軍從來不主動打擊日軍,一味避戰,只是尋找機會搶奪國府管轄區,兼併國府保安隊和民間游擊武裝,擴大武力,發展自家勢力。老百姓好不容易盼來了抗戰勝利,還沒有來得及恢復創傷,過幾天和平日子,八路軍就點燃起奪權戰火,殘酷程度遠遠超過日寇侵略,民眾的生命財產損失慘重。這樣打下去,老百姓哪裡還有和平幸福的日子?多年盼望的休養生息願望被殘酷打破,老百姓感到極其憤慨和無奈,惶惶不可終日,年輕人更怕被強制參軍充當炮灰,紛紛到外地躲避。

鄰人王君過去在開封當廚師,富有逃難經驗,認為開封的駐軍多,應該很安全,提議一起到開封去。筆者和哥哥隨同前往。

我們攜帶簡單行李上路,走到縣城南方一個大村莊外邊時,突然從高粱地裡跳出來一個八路軍哨兵,不由分說就把我們押送到村子裡,一個好像當官的胖子盤問我們。王君說:我們都是老百姓,要去開封謀生。胖子檢查我們的行李,叫士兵在我們身上搜查,沒有找到任何可疑的東西,王君要求讓我們離開。胖子想了想說:「你們不要去開封啦,八路軍很快就打過去了,回去吧」。王君趕快陪著笑臉連聲答應:是!是!帶著我們隨著哨兵從原路走出村莊。我們走到村外哨兵看不到的地方,王君和哥哥商量怎麼辦?認為八路軍的話不可信,還應該到開封去,決定繞開他們繼續往南走。我們走到封丘縣境時天黑下來,十分疲勞,只得借住在農民的車房裡,次日一早啟程,午後到達開封市。國軍龐炳勛部在開封加固城防,嚴陣以待,治安穩定,市面繁榮。八路軍搶劫冀南幾個縣城以後往北方撤走,並沒有敢攻打開封,可見那時打開封之說只是虛張聲勢罷了。

國軍不久收復長垣各縣,原國府抗日遊擊軍的何冠三部在縣城駐防,我們返回家鄉。縣政府積極創辦多所學校,恢復經濟,市場欣欣向榮,人民重享安樂的日子。但是這樣的局面沒有維持多久,短短兩年戰火就又燒到長垣了,保安部隊和民間自衛武裝與共軍反復進行拉鋸戰,戰火紛飛,民不聊生,廣大民眾生活在驚恐之中。

長垣等縣被洗劫,是共軍在抗戰剛剛勝利時發動的多場搶劫戰之一,筆者不幸捲入戰場,驚嚇之餘見證到共黨是慘烈戰火的挑動者,國府只是被動應戰,戡亂建國行動被美國左傾當權者橫加阻擾,補給中斷,傷痕累累的國軍難敵蘇俄裝備起來的殘暴匪軍,一代抗日英雄被殺戮殆盡,大陸淪入赤魔之禍。

共黨篡奪全國政權以後,立即撕去「民主自由」偽裝,建立馬列和帝王結合的極權暴政,整個大陸淪為世界共產革命的殺戮場,一連串的暴力運動,民間社團宗教被全部摧毀,城鄉知識精英摧殘殆盡,全民財富被劫奪,無辜民眾被殺戮餓死八千萬,中國民眾遭遇的巨大損失,遠遠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陷入歷史上空前大災禍。

20155月初稿,201619日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