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五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國內志士專稿:

武裝推翻共産黨獨裁是中國軍人的歷史職責 

 

蓋洋

 

六十餘年中國大陸反抗共産黨暴政的實踐證明,以和平方式祈求等待或促使中國共産黨獨裁政權主動放弃一黨專制沒有可能,只會招致血腥鎮壓。中國歷史走到今天,推翻中共獨裁的唯一現實途徑,是武裝政變,消滅中共首腦集團,以臨時軍政府方式廢除獨裁專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散血腥非法團夥中國共産黨,起草民主憲法,開放黨禁報禁,網絡輿論自由,重組中國軍隊,徹底清除中共在軍中各級特務政工人員,限期舉行各級政府選舉。在這武裝推翻共産黨獨裁與組建臨時軍政府過渡到民主社會的轉折階段,中國軍人將承擔千年一遇的歷史責任。臨時軍政府在全國民選政府宣誓就職後將結束自己的歷史使命,中國國防軍將以現代化職業軍隊的形式效忠民主社會的憲法與民選政權,政治鬥爭與政黨糾紛將永遠退出軍隊運作,軍隊將不再是獨裁黨團的私人武裝打手。

軍隊武裝政變推翻獨裁政權,最有效且盡可能减低社會動蕩的方式,是拘禁消滅獨裁政權的領導層包括軍隊高級領導集團,以參與政變的反獨裁政權軍官實名組建臨時軍政府,聯絡確保各地武裝人員服從軍政府指揮,承擔起維護社會秩序,鎮壓前政權殘餘勢力反叛破壞,監督民政當局保持基本生活正常運轉,組織與保障新憲法起草,全國大選,開放黨禁輿論網絡等措施穩定實施。這是一段需要有高度有效組織與實行臨時政綱的社會管理運行過渡時期,只有一個組織良好的臨時軍政府可以承擔,而拘禁處决中共獨裁政權首腦團夥的武裝政變更必須在職業軍人的組織領導下才能成功。

作爲在史無前例的嚴酷獨裁專制社會中唯一擁有武裝與有效上下級組織的職業集團,中國軍隊雖然被各級共産黨政工人員摻雜控制,但軍隊主體終究是職業軍官與士兵,政工人員永遠占少數。關鍵的起事組織安排應在部隊各級軍官與士兵中謹慎嚴密作好準備。武裝起義拘捕共匪政權首腦的關鍵行動,參與軍人可以從不同編制部隊分別匯合調集,臨時編制成政變部隊番號,公開打出臨時軍政府旗號,不但拘捕共匪首腦,同時還需占領主要電視臺Internet網絡站,銀行,機場,車站,發電通訊等社會重要設施。這場武裝政變的關鍵,在于一個組織嚴密溝通良好武器精良動作迅速有效的軍人秘密團體,包括已經復員的前軍人。鼓勵支持組織協助推翻獨裁武裝政變軍人組織的建立,應成爲海內外中華民族有志從政人員的首要活動內容。

從職業軍人中産生推翻共産黨獨裁政權的政治家,是中國社會走向民主自由人類文明不可避免也急需實現的歷史步驟:在如此血腥殘忍的獨裁暴政下,職業軍人對生死的看淡,對武裝抗暴的技術認知,都使他們最適合組建推翻暴政的秘密組織。縱觀60多年來中國大陸尋求民主自由人群的艱難誕生過程,與一般民衆文人面對共黨當局血腥鎮壓缺乏作生死抉擇揭竿而起的勇氣與技術手段有相當聯繫:中國幾千年獨裁政治到中共社會血腥殘忍屠殺迫害反對派于至極,選擇反對當局就是選擇生死抗爭,軍人較之平民應該有較大優勢作出抉擇,尤其是武裝反抗推翻這個血腥暴政中國軍人推翻共産黨獨裁,也是軍隊向現代社會職業化集團轉變的唯一道路,否則這個被“黨”隨意捏擰拼塞的私人武裝將永遠以山寨土匪形態向“黨”中大佬個人效忠,動輒捲入名爲黨首實是寨主相互火拼與鎮壓平民的政治紛爭,與現代化國防軍相距萬里。隨著中共軍中從技術專業院校畢業的知識文化軍人軍官的增多,對軍隊職業化非政治化的訴求必然增强,有利于産生投身政變推翻獨裁的新式軍人。辛亥革命時期清軍中衆多軍人投身反清起義,尤其是1911年底/1912年初的河北灤州兵諫與起義,主要由高中級軍官策劃組織,應該算是現代中國職業軍人武裝推翻獨裁暴政的先例。當時清軍中的反清軍人已有多名擔任軍師旅長級別的高級將領如藍天蔚吳祿貞等,以及更多中低級軍官:百年後推翻中共獨裁的辛亥革命續篇定有當年視死如歸軍人的繼承者出現。受過現代教育的職業軍人在社會生活中對政治制度的黑暗應該更敏感也更容易産生推翻獨裁專制的理念衝動,從職業軍人中培育産生推翻共産黨暴政的現代政治家,是中國社會走向人類文明的現實以軍人政變武裝推翻中共暴政,也是中國政治家尤其是由軍人産生的政治家考慮世界局勢的必然結論:中共政權在世界局勢中延攬救濟獨裁流氓夥伴,欺辱周邊小國,依仗經濟軍事力量挑戰世界和平局勢,任其坐大一定會導致戰爭:從其躍躍欲試武裝奪取臺灣,依仗駐軍壓迫强制香港澳門順從獨裁統治開始,一個經濟軍事强壯的中共政權一定會逐步侵擾威脅世界和平發展,與民主世界正面軍事衝突,導致戰爭。推翻中共政權後的民主中國社會,顯然將徹底消除這種衝突的根源與躁動。

軍人武裝推翻中共獨裁政權還存在諸多主觀理由:

1。獨裁政權以政治標準管制束縛軍隊發展的職業化與現代化,軍隊高級職位分配升遷一概由獨裁政權最高首腦按個人好惡親疏關係决定,大批共産黨紅色後裔封建家族傳承般把持軍中關鍵職位,技術優勢的職業軍人平民士官難以公平升遷;軍隊的撥款發展擴充裁制完全由共黨政客胡弄亂搞,盡是私家兵丁聚散驅趕原始手法,令現代科技組織教育成長的職業軍官厭惡至極;

2。獨裁政權血腥鎮壓清洗社會尤其是軍中反對人士,激發年輕成熟血性軍人的反叛意識;

3。社會及軍中貪污腐敗裙帶拉扯風行,長期引起正直軍人的厭惡反感;

4。新一代年輕軍人對軍隊國家化非政治化理解渴望日深,中國政治民主化社會自由文明化的現實責任感將在手握武器的新軍官層中流傳布散,像百年前辛亥革命前夕新軍反清組織的參與者一樣,中國職業軍人武裝參與社會變革的意願與决心將逐漸增强,以武裝政變終結中國千年專制暴政的歷史責任感將激勵一代理智前瞻性軍人起身奮鬥,其中認識到自身歷史使命的皎皎者會轉變成優秀的民主政治家;

5。從國際合作視野角度,中國職業軍隊必須擺脫獨裁政權對國際落後野蠻政權諸如俄國伊朗北韓津巴布韋等荒唐危險烏合之衆的巴結合夥,結盟于西方民主陣營的軍隊系列武器信息系統,像臺灣一樣融入世界文明社會的職業軍隊行列。認識到中華民族應該與西方合作結盟而不是妄自尊大地對立打鬧無端挑戰,尤其是軍事組織武器技術的合作結盟,對人類社會和平發展貢獻巨大。

平民政治家在中國軍人武裝推翻共産黨獨裁的準備前期,顯然應該:

1。宣傳討論傳播武裝政變的優點可行性;

2。人員準備,輸送鼓勵反獨裁青年加入共産黨職業軍官培訓院校,鼓勵現役軍人參與討論;

3。金錢聚集,爲武裝政變提供經濟援助與運行資金;

4。聯絡外界,搭建政變組織與海外社會各層的人脉橋梁。

當前號召協助組織軍人推翻中共政權,倡議明白無誤地實際準備軍事政變的意見甚少,希望能有更多這類文章與觀點發表討論。

最後,以一首小詩與諸君共勉:

 

當時辛亥驚世界,誰料百年更獨裁?

再起新軍非武漢,這回不等孫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