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二期正體版 / 简体版

 

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組詩

 

 

孔捷生

 

其一

侵雲獵角逼長城,邊警頻令檄羽輕。

焉有輟耕還賣犢,已无可忍始言兵。

深壕夜火傳諸姓,細柳秋笳肅五營。

霜匣驚鯢堪斷玉,幾州龍血此中傾。

其二

永定金堤無限波,人言此系小黃河。

一從曉月堠亭墮,九土蒼生野塚多。

趙璧償城羞卞氏,燕丹赴義起荊軻。

危邦謾託秦庭哭,橋畔柳蒲俱鸛鵝。

註:驚鯢為寶劍名。秦王許以十五座城池換取趙國和氏璧,卻無意兌現。卞氏即荊山抱璞的卞和。鸛鵝指軍陣,典出《左傳》。

其三

大角芒星垂白登,睢陽無齒折金陵。

下關盡戮長平卒,西市誰呼上蔡鷹。

駝陌烏衣應末劫,雨花血石孰為凝。

六朝多有傷心地,莫向秦淮問廢興。

其四

五家兵合獵中原,屢敗哀師鹿塞存。

逐日霜戈先化杖,提頭死士尚依垣。

白蛇北走黃河折,朱雀回望玄武昏。

客過徐州多弔古,昊天問恤幾忠魂。

註:白登之圍指漢高祖被匈奴圍困於白登山(今大同市馬鋪山)。唐朝安史之亂張巡苦守睢陽,督戰時嚼齒皆碎。戰國時秦軍於長平之戰大敗趙軍,並坑殺20萬降卒。秦朝李斯臨刑前嘆曰:「欲牽黃犬,臂蒼鷹,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

——《縱覽中國》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