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二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蔣介石

在衛國戰爭和反法西斯戰爭

中的作用和地位

 

華鐘

概述

中日全面戰爭是兩個國家生死存亡的大戰,戰爭的勝敗,决定於戰前準備和决定戰爭勝負的戰略與戰術的確立與實施,至於反法西斯戰爭,除了上述之外,還要看戰爭的參予國之間協同一致的精神和他們在戰爭中的付出。本文從上述幾個方面評價了蔣介石在抗日衛國戰爭和反法西斯戰爭中的作用和地位。

一,中日全面戰爭之前的備戰

一個弱國對强國的戰爭,如果沒有必要的戰前準備,弱國的滅亡,便是在頃刻之間,如果弱國在戰前有了必要的準備,又有正確的戰略和戰術,弱國同樣可以戰勝强國。古今中外,這種先例許許多多,蔣公介石領導的抗日戰爭就是又一個最好的例證。

1931年九一八事變之後,蔣介石於129日的日記中記載了「先內後外」的治國之道:

「倭寇之侵略,早已料定,今果不幸而言中矣!餘再料定倭寇以後之行動,非至强迫我與彼直接解决東北問題終了之後。然彼之處心積慮,乃企圖亡我整個中華民族……餘剖視倭人之心肝,了若觀火,今日唯有犧牲一切,與之周旋,祇求保全本黨主義維持政府威信,以期拯救民族於萬一也。然非至最後關頭丶及確有把握得到相當價值,且必可保證党國之時,則不作無謂之犧牲,故在今日謀國急務,非健全內政丶先鞏固基本地區及强固基本軍隊不可,是故不到最後時期,决不放弃基本之謀,以顧其他。總之,剿除長江流域之赤匪,整理政治,爲餘之工作中心;如至不得已時,亦必先肅清贛匪以後,乃得犧牲個人以解决東北。──此餘深思熟慮經千百回而决定之方針也,國人知我心否?吾亦不暇計焉!」【414

基於蔣介石對於對中日兩國國情的瞭解與判斷,中日兩國發生一場大戰是可能的,甚至是難免的。他在1935821日的日記中又曾對中日戰爭有這樣的記載和預測:

1,對中國思不戰而屈;2,對華只能威脅分化,製造土匪漢奸,使之擾亂,而不能真的使之武力,以征服中國;3,最後用兵進攻;4,中國抵抗; 5,受國際干涉,引起世界大戰;6,倭國內亂革命;7,倭寇失敗;8,戰爭結束當在10年之內。

所以說,蔣介石對於中日戰爭終會爆發不單是早有預料,而且對戰爭結局也是早有預測的,所以,他備戰和對日作戰的戰略與戰術也是經過深思熟慮,早就開始、早就擬定的。

在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之前,在內憂外患中,僅中共發動的土地革命戰爭,就遍及長江內外、黃河上下十四個省、武裝暴動就百次之多,前五年北伐、中東路戰爭、中原大戰、九一八事變,剿共、淞滬抗戰、長城抗戰、寧粵分裂、閩變,幾乎天天都在打仗,蔣介石推行了「攘外必先安內」之國策,努力發展經濟、國防、軍事、教育、科學技術現代化建設,取得了民國發展的黃金十年,提高了綜合國力,爲抗戰提所必需的財政、物質 、軍事裝備、軍事人才、統一政令軍令提供了必要的條件,除電訊、郵政快速成長外,鐵路修建達2萬餘公里,公路增開了8萬多公里,民航空運在這十年間開辟了12條航線,長15千多公里,這爲國家諜報系統和戰爭物資與兵員調動和運輸提供了方便條件。

在國防建設中建立了韶關飛機製造廠、中意飛機製造廠、中美杭州飛機製造廠爲自行設計、仿製和製造戰機400餘架;陸軍武器審計與製造方面,中正式步槍丶手提機槍(衝鋒槍)丶捷克式輕機槍丶馬克沁重機槍丶6082迫擊炮丶山炮丶野炮丶火箭筒丶手槍丶手榴彈丶地雷丶防毒面具丶信號彈丶軍事望遠鏡等,保障了八年抗戰中的武器供應,同時,經濟建設的成就,基本上保障了八年抗戰的軍費開支,教育的進步與發展,保證了戰爭對於各類人才的需要。

二,中日戰爭的戰略與戰術制訂

蔣介石根據日本的强大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力量的優勢,也根據中國有縱深的國土和資源豐富與人口衆多兵員充沛的戰略優勢,確定了中日全面戰爭採取持久消耗戰的戰略,並確立了指導抗戰的作戰三要旨:

(1) 持久消耗戰略爲作戰宗旨;

(2) 運用攻勢防禦的運動戰配合正面狙擊戰之戰術;

(3) 運用在敵後遊擊作戰配合正面作戰的戰術。

從抗戰之初,至抗戰結束,以持久消耗戰爲主旨的對敵作戰三要旨成爲指導抗戰勝利的最高原則和宗旨。尤其是在徐州會戰中得到了充分的貫徹並取得了世界軍事家的衆多好評。

三,實施持久消耗戰戰略的三個階段

(甲)第一階段(積極防禦)

所謂積極防禦階段,就是根據持久消耗戰戰略,在敵强我弱的時期以進攻作爲防禦的手段,在進攻中消滅敵軍,消耗他們的財力與物力,爲國家政府機構、政府公員、教師、學生、戰爭資源、重要的工廠,安全撤往重慶與西南後方爭取必要的時間,在此階段蔣介石組織大型會戰五次:淞滬會戰、太原保衛戰、南京保衛戰、徐州會戰、武漢會戰,他親自指揮了「淞滬會戰」、「武漢會戰」,又親自組織、部署和運用他在抗戰時期指導全軍的軍事思想非常具體地指示和督導了這五次會戰。

在這五次會戰中分別達到了列次會戰的戰略效果,尤以淞滬會戰、徐州會戰和武漢會戰格外突出。

A)淞滬會戰的戰略意義 

蔣介石明知不可勝而戰之,其戰略意圖在於將日軍吸引到華北地區以外,拉長日軍戰綫,分散日軍兵力,不讓日軍全面佔領我華北,將其作戰方向由沿著京漢鐵路、粵漢鐵路南北進攻路綫改爲沿長江進發的東西方向,有利於實施「持久消耗戰」之戰略思想。

在這次會戰中,蔣介石親自督戰於淞滬戰場,中國軍隊以血肉之軀,與日軍持續浴血奮戰 三個月之久, 中方軍隊傷亡30萬之多,日軍傷亡亦 有稱 16萬之多 。

蔣介石在盧溝橋事件發生後的711日從日本五相會議决定向駐華日軍增兵,方意識到中日大戰已經不可避免,直至蔣介石主動出擊的813淞滬會戰僅有33天的時間,統帥部决定以淞滬會戰和太原會戰同時開打,也就不足一個月的時間,鑒於中國當年的軍事調動丶運兵之交通條件,能够組織75萬陸軍兵力陸續開往上海,其兵員素質丶武器配備都參差不齊,這種狀况下與戰力遠遠强於自己的日本精銳部隊作戰,取得如此戰績,且將戰役持續3個月之久,實乃奇迹而令世人驚嘆也就不足爲奇了。

1028日,英國海通社:

「上海十周之英勇抵抗,已足造成中國堪稱軍事國家的榮譽,此乃前所未聞者。」

英國《泰晤士報》:

「華軍已從滑稽故事之迷霧中,脫穎而出,此爲近代史中第一次。」

當時英國特派駐上海軍事觀察家埃文斯•福代斯•卡爾遜寫道:

「淞滬會戰足以證明兩點:1.中國已下决心爲他的獨立而戰,而且中國軍隊確有作戰能力;2.日本軍隊自日俄戰爭後被世人認爲是可怕的軍隊,這次經中國一打,降到了第三等國的地位。中國軍隊此次抗戰英勇堅毅,使世人刮目相看,恢復了自己的榮譽。」

中國軍隊浴血奮戰,迫使日本改變了他們的戰略進攻路綫、粉碎了日軍大本營速戰速决的戰略思想,打擊了日本「三個月滅亡中國」的狂妄氣焰,大量殺傷了日軍兵力丶消耗了日軍大量的財力和物力,並爲首都南京向重慶戰略轉移爭取了3個月的時間,從上海等地遷出大批廠礦機器及戰略物資,爲堅持長期抗戰起到了重大作用,令世界刮目相看,這已經達到了蔣介石所預期的戰略目標。

「淞滬會戰」,向世界表明:「蔣介石領導的國民政府和全國軍民有著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勇氣丶决心和力量。」同時,向世人展示中國人民的領袖蔣介石委員長已經擁有「統一政令,統一軍令」的民族凝聚力和最高權威,亦使中國人民看到了民族的希望。

這場會戰,持續3個月之久,爲中國長江三角洲工業資産丶教育界的大中學校師生丶中國故宮保存下來的歷代瑰寶之文化遺産和南京政府各機關向西南後方撤退贏得了三個月的時間。

正如88日,蔣發表《告抗戰全軍將士書》指出:

「此次日軍大舉入寇,攻取平津,『此誠爲我民族莫大之奇耻,亦中國歷史未有之巨變』,要求全軍將士『要確立最後勝利之自信』。」。

B)徐州會戰和它的戰略意義與國際評論

中日主戰場在五戰區的徐州會戰,作戰範圍有涉華東丶華中丶華北地域,所涉兵力亦十分龐大,蔣介石親自運籌並督導了徐州會戰。他以其「持久消耗戰戰略」爲主旨、以靈活機動的戰術與持久消耗戰戰略相配合的作戰三要旨, 以戰區之間相互給予戰略配合與協調和提高軍隊戰力的軍事思想具體指導了這場戰役,進而以此作爲整個抗日戰爭各大戰役的作戰指南。

這次會戰,取得了「臨沂大捷」和「臺兒莊大捷」,消滅日軍1.6萬人。四個月後,守軍主力幾乎完整無損,完成了有序的戰略撤退,給侵華日軍留下了一座空城。

徐州會戰,表現了蔣介石的軍事思想和卓越的軍事指揮才能,受到了世界軍事家們的高度好評。

徐州會戰爲日軍進攻武漢推遲了四個月,爲武漢的備戰丶人力物力之戰略資源向西南後方轉移贏得了四個月的時間,達到了預期戰略目標 。

C)武漢會戰的戰略意義

中日全面戰爭爆發後,在積極防禦階段,五次會戰極大地殺傷了日軍的兵力,消耗了日本的物力和財力,武漢會戰成了由戰略防禦轉爲戰略相持階段的分水嶺。

武漢會戰後,日本國的黃金儲備由戰前的388噸有餘,至1938年秋,僅一年時間內,所剩黃金儲備僅有25噸,處於「家剩石糧」之窘境【79】。正如日本陸軍總參謀長自嘆:

「外强中乾是我國之寫照,時間一長就支持不住了【92】」。

19385月徐州會戰一結束,日本方面即决定於當年秋季進行漢口作戰:日軍大本營决定,所有在中國大陸作戰的部隊停止回國調動,國內繼續動員增兵40萬人,並拿出32.5億日元的作戰費用預算。

日本天皇裕仁在武漢會戰前的御前會議上指出:

「爲了給國民政府最後致命的一擊,迫使中國投降,不願再見到帝國雄獅百萬受制於中國 。」爲此,日本「陸軍爲漢口作戰傾注了全力,沒有應變之餘力。(日本大本營陸軍部文件記載 )。

另據戰後發現的日軍文件證明,連日本本土僅留的一個近衛師團,也待命隨時增援武漢大戰。後來,在日本參與武漢會戰的23個師團當中,就有一個近衛師團。所以說,日本國的陸軍爲武漢會戰傾注了全力沒有應變餘力的說法是真實的。

抗戰的第一年,是蔣介石實施持久消耗戰戰略的第一個階段,也就是「積極防禦」階段,在這個階段中國軍隊根本性地挫傷了日本的國力和他的軍力,挫敗了他們的銳氣,破滅了他們三個月佔領全中國的美夢。而我國的基本戰力並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政府機關、學校師生、戰略物資、工廠得以安全轉移,實現了積極防禦的戰略目標,使得戰略防禦轉入戰略相持階段,這就是蔣介石在抗戰一年的時間內取得的戰略勝利。  

(乙)第二階段(戰略相持階段)

所謂戰略相持階段,不是中日雙方軍事力量簡單的進進退退保持一個相互的平衡,而是在這個階段通過一系列具有戰略意義的大型會戰,消滅日軍的戰鬥力量,消耗日方的財力和物力,直到日敵財力物力和兵力耗盡,雖然在具體戰役上有得有失甚至是得失相當,敵我雙方表面上也似乎是處在相持或平衡狀態,但是,我方地大物博,兵源充足,而日方沒有戰略縱深、兵員匱乏,經過持久消耗,他們就不堪重負了,而我方可以持機戰略反攻,這就是我方的戰略勝利。

武漢會戰結束後,中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至1943年末,蔣介石組織和領導了隨棗會戰、第一次長沙會戰、桂南會戰、棗宜會戰、豫南會戰、上高會戰、晋南(中條山)會戰、第二次長沙會戰和太平洋戰爭後的第三次長沙會戰、浙贛會戰、鄂西會戰、常德會戰等12次重大戰役,極大地消耗了日本的兵力、財力和物力,中美空軍聯合作戰,取得了中國戰區內的絕對制空權,這一年內,國際反法西斯戰爭形勢亦有重大變化,致使日本內閣感到內外交困,無力繼續支持這場戰爭了,於是,他們將日本的戰爭空間收縮到最小範圍,直到最小空間也難以維繫,中國具備了戰略反攻的條件,這就是蔣介石在相持階段所達到的戰略效果。

1943年,美國第十四航空大隊與中美空軍混合大隊對東南沿海日本運輸船只的轟擊也取得重大的成果,迫使日本各綫運輸能力一律縮减。1125 日,美中空軍在美軍特克西•赫爾上校的領導下突襲了距日本本土僅 660 英里的新竹機場,在機場和空中擊毀敵機共 40 多架。不但在數量上創遠東空戰的最高紀錄,而且也是美國宣戰以來盟機對臺灣的首次轟炸。

根據當時從敵船上搜出的東亞航運株式會社報告,僅12月基隆至廣東航行就遇 12 次空襲,致使日本進口銳减。即使船隻進港後,起卸時間也非常短促。

從中國衡陽丶零陵丶寶慶丶桂林丶柳州丶丹竹 丶南寧等地的7個空軍基地和30餘個飛機場起飛的盟國轟炸機,更對日本絕對國防圈之運輸通路(京漢與粵漢鐵路以東地域的海陸通道)造成重創,特別是陳納德指揮以華南爲基地的美軍第十四航空隊與中美空軍密切合作,在美國潜艇的配合下,非常有效地攻擊了由南洋經臺灣海峽到其本土之航綫中的日本的戰略運輸船隊,日本運輸船隊每年高達一百萬噸以上的損失【325】。

在這種狀况之下,日本的軍備與工業的生産,由於缺乏原料與能源的供應而面臨全面停工之危機。這是威脅日本絕對國防圈安全運作,是最爲嚴重的問題。日本的整個作戰武器軍火的生産,以及民生必需品,供應上都開始發生嚴重的困難。

東條英機所領導的日本內閣政府面對國際嚴峻的戰爭形勢下,日本在經濟和軍事上受中國戰場和太平洋戰場的嚴重打擊,導致他的危機感越發嚴重,幾近絕望。

於是,東條英機內閣政府提出了建立日本「絕對國防圈」的概念,就是設定保障日本本土安全與維持戰爭資源供應,所需的最小控制空間並取得這個最小空間,以保證本土的安全和戰爭資源之獲取,將戰爭持續支撑下去。

這個建立絕對國防圈的戰略原則指導下,對於已經不求戰略勝利,而只求自保的日本政府而言,正好配合了日本民族極端缺乏國家安全感的集體心理,因此,使得日本政府决定不惜一切代價去執行與達到「絕對國防圈」所確定的戰略目標。

而此時的中國抗日戰爭已堅持和苦熬了六年之久,1943年連續取得鄂西會戰丶常德會戰的重大勝利,中美空軍於1125日襲擊日軍駐臺灣新竹空軍基地取得了成功,中國的駐印兵團取得了緬北反攻的於邦大捷,這時,中國戰場正處於由戰略防禦向戰略反攻轉變的過渡階段。爲了迎接反攻作戰的到來, 開羅會議之後,於1943年末,中國戰區最高統帥部已著手制訂後期的戰略方針與計劃。

1944 2月的第四次南岳軍事會議上。他對戰爭形勢作了這樣令人振奮和鼓舞的講話:

「到今天,又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就是第二期抗戰已將結束, 我軍向敵反攻决戰的階段—第三期抗戰開始的時候到了。」【429 

中國軍隊期待著戰爭勝利結束的這一天快要到來了。

(三)第三階段(戰略反攻) 

A)日本垂死掙扎的「一號作戰計劃」

1943年,日本的軍備與工業的生産,由於缺乏原料與能源的供應而面臨全面停工之危機,它威脅到日本絕對國防圈安全運作,威脅到日本的整個作戰武器與軍火的生産,民生必需品,供應上都發生了嚴重的困難。

鑒於日本政府的內外交困,日本政府要確保其絕對國防圈內運輸綫的安全,就必須在中國戰區,同步進行孤注一擲的大反撲,打擊中美空軍力量變成了首當其衝的當務之急。

鑒於上述,日軍在中國戰區的作戰之核心目標,就是消滅中國戰區內的戰略空軍基地及補給綫,以確保日本絕對國防圈的安全。在緬甸戰區的攻勢,是要切斷駝峰運輸的通路;而在中國戰區的攻勢,則是打通平漢丶粵漢丶湘桂鐵路交通綫丶徹底破壞中國華南丶西南地區的盟國空軍基地。

一九四四年一月,日軍大本營命令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開始依據大本營的「絕對國防圈」戰略指導原則,擬定一個决定日本帝國戰爭勝敗的作戰計劃。

經過日軍大本營與中國派遣軍總司令部的高級參謀幾次全面會商,最後在1944113日,日大本營經過御前會議,核定這個孤注一擲、挽救帝國命運的行動方案,稱之爲「一號作戰計劃」【325】。 此計劃的綱領確定日本本土將再增加兵力的動員與投入,關東軍與南方軍則儘量提供支持。

「一號作戰計劃」的實施的4個階段:

第一期作戰,是先由華北方面軍發動攻擊,打通平漢鐵路,同時殲滅華軍在河南的主力,通過豫中會戰殲滅湯恩伯的國軍第13軍。

第二期作戰再由駐武漢的日本第11方面軍,發動直攻衡陽的大會戰,徹底擊潰華軍第九戰區的主力。

第三期成立第六方面軍,負責打通粵漢鐵路的作戰,與華南的第23軍配合,發動由廣州北上丶與11方面軍的會師行動。

第四期作戰,則在打通粵漢鐵路之後,再出兵攻佔廣西與越南的通路。

B)日軍 「一號作戰計劃」實施、關東軍的衰落和中國軍隊的戰略大反攻

中國軍隊進入「戰略反攻」階段是在第四次南岳軍事會議决定戰略反攻的第二年開始的,那是在1945年的春天,中日「芷江大會戰」獲得全勝之後,芷江會戰的勝利,徹底擊敗了日軍「一號作戰計劃」第四期作戰計劃,宣告了大日本帝國「一號作戰計劃」的最終失敗 ,大日本帝國從明治維新以來所積累的國庫存底隨著日軍大本營制定的「一號作戰計劃」給掏空了,日本軍隊的關東軍,也隨著「一號作戰計劃」的實施,在「豫湘桂三大戰役」和「豫西鄂北大會戰」尤其是最後一場「中日芷江大决戰」,五次會戰 ,消耗了關東軍的70%兵力,剩下的就有老弱病殘與年輕娃了,於194559日開始,中國軍隊進入「戰略反攻」的日子終於到來了。

1945年初,日軍大本營制定了《駐滿兵備大綱》,决定讓關東軍「在外觀上保持强大軍備威容」,以老弱殘兵予以充斥,以其「外貌好似仍然强大的軍力」嚇阻蘇聯的進攻。

根據日本大本營這個「外强中乾」的决策,19451月至3月,關東軍再次被調出八個師團(其中包含一個坦克師團)和第6方面軍司令部(調往華中),此時的關東軍,幾無戰鬥力了。

19453月底 ,關東軍只剩下殘缺的第三丶第五方面軍,總共剩下三個軍。關東軍已不再是精銳之師,實際兵力已經非常虛弱,所剩兵力僅有9個師團,總數20餘萬。

所以說,被稱之爲爲百萬精銳的關東軍,在日本「一號作戰計劃」實施後,尤其是日軍在「芷江决戰」失敗後,日本關東軍,多在中國戰場消耗殆盡,而成了一具外强中乾的空殼。

(C) 中國軍隊的偉大勝利

八年的抗日衛國戰爭中,蔣介石領導中國軍民爲了中華民族的獨立和復興丶保衛世界和平,在中國境內組織了抵禦日軍侵略的大型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致使日軍傷亡總數2418028人,戰死 483008人【271】其中有海軍大將大角岑生丶山縣正鄉丶陸軍大將冢田攻,還有日軍第13軍團的第十五師師團長酒井直次中將都在蔣介石領導的敵後遊擊戰場。

經歷了如此大規模的戰爭,時間長達近八年之久,中國軍隊在中日命運大决戰的「芷江會戰」取得全勝之後,宣告了耗盡大日本帝國最後一點國力的「一號作戰計劃」最終失敗。這就决定了大中華民國在這場戰爭中取得最後勝利的必然性。

四,蔣介石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保衛世界和平的卓越貢獻

蔣介石對於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保衛世界和平的貢獻,不僅是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還在於他在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獨自領導中國軍民對日本軍國主義的法西斯戰爭的抵抗所做出的貢獻。中國是二十世紀反法西斯戰爭、保衛世界和平的始祖國,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後,蔣介石在後續的反法西斯戰爭、保衛世界和平的貢獻在於他對於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支持與配合,牽制了日本陸軍總兵力的70%

(甲)太平洋戰場與北非戰場

中丶美丶英三國的軍事同盟之建立,則是12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引起的太平洋戰爭爆發後。

194211日,中丶美丶英丶蘇四國爲主的26國《反法西斯同盟國家宣言》簽訂,經過蔣介石數年的專情投注和不懈努力下,「中丶美丶英三國的軍事同盟》正式成立。

太平洋戰爭的初始階段,美丶英戰事屢屢失利,新加坡和馬來亞戰役遭到了慘敗,而在中國戰場上,尤其是第三次長沙會戰之大捷, 消滅日軍5.6萬,戰俘139人,引起了盟軍的極大的興奮,這是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盟軍的第一場重大軍事勝利,對美英最後戰勝日本的信心是極大的鼓舞。美丶英對中國軍隊在戰爭中的重要性及其地位有了更新的認識。

19421月,英國掌璽大臣艾德禮和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康納斯發表演說,美國陸軍參謀總長馬歇爾電賀;美海軍部長諾克斯發表《告中國人民書》,贊揚中國第三次長沙大捷【323】【324】。

正是中國抗日戰場的不凡表現,在很大程度上化解了太平洋戰爭初期因美英失利而造成的重大戰略危機,使日本攻佔緬甸後的進攻勢頭成爲强駑之末。

美國總統羅斯福看准了70%日本陸軍不可能從中國戰場脫身,因此在日本太平洋進攻大致塵埃落定之後,結束戰略調整階段,開始攻佔北非。

海軍部長諾克斯發表的《告中國人民書》中則指出:「這是同盟國家的共同勝利」。

美國記者福爾門斯在湖北發出報道:

「中國的長沙大捷,說明只要中國軍隊的裝備和日軍相等,他們即可輕易擊敗日軍。」

英國泰晤士報評論:「至127日,同盟軍唯一决定性勝利是華軍的第三次長沙大捷。」

英國《泰晤士報》贊頌這場勝利稱,「際此遠東陰雲密布中,惟長沙上空之雲彩,確見光耀奪目。」

美國總統羅斯福曾對他的兒子伊裏奧說:

「假如沒有中國,假如中國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師團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調到其他地方作戰?他們可以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他們可以毫不費力地把這些地方打下來,並且可以一直沖向中東。日本可以和德國配合起來,舉行一次大規模的反攻,在近東會師,把蘇聯完全隔離起來,吞埃及,切斷通向地中海的一切交通綫。【268】」

1942121日,丘吉爾致電伊斯梅將軍

「滇緬公路如果喪失,那就慘了。這就會使我們同中國人隔絕,中國人在同日本人的交戰中算是最成功的。」又說:「中國一崩潰,至少會使日軍騰出15個師團,甚至20個師團大舉侵犯印度,這就成爲可能了。【268】」

蔣介石爲衛國戰爭、爲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做出了極爲重大的貢獻,得到了美英認可和贊美,進而,中華民國成爲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國中的四大强國之一。蔣介石被美丶英元首推舉爲中國戰區的最高統帥,中國戰區遂成爲太平洋戰場丶北非戰場和歐洲戰場取勝的重要環節。

也正如羅斯福曾經對反對援華的政客們說:

「不要只看到駝峰空運的巨大傷亡和成本。如果中國放弃對日本的抵抗,那麽美國在太平洋戰場就將面對從中國解脫出來的成百萬的日本師團。中國龐大的資源丶人力將變成日本的戰爭潜力,美國的武器金錢挽救的却是美國自己士兵的鮮血和生命。」

(乙)歐洲戰場

蔣介石在反法西斯戰爭中作用和地位,不僅是在太平洋戰爭和北非戰場中的支撑者,還表現在歐洲戰場對於英美和蘇聯的支撑。中日戰爭爆發後,中國軍隊牽制了日軍陸軍總兵力的70%,也保障了蘇俄遠東地區的安全,前蘇聯元帥扎哈羅夫說:

「日本之所以未立即對蘇開戰,是因爲它的大量軍隊被牽制在中國。」

中日戰爭又一次解除了蘇聯東方安全的後顧之憂。

194112月初,日本陸軍共51個師團,其中35個師團用於侵華戰爭,佔其陸軍總兵力的70%。由於中國抗日戰爭消耗和牽制了日本陸軍主力,才使其無力「北進」發動對俄戰爭。

正因爲這樣,蘇聯在得到這一情報後,才大膽地從遠東地區把兵力不斷西調,以集中力量對付德國。僅莫斯科戰役期間,蘇聯就從遠東方面軍調出15個步兵師丶3個騎兵師及部分坦克丶航空兵部隊。

1941年冬至1944年秋,蘇聯從東部西調了39個師21個旅和10個團,計40.2萬將士,還從太平洋艦隊調走12個海軍陸戰旅,計14萬,總共從東部向西綫抽調了54.2萬的兵力,5000多門火炮,3300多輛坦克。

這就大大地加强了蘇聯西綫對德軍作戰的實力。對此,蘇聯元帥崔可夫曾以感激的心情說:

「甚至在我們最艱苦的戰爭年代裏,日本也沒有進攻蘇聯,却把中國淹沒在血泊中,稍微尊重客觀事實的人都不能不考慮到這一明顯而無可爭辯的事實。」

一戰後,美國使得蘇聯崛起,二戰中由於美丶英對蘇聯給與了極其强大的軍事援助,中國軍隊在遠東牽制了日軍35個師團幫蘇聯逃過了亡國滅種的命運。進而,蘇俄帝國主義在蘇德戰爭的後期對德國反攻才成爲可能。

八年抗戰中,蔣介石領導的抗戰將士與日軍的浴血奮戰,牽制日本陸軍總兵力約70%,支撑了太平洋戰場、北非戰場、歐洲戰場的反法西斯戰爭,成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東方之柱。

(丙)蔣介石的威望如日中天

正是蔣介石領導中國軍民的衛國戰爭爲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所作的貢獻,他爲中華民族贏得了國際平等地位,1943111日,中美丶中英分別於華盛頓和中國陪都重慶簽署《平等新約》,廢除英美在中國的「治外法權》。《中美新約》,《中英新約》簽署後,其它國家亦予仿效,並在開羅會議上確立了中華民國的大國地位,中美英三國簽署的《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 中明確决定:臺灣丶金門丶澎湖列島歸還中華民國。

726日,中丶美丶英三國元首簽署了命令日本國無條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

8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日本無條件投降,中華民國取得了衛國戰爭的最後勝利。  

二戰結束後,中華民國成爲聯合國五大創始國之一和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

在艱辛的八年衛國戰爭中,中華民族由一個曾被稱爲東亞病夫的貧弱民族變成了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參天大樹。

當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時,全國軍民舉國歡騰,蔣介石在中國人民心目中的威望如日中天。

結束語

1,不是因爲蘇聯出兵東北對日宣戰,打敗了關東軍,日本天皇才宣布無條件投降的。因爲蘇兩對日宣戰是194588日,而在194559日中國軍隊開始戰略反攻之前, 1945年初,日軍大本營制定了《駐滿兵備大綱》,决定讓關東軍「在外觀上保持强大軍備威容」,以老弱殘兵予以充斥,以其「外貌好似仍然强大的軍力」嚇阻蘇聯的進攻。

日本關東軍在中國戰場的豫湘桂三大戰役、老河口戰役(豫西-鄂北戰役)芷江戰役這五大戰役中抽調與損耗了70%,剩下老弱殘兵已經喪失了戰鬥力,事實上成了一具空殼。 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是因爲「蘇聯出兵東北對日宣戰,打敗了關東軍」這是不符合歷史真相的無稽之談。

2,也不是因爲「美國在日本廣島和長崎投放兩顆原子彈, 日本天皇才宣布無條件投降」。

19452月下旬開始,美國空軍的 B29戰略轟炸機從太平洋上馬紹爾群島、菲律賓等地的航空基地起飛的開始使用燃燒彈攻擊日本城鎮。

310日,美軍再派出334B-29轟炸機從馬利亞納群島出發,再次使用凝固汽油彈對東京進行持續2小時的地毯式轟炸,造成近10萬人死亡,近41平方公里的地方被焚毀。以後,B-29轟炸機部隊繼續對東京以及名古屋、大阪、神戶等大城市進行了持續達3個月之久的燃燒彈轟炸,使其遭受了毀滅性破壞。至6月中旬,燃燒彈轟炸範圍擴大到其他中小城市和交通線。烈火燃遍了整個日本。

難道沒有美國的兩顆原子彈,日本就不投降?

3,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是因爲中國在中日戰爭爆發之前經過了十年備戰,綜合國力有了舉世矚目的提高,戰爭爆發後,中國沒有在三個月之內滅亡,由於蔣介石制定的持久消耗戰戰略與戰術的正確性,這就决定了中國的抗日戰爭勝利的必然性。

1938年武漢會戰結束(實際上從萬家嶺大捷開始),中日戰爭進入戰略相持階段,至1943年末,蔣介石又組織和領導了 12次重大戰役,極大地消耗了日本的兵力、財力和物力,中美空軍聯合作戰,取得了中國戰區內的絕對制空權,這一年內,國際反法西斯戰爭形勢亦有重大變化,致使日本內閣感到內外交困,無力繼續支持這場戰爭了,於是,他們將日本的戰爭空間收縮到最小範圍,直到最小空間也難以維繫,中國具備了戰略反攻的條件,這就是蔣介石在相持階段所達到的戰略效果。

1945年的春天,中日「芷江大會戰」獲得全勝之後,中國軍隊進入「戰略反攻」階段,這就决定了中國抗日衛國戰爭的最後勝利必然屬於中國。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也是必然的。

4,又有一說:「中國共産黨是領導中華民族抗日戰爭勝利的中流砥柱」。抗日戰爭是中華民族的衛國戰爭,中國共産黨保衛的是哪個國?抗日衛國戰爭的勝利,是蔣介石十年備戰、制定持久消耗戰戰略及其實施後取得的勝利。

蔣介石在中日全面戰爭爆發前制定的持久消耗戰戰略在抗日衛國戰爭之初就已經開始實施,在淞滬會戰、太原會戰、南京保衛戰、徐州會戰和武漢會戰已經取得了持久消耗戰戰略的預期戰果,使得抗日衛國戰爭進入了相持階段,毛澤東在19386月初才開始發現持久消耗戰戰略的正確性,然後,他發表了《論持久戰》的言論,從時間上,中共集團的領袖毛澤東對蔣介石制定的持久消耗戰戰略毫無關聯、毫無貢獻。

在持久消耗戰的戰略實施中,中共集團的領袖毛澤東既反對八路軍參加與日軍的正面作戰、又反對配合正面戰場、牽制日軍的遊擊戰爭 ,在太原會戰中反對和批評林彪參與平型關戰役,在百團大戰阻止並多次批判彭德懷。甚至有證據表明,毛澤東派潘漢年與日軍華北駐軍司令岡村寧次互不侵犯、聯日犯蔣、互通情報達成共識【316】,所以說,在中國的抗日衛國戰爭中,無論從哪個角度、哪個方面,中國共産黨及其領袖毛澤東都沒有起到任何積極作用而是起到巨大的破壞作用,那麽,中國共産黨又怎麽會是「領導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的中流砥柱呢」?

5,蔣介石從中國抗日衛國戰爭開始,就是反法西斯戰爭保衛世界和平的先導者。誰能說希特勒是法西斯分子,日本軍國主義分子就不是法西斯分子呢?太平洋戰爭爆發後,蔣介石領導的抗日衛國戰爭牽制了日本陸軍70%的兵力,支持了太平洋戰場、北非戰場和歐洲戰場的反法西斯戰爭、取得了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有的歷史學家稱「中國不是反法西斯戰爭的主戰國」還說「中國不是反法西斯戰爭的主要戰勝國」的言論是有意歪曲歷史事實,這是十分錯誤的。

 

參考文獻:(文獻號同《民國史話通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