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二期正體版 / 简体版

 

中共掀起歷史反思的逆流

——警惕中共破壞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海外紀念活動

 

辛灝年

 

節選自辛灝年先生於2015718日在芝加哥講演的開場白。

 

1985年抗戰勝利四十週年的時候,中國共產黨為了「統戰」臺灣的國民黨,告訴國民黨:「你們也是抗戰的。」就是因為這個「也是抗戰的」,中國大陸的學者、專家、記者、青年知識分子,一下子就衝破了共產黨不准我們研究國民黨史、不准我們研究中華民國史的這個堤壩,將它沖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中國大陸民間突然興起了一股反思歷史的高潮。這個反思歷史的高潮隨著1989年的天安門大屠殺,一下推到了相當深遠的境界。直到今天,可以說,中國大陸的民間歷史反思運動在中國大陸所引起的整個人民的精神面貌的變化,和人民對民國的那種痛定思痛的懷念,已經深入骨髓。朋友們,只要到大陸的網站上,大陸的博客裡,大陸的QQ群裡面去看一看,你們每天都可以看到,我們的大陸人民是怎樣在反思中華民國的抗戰、中華民國的歷史、孫中山先生的思想、辛亥革命的光輝的呢。

所以,瞭解了中國大陸的歷史反思,瞭解了民間的歷史反思,你們才能夠知道,為什麼辛灝年今年能夠講這個?那是因為,在我轉移了我的研究方向之後,我這次為了講抗戰,本來不想講了,我也老了,六十八歲了,可是,當形勢逼著我非講不可的時候,我從網站上看到了太多的東西,都是我們大陸的人民反思出來的。我們大陸人民反思的這些東西,它對我造成了一個結果。那這個結果是什麼呢?這個結果就是讓我有資格、有信心來做這個講演,因為我們的人民在三十年當中,特別是近十年來,人人在反思民國,人人在把民國的思想、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等各個方面當作自己的一個人生的任務。否則「民國熱」怎麼催起來的呢?大學畢業要穿民國裝,商人辦旅館要按照民國式的旅館和裝潢來做他的新旅館,大家想一想看,怎麼來的,那就是因為我們的人民反思來的。

中共借蔣介石日記開放掀起歷史反思的逆流

在這樣一個反思的情況下,在前二十年是相當順利,可是近十年,共產黨已經意識到了,所以,在蔣介石日記在胡佛研究所開放的時候就開始出了問題。在蔣介石日記開放的前夕,出現什麼問題呢?那就出現了一個,主持開放者首先請的是中國大陸第一流的御用學者。中國大陸的學者有兩種,一種是民間學者,凡是不是共產黨員的都可以稱為是民間學者,凡是成為共產黨員的,他們都是御用學者,因為在他們的書裡面,他們寫到共產黨的歷史的時候,他們總是說「我黨」如何如何,「我黨」如何如何。那麼這一批學者裡面的最「優秀」的,就是在共產黨裡最「優秀」的,也是被人民最看不起的,結果卻被胡佛研究所裡面主持蔣介石日記開放的朋友,特別是李登輝時代一個走紅的國民黨官僚,在她的主持下,把他們請過來了。請過來的結果是什麼呢?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中國大陸出了兩百多本利用蔣介石日記謾罵蔣介石的「學術專著」,我現在還有三十多本呢。他們利用蔣介石日記,斷章取義的去誣衊蔣介石,在整個書的封面上都是罵蔣介石的話,以至去年75號我在洛杉磯講演的時候,早晨起來和我的同伴一道看到了,這個國民黨的學者正在和中共的御用學者在中共的中央電視臺大罵蔣宋,大罵蔣介石年輕時嫖妓,說他當年十四歲的女孩都要嫖。因此,過去已經被人們認識到,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所、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的那一灘污水,那一灘曾經影響了美國的對華政策、造成了美國對華政策錯誤的這樣一個污水池,它的水就通過蔣介石日記的開放,已經流進了斯坦福大學東亞研究所,特別是胡佛研究所。中共的學者今天在這個研究所裡頤指氣使。這個研究所裡,對於任何有反共思想的學者,不論你是哪一國的,特別是我們大陸的,比如像夏業良這樣一個北京大學的教授,因為他有反共思想,這個研究所堅決把他排除在外。這個國民黨出身的學者、李登輝的紅人,她能夠告訴所裡的人,要所有人離辛灝年遠一點,因為辛灝年反共。

所以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整個歷史反思在它的前期沒有問題,蔣介石日記的開放出現了第一股逆流。好在因為它是開放的,很多的學者,很多有良心的學者、有良知的學者也到了胡佛研究所,所以現在蔣介石日記的開放才慢慢走上了正路,他們的攻擊和他們的效能也得到了正確的反映。

圍繞著抗戰勝利七十週年再度掀起逆流

第二個逆流,就是圍繞著紀念抗戰七十週年,出現了一股更大的逆流。在兩三年前,我就已經看到了一些東西,感到很奇怪。當時我和芝加哥的一個朋友說了這個問題,他也是很敏銳的就看出這個問題來了。後來很多問題都看出來了。因為當時我想,大家都是熟人、朋友,背後勸一勸他們吧,不用公開講了。看來,勸誡無效。

到了去年,抗戰勝利六十九週年的時候,習近平在北京開了一個紀念抗戰勝利六十九週年的大會,習近平說了下面這些話:「中國共產黨才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中國共產黨作為抗日戰爭中流砥柱的作用,才保證了偉大抗日戰爭的勝利。正是中國共產黨的堅定的意志、進步的政治、模範的行動,才保證了抗戰的勝利,也在抗戰的基礎上讓我們全中國的人民選擇了中國共產黨,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大家可以去查,馬上上網就可以查到,這是為七十週年暖身。

第二件事,紀念的77號,中共中央電臺開始播放長篇小說《抗日戰爭》。作者王樹增,是「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總部的專業作家。這一部抗日戰爭的小說,長達一百七十萬字,由中共中央電臺在黃金時間連續播出。那麼,大報的記者鄭蔚小姐就採訪了這位王樹增先生,採訪的結果是什麼呢?第一,只有中國共產黨才可能成為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第二,中國共產黨,我們中國人——大家記好,中國共產黨,我們中國人——一共在抗日戰爭當中打了兩百多個大戰役,打了二十萬次大型戰鬥,我們中國人消滅了日軍一百五十萬,消滅了偽軍一百一十八萬。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所創下的這樣一個抗日的戰果,保證了中華民族的繁衍,保證了中華民族能夠成為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

希望朋友們注意,今天晚上回家就可以聽這部長篇小說。它倒真的勾起我想寫小說的念頭了,我也想學習王樹增先生,寫一部長篇小說,寫抗戰。大家不要以為我是胡講的,我在中國大陸,在全國第一流的出版社出版過十本小說——五本長篇小說,五部中短篇小說集,我本來是個作家。這是第二。

第三,請朋友們今天晚上回去就查一查網站,去看一看,在中國大陸的網站上鋪天蓋地的到處在嚎叫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了抗戰」、「中國共產黨是抗日中流砥柱」。五年前,我買了一本書,在紐約新華書店買了一本書,戰死在抗日戰場上的共產黨將軍,是三百多人。兩年前,上升到四百多人。今年,上升到七百二十位共產黨將軍戰死在抗日戰場上。你們今天晚上就可以去查。也就是說,共產黨在抗日戰場上戰死的將軍,遠遠超過國民黨將軍,並且是它的三倍半。(按:辛灝年先生在早先的一次問答中給出過上述人數的由來——共產黨「把當年的八路軍的士兵按照今年來推算早就應該升到將軍的全部變成了戰死的「抗日將軍」。

我今天不講共產黨,因為我今天只能講上篇,講國民政府的抗日策略。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我把它稱為什麼呢?這就叫做中共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國內戰略,企圖繼續進行歷史欺騙,企圖通過歷史欺騙來保證自己的政權的「歷史合法性」。因為,三十年大陸人民的歷史反思已經在理性上徹底的否定了共產黨政權的歷史合法性。

警惕中國破壞抗戰勝利紀念活動的「海外戰略」

那麼共產黨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海外戰略」又是什麼呢?好,我告訴大家幾句話:

第一,620號,我並不準備,因為舊金山僑界的邀請,我就在舊金山僑界做了一次講演,抗戰的講演。我當時就告訴他們,我是試講。可是,就在這一天的第二天,親共的舊金山《星島日報》的總編輯說了一句話,告訴很多人,告訴他的記者、編輯們要注意的:「抗戰是中國人打的。誰打的不重要,只要是中國人打的就行了。」這是一。

三天以後,一個舊金山的華商從日本歸來,給國父紀念館捐了五千美元,支持國父紀念館,但是他說了一句話:「過去的事情不要再談了,現在要國共合作,向前看。」然後我就有心了,我就打電話給朋友們詢問,結果在美國的許多親共僑界,就是「紅色華僑」裡面,包括大陸和臺灣的,開始出現這樣一個東西。什麼呢?第一,抗戰的基本事實已經清楚了,不必要再進行反思了。第二句話,抗戰是中國人打的,中國人打了二十二次大戰役,打了多少多少大戰,打了多少多少小戰,就是中國人打的。跟國民黨、中華民國沒有關係啊?第三個,說「我們今天要超越黨派恩怨,走出政治是非,我們只講國共合作,如何建設共和的新中國,而不要再拘泥於歷史的是非當中了。」第四個,他們說:「我們一定要記住,要遵守一個民族大義。」這個民族大義,就是要讓「紅二代」和「藍二代」一起來共同的領導、建設一個新中國。

我不想再多講了,再多講我就要生氣了。就這樣一些「理論」,這樣一些言論,現在在海外各地開始氾濫。大家想一想看,在中國共產黨拼命說抗戰是它領導的、它是「中流砥柱」、它是表率、它是模範、它是先鋒的前提下,在中國大陸鋪天蓋地的歌頌共產黨抗戰的官方媒體的喧囂聲中,對海外卻採取了「抗戰是中國人打的」。在這個的這樣一些言論當中,我們看不到中華民國領導了偉大的衛國戰爭,我們看不到蔣先生領導了我們偉大的衛國戰爭,我們也看不到國民黨三百二十一萬一千四百一十九人是如何戰死在抗日的戰場上的。

我雖然講了這麼多的話,這些話看來是多餘的,但是我交代完了這個背景我才能告訴大家,我今年之所以要講抗戰,就是因為這些上述的原因所決定的。我知道,我不能不講,因為,大陸有良知、正派正直的學者們不可能公開講,他們只能在網站上,經常講了國民黨一個抗戰的事例,他們就給封掉了,戶頭就給封掉了,他們還在繼續這樣做,可是沒有人能夠公開講。共產黨絕不會提供這樣的東西給他們去講。臺灣只有一個人講,臺灣現在一個非常年紀大的好男人,臺灣有個好男兒,郝柏村先生,只有他一個人在講,堅持蔣介石抗戰——領導抗戰、國民政府領導抗戰,並且和中共進行隔空較量,戳穿中共的謊言。臺灣還有這樣的男人,我為臺灣驕傲。

在海外,有沒有人講?當然有人講。可是,剛才我所講到的,就是歷史反思當中的一股「保共改良」思潮。什麼叫「保共改良」思潮?要改良,要改革,但是前提是保護共產黨。抗戰要不要講?要講,可是首先要把共產黨講「對」了,講「準確」了,共產黨是領導抗戰的、是「中流砥柱」,然後再來講別的,或者乾脆就講共產黨抗戰,別人都沒有抗戰。這樣就叫「保共改良」,為共產黨保護它政權的「歷史合法性」。

那麼今天我告訴大家,三十年來,「保共改良」瀰漫海外,只有近幾年來,因為大陸人民天天都在反抗暴政,幾乎天天都有萬人衝擊政府、殺警察、燒警車的時間,在這種情況下,革命的呼聲悄然而起。最近,有五十個曾經謾罵革命、保共改良、見到有人講革命推翻共產黨他們就要跳出來罵的人,最近每人寫了一篇文章,都來贊成革命,然後來說,我們現在都開始贊成革命了。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歷史反思中的「保共改良」的這些朋友們,也該醒一醒了。

抗戰是中華民族的偉大歷史事件,是五千年歷史上所沒有過的一次最雄壯、最獲得了偉大勝利的反侵略民族戰爭。所以,我講到這裡,大家也就明白了,我們目前所面對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