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讀者來信選刊

 

 

1

我是一個生活成長在中國大陸邊遠山區的農民工,和很多欠發達地區的農家子弟一樣念完初中就過上了背井離鄉的打工生活。來到沿海城市靠工廠裡早些出來做工的親人或者是同鄉的介紹進廠干活,在一家小廠做工,月薪三四百人民幣一個月,每天工作12個小時甚至更長,還要常常被帶班的組長等管事的罵得像狗一樣。很多進城務工的女孩子被人誘騙去做出賣皮肉的營生,當然也有些是實在受不了工廠裡超強度的工作和壓力又不願意回到貧窮的鄉村而自己選擇了墮落。在沿海城市的看守所、監獄裡的在押人員絕大多數是外省人,而且進城務工青少年居多,究其原因也是有的實在忍受不了工廠裡的那種生活,為了生存不得不鋌而走險實施偷搶等犯罪活動,我曾經因為維權被當局羅織罪名判了刑,所以我了解中國大陸沿海監獄的真實情況。出獄後我從一些渠道了解了真實的中國近代史,出於一個中國人的良知我重新認識了中華民國和中國國民黨的過去,通過網絡認識並實際接觸了一些有公民思想的異議人士,從而結合自身的實際和農民工群體的現實生存狀況和命運作出進一步深思。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什麼性質的政黨?結合世界範圍的共產主義運動以及共產黨執政的國家來看,共產黨都是專制極權性質政黨;在中國來說,中國共產黨是在蘇共斯大林的扶植下背叛民族,借民主架構的中華民國進行抗日衛國戰爭的時候擴張坐大,在民族存亡關頭不但不抗戰還屢屢破壞抗戰,進而發動內戰顛覆正在艱難走向共和的中華民國;1949年建政後的種種專政暴行更是不勝盡數。

鄧小平上臺後的中共為了挽救國空民絕的紅色政權進行了經濟改革,表面看中共的經濟改革確實取得了很多顯像成就,但是伴隨著的從上到下的腐敗無法醫治的頑疾,迅速產生擴大了兩極分化,數億欠發達地區的農民工成了廉價的勞動奴隸,連帶催生了很多社會問題,比如我前面提到的血汗工廠,農民工的生存狀況。在片面放寬管制的客觀條件下雖然經濟改革挽救了中共的統治危機,但是也催生了民眾的思想解放,新事物和互聯網的出現讓民眾開闊了眼界,這是中共無法完全禁錮的。

要解決出現的社會問題必須進行政治改革,但是因為中共極權政黨的本質它是不可能進行政治制度變革的,那麼中國大陸民眾就將面對如何讓中共不再倒行逆施,如何讓中共還政於民,中共頑固不答應那怎麼辦?答案只有一個必須起來革命推翻專制!中國大陸占據主流異議話語權的改良派是中共兩手革命的一手,利用他的地下黨所謂的自由派知識分子進行維穩,以我的生活實際接觸觀察,中國大陸民眾的智識還沒有覺悟,在中共完全把控新聞媒體輿論的現實下,要使民眾大範圍啟蒙是不可能也沒條件的,只能用攸關他們生存生活的切身利益的事去引導他們抗爭。中國大陸人民被中國共產黨劫持了67年了,民生艱難,很多人終其一生買不起房,看不起病;民權根木沒有,選個村支書的權力都沒有,民族被奴化,強行灌輸馬列專政邪說;斷子絕孫式的經濟發展嚴重破壞了自然生態,中國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們每個覺醒的中國人都要承擔起自己的責任,我們要繼承孫中山先生的遺志:推翻專制,重建共和,要中國共產黨還政於民,我們是中華兒女,堅決不做馬列子孫!(中國大陸人)

 

2

尊敬的辛先生及所有爲中國民主、自由、平等貢獻過力量的前輩們,你們好!

我原來是中國大陸的一名普通大學教師,因實在無法忍受國內腐敗的教育體制,辭去教師職務,出國攻讀研究生。

我出生在農村,從小親眼目睹太多的農民所受到的共産黨欺壓和所經歷的苦難。儘管父母知識面不寬,但他們意識到脫離農村才有出路:認爲只要我把戶口提到村頭就有盼頭了。於是,我發奮讀書,終於考上了大學,走進一座小城,離開了那個至到今天仍然被我村農民們恨的咬牙切齒的共産黨貪婪邪惡官員們奴役的小村莊。父母當然感到最幸福的事就是我離開了那個醜惡所在地,我也曾經認爲這下就如同鯉魚跳龍門一樣,進入了一個新世界。

當我在大學畢業進入機關單位工作後,才發現單純的大學生活和曾經的滿腔熱情與單位的工作制度格格不入,所以很快就辭職不幹了。我的辭職驚呆了領導,說我放著好好前程不要。

後來我讀研究生,畢業後得到了穩定的教職,但很快發現高校不是搞學問的地方,是上層撈錢、下級搞人的泥潭!於是,我决心離開大陸!因爲在目前的體制下,一個有良知的清醒的人的所有努力和夢想都會破滅的!我總要爲我的下半生怎麽活找個出路。

到海外之初,想想就這麽好好享受「萬惡的資本主義國家和體制」吧。可是當我接觸了VOA Chinese,看了辛先生的演講視頻,尤其是《國民革命宣言》和三個半小時的演講後,又在心中燃起那顆真正的愛國心。

我經歷不算豐富,但該經歷的,不論醜的惡的都還算經歷了。我目前的境况還不允許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國民革命中來,但是總有一天我應該爲恢復中華民國應該有的基本教育體制做出自己的貢獻。因爲「Only a nation of educated people could remain free!

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和進步的地方,所以希望能今後得到前輩們的引領和教誨。

真心祝願辛先生和正在爲中華民國奮鬥的先驅們好好保重!

3

各位同仁、灝年老師好:

上次去信主要表達未能及時修改檄文的歉意和灝年老師對自己厚愛的感激,至於建議方面無甚新的內容,老師看看就好不必親回。灝年老師常年奔波辛苦,我等同仁當鼎力輔助,可代力之事不勞先生躬親。

此次軒雲談談自己對局勢的一些看法,與各位同仁、灝年老師討論交流,望不吝指正。

大陸局勢:

中共透支數年之國力逞一時之「繁榮」,賣地所得之厚令其驕奢淫逸不無至極。一人得道鶏犬升天,貪官污吏又想方設法將各路親朋引入「體制」。總之如今整個官僚集團貪欲之盛、體量之大絕非昔日能比。然而賣地模式已近末日,財稅所得急劇縮减,如今的民脂民膏對於他們來說漸漸捉襟見肘。爲維持其奢靡及體量,中共必然更加肆無忌憚地對民衆進行壓榨——「聽證會」的形式都不走就接連兩次提高燃油稅;近乎無賴地對到期高速路繼續徵費。上述事件將來只會越來越多,每發生一起民意都會急切地尋找宣泄的出口,而網絡言論已幾乎全部被封,廣大網民的憤怒只有通過稱頌孫先生、蔣總統、抗日國軍先烈來進行表達。中共自絕於民,把民心逼向我中華民國,令中華民國民主統一中國的信念根植於大衆。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非常有利的形勢。

大陸發生大規模、深幅度的經濟衰退也是大概率事件。習李新政口口聲聲說不搞刺激,可其刺激規模(以隱蔽的形式)已遠超前任。出爾反爾的事中共若非逼不得已不會輕爲,這恰恰說明了中共面對經濟頽勢已幾乎束手無策。若發生經濟危機,社會必然動蕩,雖是家國不幸,對我們的事業來說却是很好的機會。届時顔色革命必然四起,面對不得不至的革命浪潮,軒雲認爲灝年老師所主張的光復民國是最爲切實可行、對中華損害最小的方案,也只有青天白日的旗幟在亂局中能够最大的凝聚共識,儘快恢復秩序重建家園。我等同志應加緊宣傳老師的救國思想,爲可能即將到來的革命浪潮做好準備。

臺灣局勢:

國民黨敗選,如何在未來的總統選舉中保住臺灣地區領導權成爲其當務之急。這時如果有一個民間組織在島內對民衆進行引導,講明「中共不除,臺灣難安」的道理,將「救中華就是救自己,複民國才能保家園」的理念傳播開來。如果臺灣的主流民意接受「救中華就是救自己,複民國才能保家園」的理念,則兩岸的民心將迅速連接起來,由相互排貶變爲在青天白日之下的衆志成城。兄弟若能同心,大事還怕不成?

臺灣之所以能以彈丸之地與大陸分庭抗禮,靠的是對中華的正統傳承。中華的魂在臺灣,中華偉岸的軀體和氣魄在大陸。只有靈魂與體魄再次結合,中華才能在涅盤中獲得新生,中華民國作爲中華靈與體統一的載體才能獲得全天下中華兒女的認可。而中華在精神層面上首先實現統一,則中共的合法性必然會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我們的事業才有真正勝利的希望。

最後以中山先生一則語句與各位同仁、灝年老師共勉:

吾志所向,一往無前,愈挫愈勇,再接再厲!

軒雲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