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自得詩集

 

黃鶴昇

 

自得

棲身老崖1自逍遙,洗碗煮飯賽村櫵。

日日采菊西籬下,夜夜笙歌唱童謠。

鶴立峭壁鳴自得,雞群沼澤趕新潮。

偶爾投筆說人宇,不覺東窗已破曉。

1,我住的地方,德文Alterschrofen,即為「老懸崖」,故為棲身「老崖」是也。

 

冬來有感

晨起遛徑伴貝琪1,晚坐視頻獵世奇。

西土恐暴接連發,東瀛淫亂續情迷2

端看炎涼人世態,臥夢溫暖春夏時。

潮起潮落自有數,天地其實不相欺。

1,貝琪,我的小狗也。2,法國查理漫畫週刊恐怖遇襲,中國反腐敗用淫亂來羞辱對方,政情迷亂。

 

自詠

晨起煮飯為客忙,晚歸數鈔心不惶。

伯玉六十不知己1,昨是今非水一方。

傻人自有傻人福,聰明反被聰明傷。

人生易老天不老,相思何必是故鄉。

1,伯玉,蓬伯玉是也,與孔子同時代人,其人生六十,六十化,不知哪個是真正的蓬伯玉。以此自況也。

 

大雪吟

大雪紛飛天地渾,宇宙茫茫何所歸?

西籬無處可採菊,東牆高矗不得回。

權將斗室布八卦,偶作文章樹人魂。

笑看山河一片白,待留丹青作英魁。

 

自詠

自由觀人世,不為權貴腰,

夜來「無有」夢,日至「光耀」照。1

1,「無有」、「光耀」乃莊子悟道倆子,各有不同境界,可謂亦儒亦道也。

 

懶人賦

紅日高照睡眼蒙,黑夜深沈興意濃。

時序顛倒是人生,管他南北或西東?

有酒不醉非男兒,無米有炊是女雄。

天生洛陽狂俠子,常把西土當漢中。

 

另一首

生命何所貴?隨易有自安。

不必強求是,冬去春來暖。

 

大雪賦

大雪紛飛天地黃,困坐斗室忙抓狂。

今生有酒不能醉,來者還須效嵇康。

人生寂寞誰人惜?化作蝴蝶追老莊。

 

自勵

硬頸處人世,不為權貴傾。

至今思往聖,敢為天下先。

 

無題

無憂無慮無作為,鬼神不入勝鍾馗。

和光同塵與時化,玄牝之門有大美。

 

自題

勉從「懸崖」1暫棲身,雞犬相聞不識人。

東西南北無方位,春夏秋冬有真情。

更得西土寂寞賜,心中無知即顯靈。

大聲音稀樓2乃在,東方不敗是鶴昇。

1,余住地德文名Alterschronfen,意即「老懸崖」也。2,黃鶴一去不復返,空留黃鶴樓。

 

聞慶豐賣包子而作

仿毛詩作譏刺

斜陽穿戶曬股紅,日來無事睡眼蒙。

突聞紅朝有包賣,頓起涶涎三尺中。

民主自由放狗屁,填飽肚子乃從容。

習總肥頭樹榜樣,中國大夢有慶豐。

 

冬詠

銀裝素裹山河泠,逶蛇遠路無人行。

但見原野一枯木,獨立風雪特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