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德國之聲——中共滲透西方的實例

 

徐沛

 

賊喊捉賊是中共的一貫伎倆,明明是它自己在系統地滲透世界尤其是媒體,進行「超限戰」,但它却一再以「間諜罪」和「泄密罪」抓捕追求真相的大陸人,大肆鼓噪「被敵對勢力滲透」。

 2008年以前,我對中共的「超限戰」雖有所聞,也知道共諜無孔不入,但沒有親身體驗,缺乏真切認識。不曾料到2008年我却親歷在德國之聲當記者、編輯的張丹紅等熟人公然爲暴政詭辯!自從張丹紅以五毛言論引發公憤以來,我就成爲德國之聲批評者的投訴箱,被動當仁不讓地記錄下德國之聲「丹紅門」的前因後果。爲了不辜負信任,我也義不容辭地開始抵制中共對世界尤其是媒體的滲透。爲此我還發掘史料,用中文撰寫專著《無耻的洋人》,披露共産國際如何赤化中華民國;中共篡權後,馬列紅朝如何統戰洋人,操縱輿論,欺騙世界。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我因不屑再答理中共在德國的應聲蟲,特別摘選《無耻的洋人》中的相關章節警告讀者,當心「德國之聲中國特派記者澤林」,然後我携帶德文小說《紅樓琵琶行》到原東德小城麥森參加文學節,講述八九一代的心路歷程,揭示紅色中國的血腥歷史……不曾料到德國之聲居然在「六四」紀念日當天,發表爲天安門大屠殺開脫罪責的澤林謬論,再次讓德國之聲成爲衆矢之的。我回科隆後就不得不面對各方的抗議。既然如此,那我就老生重談,希望有助中文讀者不被外媒誤導。

 德國之聲的老員工

 2008年前,我從未想到在以宣揚民主自由爲要務的德國公法媒體德國之聲中會有五毛黨,相反,還一厢情願地把在德國之聲工作的張丹紅們視爲同路人。寫作於2005年的網文《德國之聲》足以證明我的天真。「丹紅門」暴露後,我才獲知,在德國之聲的華裔員工中至少有二分之一都屬中共勢力,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面對以張丹紅爲首的德國之聲華裔員工的言行,我不得不接受他們與我勢不兩立的事實,因爲我從1989年獲知天安門大屠殺後就支持中國民運,但張丹紅至今還在擁共,她甚至還在以「德國之聲高級編輯」的名義爲中共媒體撰寫專欄。

 2011年,張丹紅的支持者王鳳波等因合同相繼到期未被續約,於是開始控訴德國之聲。1987年就進入德國之聲的祝虹還與王鳳波分別訴諸德國法庭,均以敗訴收場。同時,王鳳波還與原中共大使館人員黎奇雙雙登上以反CNN起家的紅色媒體,扮演德國之聲的受害者。黎奇出書,王鳳波撰文,顛倒黑白,爲中共媒體攻擊西方的民主自由提供僞證。中共媒體聲稱黎奇之作披露了一系列醜聞, 我則是其筆下的醜聞和丑角之一。「張丹紅成了中國女民族英雄」則是此書的標題之一。我只笑納他指控我把五毛黨變成德語進口到德國的事實,雖然他硬稱五毛党「從來就沒有得到過證實,只是在中國境外的中國异議人士這麽說的」。好在德國之聲於20117月發表《党指揮下的「五毛党」大軍》,足以揭穿其謊言。從黎奇之作可以獲知,從20083月西藏血案發生後他就匿名在德國《時代》周刊的讀者論壇爲中共代言。我則是被四位記者告知,該論壇有匿名者在詆毀我後,才於當年10月前去應戰,以正視聽。這位令我奮起抵制的匿名五毛,居然從恐怖分子襲擊美國的911起就成爲德國之聲記者!只是黎奇們不敢象我一樣言行一致,表裡如一,而這正是中共特色!簡言之,中共勢力滲透德國,五毛却歪曲事實,聲稱自己在德國遭到不公。

 德國之聲中文網遍布五毛言論,王鳳波甚至化名瀟陽採訪祝紅,一起濫用德國之聲傳播中共之聲,在此僅舉以下例子:「瀟陽:請問,在你採訪的這麽多名人中,誰給你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你最想再次採訪的又是哪一位?

祝紅:明年,如果有適當的機會的話,我會再次採訪德國前總理施密特。這位德國老人令我非常敬仰,他很關注中國,對中國的看法也往往不同於德國的主流媒體。我認爲,能更多地瞭解他對德國、世界和中國的看法是難得的機會。」

 這篇自我採訪發表於2007年,在配加的施密特照片下就有其媚共證據「如果所有國家和勢力集團都能在外交政策上象中國一樣謹慎,世界將太平得多」!事實是:中共在大陸顛覆民國後,立即派兵去朝鮮幫金日成與聯合國作戰,佔領西藏,出兵印度,與蘇聯和越南對打,與此同時,中共一直在用暴力侵害本國民衆,害死的國民人數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如果他倆是正常的記者和編輯,怎麽會推崇一個用謊言美化暴政的洋五毛?而我則既用德文也用中文反駁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

 德國之聲的新臺長

 中共用盤剝來的民脂民膏統戰洋人由來已久。據我調查,從1980年代起德國之聲就與中共喉舌北京國際廣播電臺合作,互相交換人員。在最先被派到德國之聲的周允隆爲了自由,申報政治庇護後,被交換的大陸人全是中共黨員,可想而知他們如何赤化德國之聲。難道德國人不知北京國際廣播電臺是中共的外宣重鎮,記者不得擅自報道比如1989年的民主運動,「有關稿件一律送審」?

 中共針對德國的統戰術,於2010年增加了「中德媒體論壇」,至今已舉辦五次,德方主持人每次都由澤林擔任。北京的主辦方《環球時報》讓德國的各大媒體高層與党棍胡錫進平起平坐,讓這些自由世界的媒體人自毀聲譽而不自知, 其中就有德國之聲現任臺長彼得林伯格(Peter Limbourg)。據環球網報道, 2011年林伯格在第二届「中德媒體論壇」上發言表示「中國給我們的感覺是整個社會帶動所有人一起往前走,符合和諧的理念」。兩年後,林伯格被選爲德國之聲臺長,他也再次參加統戰西方媒體的「中德媒體論壇」。

 參加了兩次統戰會的林伯格上臺後,差點就完全撤消向非洲受衆傳遞人權之聲的語種和節目,報道稱,他想把多語種的德國之聲辦成與BBCCNN競爭的英語電視新聞頻道。他在接受採訪時繼續打著傳播民主和自由的旗幟,甚至還聲稱德國之聲是自由之聲!但他上臺後,立即停止與中共媒體醜化的德國漢學學者魯道夫合作,轉而特聘德國版胡錫進澤林。張丹紅則在其微博把澤林的五毛言論譽爲「精彩分析」!畢竟澤林曾在2008年力挺張丹紅媚共。於是,從20142月起澤林就開始在德國之聲開辦噁心中文讀者的專欄。在此選錄發表在推特的兩條短評:「澤林的文章越來越好玩,環球體,一字不改就可以刊登在胡錫進的環球時報上」;「澤林在德國之聲的馬屁文章太噁心了。一個專制與人權惡化的大國,取代『上帝』來拯救英國女王?一個遍地霧霾污染、言論自由被掐喉的國度能走多遠?澤林這種小人得收多少血銀才能賣出皮肉?德國之聲中文部有沒有判斷力?!」

 可惜德國之聲在林伯格的領導下,繼續向北京屈膝,在他去北京參加第五届「中德媒體論壇」前,流亡記者蘇雨桐因公開抗議澤林,堅守普世價值,在合同還未到期時,被押送出德國之聲編輯部。蘇雨桐能在2010年被迫逃離北京後,進入德國之聲中文組,是因爲當時的亞洲部主任和中文節目負責人都有心拆除丹紅門,把中文節目辦成德國之聲,正是她們沒有延長黎奇們的合同。可惜她倆都已離開德國之聲。蘇雨桐被無禮解雇引發各界關注,《環球時報》的標題《「德國之聲」解聘常年批評中國記者》可謂反面證明蘇雨桐確實因爲捍衛人權遭到中共勢力迫害。在中共的超限戰下,西方及其媒體放弃普世價值已屢見不鮮。

現在蘇雨桐已在各界支持下,動用德國法律捍衛人權,抵制林伯格濫用德國之聲。她希望借這場官司「引發新一輪對中共滲透的討論」。 但願她的遭遇能促使更多人瞭解中共如何滲透西方,如何讓洋五毛以 「中國專家」之名混淆視聽,借西方媒體爲中共暴政詭辯。

 

20151

於萊茵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