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天鵝絨」是中國人民的最佳選擇

 

余春光

 

香港同胞爲爭取真普選、抗拒中共强加之僞普選而奮起抗爭,佔中運動在如火如荼地醞釀中,然而同時,中共方面之壓力亦愈而增大,香港同胞急需外界支持。就在此時,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先生於201492日表示,民主與法治是香港人民的核心價值,也是長期以來追求的目標,對於香港人民持續爭取民主普選,臺灣各界均展現高度的關心與支持。

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先生此時之表態支持,對於尚處於孤軍奮戰狀態之香港同胞,顯系巨大鼓舞,體現了民選政治家應有之政治道德、政治擔當和血濃於水之同胞情懷。然而,馬英九先生對中共當局所作之「發揮智慧」「包容异見」「落實大陸當局對香港人民長期的承諾」「回應多數人民的訴求」等呼籲,我以爲是大大低估了中共團夥之無耻與頑固。

中共團夥之無耻與頑固,史不絕書,屢創新篇,欺騙手段甚是高明。出諾得逞、旋即毀諾之舉,比比皆是,對香港普選之諾悍然撕毀便是眼前力證。時至今日,中共所負之罪責重重、血債累累,可謂是積重難返,且有權力之腐蝕、利益之誘惑,已然完全淪爲匪盜之幫、流氓組織、小人團夥,作惡到底乃其唯一選項。如此團夥,如何能够聽得進馬英九先生之勸善之言?

香港同胞因言論自由環境迥异於大陸,對於中共之醜惡本質普遍有著异常清醒之認識,故而在「回歸」之後,面對中共團夥之「溫水煮青蛙」策略,以實際抗爭行動展示出强大民意訴求,迫使中共團夥不得不一次次縮回魔爪。然而,中共畢竟枷十幾億人爲奴,榨取無盡民衆血汗,擁有强大力量,香港對中共之戰,力量實在不成正比,香港同胞自「回歸」之後被强加之緊箍咒在逐漸收縮,很多香港同胞之生活質量和幸福指數比1997年前大幅下滑。

毋庸置疑,中共在處理香港問題上孜孜不倦之目標乃是將香港大陸化,打壓、撲滅香港在踐行普世價值觀方面之示範效應,徹底鏟除香港之政治文明、法治文明,將香港之公民社會變爲大陸之奴民社會,陳佐洱「霹靂手段」之說,足證中共已然不屑掩藏奴化香港之禍心,獨立媒體已爆出中共武力鎮壓「佔中」之計劃。觀照此情此景,香港未來實在不容樂觀!

是以,任何欲在香港同胞和中共之間建立對話等關係之呼籲、設想,在客觀上所起之作用,必助使香港同胞進入如下誤區、吞食以下惡果:坐等中共團夥之良心發現,延拓自救之時機,阻礙外援之滲入,將香港同胞進一步推進中共獨裁王國之火坑。

如果香港同胞要徹底擺脫受中共鉗制之被動處境,就不要繼續在「一國兩制」框架內作掙扎了,這個框架,從《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之際開始,就沒有香港同胞之民意授權,更非英國政府意願,是中共單方面套給香港同胞之緊箍咒,解釋權、執行權等盡被中共掌控。香港同胞和真心在乎香港未來之人們,一定要在爭取香港民主自由之路上以攻爲守。唯有以主動進攻之方式,才有望拓寬生存空間,不然,能够保住被專制管控之弱勢地位就不錯了,而掙脫枷鎖則永無希望。

香港同胞要對中共所制之霸王規則徹底說不,徹底脫離中共,這是不錯的。所采取之方式,當然依舊是國際法理認可且有很多成功實踐例證之公投。而此後,也便有了如下選項:公投接受聯合國托管;公投接受英國統治;公投歸於中華民國範疇。

在我看來,前兩選項之優勢和可操作性,都不如最後一項。對比前兩選項,最後一項有如下優勢:

1、法理優勢。中華民國雖經數度修憲,但只是將臺澎金馬定位爲實際施政區而並非法理領土。馬英九先生一直將中共統治區視爲中華民國法理領土之範疇。因此香港(還有澳門)在法理上完全屬於中華民國,且係多數中國人和海外華人强烈嚮往之精神家園,擁有無可置疑之合法性。

就國際法理意義而言,中共政權一直未獲任何民意授權,其頭目均係自命和指定,是非法政權。縱然中共政權在聯合國擁有席位,但在國際法理意義上,完全可視爲中共自甘勞苦,擅自替中華民國看守聯合國席位,中華民國隨時可收回中共所竊據之聯合國席位。

基於上述,香港完全可以直接公投要求進入中華民國。

2、港臺生活水平落差小。香港(還有澳門)同胞之生活水平,與中華民國實際轄區同胞之人均收入、生活水平,相差不多。此爲實現一體化之重要條件。

3、港臺地理距離較近、美軍便於支持接管。香港與臺灣距離不算遠,且主要爲海上聯繫,接管難度小。如遇中共軍事阻力,美國針對亞太之系列防衛條約和美國在亞太之强大海空軍事力量會立即發揮作用。

4、民國情結。要知道,廣泛彌散在華人心中之情結,絕非佔中、普選、一國兩制、聯合國托管、英國殖民等,而是民國!這是香港公投入民國之可依靠之强大精神力量!就看以何種方式去喚醒了。而香港公投入民國,不啻一石激起千層浪,普遍潜存於華人世界中之民國情結會被徹底喚醒,會在實際中産生巨大正能量,勢將比以往名義之公投掀起更大輿論風浪,能够進一步喚起大陸民衆對民主自由之中華民國之嚮往,更爲唾弃中共匪幫。

5、港臺相通、關聯之處甚多。香港與臺灣相通之處甚多,政治環境、司法制度等非常契合,經濟聯2015新年的鐘聲已經敲響,2014年已經逐漸離去。

中共黨魁﹑國家主席習近平2015年元旦前夕(20141231日晚)剛剛通過電視媒體發表新年賀詞,那邊上海外灘陳毅廣場的新年倒數活動即發生嚴重踩踏事件,造成至少36人喪生47人受傷(據中共官方統計數據)的特大事故,這給中國人民的2015新年帶來了無盡的傷痛。

新年倒數﹑祈福﹑許願等等活動都是人民展望未來﹑祈求來年幸福安詳的美好心願。可爲什麽在中國大陸最具現代化規模的城市——上海會發生如此嚴重的傷亡事故?世界各路媒體一直在跟進,相信不日將有更多確切消息發布。

如果問本人2015年的新年願望是什麽?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我希望中國人民能够迎來遲到25年的天鵝絨革命」。

2014年是「天鵝絨革命」二十五周年紀念的年份,四分之一世紀前的1989年發生在中﹑東歐的那場「溫柔革命」,使得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南聯盟﹑阿爾巴尼亞……等原蘇聯控制下的共産主義國家紛紛走上自由選舉的民主道路。

這一場「溫柔革命」由於沒有經過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就實現了政權更迭,就如天鵝絨一般平和柔滑,因而被稱爲「天鵝絨革命」。

1989年的天鵝絨革命僅僅通過公民和平游行﹑合理表達訴求,就使得原共産主義陣營徹底瓦解,其中最具標志性的事件是柏林墻倒塌(東西德合併)和蘇聯解體。

天鵝絨革命期間期間中﹑東歐各國沒有發生大規模流血事件,政權就得以去共産黨化,並順利進行更迭,開始實現民主選舉制度,這一成就當時就引起世界的矚目和喝彩,並在25年後的今天仍然有巨大的現實意義。

可在當時的中國大陸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以鄧小平爲首的軍政元老動用軍隊,對同樣爲了表達自由民主訴求的中國民衆進行血腥鎮壓,使得中國人民錯過了那一場「天鵝絨革命」,也使得中國大陸繼續成爲了一個極權統治的囚牢,中國人民自此成爲這個巨大囚牢裡面的囚犯,一關就是25年,至今未獲釋放。

江澤民靠著六四事件上位,當上中共總書記,開始了更加嚴酷的政治壓迫和武力鎮壓。江氏操控國家機器,對內大肆打壓民主人士(無數真正的愛國民主人士被殘害﹑關押和勞教)﹑破壞民衆的宗教信仰自由(開展了對提倡「真善忍」的法輪功團體長達15年的殘酷迫害);對外則通過暴力輸出(支持同樣是極權統治的國家如朝鮮﹑伊朗﹑伊拉克﹑利比亞和古巴等等)和文化侵略(撥調大量國家經費在世界各國建立所謂的「孔子學院」,培養間諜﹑美化中共﹑精神洗腦),這是極其惡劣的行徑!

江澤民和其繼任者胡錦濤,乃至今日的習近平,其最重要的執政底綫就是維護中共的一黨專政,延續其共産主義的極權統治,正如《九評共産黨》所明明白白提出的:「共産黨的流氓本質從來沒有改變。」

所以不論是江的「三個代表」,還是胡的「八榮八耻」,乃至是習的「中國夢」,其本質不過是披了畫皮的人權僞裝,切切不可相信。

那麽,到了2015年的今天,最適合中國人民的選擇是什麽?當然是一場不用流血犧牲就能獲得民主自由的「天鵝絨革命」了。

其實,海外正義媒體《大紀元時報》早在2004123日就發起了一個劃時代的行動——三退(退出中共的黨//隊以及一切組織),這正是爲了這一歷史使命而做準備。

據《大紀元時報》三退網站最新統計,截至到201512日本文完稿,以實名或者化名進行三退的人數已達189140639,逼近兩億!而且這一數據還在以每日超過五萬人﹑每月超過一百五十萬人的速度遞增。

這說明了從內心徹底拋弃中共的中華兒女已經接近兩億(這已經佔中國總人口14億的七分之一),如果加上未滿法定年齡的未成年人﹑不會使用互聯網的老一輩,以及那些還沒有機會接觸「三退網」而無法發出呼聲的大陸民衆,這一數據將會更巨。

那麽,港澳臺三地的民衆又是如何看待中共?臺灣20143月的「太陽花學運」﹑香港同年9月的「雨傘革命」以及201412月習近平訪問澳門期間遭遇大規模抗議,這一系列事件都充分說明了當地民衆拒絕中共﹑反抗極權的無比决心。

所以,一旦中國大陸發生類似「天鵝絨革命」的行動,大陸本土民衆﹑港澳臺三地人民以及海外的正義華人同胞們必會一呼百應,以萬箭齊發和排山倒海的澎湃力量,將中共這一世界上最大的獨裁政權,徹底送進墳墓。

2015年如果有一場「天鵝絨革命」,相信人民已經準備好!相信人民已經蓄勢待發!

人民必勝!專制必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