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以兩岸關係分析

九二共識與民進黨的因應之道

 

楊雨亭

 

兩岸關係牽涉到臺灣的生存發展命脈,這個說法聽起來令人很不舒服,然而現實就是如此,我們無法以厭惡和逃避的心態和言語應對。民主進步黨近日來受到對岸九二共識的逼壓表態,一些藍營與統派不明就裡地一起吆喝,好像是在看好戲,這缺乏政治高度,因為中國共產黨的對手已經轉向民進黨/綠營,表示中國國民黨/藍營已經讓出了道路。我們要認識到在臺灣,至少從現在起到可見的未來,國民黨與民進黨是唇亡齒寒關係,而藍和綠是互相依存關係,這種認識,國民黨/藍營內不會有,民進黨/綠營內更不會有,以至於長久以來彼此不斷攻伐,將「人民內部矛盾」轉換成「敵我矛盾」。臺灣像西元前九百年的以色列,分裂為南國北國,我們臺灣社會在政治文化上早就分裂為南國北國,目前是北國勢微,南國興起,但是巴比倫最終還是先後滅了兩小國。有鑑於此,建議民進黨在談大陸政策前,在手順上必須調整其國內政策,盡可能緩和藍綠的關係,團結綠營以外的多數,逐步釋出善意給綠營在意識形態上激烈反對的人,以免日益背腹受敵。

對美國來說,在中國憲政民主化並產生和美英等自由民主國家親善的政府前,拖延臺灣納入中國版圖,以壓抑中國崛起的時間表(depress the agenda of Chinas rising),是美國在亞洲的關鍵戰略。由於臺灣的地位極為重要,在中共/中國的力量尚未飽滿前,美日尚可利用臺灣的半獨立性以阻緩中共/中國的擴張,而這反過來給予中共一個十分有效的機制,由於其對臺政策可放可收,以臺灣這張牌對美日可既統戰又鬥爭。俟中共/中國的力量足夠強大,臺灣對美日作用日減,中共即可收攏臺灣的網子。

在此我和一些統派朋友的基本觀念和立場有些不同,有些統派是反美的,有些統派是社會主義的,有些統派是反臺獨的,有些統派是大中國主義的。我則是民主化的統派,我認為在大陸的中國政府民主化或足夠自由化以前,臺灣和中國的統一進程應該採取緩和地應對。然而我們必須認知,如果這種兩岸統一進程的性質與想像性不存在,中共/中國對臺灣的敵意將立即發生,因此我們也可以說這種統一進程的性質,由於合乎中共/中國的願望,具有疏導、緩解與防禦的作用,進而保障了中華民國/臺灣不受中共武力進攻與經濟封鎖的危險。釐清這件事是重要的,因為一些主張臺灣獨立的朋友們可能以為國民黨與藍營朋友以及一些外省同胞們嘗試維持與推動兩岸關係是出賣臺灣。其實實際的情況比表面更複雜,臺灣的問題並非簡單的統獨算術題,這裡有歷史的因素、有政治的攻伐、有情感的投射、有實際的利益、也有國際的算計。然而無論如何,維持兩岸和平是我們大家的責任。

事實上,就我所知,中共近年來對馬英九總統十分不滿,認為在過去國民黨執政期間,統一進程形同原地打轉,臺灣只想做生意賺錢,不想談政治,甚至於有和平演變的想法。我不認為馬英九總統的兩岸政策保守只是由於顧及民進黨/綠營的反應(如許多統派/藍營朋友們最憤慨的),而是他的基本概念本來就是疏解島內爭議,緩和兩岸政治互動,降低軍事危機,而以經濟發展為經,以文化交流為緯,增進兩岸人民的相互了解,長期轉化兩岸關係,從而顯明與保障中華民國存在的意義。這方面我是同意馬英九總統的。然而,不主張臺灣獨立是中共過去容忍的底線,可是現在中共不願意繼續這種「迷糊仗」,要求臺灣欲與中共打交道的政黨和企業必須至少同意九二共識。這表示中共的政經信心已經增長,昇高了要求兩岸統一進程的臺階。

中共的理想作法是,讓國民黨被中共「誘『敵』深入」,給予一些好處,滿足臺灣企業在大陸的有限發展,但是嚴格限制國民黨在大陸的活動,如此長久下來,國民黨在臺灣的「傾共」形象形成,日益失去在臺灣治理的合理性(legitimacy)。對民進黨則以國共平臺與九二共識壓縮民進黨在中國大陸與國際的發展,尤其未來在民進黨執政以後,限縮其在兩岸事務的發言權,危及臺商在大陸的權益,並隨意管控大陸來臺旅客數量,目的是有效地影響島內經濟。這樣一來,十年之內,可造成對國民黨與民進黨雙殺的局面。

要完全解開這個中共對臺統戰的剪刀政策,是十分困難的。尤其在中國/中共目前以極高姿態拉開「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One Belt and One Road)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經濟大戰略,準備投放以千億美元為單位的資金、資源與技術協助亞歐非落後地區的開發,隱然出現新中華帝國的雛型,加倍放大中國影響力涵蓋的版圖,對此態勢美國、俄國、日本如何因應咸感吃力,而臺灣維持現狀的處境更形艱難。以臺灣的現況發展下去,政治與社會若不能找到新的方向,我們遲早要進入歷史的胡同。

因此,我們應嘗試脫離統獨二元的思維來看兩岸關係,因為統獨的遊戲規則制定者是中共,我們是相對被動的。當前僅以統獨簡化的思維框架,臺灣難以制定出有效的兩岸因應策略,應該集思廣益地創造出超越統獨更高價值的思維。針對九二共識,我設身處地為民進黨著想,可以考慮幾個方向:

第一策,民進黨可以同意九二共識,但是加上詮釋的空間。主要的原因是九二共識未必是中共真正選擇的策略,只是一時沒有更好的說法,而且看起來民進黨確實是被將軍了,九二共識才被提到中共對臺統戰最高口號,如果民進黨同意九二共識,九二共識的價值就褪色,中共不久就要換新口號了;而且一中各表,對中共並非沒有殺傷力,因為中華民國也可以是一個海內外華人的(可能是更好的)選項,民進黨在戰略上應善用中華民國的百年資產與招牌;

第二策,民進黨冷處理九二共識,強調中華民國主體性,嘗試整合臺灣內部民意,讓藍綠轉化為健康而非互斥的多黨政治,讓藍留在臺灣,而不是推向大陸;進而提出臺灣政治/行政大改革計畫,改進企業治理與促成社會平等與和諧,開出「新十大建設」藍圖。願景(vision)決定成敗,有願景才能有效制定與執行短中長期計畫。民進黨要執政,帶領臺灣往前行,必須盡力提出包括藍綠(甚至包括紅)都能接受的最低綱領;

第三策,民進黨提出自己的兩岸政策白皮書,但是需要建立能夠保障臺灣政經安全與臺商發展的實質內容。我不認為民進黨的政策一定要符合美國要求,因為民進黨(包括國民黨)不是美國的殖民地政黨,但是美國人的外交政策有其長處,和美國以及其他重要國家(甚至包括對岸)討論民進黨的兩岸政策,豐富思維,拓寬國際/兩岸關係,絕對有其必要,尤其要注意到民進黨日漸處於孤立的狀態,孤立表示被圍堵,十分危險。

總體而言,我認為民進黨由於成長發展於歷史困境與心理傷害,觀念受地方主義的限制,情緒以恣意為中心,難以容納中國因素,如此囿於統獨的框架,陷入了歷史語境的胡同,尤其在族群心靈上堅持受害者的桎梏,短時間內看來不易提昇。其實民進黨應思考,為什麼不能突破其地域與心理限制,進而「復興中華」?為什麼臺灣的閩南人/福佬人、客家人不能逐鹿中原、不能擔任未來中國的國家領導人?更重要的,民進黨為什麼不能以二二八的同理心憐恤近代中國人經歷的種種苦難(從九一八到中國文化大革命,中國人在戰亂與饑荒中死難最少三千萬人)?其實我常說,民進黨是中國近代以來的真正執政過的政黨之一,其他兩個是國民黨和共產黨。可是民進黨由於自我限縮,便失去了要求中共政治改革的立場,只有中共改革政治,兩岸才有長遠的和平,中國才有真正的復興。而今天在華人政治實體中,有實力與機緣能夠有效促進中共政治改革的,不是國民黨,不是海外民主運動,不是新加坡,不是香港澳門,而是民進黨。民進黨有日本文化中能屈能伸、派系分立而仍可團結一致的因子,具有強韌鬥爭性與群眾基礎,更由於在地擁有巨大資產,由民進黨應對中共,在一些關鍵性方面比國民黨更能勝任。許多統派和藍營同胞以意識形態敵視民進黨,而忽略了民進黨是「保臺」最大的後座力,這方面的考量和臺獨無關,而是應以穩固中華民國/臺灣的因素予以冷靜的、理性的掌握。

今天中華民國/臺灣面臨嚴苛的挑戰,內有分裂的族群,外有日益崛起強大的中國/中共,催討降和的檄書以九二共識之名飛鴿傳達。近日來,常常聽到各類報章雜誌上發出危急存亡的呼聲,也開始看到一些附和中共統戰的言論。這讓我想起一九四九年的中國局勢。

然而我們要有信心絕對可以克服困難,一方面,要能在內外擠壓中彈性地生存發展,另一方面,要有自立自足的打算。中共在長征、延安時期以及冷戰年代都被圍堵,前後長達近半個世紀,期間經歷極多困難,甚至犯了嚴重錯誤,終於能苦熬出頭,其原因乃是堅持「彈性地生存發展」(可以將紅軍編入國民革命軍,喊三民主義、蔣介石萬歲)與「自立自足」(立足農村、窯洞)的兩條方針辦事。國民黨過去由於缺乏這兩個條件而失敗,現在仍不能調整自己的思維和身段,未來的前景不樂觀。殷鑑不遠,民進黨宜深思。

面臨九二共識的壓力,民進黨如果只發出單一性、同質性的論述,無法合乎現實與期望,可能使得臺灣、兩岸與國際的均衡結構不穩定,因此必須在妥協中忍耐,儘量團結國內、國外、兩岸的多數,求同存異,避免孤立,同時慢慢放棄歷史累積的苦毒,展開歡樂的態度,在無路中開創新路,才能讓中華民國/臺灣繼續穩定地生存與發展。如此民進黨不但能執臺灣人之政,更能執天下人之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