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中國國民黨的潰敗與沉淪

——鳳凰浴火重生恐是奢望

 

(泰國)林乃湘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臺灣中華民國「九合一」選舉,中國國民黨嚴重敗績;鹹認爲,料會敗,未料敗得這麽慘。如此結果表明,臺灣大多數選民既是對國民黨的摒弃,也是對國民黨推出的參選人不青睞。十六個月之後,將舉行總統大選,國民黨肯定凶多吉少;若再敗選,恐從此跌入政治深淵,何日東山再起,誰敢樂觀預料?中國國民黨一何至於此極?今後何去何從?實有予以探討一番之必要。

若以1894年孫中山成立的「興中會」爲中國國民黨的前身算起,中國國民黨有一百二十年即兩個甲子的歷史。從早年領導人民推翻滿清王朝創建民國的革命党,到南京政府成爲執政獨裁黨,到臺灣成了「外來獨裁黨」,到現在成爲中華民國在臺灣的民主政黨,經一百多年的滄桑磨練,有勝利與成功的輝煌,也有劫難與失敗的教訓。作爲革命党,其黨員都是仁人志士,民族精英,或壯烈犧牲,或不懈奮鬥,個個都是可歌可泣,青史留名。在大陸中華民國時期,以蔣中正爲核心的政治、軍事精英,從北伐打倒軍閥到抗日戰爭、剿共戰爭,南征北戰,碧血沙場,鞠躬盡瘁,精忠報國。逮至民國三十八年,國共內戰失敗,中國國民黨裹挾中華民國政府,「舉家」播遷臺灣……

且慢,民國三十八年,大陸叫做1949年,中國國民黨領導層去了臺灣,可她的基層組織、衆多的黨員,並沒有跟著去臺灣,而是留在大陸。留在大陸的國民黨員,大多數並沒有參與國共內戰,也從來沒有「與人民爲敵」;可在中共「人民政府」治下,通通被定爲「歷史反革命份子」,被槍斃、勞改、囚禁、監管,妻離子散家破人亡。被鎮壓(即槍斃)者甚至包括抗日國軍,而勞改者均在二十年以上,這就是臭名昭著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毛共殺戮迫害無辜「政敵」的一段公案。

中國國民黨敗退臺灣,情非得已,無可指摘。當年倉皇撤離,未能也不可能把全體黨員都帶去臺灣,乃是情理中事。遷臺初期,政事黨務千頭萬緒,且敵我匪區森嚴壁壘,欲救袍澤力不能及,也屬情有可原,無可厚非。然則今天,國共兩黨戰爭狀態尚未解除(沒有簽訂停戰協定與和平條約),却稀裡糊塗來一個兩岸解凍,高層互訪,「一笑泯恩仇」!可鎮壓反革命運動那一段公案呢?成了「太監的那話兒,沒了!」

中國國民黨留在大陸的黨員,比其逃到臺灣的上層分子人數多得多;他們(連同本人去了臺灣而留在大陸的家屬),受到殘酷迫害這一段公案,竟然在中國共産黨與中國國民黨的合謀下,化爲烏有,好像根本沒有什麽事情發生一樣!你們合夥把受難同胞的血泪倒進酒杯,一聲「猜喲」,飲了。「血濃於酒」啊!

一笑泯恩仇?!好,「習連會」,你們面對大衆、媒體,握手言和,你習近平,第一件要說的話,要做的事應該是代表中國共産黨,向毛共期間受到殺戮、迫害的中國國民黨員及其家屬真誠道歉,然後三鞠躬;至於要不要賠償,就要看你的良心了。你連戰第一件要說的話,要做的事應該是代表中國國民黨,向留在大陸受到殺戮、迫害的中國國民黨員及其家屬深切慰問,然後三鞠躬;至於要不要撫恤,就要看你們的良心了。這是雙方無條件,必須做的事,沒有看到你們哪一方做到!原來,你們「一笑泯恩仇」不是發自內心的甜笑,而是僞善的奸笑(共),諂笑(國)。共産黨幹的是毀尸滅證、掩蓋滔天大罪,必將受到嚴厲懲罰;國民黨做的是拋弃妻子獨享富貴的負心漢行徑,爲中華儒家文化所不容,免不了被釘在歷史的耻辱樁!

從革命黨到獨裁執政黨到民主政黨是必然的歷史轉型,黨員的理想主義者讓位於利益代表者如水東流,中國國民黨在臺灣開始了歷史新篇章。臺灣本土的黨員大量進入領導層,基層黨員更不用說,中國國民黨本土化成了「臺灣國民黨」。這些「土國」坐享黨的宏厚政治資源、經濟資源,成爲新貴;從大陸來的黨員幹部漸漸被邊緣化,由此,國民黨分化出來「新黨」與「新民党」,原生力量大大削弱,直接影響到與大陸共産黨的對抗地位。形格勢禁,在兩岸關係上,出現了極不正常、悖情背理的「實行先經濟後政治,先民間後政府」政策路綫。這一開始就放低了身段的做法,自然而然就是自我矮化、自我去勢、自降國格。這不,在大陸官員到場時,主動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拿掉;大陸國臺辦主任張志軍見到馬英九總統,不稱呼只打招呼「您好!」如此無禮放肆而馬總統竟安之若素;你念念不忘「九二共識」,可「九二共識」的內容「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是「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幾時聽到你表述了?!回想當年辜振甫董事長在北京當著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面大聲宣示:「一個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何等振聾發瞶,壯懷激烈。臺灣黨政諸公現今行徑,自我對照,寧不汗顔、無地自容!

歷史老人慣於促弄政治。中國共産黨幾十年的死對頭中國國民黨現在成了她的寵兒,正因爲如此,加之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包藏禍心原形畢露,成爲國民黨的選票毒藥。而對於臺北市市長競選人連勝文,國民黨、連氏家族傾巢而出:總統兼党主席馬英九、父親兼党榮譽主席連戰、現任臺北市長郝龍斌領銜,副總統、副主席、行政院長、副院長、母親、妻子組成了聲勢浩大的「權貴助選團」,硬是把連公子棒殺。連勝文落選事小,國民黨通過此事暴露出來的政治腐敗茲事體大!兩次競選總統失敗,對黨務毫無建樹的前党主席連戰卸任,却退而不休,成爲榮譽主席(另一位是吳伯雄),這種腐朽的党文化,連共産黨也沒有,國民黨獨領風騷了。怎麽國民黨除了連公子、吳(伯雄)公子之外,就見不到年輕的「平民出身」的政治新星呢?國民黨是如何「培養幹部」的?是黨的組織路綫有問題?黨真的「老了」?國民黨要東山再起,重震雄威,非得鳳凰涅槃、浴火重生不可;不過,此却不容樂觀,畢竟她迎來一個沒有政治家,只有政客的時代。平心而論,這是一切政黨的宿命,並非爲中國國民黨專美。

時至今日,中國國民黨在臺灣雖仍爲第一大黨,但在與臺灣民主進步黨的對峙中,顯得有些底氣不足,這是「外來政權」、「外來黨」的魔咒作祟。爲了擺脫這一困境,中國國民黨大力實現(臺灣)本土化,國民黨人(自蔣經國始)忙不迭稱自己是「新臺灣人」、臺灣人。這樣一來,中國國民黨就成了「臺灣國民黨」,中國國民黨「反攻復國」的神聖使命沒有了,「臺灣國民黨」就瞪著那三萬多平方公里、二千三百萬人民的「中華民國在澎臺金馬」的政權、選票。失去了逐鹿中原的國民黨,她在臺灣每况愈下的政治宿命就不足爲奇了。換句話說,國民黨的遠大前途不在與臺灣民進黨的纏鬥中,而在於與大陸共産黨的周旋中。

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産黨的政治談判的著眼點應該是保住兩岸分治、互不統屬的現狀,同時國民黨應該真誠支持(而不是控制、利用)中國大陸民主力量。國民黨重新成為全中國的執政黨並非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方夜譚,她只要團結最大多數的中國人民,特別是海內外的追求中國民主化的各路人馬,在中國大陸民主化過程中立下大功。可嘆的是,中國國民黨人一聽到、談到這一點就「談虎色變」,真是不長進的敗家子;中國國民黨如果還不猛醒而幡然悔悟,那就只能潰敗在民進黨手下而一步一步沉淪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