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五十一期正體版 / 简体版

 

荒謬的「炮灰」論

 

王子軒

 

在大陸網絡上,盛行著一種「炮灰」現象:每當有識之士隱諱地指出「只有革命才能救中國」時,一些「好心人」就會對其冷嘲熱諷,斥其爲「忽悠大家做炮灰」。

要批駁這種謬論,所涉敏感詞很多,所涉「雷池」很多,使得有志之士的批駁難以一針見血,總是顯得力度不够。

筆者有感於此,决定借貴刊寶地大力批駁一下這種謬論。由於學識淺薄,不敢稱什麽「真知灼見」,惟願抛磚引玉,能引出方家的巨筆雄文。

下面筆者分四個方面談一下:

 

第一,「忽悠大家做炮灰」其實是說:「革命組織者慫恿大家參加革命,流血送死,自己則享用革命果實。」

1•粗看似乎有些道理,細想則純屬陰暗心理。

革命是一種理性的集體行動,是爲了奪回公衆被剝奪的權益,奪回自己被剝奪的權益,參加革命既是爲了公衆,也是爲了自己。

「被組織者」要承擔「流血送死」的風險,「革命組織者」何嘗不承擔「流血送死」的風險?

那些負責現場指揮的「革命組織者」,哪個沒承擔「流血送死」的風險?

例如:黃花崗起義時,黃興親自率敢死隊與清軍作戰,右手負傷,斷兩指;倪映典發動廣州新軍起義,受傷被俘,壯烈犧牲。

當然,處於核心領導層地位的「革命組織者」常常居於後方,出謀劃策,制定革命方略,不到前綫衝鋒陷陣,但那是出於革命分工的合理需要。

讓核心領導層衝鋒陷陣,無疑是愚蠢之舉,是戕害革命之舉,只有仇恨革命的人才會這麽想!

即便如此,核心領導層仍然承擔著「流血送死」的風險!例如:孫中山倫敦蒙難,險些喪命;楊衢雲被清廷刺客陳林刺殺。

說到底,「炮灰」的産生,取决於「發炮者」!

這些「好心人」真的怕大家流血送死嗎?如果是真的,他們爲何不去駡中共?駡得他們弃「炮」從良,駡得他們還權於民?那樣的話,革命自然無從興起,也就無人會做「炮灰」了!

他們不去駡中共,却對革命組織者冷嘲熱諷,這說明他們根本就不是真的好心,而是爲虎作倀!

 

2•誠然,「革命組織者」如能在革命風雨中保全性命,那麽在革命成功之後,往往會獲得較高的社會地位,即所謂「享用革命果實」。

但這是革命團體以及人民大衆,感佩他們所建的功業,心悅誠服地給予他們的合理酬報,有什麽好指摘的?

話又說回來,「被組織者」在革命成功後,就不「享用革命果實」了嗎?

他們或許不會獲得較高的社會地位,但至少也會得到新政府的論功行賞,至少也會享受革命帶來的社會變革成果!

 

3•「革命組織者」與「被組織者」的角色定位不是固化的!

唐詩雲:功名只向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

革命其實是一種建功立業的社會活動,「被組織者」參加革命後如表現突出,自然也能够晋升到「革命組織者」的行列!

風險與機遇並存!

蔣中正本來只是一個「被組織者」,只是一個「被忽悠當炮灰」的人,經過自身努力,建功立業,最終成爲一國之最高領袖!

敢於參加革命的人不是「被忽悠當炮灰」,而是勇於拼搏建功的真英雄!

 

第二,「忽悠大家做炮灰」的一個言外之意是:「大家絕不要參加革命,那樣中共就會『發炮』,把大家打成『炮灰』。」

這其實就是爲中共搖旗呐喊,赤裸裸地威脅革命者!

可惜,革命者對這種威脅根本不屑一顧!

中共有「炮」,革命者就無「炮」嗎?

所謂的「炮」,也就是軍隊。軍隊的主力人群是什麽人?是那些出身民間的中下層將士!

中共建政以來,做盡壞事,搞得天怒人怨,中下層將士及其家人皆親身感受。

如果發生革命,到底是做中共的「炮」的人多,還是反戈做革命者的「炮」的人多?

中共對這個答案一清二楚!正因爲他們一清二楚,才沒敢出動軍隊鎮壓香港的「佔中運動」!

試看今日之世界,還有幾個專制國家?!

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革命興起時,中共若膽敢 「發炮」,那「炮彈」就是雙向的!

養尊處優數十年、早就轉移家財到外國的中共哪里有玉石俱焚的勇氣?到時,他們第一個想到的,絕不是「炮」,而是「跑」!

 

第三,「忽悠大家做炮灰」的另一個言外之意是:「爲了安全,大家應該唯唯諾諾做順民,永遠接受專制統治。」

我想反問一句:做順民真的安全嗎?

吃油怕吃到地溝油,吃肉怕吃到瘦肉精,吃蛋怕吃到蘇丹紅,吃面怕吃到滑石粉,吃大米怕吃到白蠟油,吃雜糧怕吃到轉基因,吃蔬菜瓜果怕吃到殘留農藥,吃罐頭怕吃到火碱,吃鹽怕吃到工業鹽……

連吃都無法放心地吃,能叫安全嗎???

別說吃了,連呼吸都不安全!因爲空氣會時不時地變成有毒的霧霾!

要想真的安全,就必須解决食品安全問題、環境污染問題等一系列社會問題,但「慶父不死,魯難未已」,不進行革命,不推翻中共,上述問題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

做順民可能活,也可能死,活得卑躬屈膝,死得憋屈窩囊。革命可能死,也可能活,死得壯烈輝煌,活得揚眉吐氣!

如何選擇,還用說嗎?

 

第四,「忽悠大家做炮灰」隱含了「活命重於一切」的處事原則。

生命固然重要,但有些東西比生命更可貴!

孟子曰:「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捨生取義乃我中華民族自古流傳的優良品德。縱然因革命而死,那也是捨生取義之舉,理應熱情歌頌,而不是無耻地嘲諷!

若無人捨生取義,就不會有抗日戰爭,中國早已淪爲日本國土!

 

最後送這些「好心人」一段曼德拉的話,希望他們能幡然醒悟:

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

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覺無力發光,那就別去照亮別人。

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爲黑暗辯護;

不要爲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

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

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曼德拉《漫漫自由路》